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7章:父亲的故事

    白光闪烁。

    昏黑仄人的窝棚里多出了一人,然而这一切都发生在瞬间,周胜的离开和归来所相差的微弱时间甚至都未让铺床的稻草上的体温散去哪怕一丝。

    黑暗中,周胜的手插入稻草之间,感受着温度,一双比三个多月前更为明亮几分的眼珠在黑暗中反射着微弱的光芒:‘时间的变化几乎没有……而我却已经在地球度过了三个多月的时间,如此算来……若是我在其他世界滞留的太久,那么我在这里的人看来就会变化太大,而且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要比其他人更快的衰老。’

    ‘不过……若是比较起来,我到是更喜欢地球,或者那个电影世界里的生活……虽然在那边没有身份证明很是麻烦——但生活条件确是比这里舒适太多了!’

    周胜想着,在黑暗中站起身。

    此时他的身上早已经换回了他自己的那身灰扑扑的粗布衣裤,是大魏贫民百姓最常见的样式——其实就是没什么样式的样式。

    他重新检查了一下别在后腰上的匕首和藏在前侧衣服里的——枪。

    门外的喧闹声还在继续。

    村民们不断从睡梦中被惊醒,随即在邻居的呼唤下三三两两的拿着火把和镰刀、锄头一类的家伙冲出门去。

    “胜子!狗剩儿!醒了没有?快起来、出事了!”门板在下一刻便‘嘭嘭嘭’的被人砸响。

    声音是邻居家的石头。

    周胜应道:“起了!啥事?进贼了?”他假装一边穿鞋,故意弄出淅淅索索的声音,一边来到门前,顺着门缝将外面点着火把和灯笼的几人的身影看了个清楚后这才撤掉门后的木棍,开了门。

    石头焦急的脸在他手里火把的光芒下格外突出,他脸上带着说不出是恐惧还是兴奋的神色嚷嚷着:“啥子贼人这么胆肥还敢来咱们村啊?不是贼的事!是老王、老王头他诈尸了!!!”。

    ‘诈尸!?’周胜一愣。

    他对今晚的事是有准备的。

    但准备的是防备着村里进了强盗,或者野兽一类的东西。

    这诈尸……

    他面皮一紧,一只手不由的摸了摸腰间的铁疙瘩。

    ‘这玩意不知道对僵尸有用没用?这可是花了不少钱才在那个电影世界里买到的呢……’

    心里没底,面上周胜也不露,他从门边取了平时常备在家里的火把,借着其中一个村民手里的火给点着了以后说道:“走,去看看去!”

    村里出事,于情于理是躲不开的——这屁大点的地方,都是乡里乡亲,刮着亲戚连着筋的。

    平日里自己村里的事情都还好说。

    但若是这种危险的时候躲起来不出面……怕是一下子便要被村里人看不起,排挤出圈子。

    就好比石头刚才说的村里上次进贼的事。

    当时便是被偷的二婶子家大叫一嗓子,结果全村都惊动了,拎着锄头、镰刀把那个不知从哪里蹿来的毛贼给当场打了个脑袋开花!

    天一亮就在村长的安排下,周胜和几个村里的年轻人就把尸体给背进山里喂狼喽。

    周胜算是心眼活泛的。

    他不像是石头和其他一些村里的年轻人一样不知道为何村里要这般行事,只是从小看着老一辈人这样处理,便也都有样学样,从来也没觉得这些事有什么不对的。

    可周胜也算是读过些书的。

    平日里往镇子上的茶棚里跑的也是最勤的,从小听多了四方游走的说书先生说的那些故事,对于这大魏、这天下、这国家法度和各地风俗民情也算是有几分自己的见解。

    因此他心里也清楚:若是按照这大魏朝廷的国家法度——他们这帮村民也只有抓起来这贼人移交官府查办的权利,根本没权利去打杀了那人。

    这些事情要是真的较真起来……官府还要治他们这帮主谋和抛尸的一些罪行呢。

    可周胜同时也清楚:这世上的法都是人写出来的。

    写出来就是要管人用的!

    为啥要管人?

    因为人多了,没个法度吓着、唬着、规矩着这些千千万万的老百姓,怕是早就乱了套!今天这个杀那个!明天那个又占了那个的房!抢了别人的媳妇!

    所有人都不把法当回事了,官府说话也就不好使了。

    官府说话不好使了就征不上粮食、征不上税!就没钱养活那一大帮军队、衙役和各级办事的官老爷。到时候皇帝老儿别说做在金銮殿上吃香喝辣……怕是凭他自己的本事连口热乎的屎都吃不上呢!

    不过这些话周胜平日里也只是自己想想,从来也不敢和人多说。

    回过神来。

    周胜跟着人群向着村东头快步跑着。

    这村里的路,没人不熟,有这么多人打着火把倒也不太怕黑咕隆咚的摔了。

    队伍不断有人从周围的房舍和远处的分叉小路里汇聚过来,越来越多的光点、火把呼呼的烧着,人群嚷嚷着,互相交谈着、询问着……棍棒杵着地面、铁器之间轻微的碰撞声合作一片……

    这熟悉的景象似乎又让周胜回到了那个打贼的夜晚。

    村里人必须团结。

    因为众人都是弱势的——就像是聚集在一起生活的羊群。

    今晚的僵尸、那天的小偷、或者这山里的野兽都是比单个的山羊更危险的东西。

    如果说山羊再不团结在一起对抗他们,恐怕早就被人分吃个干净了!

    人群中的周胜沉住气,不断调整着自己的状态——虽然在地球上还看了两部地球人拍的关于僵尸的电影。

    但他可没看懂地球人演的那些在街上疯跑的东西是啥意思。

    到是儿时父亲曾经跟他说过的一个故事更为印象深刻……

    ……

    那是许多年前的一天。

    父亲还是十八九岁的年纪,比现在的周胜也大不了两岁——在他的故事里,他是当时是在远离这里几千里地外的一处镇上的肉贩子。

    有一天在集市上收摊晚了,怕天黑前回不了村子,所以抄了一条僻静的小路。

    结果脚程还是慢了一些,天黑时还滞留在离村子大概一座山坡的林子里。

    就是在这般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境地下,周胜的父亲遭遇了一只僵尸。

    深更半夜。

    荒山老林。

    小路上的月光也被树荫挡的昏黑一片,只有少许月光才透过树荫的间隙照亮出一小片一小片带着浓重阴影的草木荒地……

    这般情形在当年父亲声情并茂的讲述下不止一次的把小的周胜吓的躲进被子里只敢露出一双眼睛去好奇的追问父亲接下来的故事。

    ‘呵呵,当年却是想过这故事是父亲编排来唬我睡觉的。如今回想,怕是这故事里除了父亲是肉贩这件事是假的了……试问什么样的肉贩会在离村子那般远的情况下还敢冒着那般大的风险抄山里的小路去走?’周胜自嘲的一笑:“怕不是父亲真的是江洋大盗来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