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章:白事,诈尸!

    “王茹!王茹!”伴随着周胜的叫喊,透过大门正对着的屋中走出一人来。

    来人身着一袭靛蓝罗裙,身材窈窕,一头黑发如瀑用银簪扎在脑后,正是那清溪村老王家的二闺女王茹。

    说起这王茹,其实与周胜倒还有过一些故事。但说来也不过是青梅竹马和老王家两口子看不上穷小子之类的俗套故事罢了。所以,在周胜看到这个许久未见的女人的第一时间虽然心里稍稍有些异样,但也很快便将这些杂乱的情绪摒除。

    将事情与对方一说,面对王茹的悲恸,周胜却并不知道该作何表现。

    他从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别人。

    琐事不述。

    辞别了王茹后的周胜一路回到了清溪村,此时老王头的院子门口已经搭起了棚子,一些村里前来帮忙的妇女正坐在门口的阴凉处叠纸钱。

    周胜进了院子,和几个相熟的人打了个招呼后找到了村长把事情算是做了交代。

    正打算离开,眼角余光却看到院子里一侧的石磨上靠着一人正笑嘻嘻的数着铜钱。扭身一看,却正是那老王头的大儿子王忠。

    见到周胜看他,对方也不觉尴尬,反而嬉皮笑脸的冲周胜一伸手:“狗剩子!份子钱呢?”。

    周胜眉头一皱。

    本想发作,可一想到这场合便暗压火气,面色不渝,语气也生冷了下来:“忠哥儿,这老爷子刚走,事情都办好了吗?”。

    其实这便是周胜拿话点播王忠了。

    意思是:你自己想象,你爹刚死你在这嬉皮笑脸的就盯着份子钱,啥事都靠别人忙活……好么?

    但这王忠是什么人?

    要说王茹和周胜是一块长大的青梅竹马,王茹实际上还要比周胜大上三岁半。而这王忠作为王茹的哥哥,又要大上两岁。

    今年刚好二十三岁——这个年纪放在周胜前几日因为阴阳鱼牌所接触的世界里可能还是个不谙世事的书生,可放在大魏可早已应该是娶妻生子,成为一家顶梁之柱的年纪了。

    但这王忠却是个不着调的货色。

    从小在老王头两口子的溺爱下长大,明明是个村里孩子却没干过多少农活,成年了也还是那副好逸恶劳的样子。

    前些年老王头实在是担心他将来的生计,就一狠心把他送到了七十里外的黄土崖去跟人学烧陶了,平日里很少回家。

    可如今看来,这厮在外几年不但没有长进,反而是更为赖气了一些。

    此刻王忠也听出了周胜的话里有话,于是冷笑一声:“胜哥儿,你这是长大了啊,忘了以前跟着我屁股后头要鱼吃的时候了?”。

    ‘呵!’周胜乐了,眼睛眯缝了起来,他笑了笑:“记得~~~!后来你不是把我捞的那条鱼给丢进粪坑里了么!”。

    周胜当然记得——多年以前他在村后头的清溪里捞鱼被这王忠和几个狐朋狗友抢走,自己追在后头的事情。

    最后这王忠被追的急了把鱼给丢进了粪坑里。

    过后周胜饿了一天,他当然记得!

    周胜摸了摸下巴。

    ……

    天色黑了下来。

    忙忙活活的村邻们逐渐三三两两的也都散了。

    这大晚上黑咕隆咚的,一些岁数大,岁数小的在外面终究不是太安生的一件事情。不说跑进村里来的野兽,就是碰上个土坑、石块啥的,跌一跤把衣服裤子跌破了也是个不小的损失不是?

    所以,天色还没黑透,村民们也就各自回家,闩上门栓,早早的睡下了。

    王茹和她丈夫也就是这个时候到了家。

    她丈夫店里的两个小伙计扛着带来的丧葬用品和准备住上几天的行李,大包小裹到是看上去颇为沉重的样子。王茹的丈夫是做药材生意的,家里光是药田就少说有一百七八十亩,加上几乎把持了五柳镇上三成的收购,这财力却是颇为殷实。

    中间回了趟家的周胜看到这一幕,咂了咂嘴,自觉没什么意思,上前把怀里揣了一天的二十个大钱给了王茹后抹头便回了自己的窝棚。

    院门不过是一道篱笆。

    周胜把篱笆关上,在一片昏暗中回到屋内,点灯,闩门。

    又拿门后一直放着的碗口粗的木棍把门顶好,这才上床,重新匀了匀床上的稻草,这才睡了下去……

    话分两头。

    这边的周胜早早的睡下了,另一边老王头家里,送走最后几个亲戚的一家人这才关好院门,准备吃点东西好休息去。

    老太太和王茹胃口不好,也没吃东西便各自回屋了。

    女婿吩咐小伙计烧了些热水,和王忠一并就着他带来的腊肠和干粮草草打发了一顿。

    随后各自散去。

    王茹陪着老太太在主屋睡下了,女婿和王忠便挤在厢房里凑合。

    两个小伙计则在牛棚里凑合一宿。

    如此这般安排,头半夜也无事发生。

    直到……

    后半夜。

    所有人已经睡熟,整个村子里一片漆黑,即使是一些人家灶坑里的炭火可能都早已经晦暗下去了。

    也恰在此时,老王头的尸体动了一下。

    尸体是停放在棚子里用两条长凳架起来的板子上的。盖着白布,尸体突然这一动,使得白布稍稍“呼哒”了一下。

    院子里蛐蛐的叫声忽然静了静,似乎是什么东西让这些虫子停止了鼓噪一般。

    牛棚里的一名小伙计挠了挠下巴梦呓着嘟囔了几句,对于仅在四五米外的事情毫无知觉。

    老王头的尸体就在这种无人知觉的情况下坐了起来。

    白布滑落,露出了老人那干瘪发黄的脸孔。

    片刻之后,尸体下了地。

    赤裸的双脚在院子里铺着的沙土上发出‘沙沙’的声响。

    也不知为何,这老王头的尸体双目不睁,但在黑暗中却似乎是能看清一切般的径直进了牛棚!

    两个伙计此时睡的正香。

    尸体在他们身边站了片刻,旋即弯腰靠近了他们的脸孔——仅仅片刻,两名伙计便先后脑袋一歪,整个人再无气息!

    随后,老王头的尸体便再次回到停尸的床子上躺了下去。

    然而没过多久。

    那尸体便再次起身,在院落的沙土地上发出‘沙沙’的声音游荡起来……

    很快。

    它便向着睡着老太太和王茹娘俩的主屋走去……

    一步、两步、三步……

    来到了门前,只见老王头双目依旧紧闭,面如金纸,身体僵硬的朝着门内走去。

    ‘咣当——!’门扉发出一声不大的脆响。

    若是人在清醒时自然能听的十分清楚,可若是人在熟睡,却也是难以察觉。

    门已经被闩好,老王头的尸体如此试探了几次后便停了下来。

    月光皎洁。

    天上的乌云恰恰移开,皎洁月色苍凉如水的镀在了大地之上,也将这一片小小的院落照耀的一片霜白。

    尸体静静的站在门前。

    若是凑上前去细看——那么便不难发现,那尸体垂落在身体两侧的双手的指甲正在这月光下飞速滋长!

    仅仅片刻,那本来属于一位农夫的,短短的指甲便已然成了一寸多长的乌黑弯钩般的利爪一般的可怖之物!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