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四十七章 心之逆鳞

    李斯微微沉默。

    秦王嬴政确实没有和他说过和亲事宜。

    但是之前秦王问计亲政时,他曾劝谏其早生子嗣,他也并没有反对。

    而且先前在他面前与红莲公主表现出鲜有的亲昵神情,不正是暗示?

    当然他也不贸然确定,自作主张,在反复旁敲侧击后,秦王给出却是沉默答案,既没肯定,也没否定。

    这代表什么呢?

    饶是李斯善于揣测人心也琢磨不透,何况秦王走后,时不待他,只好赌上一把。

    赌好了青云直上,赌坏了至多空耗几年时光。

    他也有很大把握,就算秦王对红莲公主无意,公主红莲也是韩非枷锁与禁锢,秦王嬴政不会意识不到这一点,只不过这恶人嘛,自然是他来当。

    雷霆雨露,具是君恩。

    李斯在心中不得不感叹,历经八载,秦王权谋御下之术已达到炉火纯青地步。

    “李斯兄?”

    “没事。“李斯苦涩道:“盖聂兄,韩国计策虽令人哂笑,但仍需留意疲秦之计,目下秦国连年干旱,收成不善,或许需要大水工渠师。”

    盖聂应了声,点点头,见李斯不愿答,也不强求

    新郑南宫,

    韩非轩昂而立,敲门的手犹豫不决,听到门内传来呜咽悲泣,环视身旁一众侍女:“谁将消息告知红莲的?”

    “我们不敢告诉公主,不过这几日四公子王上,还有王妃都来看望公主。”侍女瞥见韩非冰冷神情,面面相觑,低声犹豫道。

    “吩咐膳房做些羹来”

    韩非面无表情,心中一叹,怅然入内。

    见到那俯于案台上粉红色身影愈发清瘦单薄,泪痕未干,抬头还挤出一个笑容看着他,韩非感觉像是有把刀在他心中捅了进去,又用力一绞。

    “九哥哥,你怎么来了?”红莲泪水夹佑笑容。

    “你不想去秦国,我敢保证任何人都不能让你去往秦国,我韩非以我杏命发誓!”

    龙有逆鳞,触之必怒。

    毫无疑问,李斯或是嬴政的筹谋触碰到了他的逆鳞所在——妹妹红莲。

    韩非向红莲缓缓走去,一字一句铿锵有力,面色平静,周身散发凛然黑气,同时一股澎湃剑意在其周身迸发,震动大殿。

    听到哥哥的誓言,红莲微微愣神。

    这是她从未见过的九哥韩非,因她而起。一下子泪水决堤,无声流下,旋即露出一个笑容,摇摇头:“我去秦国!”

    “有我在,没人敢逼你。”韩非摸摸红莲的头,向下一滴一滴擦干泪水。

    “没人逼我,是红莲心甘情愿的。”

    红莲肯定的目光令韩非紧握住拳头,这是他鲜少见过的眼神?

    成长吗?

    但往往伴随阵痛。

    他有心,也有能力守护红莲。可是红莲正面对什么呢?

    父王的期许,母妃的恳求,来自其他哥哥的亲情压迫,甚至有国土沦丧,韩国百姓的巨大期待。

    这些都像一座座山压在红莲稚嫩肩上,而他却难以为其分担,

    “你不用去,真的,九哥已经想出了办法。”

    红莲静静点点头,忽然拥抱住了他:“哥哥,我相信你,但让红莲静静好吗?”

    耳边平静声音,韩非鬼使神差似的起身离开。

    走至门外,寒风拂过,带起一片片斑驳的羊皮纸,韩非信手接下一片。

    虽是涂鸦,但通过轮廓能分辨出是秦王嬴政的面孔,只不过这羊皮纸被利刃切割,成了一片片。

    错愕。

    韩非脸色震惊,蓦然转身一望,大门轰然关闭,红莲身影转瞬即逝

    咸阳城门。

    百官迎接,大秦铁骑披坚执锐,寒光铁朔,一片肃穆庄严中,迎着玄色旗帜与长长马车入城。

    陈锐坐于中间马车上,揉揉眼皮,对于韩国新郑正发生事情并不知晓。

    他相信凭借李斯的才智与盖聂的勇武,足够应对一切难题。何况有十万铁骑攻韩,现在韩国恐怕舔他们还来不及,又那来什么麻烦?

    “不过现在王翦应该停止攻韩了吧。”他呢喃道:“还有李斯应该能体会我的意思。”

    攻韩与停止攻韩命令是陈锐与王翦两人决议的,算是秀秀肌肉,对于韩国的小惩大诫。至于灭掉韩国,不再他考虑范围内。

    囊外必先安内,不收回权柄,除掉吕不韦,秦国终究存在掣肘与顾虑。就好比挥拳,随意挥拳打在半空总比不过蓄力猛击。

    还有一点顾虑则是,一旦灭掉韩国,会引起其他诸国间的警惕,有合纵可能,所以还是要打扫干净自己屋子。

    “王上在说什么?”焰灵姬改变称呼,娇笑着靠过来。

    “没什么。”

    恍惚间,看着焰灵姬他倒有种商纣夏桀的既视感,这两位可都是打上了祸水误国标签。

    “那些跪地官员都是秦吏么,我发现你倒是比韩王气势要威武许多。”焰灵姬依在陈锐怀中,解开帘幕一角,透过缝隙,美眸扫视马车外震惊的一幕,又呆呆道:“还有秦地比韩国也要大许多,走了十几日才到咸阳。”

    陈锐笑了笑,焰灵姬的表情完全像是乡舍中走进繁华大城的瞠目小女孩,而与村姑的差别就在于那绝色姿容,令人生出逗弄趣味。

    不知道她见到了咸阳宫又是何等震惊陈锐笑出声,惹来焰灵姬嗔目白眼:“笑什么笑,嬴政你是在笑我浅薄没有见识么?”

    说着,发间的两柄金钗就对着陈锐而去。

    可还未等焰灵姬做其他动作,脸色骤然一僵,嘭嘭两声金钗落地。

    陈锐看着少女这幅表情,不禁莞尔,往那柔弱一拍:“什么感觉?我的中车府令就在外面,你也敢行刺寡人?”

    能对焰灵姬造成如此阴影的自然是马车外面的赵高,刚才在少女拿出金钗时,恐怕在脑海中历经了一番生死恐怖,这可比白亦非的要强多了。

    “他敢欺负我,我就敢欺负你。我可不管你是不是秦王。”

    焰灵姬呼吸一畅,丰腻胸前上下起伏,波涛汹涌,说完,像是一条美女蛇般缠着面前俊朗男子的身子。

    陈锐压住被魅惑妖娆勾动的火气,“还敢作妖?秦国法纪严苛,你这样可要驷车庶长禁足冷宫的。”

    “妖?妖又如何?可是你将我我这个妖女带入秦国的。”焰灵姬娇媚一笑,身体贴的更近,吐气如兰。

    可不知怎地,当听到妖女这个词时,近在咫尺的秦王气息骤然一冷,令焰灵姬顿时僵住,没敢下一步动作。

    “慢慢适应吧。”良久才见秦王恢复平静。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