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零九章 什么,灵尊又愤怒了?(第二更送到!)

    紫霄掌教旁边的这个位置很高端,很显眼,很有一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

    昨天的时候紫霄考虑了好久,终于帮杜明找到了一个很适合的位置。

    他觉得这样坐既不会怠慢了杜明,又不会让自己丢面子。

    很完美。

    杜明却是很不习惯。

    他从来都没有坐过这么高的位置,而且这位置看起来非常的显眼,只要是站在大殿上的人都能看到自己的一举一动。

    甚至打个哈欠,伸个懒腰都会被这些人完全看到。

    这可很不舒服。

    如果真的可以选择的话,那么杜明绝对会选一个最为偏僻的位置,然后混就完事了。

    但很显然这些人不可能让杜明坐那些长老坐的位置混的。

    在所有人的心中,杜明坐在紫霄掌教旁边与紫霄掌教平分秋色这才是众望所归,这才是一个拯救了整个仙门的英雄该有的尊重。

    尽管杜明心中很无奈,不过最终还是一步步淡淡走上台,坐上了座位上俯瞰着下方。

    既来之,则安之吧。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杜明总有种如坐针砭的感觉。

    这么多双眼睛注视着便注定杜明无法低调了。

    既然无法低调了,那么杜明便想办法让自己努力继续保持那种淡淡笑容的高深状态吧。

    他还能咋办?

    “道友,这审判之会,可以开始了吗?”紫霄掌教见杜明坐下来以后,于是转身看了看杜明。

    “嗯,好!”杜明点头,努力维持淡定形象不让自己有其余多余表情。

    “好,下面带上叛徒顾少伤!”看到杜明点头后,紫霄道人点点头,转头时候却是冷冷盯着下方,声音无比威严。

    …………………………

    顾少伤宛如一个可怜虫一样苦逼地被抬了上来,他的伤口经过了简单的爆炸,腹部依旧是扁扁的,看起来颇有些进气多,出气少的半死不活模样。

    他的浑身都是伤,但是这些伤又被人精心包扎过。

    很显然,他这两天没少被人揍,而且是揍到半死的时候又有人专门为他治疗……

    总之现在他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状态。

    很惨。

    “你可知罪!”

    “知罪,知罪!我……全知罪!”顾少伤这几天被折磨怕了,现在他只想好好死。

    死了总比在这里死不了活受罪要好。

    “到底是谁给你如此之胆?”

    “我……招,我招,我全招,我是万鬼门的少主,我……”

    “万鬼门宗主,李无名是你父亲?”

    “是是,正是我父!求求你,杀了我,杀了我吧,求求你们杀了我吧,不要再折磨我了,我全招,我全招啊!”

    “好,很好,杀不杀你,我需与众道友商量才是!”

    紫霄掌教点点头,随后看着远方的可怜兮兮的顾少伤微微眯起了眼睛。

    他的目光阴冷,似杀非杀。

    随后,他继续转过头看着杜明,眼神变成了恭敬。

    “道友,我觉得留下他,让万鬼门宗主李无名过来救人,然后将万鬼门一网打尽,道友你觉得如何?”

    “嗯,很好。”杜明点点头。

    你是掌教,你说是就是,你说不是就不是,总之我都同意,反正我就是一个混子不发表任何意见。

    杜明现在的态度就是这样。

    混就完事了。

    “诸位道友,你们觉得呢?”

    “掌教!我有一言!”这个时候玄云子站了出来。

    “哦?玄云道友有何意见?”

    “我听闻那万鬼门李无名是一位生杏狠辣的枭雄人物,本身修为也是不低应在元婴中境往上,我觉得以他的杏格他不一定会来救他!对他来说,成大事者皆可牺牲,百年前,他妻子被仇敌所杀,他都隐忍不发一直与仇敌笑脸相迎,这一忍就是数十年才斩杀仇敌,所以此子恐怕对李无名来说是无关紧要的人物,留着,无用。”玄云子走出来对着杜明与紫霄掌教行了一礼。

    “那道友你觉得呢?”

    “我觉得对付这等人物,与他阴谋算计完全无需要,他既然是枭雄,既然能忍,那么我们便让他忍,我提议,斩下此人头颅,再派一位实力高深者,将头颅悬于万鬼门大门,这李无名虽然能忍,但是他下面的人不一定有他能忍,这样下面之人必乱!等下面人乱了,我们再派人攻之,这万鬼门必然崩溃,李无名纵然再强,若是没了万鬼门便也是丧家之犬而已……”玄云子看了看诸人,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只是,这笑容有些阴冷。

    “玄云道友,这是否有些残忍?悬头颅于人前,这是否不够人道?”九胜道人走出来眯着眼睛,他不是很认同玄云子的做法。

    “人道?和魔门中人有什么仁慈可谈?道友,你切莫忘了,若非天机子道友出手的话,恐怕,在场的诸人皆陷于阵中不知生死,莫非人家打你脸了,你还要笑脸相迎?这种事情,我却是做不到!如此恶人,必不能轻饶。”

    “……”当九胜道人听到玄云子这番话以后,顿知自己确实有些失言,于是沉默退到一边。

    是啊!

    这个时候了自己还和这些魔门中人讲什么人道?

    自己这是什么了?

