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54章 冠剑将及,血火前夜

    开了本新书《电影世界的旅者》,电影无限流,已经内签,希望书友把推荐票,收藏给我的新书。万分感谢,支持下吧……

    立夏之节,大朝会在一个季度内竟三番两次展开,令无数秦臣心惊。

    都知道大朝会事关国之要事,非急时或重要关头极少见。

    大朝会上,群臣分列而坐,在前方位置上独缺一人——吕不韦!

    秦相缺席,令朝会静的可怕,仿佛底下蕴藏密云惊雷即将爆发。

    看着最上首,秦王嬴政九鎏平天冠冕之下,一双平静的丹凤眼在浓重墨眉之下充满凌厉威严,周身龙纹玄衣流转无形霸气,震慑全场。

    即便这位看上去有些单薄的身躯比不上江湖豪侠的魁梧雄壮,但此刻众人却仿佛见到一人执剑孤身站在大秦帝国山巅之上,一个个帝国在他剑下崩塌,一位位惊艳千古名臣良将,豪侠群雄无一不跪伏在他脚下。

    瞬间,所有人都有种窒息感。

    再看看,这位年少继位的少年君主已经长大了。

    “赵高,宣!”陈锐平静道。

    “是。”赵高一袭大红长袍,站出身:“王上有令:”

    “一,廷尉六署彻查夏宫。”

    “二,议决国正监查咸阳风气,肃清秦地吏治。”

    “三,秦地两年大旱,着修建河渠。”

    这三件事情,事事皆大,尤其是第一件令廷尉彻查夏宫是什么意思?

    秦国太后赵姬勾通秦相吕不韦这是秦国百官都知晓的丑闻,但由于这件事情涉及秦王,太后,吕相,三位权力巅峰之人,在秦国官场只能内心腹诽,谁也不敢正大光明说出来。

    如今这而且是由秦王首议,再瞧瞧吕不韦的缺席。

    秦国天变在即!

    “王上,老庶长来了。”赵高小声道。

    “请他进来。”

    “不用请了。”驷车庶长冲入书房,怒不可遏道:“嬴政你这是什么意思?吾同意你冠礼亲政,甚至拿下吕不韦,可赵姬终究是你的母亲。”

    “你这以子攻母,违背人伦,只会留下刻薄骂名。”

    陈锐搁笔,平静看着面前鹤发老叟:“老庶长说完了,气消了?”

    “气消?你把我气死算了。若将吕不韦胤秽太后事宜宣之于世,这置先王颜面何在,徒令秦国遭六国耻笑。”

    “哼,耻笑?颜面?”

    “寡人不将其宣之于世,就能堵得住六国的滔滔众口?就能堵的了她赵姬千古胤名?”

    “堵不如疏,宣之于世我也就面临六国无数耻笑,辱骂,甚至质疑我秦王血统真实杏?”

    “可这又如何?世人诽我如何,谤我如何?我既然能够承受质疑骂名,他赵姬与吕不韦就为何不能承受?”

    “你?”驷车庶长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你既然知道世人会质疑你的身份,影响你的统治,你就不应该这样做。”

    “知道为什么吗?”

    “什么?”

    “在以往秦王手中,秦国只是一个七国中的霸主,而在我嬴政的手中,凡秦地所在,日照不落,这就是我的国,我的秦国。”

    驷车庶长的脸只剩下白了,这其中的意思就差没指着他鼻子说:你的格局太差,眼中只有六国的滔滔众口,在他嬴政眼中却是缔造一个辉煌的日不落帝国。

    不过他也确实被嬴政的语言给震惊到了,久久不能言语,拂袖而去,只留下一句:“老臣拭目以待。”

    陈锐看着他离去身影,并不放在心中,随意问道身旁赵高:“你相信吗?”

    赵高恭恭敬敬道:“虽难以想象王上口中的日不落之国,但赵高愿为王上鞭挞天下的御者。”

    三日后,赵高再次呈上奏章:“据暗中罗网所报,咸阳吕氏相府已无吕不韦身影,是否追查?”

    三日后再报:“吕不韦带部分罗网,近卫两百灭杀追缉精锐,在快速赶往洛阳方向。”

    陈锐依然没有批令,只是五天后赵高再回消息:“吕不韦已到梁山,据查此地有伏兵近万,恐是早有准备。”

    “梁山。”

    陈锐看着奏章上这个词念叨一声,若他没记错,梁上不只是指某些好汉,历史上嫪毐也是在此地举兵反抗秦王嬴政,奈何被无情镇压。

    这是巧合吗?还是强大的历史修正力。

    不管如何,吕不韦都要死。

    陈锐给他选择,可惜吕不韦终究惦记自己身前身后名,甚至不惜一战。

    “等!”陈锐批下奏章。

    “王上,事关紧急,下一步吕不韦就要举兵反秦了,而秦国兵力分散边境或是集中于蓝田大营。若是吕不韦突袭,若无良将以咸阳四千余防护恐有大患啊。”赵高在一旁提醒道。

    “等,就是要等他正式举兵。”

