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四十四章 雷霆将至

    高山之巅。

    寒风呼啸,侵人骨髓。

    “主人,该怎么做?”

    说话人声音复杂,转身看向天泽,寻求意见。

    “走!”天泽转身离开,脸色漠然无情。

    “主人,那焰灵姬”

    声音戛然而止,天泽一只魅蓝粗壮的手探出,生生捏住了来人的脖颈,目光喷火:“你们也看到了,三千兵马,白亦非连同白甲军眨眼即灭,怎么打?”

    “何况那个贱人真的想要回来吗?”天泽冰冷道:“那为何发出去的信息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呵呵~”

    宛若夜枭在长夜嘶鸣,众人悻悻跟上。

    “你们说什么?”

    姬无夜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着这底下一群残兵败将:“你们再给我说一遍。”

    “大将军,血衣侯已经被杀,现在只剩下一张人皮,我们军队遭到莫名秦军突袭,损失惨重。”

    姬无夜静静听着,脑子转动飞快。

    白亦非武力不凡,即便他也不敢说稳胜,但现在却被人轻易斩杀,而且是虐杀成一张人皮,可见来人武力有多强横。

    至于突袭秦军。

    “那秦军人数有多少人,装备如何,何人所率领?”姬无夜急忙问道。

    “秦军人数三千骑,个个勇武不凡,悍不畏死,秩序井然,装备精良,弓马都要远胜我们,不知何人所领,但夜袭杀灭我们不过一个时辰。”

    “嘶~”

    姬无夜熄了侥幸心思,哪怕背后他率领了一万兵马。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

    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

    大势已经不能挽回,且不说他能不能吞下那夜袭的三千骑兵,可以想象在三千骑兵死命护卫之下,嬴政安全定然无忧。更何况他还并无任何信心能够获胜。

    谁敢肯定嬴政所派只有三千骑兵?秦军最擅以少胜多,长平之战的例子才过了多久?

    相反,现在最为紧要的是秦国的反扑报复。

    白亦非马踏秦国使馆,杀伤无数,真当秦国霸主位置是白来的吗?

    那是一刀一剑搏杀而来,是由山东六国滚滚头颅铸就的王座,更惨的是白亦非现在身死,一切的罪责都将转嫁到韩国身上。

    这个国境不足千里,七国最为弱小的国家。

    姬无夜忧心忡忡,有些牙疼,在煌煌大势面前,他这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将军不过是螳臂当车。

    不过所幸他救下了李斯,不会他不过太过难看。

    紫兰轩。

    血月笼罩,剑气冲霄。

    卫庄身被重创,倒地不起,凝视天空那轮血月,充满不屑。

    黑白玄翦停下掌中双剑,转身一望,残破的楼台上,一道冷峻身影长身而立,剑未出鞘,可两道目光犹如剑光一样夺目。

    锋芒毕露,杀机盛烈。

    战,一触即发!

    双剑交锋,宛若千钧重锤来回冲击,闪瞬间爆发密密麻麻的激越金铁交鸣,听得直令人头皮发麻。

    剑气飚射,每一道都好似利箭,射穿本就摇摇欲坠高楼。

    轰!

    爆炸冲天,剧烈燃烧的紫兰轩向四方一荡,碾成废墟,倏然剑音铮起,冲破碎木粉屑,两道神龙般的身影腾空而起。

    双剑凌空斩击,劲力席卷十方。

    滚滚波动,一剑摧城!

    韩非等人看着空中盛况,也不由心神动摇。

    剑客到了这等地步,世俗礼法再难限制,若只凭喜恶做事,只是危害人间,就如同黑白玄翦。

    “他没事吧?”

    韩非从弄玉身边接过卫庄,见其陷入昏迷,有些忧色。

    紫女上前查看一番,摇摇头:“伤势颇重,需要静养。”

    这时天空波动一静,众人抬眼仰望去,已再无其他交锋场面。

    盖聂缓缓走了过来,脸色苍白,但持剑之手异常平稳。众人见之,有些好奇结果,不过也不好多问,唯有韩非挠头笑了笑:“若无盖聂先生出手相助,恐怕紫兰轩已是损失惨重。”

    “这是尚公子之意,还韩非先生之情。”

    “替我谢谢他,不过不知先生此战结果如何?”