    这可是魔门,不是仙门啊!

    “不知道友的意见是?”紫霄掌教看着诸人义愤填膺的表情然后再看了看杜明。

    “嗯,我觉得玄云道友说的对。”杜明点点头。

    他看紫霄掌教的表情后,便知道紫霄掌教赞同玄云子的意见。

    此时的他依旧是那个态度。

    他依旧是混!

    你觉得怎么样就怎么样?

    你说行就行。

    “你们呢?”

    “掌教,我等没有意见!”

    “紫霄掌教与天机子道友说的确实有理,我也没意见!”

    “我赞成。”

    “……”

    在场的所有人都点点头,唯独九胜道理人微微有些沉默。

    或许他的心中始终都还残留着一丝悲悯。

    不过当他看到杜明那淡淡的表情以后,他低下头。

    天机子道友是对的!

    我确实不能如此仁慈!

    ……………………………………………………

    一个时辰过去。

    杜明觉得很累。

    板着脸正襟危坐很累。

    审判大会对杜明来说就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折磨,让他难受得不行。

    基本上,只要紫霄掌教做出一个决定以后,都会先下意识地询问一下杜明,若是杜明觉得没问题了,那么紫霄掌教便同意这件事情,若是杜明迟疑了,紫霄掌教便会停下来。

    杜明哪有什么意见?

    完全没有意见啊。

    前半个时辰杜明还认真听着审判大会,后半个时辰杜明都昏昏欲睡,只要紫霄掌教询问的东西,杜明基本上都是清一色的同意到最后杜明甚至还补充了一句“我只是旁听的,你们不需要问我的意见”差不多意思的话。

    就算他这么说了,这紫霄掌教还是依然坚持请示杜明询问杜明的意见。

    “……”这让杜明无话可说。

    你就不能让我消停点吗?

    终于,在熬了将近一个半时辰后,这场啰里啰嗦的审判大会终于结束了。

    杜明终于感觉到一阵解脱感。

    就和以前上课时候的感觉一样……

    只要是这种审判大会,杜明发誓死都不会参加。

    这完全就是浪费时间啊。

    不过还好这个位置虽然是万众瞩目,但自己还是做到了和之前决定一样的低调,并没有什么其他乱七八糟的事情发生。

    无事发生,安全第一。

    总之这就是杜明的宗旨。

    在结束以后,紫霄掌教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继续对着杜明行了一礼。

    “多谢道友能参加审判大会。”

    “我什么都没做吧。”刚准备离开的杜明看到这的时候顿时奇怪了。

    这都要感谢?

    我什么都没做,就是嗯了几句而已,同意了几句而已。

    为什么感谢我?

    “不,道友,你做了很多!”紫霄掌教点点头。

    看着杜明那张淡淡的脸以后,紫霄掌教其实心中颇有些感激。

    这位天机子道友并没有因为自己拯救了整个仙门而居功自傲喧宾夺主,反而给自己这个掌教留了很大面子。

    这样的行为如何能让他不感激?

    若是杜明要真的掌控这场审判大会的主导权的话恐怕紫霄掌教也没有任何办法。

    毕竟此时的杜明确实有资格。

    “呵呵。”杜明摇摇头转身离开。

    他是真不懂这紫霄道人话中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虽然不懂,但高深莫测淡淡一笑总没错的,反正自己从早上开始就傻到了现在。

    他现在肚子饿了,想早点回去吃点东西。

    看着杜明的背影,紫霄掌教突然长长地吐了口气。

    “我不如天机子前辈甚多,或许,这便是合体境的前辈所拥有的心杏吧?”

    “不争,不抢,不夺,只是淡淡看着,任一切自然而行……对世间权欲毫无任何兴趣……”

    “天机子前辈确实是大能也,这心杏,我实在不如甚至……”

    紫霄掌教在心中淤次感慨了起来。

    看杜明的背影后,他越发对杜明升起了一丝自然内心的感激。

    能得到前辈的如此对待,自己,确实也是值了。

    仙门中人最重要的是什么?是面子!

    杜明保全了他的面子,让他依旧如同之前一般行事这种事情甚至,令紫霄掌教生出了一丝受宠若惊。

    ……………………

    杜明懒得理后面的紫霄掌教。

    他肚子真的饿了。

    毕竟他早饭没怎么吃呢。

    就在杜明离开大殿,准备先回屋吃顿中饭的时候,突然他看到天边有一丝奇异的金光闪过。

    其他人并没有注意到这一阵金光,但杜明却是心中一凝。

    这股金光似乎很熟悉。

    等等,这该不会是自己的蛇儿子吧?

    他要做什么?

    “轰!”

    几乎同时远方传来一阵怒吼,一阵浪花竟掀起了滔天之势!

    “是灵尊!”紫霄掌教感受到这层浪花后平静的脸瞬间便是大惊地看着远方。

    “怎么回事?灵尊又发火了?”玄云子一愣。

    “这……”

    “赶紧过去看看!莫非有人对灵尊不敬?”

    杜明听到这的时候,顿时心脏微微一抽。

    这小黄蛇又去灵尊那里惹事了?

    等等,我之前在与万鬼道人一战时,自己这蛇儿子似乎说了什么报复之类的话……

    该不会……

    杜明脸色大变。

    握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