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9章:斧破尸颅

    僵尸被一脚踹飞,向后重重的砸落在厢房墙边,后脑磕在墙角所发出的闷响几乎让周胜都感觉到一阵牙酸。

    然而。

    饶是这种足以是常人脑震荡,甚至有可能直接重伤的打击对于这僵尸来说却是不算什么。

    只见这王老汉在墙角歪着那似乎错位的颈椎,僵硬的手脚却在一阵疯狂的乱抓乱爬中重新从地上爬了起来!

    如同从嗓子眼中挤出的嘶嘶声从僵尸的口中发出,周胜用余光看到王茹已经将老太太重新拖进了主屋,此时哪里还愿和这僵尸搏命?

    要知道刚才这兔滚鹰翻的瞬间虽然是他占了上风——但旁人不知,他自己却是清楚自己这是属于占了些先手的便宜。

    但这人类气力有限,自己这身功夫又仅仅学了百日,不可能面面俱到,从头到尾都毫无失误。而这僵尸力大无比,又不惧寻常拳脚攻击,加上那双可以一下让人肠穿肚烂的爪子……若是真纠缠下去,周胜知道就算是自己也要凶多吉少!

    此时眼见到王茹已经脱离险境,周胜也不停留,转身一个加速,整个人‘噌’地一声便上了院墙。

    咣当——!此时主屋的房门也已经被王茹关上,一阵插门闩的声音从门内响起。

    转眼之间,院子里便又只剩下了那僵尸自己,就好像从来没人来过一般,不过,地面上的斑斑血迹和一身狼藉、脸上还留着一个草鞋印子的僵尸却是说明刚才发生的事情绝非幻觉。

    “胜子!你这一脚可厉害咯!”上了墙头,气息还未喘匀的周胜立刻便被石头和几个年轻人凑了上来。

    周胜没接话茬,喘了几口气,说道:“赶紧找几根大杆子和捆畜生的粗麻绳来!这么下去咱们根本不是它的对手!”

    僵尸似乎是被周胜打的狠了,似乎盯上了周胜一般扑到墙角边一蹦一蹦的试图去抓他。

    周胜稳了稳,没去挑衅这危险的僵尸。

    到是旁边墙上蹲着的石头用棍子戳了戳这僵尸,引来一阵嗓子眼里发出的‘嘶嘶’声。

    不过,这跟病人出气般的声音听上去虽然瘆人,但此时人多势众又有围墙之隔的情况下到是也吓不到谁。

    不消一会。

    绳子和几根粗棍被从后面递了上来。

    因为周胜刚才跳进院子里与这僵尸搏斗的关系,此时村里人到是对他多了几分信服,于是都在他的指挥下迅速将绳套扎好。

    僵尸依旧在围墙下面跳着,锋利的爪子在土墙表面挠出道道恐怖的沟壑。如果给它一些时间,恐怕这土砖墙也是拦他不住。

    周胜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手下却是不慌不乱,用长棍带着那绳套向僵尸脖子上一套,紧接着捏着绳子的另一只手一拉——便将那绳套拉紧在僵尸的脖子上。

    “拿着!”他将绳子递给墙这边的一名村里汉子。

    紧接着,在他的带头下,石头等几个年轻人纷纷有样学样将绳套固定在僵尸的脖子上、胳膊上、腰上。

    费了些手脚把这些绳子固定好之后,周胜看着底下依旧死死盯着自己的僵尸,不由的冷笑一声:“拉!把这个僵尸吊起来!后边的——给我递一把斧子!”。

    很快。

    一把在家里劈柴用的小号斧子被递了过来。

    周胜一愣,摆手说道:“给把大的!大锤也行!”。

    片刻后。

    七八根得两三根手指粗细的麻绳在墙外二三十位壮汉和几名上手的健壮妇女的拉扯下瞬间便将那墙内的僵尸拖离了地面,半挂在了土墙内侧。

    “停!保持挂着他!”周胜起身,整个人站在了墙头,居高临下的看着不断挣扎但被绳索和墙壁双重固定的僵尸。

    “呵!就看是你脑壳硬还是老子的斧头硬!”周胜一声冷笑,看准了僵尸脑袋,伐木用的大斧抡圆了朝着僵尸脑袋劈去!!!

