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四十五章 君辱臣死

    新郑宫外,大钟长鸣九道。

    道道急促而沉闷,覆盖新郑,宛若重锤敲击每个韩人心脏。

    钟,鼎王侯之器也,非时不动,长鸣九次则预示着韩国有重大要事发生。

    尽管百姓不知晓何事,但上一次九节钟鸣是在秦国覆灭东周时候。

    那时紧邻韩国的东周被秦国所灭,秦军趁势攻掠韩地,掠城,获无数,新郑钟响,而如今钟声再起又是因为什么呢?

    新郑韩王宫内,一片肃穆紧张。

    底下朝臣颤颤巍巍,不敢发出一言,冷汗频出。

    “你说什么?”大腹便便的韩王勃然站起,手中竹简猛砸到底下身穿铠甲的将领头上,血流涌出。

    “秦军由王翦率领五万兵马攻韩,七日掠地百里,陷十城。”

    将领不敢擦拭头上的鲜血,任由流下,与这个相比,后面那聚集在他身上杀人样的寒意更令人生畏。

    “你们干什么吃的?”

    韩王安一通怒火,恨不得将底下将领千刀万剐,发泄片刻后,扫视大臣,寒声道:“诸位能不能告诉我到底真相是什么?”

    第一个被注视的姬无夜,他只好站出身子来,又将前因后果复述一遍。

    “血衣侯马踏秦国使馆,究竟是为了什么?”韩王昏庸,现在却不得不打起几分精明来。

    感受周围投射而来目光,压力骤升,姬无夜犹豫片刻:“秦王嬴政”

    瞬间,朝堂一片哗然,待到姬无夜讲述完整个原因,韩王安颓然坐下,脸色煞白,连底下朝臣一时也失了声。

    完全被这真相给吓到了。

    秦王嬴政竟然来到了韩王新郑,如此简直胆略闻所未闻。

    而且还被血衣侯察觉,欲行屠龙之举,行也就行了吧。成功也就罢了,到时候他们这些人自然会倒戈投靠,但好死不死失败了,这就一下子连累到了他们。

    秦军攻韩,韩国一旦覆灭,他们这些朝臣的富贵权势可就旦夕瓦解。

    真不知道该说白亦非是蚍蜉撼树,还是以卵击石,利令智昏。

    过了许久,韩王扫视底下一片闪烁躲避目光,声音无力道:“把白亦非交出去,抄其家灭其族以平息秦军怒火。”

    “白亦非下落不明,恐已身亡。”姬无夜心虚道。

    “王上父王”

    底下宦官眼尖,见韩王安晕倒立马大叫,韩非也急忙冲过去,施急救术。

    韩王安睁开疲累眼皮,依稀朦胧看到韩非的身影,眼角泪水,连声叹气:“老九,现在韩国该如何是好啊?”

    韩非痛心疾首,握住拳头:“此事因我而起,韩非去秦国使馆谈判。”

    “是啊,是啊秦军因秦使馆而犯韩边境,九公子不愧是智计无双,一下子就找到问题关键所在。”

    “九公子与李斯大人有同门之谊,事情未必没有转机。”

    “割地赔款,秦国大可提出条件,都是礼仪之邦,何必兵戎相加?”

    韩非蓦然抬头,冷眼扫视一众叽叽喳喳大臣,哪怕他的目光有多锐利,有多寒冷,他们依然没有停歇的想法。

    就是这样一群人

    心中悲凉,迈步看着王宫外那碧蓝祥和天空,他并无任何信心能够说服李斯,说服嬴政,说服秦国。

    于李斯而言,他需要一场报复。甚至韩非都不确定这些是不是他预谋中的一部分。

    于嬴政而言,私情是一回事,作为君主又是另外一回事。屁股决定脑袋,就像他韩非因为家国问题拒绝他的招揽,嬴政作为秦王,自然是从自身利益出发。

    作为他韩非抱有期待的王,他毫不怀疑嬴政会果断下手,而且会更快更准更狠!

    现在就很好验证这一点。

    如他心中所料,来到在秦国使馆,他毫无意外的吃了闭门羹,就算借助紫女帮助,费尽心机进入,迎接的也是李斯冷眼无情:“叫韩王与我来谈!”

    韩非咬紧牙,见李斯无动于衷,只好去请父亲韩王安。

    可以想象迎接其父韩王安将是彻底的羞辱,但比起灭国危机,就算韩王不去,底下人推也会推他出去。

    届时那真就是王权颠覆,秩序不存。试想一下,既然能把韩王推出去,已经得罪了,那换一个王又有何难?

