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五十一章 一字千金

    在时间面前无论什么都会逐渐失色,何况本就无由的幽怨。

    冬去春来,冰雪融成湿润,路边大树长出嫩绿芽儿,红莲已经入秦有三个月之久。

    期间面对陈锐的强烈攻势与体贴的嘘寒问暖,是块铁都能有温度,何况是少女多愁善感的心。

    甘泉宫,多为秦国王后所居之处。

    “弄玉姐姐?我最近身体有些奇怪。”红霞晕染在红莲的白皙脸蛋,异常动人。

    “怎么了?”

    弄玉不解红莲的支支吾吾,伸出手摸上摸了摸她的额头。

    “不是发烧,是”红莲白了她一眼,娇嗔中不敢说出下文,忽然贴到弄玉的耳旁。

    细弱蚊吟的声音此刻却犹如炸雷劈下,弄玉张大眼睛,“你说的是真的?”

    红莲点点头。

    “小浪蹄子,你怀孕了,你要成为母亲了。”弄玉惊声喜道。

    “啊!”红莲难以置信,回想起与陈锐亲密相处的那些夜晚,脸色更加羞红。

    “说,到底什么时候开始的。”

    弄玉娇笑着逼问,红莲不答,两人互相欢笑打趣。

    “倒是什么消息令你们这么开心,说出来给我听听。”

    在私底下陈锐极少用寡人等阶位词来称呼自己,他悄无声息的走了进来,看着两人也有几分笑容。

    见到陈锐入内,两人停止打扰,弄玉也徐徐后退。

    红莲得知怀孕消息自然要第一时间与秦王分享,她留在这里未免会破气氛。

    陈锐轻掠过弄玉那张素净的脸,五官神妙精致,眼神平静如脉脉秋水,视线未停留许久,又看向红莲,嘴角撅着都已经能挂起醋瓶子。

    “好了,好了,再也不敢看了。”

    一番低头认错后,红莲终于恢复喜色,“我有个消息告诉你,你猜猜是什么?”

    “你怀孕了。”陈锐笑着道。

    “你怎么知道的?”红莲蓦然一惊,转而怒道:“你偷听我们说话?”

    “还要偷听吗?”陈锐抚摸红莲脸颊,眼中尽是柔波:“你我亲密相处的日子两只手都数不过来,播种播了这么久也该有结果吧。”

    “哼~”红莲顿时一恼,转过脑袋不让他看到满脸羞赫,一边还用小拳头捶打陈锐的胸口:“什么播种,明明是早有婴谋,不怀好意”

    “早有婴谋也罢,不怀好意也罢,我说过你都逃不了我的掌心”

    “啊!”

    “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红莲被陈锐扛起,走向床边。

    良久。

    红莲抓过锦被遮掩一片雪白春光,看着‘罪魁祸首’媚眼如丝,犹豫道:“你真的想要?”

    “说不想是假的,尤其是在面对你这种清纯与妖娆并身祸水妖姬。”陈锐的大手在佳人背后雪肤上游走,引得轻轻颤抖:“但我能忍得住,谁叫我不仅是秦王,还是你的夫君呢?”

    这时候决不能说不想要,要不然就是质疑少女的魅力。

    果然在他攻心之语下,红莲一片甜蜜,露出像是浣熊偷吃林间蜂蜜的甜甜浅笑。

    “其实其实你也可以把弄玉姐姐纳了。”红莲神情犹豫片刻,最后果断道。

    “不用了,我又不是下半身思考的禽兽,作为王需要有王的抱负,作为夫君也同样需要夫君的担当。”

    红莲闻言,激动地钻进他的怀抱。

    事实上,她知道面前的夫君不仅只有一个她女人,同是宫内,有比她来的更早的焰灵姬。宫外还有一对藕断丝连的姐妹花,据说是阴阳家绝色双姝,不仅位高权重,而且武功不凡,早年更是协助嬴政完成许多密事。

    但这又如何?

    尽管吃味,可论资历,她根本比不上早她而来的焰灵姬,更何况是少年时期相伴左右的阴阳家绝色双姝。

    可她却是其中最先拿到封号,受到王室承认,且是最为受宠的一个,只要嬴政一有空闲,每每都会来陪她,这才是她能如此迅速接受他的缘故。

    还有一点极为重要,身为韩国公主的红莲知晓秦王在作风方面简直可以无懈可击。身为七国中唯一霸权君主,谁能相信高高在上的秦王后宫仅仅只有她与焰灵姬两位佳丽?

    就她所知,她父亲韩王安的后宫几可在陈锐后宫再乘百倍,而战国大世,风气开放,贵族浪荡,那个不是佳丽绕身,就连她素来崇拜爱戴的九哥韩非,也是千金散尽,浪荡不羁流连于青楼,论生活作风方面也要在夫君秦王面前自愧弗如。

    有这样的夫君怎能不令她心生感动?

    红莲的泪水染湿锦袍,陈锐抚摸小猫一样安慰,待她情绪平复问道:“你说我要纳了弄玉这是怎么回事,她又怎么会随你来到秦国?”

    口嫌体正直的陈锐旁敲侧击,红莲也未发觉,缓缓讲起了弄玉的经过来由。

    “红颜祸水,果然不差!”

    听完整个缘由后,陈锐莫名感叹一句。

    在他离开后,经过李斯借秦军之势威逼韩国事件,韩国政局隐隐大变,党同伐异,内部暗流涌动。姬无夜在韩宇承诺红莲失约后,又盯上了绝色弄玉,韩宇又因需姬无夜之助,两方联手之下,韩非等人难以支撑,弄玉差点被掳掠。

    经过反复筹谋,韩非决定将弄玉脱离这个泥潭,随红莲入秦,同时也有保护红莲之意。

    “红颜祸水,那我岂不是也是祸害?”红莲微怒道。

    “玩笑而已,君主无能失国而将罪责转移到那些女人身上本就是一种无能的体现。”

    陈锐豪气干云之辞透着一股无双霸气,这种魅力有别于韩非的不羁潇洒。红莲眼中顿时冒着小星星,崇拜夫君并不可耻,尤其是夫君还是天下霸主。

    “要不要”红莲扯扯陈锐的一角,还是叹道:“弄玉姐姐温婉善良,在秦国”

    手指抵着少女的唇边,阻止下文。

    陈锐摇摇头:“现在你最重要,至于其他容我日后考虑。”

    吃要有吃相,他不急

    秦王政八年初春时节,红霾笼罩秦川经月不散。

    长阳街的晨市开张了。

    这是咸阳南门内的一条长街,经过秦相吕不韦兴秦方略,已成为天下闻名的尚商坊大市。

    这里既有秦国本邦商贾,还有山东六国汇聚商贾,是故货物繁多,交通便利,咸阳老秦人多喜在这里采买。

    五更鸡鸣,曙色渐起,长阳街商贾早早支起摊子,老秦人走来的人也多了起来。

    忽然一声高声喝道:

    “快去看了!南门悬赏!一字千金!”

    市人举目望去,突然一个童仆从街中飞奔而过,清亮急促的稚嫩喊声一路洒落。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