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5章:再学艺

    按说。

    在常人的想象中:无论是大侠还是道家、佛门的世外高人都应该是高来高去、笑傲江湖的样子。

    可正所谓“财帛动人心”!

    在周胜看来——江湖人、高手低手、术士和尚……你只要吃喝拉撒,衣食住行就离不开这白花花的银子!

    只是高人价也高,来钱的方法也多,所以往往给人一种“白衣飘飘、不食人间烟火”的形象。

    然而俗人却是往往不会去想——这高手的白衣难道不是绣娘一针一线所制?不是洗衣妇人拎到井边浣洗干净的?高人难道天天都站在墙头,从不蹲茅厕?

    呵呵。

    周胜可不信那些。

    于是,他在向外发布的告示上特别加上了“引荐高人者可得赏2块大洋!”的条件,就是希望那些不愿意锚索自荐的“高人”身边的那些人主动给他们提供台阶,把这些江湖高手和有道真修们都引荐到他这里来。

    而这样做的效果显然是十分显著的。

    这个光景。

    两块大洋对于常人来说已经是一笔不小的收入了,于是告示放出去的第二天开始,周胜所租下的“周府”大门都差点被人挤破了!

    也幸好他对这种情形早有准备,雇佣的伙计和门子们在管家的指挥下把人都在门口排好了队伍,一个一个的引进院来作演示。

    周胜则坐在堂前,喝着茶水,审视着这些想要来“展现本领”的人。

    七八天的时间过的飞快。

    被周胜财大气粗的悬赏吸引来的“高人”们也都过了一遍筛子。

    然而……

    让周胜颇为失望的是,这些人中好手虽然不少,但是能被他看做“高手”的却是不多!

    按说这么多天下来,这省城里有些本领、家境有不算是特别富裕的人也都应该来过了。

    可一番筛选下来。

    周胜也只招募到了七位“高人”。

    四位武师、两位术士、一位……嗯……街头艺人?

    众人之中只有一位本地人,其余六位都是跑江湖的,而且显然都不是混的太好那种。

    但混的不好,并不代表没有本事。

    就四位武师来说,手底下的功夫都是周胜亲自试过手的——即使是如今的周胜,他也没有把握真能百分之百胜过对方。

    而那两位术士——在周胜看来也多半是因为受制于修行人的规矩和“忌讳”不能使邪法搞钱,所以才混的较为清贫。

    但也不能说多么清贫,只能说和周胜这种靠做独门生意的富商来说差距甚大。

    学艺练武的事情其实可说的不多。

    四位武师除了一位是本地人外,其他三人都是天南地北来的。

    所学功夫既有大开大合的北方流派,也有寻桥短打的南方气息浓厚的拳术,有的擅长兵刃,有的多练拳脚……端是各有所长。

    周胜也清楚,自己在这边若是呆的太久,回去样貌变化太大不好解释,短时间之内倒也难以将几位教习的武功全部学来。

    所以他也只是取长补短,学其所长罢了。

    八极拳多刚猛爆裂、有进无退的路子。

    其拳架、招式、连打即使是几位江湖经验丰富的武师也都赞不绝口。甚至颇受启发,所以周胜并不认为自己能随意改动太多。

    所以,他也仅仅是选取了四位教习所长武艺中的精髓。

    套路、技巧、练法、打法、养法都学。

    但学会了之后,却主要去钻研那些能够融入实战中的技巧。

    而正因为如此,周胜的武艺可以说是在《僵尸先生》这个世界中得以再次迅速提高!

    不到三月。

    四位原本和周胜实力相差不多的教习便已经全然不是他的对手了。

    尽管他们各自也在交流对练中有所提升,但比起可以把整天时间都投入到练习中,并且可以获得一对一的教学的周胜比起来还是差距不小。

    特别是周胜此时正值十八,过去一年的时间,充沛的营养和刻苦的训练下,他的体能、速度、力量都呈爆发式的增长。

    虽然不能说是四人中力气最大的。

    但综合素质的确是最强的。

    特别是结合了四人不同门派的锻炼方法之后,周胜原本较弱的下盘功夫、指上的力道和传统武技之间的搏斗经验都成倍增强。

    此时几人打斗起来,周胜便是不用现代搏击的技术,仅凭传统武技也能胜之。

    只是在兵刃方面。

    “月棍、年刀、一辈子的枪”似乎还是三个世界之间共同的语言。

    周胜的六合枪在大量的对练和一位尤为擅长各路枪术的武师的指导下也仅仅是“入了门儿”而已。

    到是余下时间里跟教习们学的几套刀法、棍法和其他几样兵刃上手较快,已经耍的似模似样,有几分功底了。

    而和功夫方面的进步相比,周胜在术法方面的学习就不是那么顺利了。

    三个月的功夫。

    尽管周胜花费了不少银钱,两位江湖术士也在钱财的面子上倾尽全力。但这术法一道确实是不如武术来的直接!

    术法看似简单。

    可背后的东西却十分庞杂,而且多半语焉不详,晦涩难懂。

    两位术士也不是什么顶级的高人。

    只能说比那些靠着戏法和骗术上门的骗子要强一些就是了。

    其中一人是崂山弃徒的后人,一人则是彻彻底底的江湖散修——两人会的不多,大多还是一些‘清心咒’、‘止血咒’之类的广为流传的小法术。

    但两人好歹也算门内人,三个月的传授下来,周胜到还是险而又险的练出了一丝‘法力’。

    也积累下不少道门术法的常识。

    加上几种已经上手了的简单法术,到是也能够做些小小的法事,帮人叫魂驱邪了。

    最后要说的是那位“街头艺人”。

    也是就是俗话说的‘变戏法的’或者华夏古称的‘幻术’。

    本来这人是上门来骗:说自己是有道真仙——还当场表演了个口吐火球,纸上显“鬼影”的“法术”。

    若是寻常时候倒也容易被他糊弄过去。

    但可惜当时院子内外多少跑江湖的?什么没见过?

    众人指谪之下自然被揭穿当场,闹了个大红脸。

    然而……许是众人把这人逼的急了,当周胜让伙计把他撵出去的时候,上前的两名伙计却扑了个空!众目睽睽之下,竟然只抱住了一团衣服!

    当时周胜的眼珠便亮了!

    于是花了足足五十块大洋将这位戏法师留了下来,在每天傍晚教自己一个时辰的戏法。

    特别是他最为拿手的这一招‘金蝉脱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