    是以韩王必须受辱。

    就算韩非现在隐瞒不报,李斯一旦透露条件,韩王终究是会来秦使馆,甚至他将李斯当即斩杀也是无济于事。

    昔日蔺相如敢血溅半步那是仗着赵国有一战之力,现在韩国那什么抵挡?

    弱国无外交,弱就是罪!

    傍晚。

    韩王安来至秦国使馆,身后跟着近百位文武大臣,一个不落。

    他本不想来,但来自大臣的压力由不得他不来。

    至于这些大臣心中也是叫苦不迭,余光扫视前方轩昂身形,目露恨意,他们同样想不来,但韩非一句话就由不得他们不来:

    “昔范蠡会勾践于会稽,曰:为人臣者,君忧臣劳,君辱臣死王下秦馆,国耻也,诸君当何如?”

    字字铿锵,句句如刀,杀意昂然,朝堂上说这话时,韩非一改往日的嬉皮笑脸,仿佛是动了真怒。

    所以不想死的都来了。

    “这该如何是好?”

    韩王安看着秦国使馆紧闭的大门,一下子犯了难,目光看向韩非,寻求意见。

    韩非也没办法,只有等。

    他也有心晾一晾他的父王与这些娇贵大臣,可是过程中除了他的父亲满是不耐外,底下大臣个个像是老狐狸,养气功夫绝佳,一点都不着急。

    终于在韩王急躁时候,使馆大门洞开。

    映入众人眼帘的是几位头戴白色绸带的轻甲军士,这是丧服配饰,手中提着锦盒:“使馆甲兵伤亡五十六人,入内需头戴白绸!”

    说着,几位军士看着韩王与众人,虎狼目光瞬间红了眼,看样子恨不得将他们剥皮拆骨。

    众人心头悻悻,哪怕韩王也有些发虚,又看向韩非,拿不定注意。

    “这不可能!”

    韩非坚决反对,这已经过分了,也超出了他心中的底线。

    而且既然能要求韩王佩戴丧饰,接下去为何不能要求韩王跪拜忏悔,他从来不会怀疑李斯的下限。

    “怎么不可以?”

    这时姬无夜从秦军士锦盒中拿出白色绸带,佩戴头上:“白亦非受我辖制,他杀害秦军士卒,也有臣之责。”

    接着又有二三十位大臣戴上白色绸带,说辞与姬无夜相仿,说完后便看向韩王与大臣。

    其他未领的绸带的大臣也看向韩王,而韩王安最终难以耐受压力,没有顾韩非之意戴了上去,下面就引来无数效仿,或声讨白亦非,惋惜秦军之语。

    不知道的还都以为是秦国人呢。

    “无耻!”

    韩非气的发抖,目光狠狠看向姬无夜。

    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过后只剩下韩非一人死活未佩,放在平时,他或许会来凭吊这群无辜勇士,但现在事关国体,他绝不会佩戴。

    秦军士看了韩非两眼,念及吩咐也未强求,引着众人来至厅堂。

    这里白帷绕梁,肃杀死寂,台案上五十六牌位有序存放。

    “韩王携一众大臣前来,不妨跪拜哀悼吧!”李斯神情冰冷,长身而立,身后站着持剑盖聂。

    “什么?”

    “跪拜?”

    韩王安脸色一变,底下群臣,甚至是姬无夜也是难以置信,纷纷炸开了锅。

    韩王安就算再不济也是一方诸侯,是受周天子所承认的王爵。

    王侯中跪拜大礼一般是向上天祷告,向宗族礼祭祀,现在却要求向一群秦兵黔首跪拜哀悼,已经难以用折辱来形容。

    “李斯你在说什么?”韩非气极,反而带着一丝平静质问:“商汤灭犹存忠贤伯夷,叔齐,何况韩国现在还未亡。你在欺我韩王无人否?”

    伯夷和叔齐为商朝大臣,不食周粟饿死首阳山。

    “不敢。”

    神情冰冷的李斯意外一笑,“既然如此,韩王便以躬身便是哀悼即可。”

    霎时,韩王安明显松了口气,底下群臣也露出可以接受表情。

    “你!”

    一口气梗在韩非心口。

    看着周围反应他已知道父亲韩王安逃不了这第三次更严重的羞辱。

    这明显是试探,试探他们的底线所在。

    也是让他们适应,吃闭门羹等待,戴白绸接二连三的羞辱击溃心理预期防线,又哪还有什么底线可言?

    下马威吗?

    韩非百味杂陈。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