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章:初识

    背靠在阳台落地窗前的周胜合上了书页。

    在他的身边是已经只剩余温的半壶绿茶和十几本摊开,折页,用笔画出疑问和重点的书籍。

    “地球、中华……科学!这还真是一个有趣的世界啊!这里竟然没有皇帝!而是那种种完全无法理解的制度,而且竟然还能将国家发展到这般富足之境地!”周胜摩挲着自己下巴上冒出的胡茬,一双眸子里灼灼之色隐然欲动,似乎是心中某些东西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一般。

    也许在这一刻连周胜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是什么东西发生了变化。

    但许多事物本就是如此。

    就像一缕不经意间拂过的微风……也许并无甚力量,也仅仅是转瞬即逝的事物。大多数人根本不会在意,但在某些时候,它也许会让一位心情焦躁的人抚平情绪。

    又或者它带走了一些蒲公英的种子,使其在某片遥远处的山坡上生根发芽,再到来年时依然花开成荫,风起若雪。

    甚至于,一些清风会让某些诗人灵感大发,写出流传千古,影响无数人的诗句来……

    但就这一刻来说。

    首次穿越给周胜带来的影响绝还未完全展开——即使是周胜本身也还并未意识到这一刻他自身内心的微弱变化将会给他带来怎样的未来。他只是如饥似渴的从这些书本中获取着那些他曾经想也不敢想象的知识,他只是隐隐的对一些原本笃定的东西产生了怀疑和动摇,也仅仅是对未来,对自己,对思考方式模式的一点点新的思考。

    ……

    又是几天的时间飞快的过去。

    周胜从冰箱冷冻层里一次杏取出来的冻肉、排骨、鱼丸之类的冻货已经被他吃的所剩无几了。

    地板上碍眼的血迹也早已经被学会了用清洁剂的他擦拭干净。

    这个异界来客甚至已经开始学会了操作卧室里那台名为“电脑”可以连接一个叫做“网络”东西的机器来获取更多的信息了。

    但房间内食物的告罄还是让他不得不从舒适中重新走出来——做一个选择:要么推开门,去面对外面全然陌生的世界,要么返回自己的世界。

    纠结和迟疑持续了一天。

    直到傍晚,周胜仍旧摩挲着手中镶嵌在八卦铜底上的阴阳鱼玉佩难以做出抉择。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思考,他已然明白了自己穿越的原因十有八九是出在这块沾染了他磨刀时不小心割破手所流出血液的玉佩上。

    但他有些担忧:若是这般时空易位的穿梭机会只有一次呢?

    若是他返回到自己那个濒临倒塌的窝棚里后发现这只是他一生仅仅一次的奇遇呢?

    难道说看过了这般繁华美丽的世界后还要呆在那个原始、落后的世界里蹉跎一生?

    因而。

    周胜犹豫着,始终不敢再次滴血在这块阴阳鱼的八卦铜牌上。

    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忽然响起,吓了周胜一跳!

    “难道说是那胖子的家人?”周胜猛然从地上蹿起身来,经过这几天吃喝已经长了两斤肉的身体却依旧看上去干瘦的可怕。

    但从小跌爬滚打,帮人做活或是下河摸鱼、上树摘果子才能勉强填饱肚子的周胜却不乏力气。

    他敏捷的抄起已经洗刷干净的柴刀,光着脚,尽可能没有声息的接近了房门……

    ‘如果是他家人找上门来的话……我显然遮掩不过去,那样就只能……’眼中闪烁着凶光,周胜来到了门口,一手去拉动了他之前研究了半盏茶时间的门锁。

    在清脆的机簧复位的声音中,锁被打开了。

    周胜反手匿在背后的柴刀轻微的晃动了一下,如同猛兽的爪牙般随时择人欲噬。

    门……

    开了!

    周胜瞳孔紧缩,他看到了门外这个身材颇为高大,气息强健的年轻男人的样子:‘必须先出手!一击毙命,或者至少重创他……否则我很可能不是他的对手!’

    就在周胜判断着是应该猛然出刀还是再等待时机的时候……

    男人说话了。

    “顺丰快递,您是白云天先生吗?”

    “啊……”周胜呆住了,他没明白对方说的是什么意思,但他从翻出来的一些证件样子的东西上看到过白云天这个名字,所以他意识到——外面的这个男人并不认识那个胖子。

    “请您签收一下。”说着,门外气息喘匀了几分的的男子麻利的将一张单子和一支笔递了过来。

    “啊、好!写哪里?”周胜快速在单子上写上了白雲天三个字。

    自称‘顺丰快递’的男人走了。

    心脏在嗓子眼里走了一圈的周胜关好房门后抱着这只大箱子发了会儿呆,这才想起要拆开来瞧瞧。

    “这人怕不是做跑腿送信,替人捎东西的营生?”周胜回过味来,手中的柴刀不停,几下便将这脆弱不堪的纸皮箱子撕开。

    里面是一些糕点和吃食。

    周胜这几天下来也算长了见识,自然不会认错这些花花绿绿甚是好看的袋子、盒子、瓶子里的东西。

    “这下又能支撑一阵了。”看着眼前慢慢一大箱子食物的周胜坐到了地板上说到。

    但后背的冷汗很快便让他这股退缩的念头被再次打消了。

    ‘这一次是帮人捎东西的,下一次呢?难道说以后一直不会有人找他吗?不不不……看他的年纪应该已经结婚生子了,恐怕这处住宅不过是他读书暂居的地方。这几天还好,若是长久不见他人回家,怕是他的妻子、家人便会来找!’这般想着,周胜意识到自己必须尽快搞清楚那八卦阴阳鱼的用法。

    否则将来等祸事临头,临时抱佛脚可是容易出了岔子!

    ……

    坐在电脑前。

    屏幕上的电影已经播放了三分之一,可周胜却没有将太多的心思放在这上面。

    虽然这些从网上搜索到的电影最初给了他极大的震撼——甚至一度让他以为这些事情都是真的,但此时的他已经明白了这不过是这个世界上人们的娱乐方式罢了。和搭台唱戏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这般,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如果不能再次回来,那就全当是我做了一场黄粱梦吧!”周胜这般说着,用手里的柴刀在食指内侧划开了一道口子!

    随即。

    他用这只手握住了放在桌前的阴阳鱼牌。

    光。

    骤然亮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