    韩非在盖聂身上上下扫视,发现许多线索,但仍是不敢直接断定。

    “八玲珑之忧已解,韩非先生无需担忧此事。”盖聂身形渐渐没入阴影当中,转过头,看着昏迷重伤的卫庄:“替我照顾好小庄,这是我的私人请求。”

    “无需先生请求,卫庄兄是我朋友,韩非自当竭尽全力。”

    盖聂淡然应了一声,没入黑暗,却听到韩非猛喝一声:“慢!”

    “先生还有何事?”盖聂停下脚步。

    “敢问盖聂先生要去哪里?”

    盖聂沉默无言,直接遁入黑暗:“秦国使馆。”

    “你脸色怎这么难看?”紫女看着韩非有些不解。

    “我本就是一问,但盖聂的反应却有些奇怪,而且先前嬴政出城的时候我怀疑他动用自己的势力。”韩非陷入深思,蓦然眼神一凝:“不好,随我去秦国使馆。”

    秦国使馆。

    看着门外甲士林立,韩非皱起眉头:“姬无夜的禁卫军怎会把守门外?”

    “不知道,但你有没有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血腥味?”

    韩非心神一紧,立马甩开甲兵喝问,跑入使馆内。

    尸体,许许多多的尸体散乱倒地,场上死寂,气氛压抑像是胸闷样难受,血迹是湿润的,洒在青石板砖上嫣红一片。

    而在尸体前方,李斯全身湿漉漉的坐在台阶上,背后站在盖聂与几位幸存的甲兵。

    “这里发生了什么?”韩非目光寻求答案。

    李斯漠然无言,双眼闪烁幽光,看的他毛骨悚然。

    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是姬无夜带兵杀入秦国使馆?

    不,他不应该会这么蠢?

    难道他不知道这会引来秦国的雷霆报复吗?十万铁骑可还在韩国边境未离半步呢!

    心头正急想,姬无夜身影映入韩非眼帘,二话没说,直接三步并作两步,韩非揪衣领,逼视道:“这里的你干的?”

    姬无夜知道事态轻重,此时正是需要韩非才智替韩国度过劫难的时候。

    要不然这这艘破船沉了都要死。

    抬手制止欲围上来的护卫,语气微软:“这是白亦非干的,他怀疑秦国使馆内窝藏天泽重犯,带兵强闯入内,我刚赶至阻拦,奈何白亦非威逼于我,而我兵力不足,只好先救下使臣李大人。”

    天泽重犯。

    屁!

    肯定是白亦非发现了嬴政的下落,也唯有这样方能令其铤而走险,火中取栗,因为这这利益着实不可计量。

    “白亦非去哪里了?”韩非压抑住怒火,手攥的更紧。

    “白亦非带领五千兵马出城追击重犯,奈何被山贼突袭,现在已经身亡。”

    “身亡,山贼?”

    怕不是遭遇秦国铁骑埋伏突袭,兵败被杀。若不是有这样的暗手,嬴政怎会放盖聂前来还他人情?

    至于面前姬无夜,十有八九是尾随其后,见秦军威武,胆怯而不敢冒犯。

    若是真敢上前对战秦军,他还真佩服姬无夜是条汉子,甚至杀了嬴政,他都会拍手叫好。

    那会造成现在的局势,偷鸡不成蚀把米,杀秦王不成却踏灭秦国使馆,秦国雷霆报复将至,韩国恐有灭国危机。

    心思种种后果,韩非目呲欲裂,气极狞笑,喉咙不由一甜,但硬生生压下逆血,看着近处姬无夜那张丑恶之脸,韩国盛衰竟是由于这些碌虫奸佞把控。

    怒火盛烈,拳头高举,正一拳正欲朝姬无夜脸上落下。

    可只是一抬手,一股天旋地转的感觉就立马笼罩了韩非全身。

    身子一软,韩非无力倒在紫女怀中,精疲力竭。

    姬无夜明白韩非目光中的仇恨,可还是贴过身来:“秦国或有反扑,公子可有对策?姬无夜必当领命。”

    说着就半跪下来。

    “滚!”这一声耗尽韩非全身力气。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