    咔嚓——!!!

    周胜双手一麻!

    但僵尸的脑袋显然也并非真的是铜头铁脑,虽然手感上如劈那些百年生的硬木,但斧头还是劈开的脑壳。

    腥臭的黄绿色脑浆从崩裂处喷了出来,溅落在院内。

    “喝!这味——?!”周胜闻着这味道,几乎以为自己闻的是那种迁棺移坟时,有些腐烂严重的墓穴中的味道了。

    不过。

    他也没真的被这味道吓退。

    拔出斧子,周胜看着还有动静的僵尸也是毫不留情……一斧!两斧!三斧!

    他就这样高高站在墙头,抡起大斧向着王老汉僵尸的脑袋反复劈下去!

    很快……

    僵尸不动了。

    他上半个脑壳和整个天灵盖都已经被周胜砍砸了个粉碎!

    周胜停下手,审视了一眼这僵尸之后,扭头对石头说道:“和两个人一起进去,把僵尸的脚也捆起来!这边的人都先别松手。”

    石头和几个村里的年轻人很快便翻墙进了院子,用绳套把已经不动了的僵尸脚也捆了起来。

    随后,他们在院子里一拖,院外的人一松手,便将那王老汉的尸身拽进了院里,平摊空地上。

    石头打开院门,村民们蜂拥而入。

    村里的老人、妇女都凑了上去,七嘴八舌的指点着僵尸。

    周胜走上前去,分开人群:“小心点,怕是没死透!我再补几下!”

    听他这么一说,村里人顿时害怕的后退了几步,让开了一小片空地。周胜走了进去,地面上是已经被捆住双脚,脑袋几乎被砸烂,一动不动的僵尸。

    他回想起父亲曾经说的那个故事——在那故事里,那“肉贩”用杀猪刀把那僵尸的脑袋一刀斩落了下来,顺利的回到了村里。

    ‘呵,父亲……如果是普通肉贩,怕是根本砍不动这僵尸的脖子吧!’周胜在心中晒了一句,手中大斧抡起——!

    ……

    翌日晌午五柳镇上的赵捕头才带着几名捕快和青云观的道长来验了尸体。

    确定是诈尸之后,那位三十岁出头,身材干瘦矮小,有些老鼠相的道长这才捻着嘴巴子上的两撇鼠须说道:“把尸体烧了吧!这诈尸的尸体不能留着!”

    村民们抱来木柴,准备在村里的空地上给尸体烧了。

    此时赵捕头却是对尸体的惨状颇感兴趣,有一搭没一搭的与村长聊上了几句:“这老王可真够惨的啦——死就死了,没事还诈什么尸!结果连脑袋都被打的稀烂!我刚才看,这身上还有一处刀伤、颈子骨也折了……你们村儿可够狠的了!”。

    赵捕头名叫赵宏,身量不高,皮肤偏黑,面相到是颇善,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老赵可是这五柳镇地界上一等一的人精,糊弄不得。

    此时赵捕头这般一说,清溪村的村长便是明白:‘这厮怕是对村里产生了忌惮。’

    于是。

    村长赔笑道:“其实昨晚上我们都吓坏了,要不是那狗剩子想出用绳子去套僵尸的办法……今天这院里的尸体可不只是三具了!”。

    “狗剩子?”赵宏的神色微动:“你说的是村里那个周胜吧?”。

    “对、对、可不就是他嘛!昨天也是他第一个跳进院里去和僵尸斗了一场,要不然老王家的寡妇和闺女可都要丧了命咯!”。

    赵宏听在心里,眼神扫射间很快便发现了在一旁树荫下蹲着的周胜,他接着问道:“拿着把小刀便敢跳进院里和僵尸搏斗?绳子的主意也是他想的?——这小伙子不错啊!”。

    村长笑呵呵的应着。

    而另一边的周胜对于这些事情却是一概不知,他看着尸体上了柴堆烧成了灰,这才放松下来,昨晚与僵尸搏斗、抡斧破尸颅的疲惫这才渐渐浮上身来。

    他懒洋洋的靠在墙角,任由太阳晒着,身心难得放松了下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