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6章:杞人周,乔装人

    当周胜再次回到清溪村的时候已经又过去了两月。

    回到自己的小屋,火坑里的木柴都尚未烧尽。

    ‘时间流速的差异竟然是如此之大……’周胜默默的看了一眼火坑,挪开已经被他踹坏的木门出了屋。

    此时的他,既不是在地球时常见的T恤+运动裤的打扮,也并非在《僵尸先生》世界中那种绸褂衬衫的年轻商人形象。

    他又换回了自己那套破旧不堪,左缝右补的农家短衫打扮。

    灰扑扑的、丝毫不引人眼目的样子。

    然而此时。

    周胜的样子却已经和之前有了极大的差异。

    尽管他那黑瘦的样子八成未变——但他衣衫之下如同铁块般的肌肉和胳膊、大腿上不知何时便悄然鼓起的青黑色大筋都说明着这个年轻人早已经非同往日的身体素质。而若是有江湖人在此,更是不难从少年拳面、虎口、指头上的厚茧分辨出这绝非干农活所出的茧子,而是长年舞刀弄棒、刻苦的磨炼拳脚才能养成的,属于武者的“痕迹”。

    周胜在村里的道路上走着。

    经过了过去五个月的磨炼,实力大涨的同时,他也在无数次回忆当中渐渐理清了那晚所没有想通的东西——那屋外的,无论是什么人,都必然是这清溪村地界上的!

    否则,自己一介草民,又哪里与人结仇?

    可要说这清溪村里有谁有那般来去无踪,模仿石头声音的本事……周胜却还是想不出来。

    而对方要干嘛?

    对于周胜来说,他也仅仅能明白这深更半夜的来人绝非是好事罢了。

    “那晚虽然我开枪将他惊走,也不知道暗中这人会不会再来……可我却是不能继续在这破门破屋中继续安然睡眠了!万一要是对方再来,而我呼呼大睡,怕是在睡梦中就要丢了杏命!如此……凭白浪费了这天大的机缘!”周胜边走边想,年轻的脸庞上多了几分狡黠和忧虑。

    在他眼中,此时的清溪村早已经不是曾经那般每一棵草木、每一处坑洼都熟悉无比的样子了。

    王老汉的尸变、半夜门外消失的敲门人……这一切都让从小便杏情十分多疑谨慎的周胜起了疑虑的心思。

    在他看来——他又不是什么名捕、侦探之流。查清真相这种事情从来不在他的考虑范畴之内!

    如今这清溪村让他感觉到危险了,那边离开就是!

    何苦整日与那暗中之人勾心斗角、一个不小心就要落得生死境地?

    之所以当时没有立刻离开,还是因为周胜多疑多虑的杏格——万一那人在自己离开时追来又如何?

    所以才利用八卦鱼牌开辟了《僵尸先生》世界进一步提高了实力,给自己再加上一份底气这才决定离开清溪村。

    当然。

    这些种种细节和内心的思虑却是不为外人所知的。

    但若为外人所知,怕是并不会欣赏周胜的谨慎,反而觉得他近乎神经质、或是太过杞人忧天了。

    ……

    这般思虑着,周胜来到了王茹家中。

    打了最后一次招呼,周胜转身便离开了王茹家,借着请石头和几个同村的年轻人去镇上吃饭的由头,这般骗了几个同行的人便呼呼啦啦的离开了村子。

    虽然整个过程中周胜并未感觉到任何被窥视的感觉,但人数的增加显然给了他一些安全感。

    一路无事,来到了镇上的周胜安排几人在相熟的路边食寮棚子里歇下。

    “店家!上一壶黄酒,再撕一只肥鸡!素炒三仙、烧一锅豆腐汤、再来一盘水煮青豆!”虽然在周胜的时间概念中,他已经离开东土世界两次,合计加起来竟也快一年半的时间了,但这点菜却是还记得分明。

    反倒是走了一年半,见识大涨之下那曾经魂牵梦萦的王茹在心中渐渐的淡去了不少。

    就连身边这石头和众多伙伴似乎也没了曾经那般无话不谈的亲切。

    在靠着食寮内的靠墙处坐下,周胜看着周围嬉闹的伙伴们,心中如此想着,最终面上浮现出些许嗤笑:“许是……我便是那天生的养不熟的狼吧!”。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正好转过头来的石头疑惑着问到。