    “至于反秦他是决然不敢的,毕竟在秦国耕耘二十年的美名是他现在唯一珍惜的东西。”

    “咸阳无良将吗?什么才叫良将?蒙恬算不算,李信算不算,年轻没有资历,这绝佳的舞台正是他们粉墨登场的机会。至于王翦等大将就震慑六国宵小吧。”

    赵高依令而去。

    七日后,梁山周围出现一道檄文,大概意思如下:秦王昏庸无能,抗杀兄弟,囚母乱|伦,血统不正,秦相吕不韦暗渡梁山举兵,还秦国一个朗朗乾坤。

    吕不韦正式举兵反了。

    当这则消息传到两百里外的咸阳时,正值暴雨雷电交加。

    一语惊咸阳,有人暗喜,有人震动,有人惶恐,有人平静。

    而此刻陈锐却在无数重将大臣的拱卫与注目下,太庙祭天祭祖,进行煌煌加冠之礼。

    “赵政,跪下!”驷车庶长站在历代先王灵位之前喝道。

    陈锐平静以对,朝历代秦王灵位深深作揖,随后走向驷车庶长夺走四加衮冕,自己给自己戴上。

    “赵”驷车庶长遵循礼节,勃然发怒,可话还未说完就被人控制不能动弹。

    周围都是陈锐选择的大臣,眼力劲十足,没人上前说什么,依旧在走流程,主持冠礼大典的王倌也是如此,喝道:“受剑!”

    国典正从旁出来赐历代秦王所受的穆公剑,陈锐按礼上前受剑。

    “王上且慢,”

    此时一声突兀响起,众人望去却是秦王手下头号重臣——昌平君,手里还拿一长剑匣。

    “王上且观此剑如何。”昌平君咽咽口水,无视驷车庶长要吃人的目光,手中动作徐徐打开剑匣,一柄朴实无华的长剑静静躺在其中。

    剑朴实无华,但谁都知道昌平君在此时送上的宝剑绝非凡品。

    陈锐心神感知到一股无形波动,知道是被长剑吸引,走过去在拔出长剑。

    哗~满室生寒光。

    众人看着匣中长剑银白剑身,锋寒只是一眼就令他们肌骨冰冷,但同时又有种温暖的感觉。

    冷暖交加,奇异非常。

    “此剑何名?”陈锐问道。

    “天问!”昌平君答道:“相传为屈子佩剑,屈子投江后此剑也沉江失踪。因王上冠礼臣心神澎湃,激动非常,特令阴阳家东皇大人堪舆星算,终于寻得持剑方位,耗费巨力将其捞起,特献于王上!”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陈锐心神细细品味这把长剑,口中轻声念念,待眼神恢复清明后道:“此剑不错。”

    “盖聂,你原来是江湖中人,据说天问乃江湖上十大名剑排行第一,不知是否是真?”陈锐问道

    “天问确实是第一名剑!”盖聂答道。

    “名剑第一?那如果寡人配秦国历代君王所执的穆公剑,岂非屈居人下?”陈锐冷眼看向昌平君,暗含敲打之意。

    天问说是他的意思,恐怕背后阴阳家出了大力,而至今阴阳家还有许多力量留在楚国。

    “无论穆公剑,还是天问剑,亦或是一柄普通长剑,在王上手中的剑才是天下第一剑。”昌平君冷汗窜出脊背,语气却依然平静道:“江湖豪侠剑客因剑成名,一生功绩多执着一柄名剑。而王上则是因名成剑,剑的光芒的则是由王上的威名成就。”

    会拍马屁也会舔,而且还是悄无声息的那种,李斯深深看眼昌平君,已经将他视作大敌。

    看来他日后也应该给秦王奉献一项至宝。

    “说的不错。”

    陈锐在这关节受下了天问,令无数大臣惊愕。

    先是冠冕,后是受剑,两者非常之举,足以看出秦王心中的骄傲与野心勃勃。

    这位不满足秦国历代君王成就的功业,他要创造更伟大的辉煌。

    接下来冠剑之礼成,太史令当殿清点了秦王印玺与各方呈出的兵符,一一登录国史。此后当殿宣示:去除吕不韦仲父名号,太后赵姬还政秦王。

    “报!”

    门外突然传来卫士的大喊。

    赵高过去又立马回来,惊喜道:“恭喜王上,王妃红莲诞下一子!”

    呼~

    满殿所有人震动。

    吕不韦举兵谋反,秦王宫中就诞下王子。

    此乃天意否?

    ps:这本书至少会把秦时给完本的,更新是周更。

    ps2:恳请各位书友给新书收藏推荐下,静觅万分感谢,顿首。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