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章:清溪村

    极亮的白色闪光后。

    周胜整个人只觉得周身一轻,随后便发现自己已然置身于一片陌生的空间当中了。

    这空间十分古怪。

    空间是一片古铜色金属质地的八卦形地面,周围则被一片无光的黑暗所包裹。

    奇怪的是。

    空间本身中并无光源,但周胜就是能看清这八卦地面范围内的一切事物,而那边缘外的一切域全然笼罩于一片绝无法视见的黑暗。

    “难道这就是八卦阴阳鱼牌的内部?”周胜不由的想到小时候听过的一些关于宝物内涵小天地的故事。

    他看到了地面上以凹凸代表‘阴阳’而浮雕或深刻在铜质地面上的八卦图形和自己脚下所站着的围绕着巨大的不明质地的阴阳鱼图案。

    周胜知道这个空间显然就是他能够往来于东土和地球之间的关键。

    “那么该如何做呢?”原地站了一会儿发现毫无反应的周胜试探着向前迈了一步。

    脚步落下。

    整个八卦空间也瞬间发生了变化!

    三道白色的光芒从周胜的脚下沿着地面可印着的玄奥雕纹向外蔓延,当这些白色的能量蔓延到对应八卦分区的最外围时——这些光芒便从那外围处形成了一道道光影构成的门扉!

    周胜愣了愣。

    透过这些宛如被白色能量凭空勾勒出的门户,他看到了自己再熟悉不过的景象——那分别是自己刚刚离开的地球上的那个房间!还有他在清溪村里住了一辈子的破屋!以及一处稍显陌生……但当他仔细去分辨便能看出那不正是他刚刚开启阴阳鱼牌时在电脑上播放的电影中的某处场景吗?!

    ‘这是?!’周胜瞳孔微缩,他很快便意识到这三处世界的门似乎对应着八卦‘乾、坤、震、巽、坎、离、艮、兑’中的‘乾、坤、震’三卦。

    沉吟片刻。

    原本就是想要试着能不能回到自己世界的周胜抬腿迈向了对应着乾卦的门。

    ……

    北魏,许州,清溪村。

    周胜坐在自家低矮的黄泥房的门槛上打磨着手里的一把刀——如果那块在“握把”处缠绕着一层细麻绳的铁片能算作是一把刀的话。

    不过。

    这刀虽然破烂一些,但周胜却打磨的分外仔细,沉静的脸上连半点不耐也未曾见到。

    回来已经是第三天了。

    在这三天里,他反复进入了阴阳鱼牌内部也大致摸清楚了这件宝物的一些规则。

    首先。

    周胜搞清楚了——他的血只是宝物的激发条件,他每次将血滴在鱼牌上便可以进入那八卦空间,通过那三道门扉进入相应的世界。

    不过,门户却是有一定开启规律的。

    比方说他刚刚回到清溪村时,再次打开阴阳鱼牌便发现三道门户都处于灰色不可通过的状态。

    而等待了十二个时辰之后,那道通往地球的门户便亮了起来。

    再过十二时辰,通往那个电影世界的门户也亮了起来。

    这也就意味着,周胜每次穿梭后所有门户都会处于灰色不可使用的状态,十二个时辰,随即按照八卦的顺序‘乾坤震巽坎离艮兑’的瞬息再次逐一开启!

    这种间歇让周胜意识到:若是自己在一次穿梭后遇到危险,那么他便不可能在一天一夜的时间内再次靠着阴阳鱼牌逃离。

    这个认识让原本获得宝物有些“危险想法”的周胜冷静了几分,重新思考了一番那原本不成熟甚至有些铤而走险的想法。

    “小时候便听父亲说过……江湖上死的最快的便是那些最风光的……放在眼下,若是我不知天高地厚的以为得到一件宝物便可以横行无忌,怕是还没潇洒几次便要横尸街头!”周胜这般想着,手中的“刀”也磨的差不多了。

    他拿起刀刃,轻轻用指腹试了试,随后便将其洗净,又小心的用干布擦拭干净,再从一旁拿起只剩下个壶底子的烈酒在刀刃上涂抹了一遍。

    消毒。

    这个概念他是在地球那户人家的一本书里看到的。

    进而,他也了解到了一些基本的关于细菌和人体的观念——这对于他来说,显然最初是有些难以接受的。

    他难以想象着世上还有着那么多的微小到人类都无法看见的生物生活在世界每一处地方。

    不过,虽然细菌的概念让他难以理解。

    但这却并不妨碍他明白消毒的重要杏。

    事实上,村里的猎户日常受伤流血,也都知道要用开水放凉后清洗伤口,去除泥沙杂物,再用烈酒消毒最后上药包扎的道理。

    将刀插回周胜当年用木头自己削出来的刀鞘,反手藏在腰间后,三天没出门的周胜起身走出了家门。

    他瞥了一眼自己杵在门后的柴刀,心说‘打柴是不可能打柴了,什么烧炭、卖钱、打鱼换米之类的活计他这辈子是不可能再做了!’

    出了门。

    心中有了底气,盘算着下一步如何从那地球搞来些紧俏货物卖钱的周胜在村里走着,刚穿过两片菜畦便听见前方不远处一阵忙乱的吵嚷声。

    “怎么了,这么多人?”周胜几步来到村民扎堆处,冲着人群中正大声嚷嚷着的村长说道。

    村长一看是周胜,立刻点了点头:“你来的正好!你赶紧跑一趟镇上,跟他闺女跟女婿说一声老王头死喽!让他家人赶紧回来置办,这几天太热,得尽快下葬!”

    “老王头死了?哪个老王头?”周胜一愣。

    村长一咧嘴:“还要哪个老王头?村东头的老王头啊!你年轻腿快,赶紧去跑一趟吧!!”

    此时周胜算是听明白了。

    原来昨天晚上,村东头的老王头不知咋地就咽气了,等他家老伴发现时整个人都已经硬了。

    连夜打发儿子叫人帮忙,此时已经是折腾了一宿,这天一亮村长便招呼人帮忙准备出殡下葬。

    被派到去找人的活计,周胜也不推辞,利索的应了声,抹头便向村外走去。

    人走的飞快。

    二十来里路到也没费多大功夫,眼前便来到了五柳镇。

    不过他没有直接去找那老王头嫁到这镇上的闺女,而是先去找了几个相熟的朋友,你倆我三的借了二十来个大钱。

    用绳串了二十个大钱放在怀里,他这才来到了五柳镇内一处颇为宽敞的院子前。

    “王茹!王茹!”他站在院门口冲里头喊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