    “泼才~~吃茶啦你!”周胜笑骂一声。

    “店家,来壶茶水!炒两个小菜再上半斤米饭!”此时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周胜脸上还挂着未褪的笑意侧脸去看,却是一老一少两名道士模样的人恰好走进来。

    五柳镇这食寮的结构是前棚后屋。

    后面的厨房加着掌柜的两口子和他那个当跑堂的侄子住着的房间,再往后是一片挨着镇外荒地的小院子,里面散养着些许掌柜的收来的鸡鸭。

    前面这棚子是以竹木搭架,棚顶覆着两层茅草遮阳挡雨。

    四下里却是从人胯的高度便是四处开敞的样子,挡不住什么大风,但在许州这夏日漫长的地界却是十分适合。

    两位道士进门,也正在打量棚子里的众人,周胜的目光与两人一触即收:却是这出门在外,一直盯着生人看容易招惹是非,双方显然都懂这个道理,于是目光一对上便各自收回。

    食寮旁的联排黄泥炉上始终热着水。

    青豆也都是煮好了放在阴凉处大盆里面的,因此小二很快便拎着一壶热茶和一盘带着些许盐味的青豆上了菜。

    “吃、吃、吃。”

    “来,开始吃吧!都走饿了!”众人纷纷招呼着,周胜也说了两句,抄起筷子在袖子上蹭了两下,夹了口青豆丢进嘴里嚼着。

    不过他的心思却没在这桌上。

    此刻。

    他心里一多半寻思着今天夜里那敲门人会不会寻他到镇上来,另一小半则放在了一会儿上哪儿借住一宿的事情。

    虽然说他如今也算有了不少钱财,真的在地球换成银子怕是这镇上的首富也不止了!

    但所谓财不露白的道理他周胜也还是懂的。

    特别是这钱来路不明,自己一个毫无背景的少年郎突然拿出一笔巨款,怕是说招又惹祸都是客气的了!

    于是周胜此时便多了几分心思。

    正寻思着,同伴里一人却是忽然‘咦’地一声。随即,这小名叫铁蛋的年轻人忽地斜眼瞟了那正坐下整理道袍的两个道士一眼,压低了声音:“你们看,那俩道士有点不对劲!”。

    众人中石头最为大大咧咧,嗓门也不压住,粗着那破锣嗓子便说道:“有啥不对的?我看——”

    旁边的狗子连忙去捂住了他的嘴巴。

    在众人一片鄙视的眼神中,石头这才算是消停下来,嗓门也低了下来,但仍旧比旁人高上一些:“我就觉得没啥不对的嘛!这俩道士还怕人说咋地?”。

    铁蛋讥笑一声:“说你是石头脑袋你还不承认!你仔细看看——这俩道士的脖子!没有喉结!怕是女扮男装的吧!”。

    他这么一说,众人顿时将目光落在了两名道士身上。

    周胜也顺着看去,果真发现两名道士的脖颈细嫩,喉结处平滑一片——尽管那肤色颇为黝黑,但此时看这颈子却是格外细长了一些。

    此时心里生了疑窦,周胜再去看着两人顿时察觉出了一些异常:这两人的手虽然不知用什么东西涂黑,感觉颇为粗糙,但那指头却是骨节细弱不似男人之手!而他两人那一身道袍似乎颇为空荡,显然并不完全合身!

    此时看穿了两人的伪装,周胜却是心中一紧。

    “行了,别看了!人家女子乔装改扮便是怕多生事端,我们再这里嚼舌再给人家招来祸端!”周胜出言说到,压下了同伴们的议论。

    然而。

    就周胜的内心来说,却并非完全是如他嘴上所说那般。而是他忽地想到这寻常女子哪有这般乔装成道士的可能?且不说普通人家的女子极少见到独自出门远行,就算是出门远行也会打扮成书生的样子,细皮嫩肉也不容易被人拆穿。

    而且这寻常人家哪里来的道袍?

    就算是大户人家有钱也不可能存上两件道袍吧?何况是大户人家的女眷又如何会出门独行?

    脑子这般一转:周胜便意识到和这两个女扮男装的道士惹上关系绝非善事!莫不如低头吃饭,全当不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