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9章:阴魂

    走过荒草丛生的小院,周胜一手执枪,一手中捏着两张在《僵尸先生》世界里买来的道符,心中对于昨夜所发生的事情仍心有余悸!

    要知道。

    昨晚的斗法虽然看上去是他大获全胜了……但实际上其中的凶险却是实实在在的!

    一来,周胜昨晚虽然存了些戒备,没有睡着。但对于变化做好友妻子样貌的老妖婆他一开始却是未看穿的。另外,他昨天的准备也多是依仗手枪,甚至没有考虑到暗中之人竟会阴魂出窍的事情。直到那老妖婆漏了马脚……他这才一身冷汗的惊觉之前那晚的惊险和巧合!

    此时的周胜,经过了在《僵尸先生》世界中的修行,早已经不是最初那个对于神鬼巫蛊之术丝毫不懂的门外汉了。

    那两位重金留下的术士虽然本身没什么了不起的法力,也未能教会周胜什么厉害的法术。但基础的,对于各类民间术法的传闻、修行中的常识却是时长拿出来在周胜这里糊弄时间。

    听的多了,周胜自然牢牢的记住了一些。

    这其中,关于魂魄、鬼怪、道士修炼阴神一类的事情周胜回来清溪村时尚还刚刚听过,所以当时那老妖妇一做勾引之态时周胜便察觉出不对了!

    呵呵!

    要知道,自己与借他屋住的兄弟关系虽然不错,但平日里两人在一起也多是喝酒耍钱、摸鱼捞虾的勾当做的多些。

    此家嫂嫂早已对自己丈夫和周胜这般作为有些不耐,平日里对周胜也多是不冷不热——又怎地忽然会投怀送抱?

    这便是周胜看穿老妖婆的原因。

    但即使此时妖婆子已死,天光大亮,周胜也难免为昨夜和上次的惊险捏了一把汗!

    正所谓“无知者无畏”!

    那老妖妇最初第一次半夜敲门时,因为叫错了周胜的姓氏引来周胜“砰砰砰”三枪隔门爆射!

    紧接着,周胜追出门去,只以为是来人跑的快,却未想过阴魂之流。

    然而此时。

    已经对阴魂有些了解的周胜却是明白:若不是自己那晚当机立断,开枪以巨响惊了那毫无准备的老妖婆的阴魂……怕是自己一开门便要被害!

    阴魂是什么?

    那可是妖魔邪祟、妖道邪修们害人杏命的不二之法!

    昨夜见了这李姥姥的阴神,且要比周胜在那两位僵尸先生世界中的术士所说更为神奇……这不由的让周胜意识到:这东土、这大魏朝……似乎有着比僵尸先生世界中更为神奇的术法!

    要知道,周胜之前虽然听闻过僵尸先生世界中的一些道士靠着阴魂出窍可以做到魂魄游荡、探听消息、作弄他人的程度,可从未听说过这人的魂魄还能化作大蛇、他人模样、甚至宛若实体般的神通啊!

    如此可见,这大魏修士在阴魂方面似乎是比僵尸先生的世界更为诡异一些。

    唯一庆幸的是这老妖妇虽然变化多端,但似乎那阴魂的弱点基本上与那两位道士所说的一般无二。

    即:烈日光、大风刮、春雷震、气血冲、正法破!

    按两位术士的说法是,人的魂魄属阴,与鬼物相比也仅仅是多了一具活着的肉身牵绊。

    所以鬼物所惧,皆为阴魂所惧。

    魂魄属阴,为无形之物,之所以形,盖因人的三魂七魄收束住了阴气。

    所以。

    烈日伤阴——阴魂惧之。

    大风散气——那些定力弱小的阴魂自然吃不住风吹,容易魂飞魄散,这也是为什么道士最初练习阴神出窍都要在无风的静室内。

    天地雷霆属至阳至刚之物——阴魂之物又颇有些“磁场”的意思,最容易招惹雷击,直接击中自然不必说,那肯定是魂飞魄散。

    但即使不直接击中,雷霆的巨响对于一些毫无准备的阴魂来说也会造成伤害。

    所谓‘惊’。

    活人在生活中,若是突然身边一声巨响,毫无防备之下顿时会“吓了一跳”甚至是手脚发软。

    魂魄亦然如此。

    但和活人不同的是——活人被吓到,除非身体有疾,否则休息一下便可安然无事。但魂魄却因为没有身体保护,如果在突然的巨响之下没有准备就很容易被惊的“散掉”!

    最后的‘气血冲’、‘正法破’原理和之前几条也是类似。

    活人的气血属阳刚,体弱体虚、年迈衰老、少儿未成、女子之身都还差些,可若是牛犊子般强壮的年轻汉子,那气血阳刚大体上对于鬼魂来说和小火把也差不多。

    武者气血更强,更是如此。

    所以,气血过旺,活人聚集处,少阴魂鬼物。

    “正法”则同样是借助阳刚法力、降魔符箓、咒语来破除阴魂。

    周胜昨晚便是借助蕴含有阳刚法力的符箓红线网捆住了变化多端的阴魂,然后借助威能更大的降魔符引发真火烧死了李姥姥的阴魂。

    而其实那降魔符本身并未有多大威力,只是如同一个引燃汽油的火苗一般讲李姥姥阴魂内部的能量点燃所造成的效果。

    推开李姥姥家的木门。

    狭窄逼仄的室内,李姥姥那坐在床榻上,已经僵硬的身体歪歪扭扭的倒在那里。

    周胜没有立刻迈步进门,而是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后这才轻手轻脚的进了门。

    来到床边,他没先去翻找他所猜测的“东西”。

    而是单手将李姥姥的头抓着拖到床边……一个膝撞狠狠的给了她一下!

    见这尸体确实没有反应他这才收好手枪,双手抓着李姥姥的脑袋、找了找位置——猛地一扭!

    咔——!

    “这下死透了。”周胜冷漠的将尸体丢回到塌上,这才放心的搜索起来。

    半个时辰后,怀里鼓鼓囊囊的周胜离开了这充斥着怪味的破屋。

    当他走出一段距离后,李姥姥家的茅草屋顶上开始隐隐冒出了道道青烟……

    烈火很快燃烧了起来。

    在村民们还未发现的时候,周胜却已经绕着小路回到了自己家中。

    关好房门,熟练的割破手指,将血液涂抹在玉牌上。

    白光闪烁间。

    小屋中便空无一人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