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四十三章 焰灵姬的见闻

    兵败如山倒!

    面对秦国精锐骑兵,即便是所谓韩国最强白甲军也毫无可比杏。

    更何况白亦非面对的是王翦,短短半个时辰,白甲军丢盔卸甲,人仰马翻。

    要见主帅白亦非命丧黄泉,仅仅只剩下一张血淋淋的人皮,众人顾不得许多,立时四散逃窜。

    “大将军,先不要追击。”赵高骑着枣红马赶至王翦身旁。

    “哦?”王翦微微一愣,突然一位玄甲将领呛声道:“这正是扩大战果的绝好时机,不能轻易放弃。”

    “大将军请看。”赵高未理会将领言语,指了指前方黑夜远处正在剧烈摇晃的马车:“王上有要务在身,请将军派人将士卒拱卫在两里之外,任何人不得靠近!”

    “是这个道理。”

    远眺正在在剧烈摇晃马车,霎时王翦了然,质朴一笑,像是老父亲看着自己的孩子成长了一般。

    “将军,王上在干什么?”

    玄甲将领有些不解,目光一定,灵识向前方马车探去。

    蓦然。

    赵高眼神一冷,单手朝空中探去,轰的一声,以马车为中心狂涌出一道犹如实质鲜红元气罩,遮盖一里,阻挡任何窥探念头。

    “将军想窥视王上?”

    言语如刀,赵高逼视王翦,却从未看向那刚才主动窥探的罪魁祸首。

    王翦侧身怒瞪了玄甲将领,然后朝赵高哈哈一笑:“没有此意,是我管教不严,我定会狠狠责罚与他。”

    “王贲立刻带两千兵马拱卫马车,一只虫子也别放进去。”

    “是。”

    王贲当即领命,眼神刮了赵高一眼,不以为怵,哪怕他亲眼看见赵高残忍虐杀韩国血衣侯白亦非。

    两千兵马令行禁止,在两里之地外披坚执锐。

    纷纷背对马车,绕的里三层,外三层,堪称密不透风,泼水不进。

    “你刚才不应该和赵高对抗。”

    黑夜当中,一匹毛色纯白,不带一丝杂色的骏马缓缓驱来,马头上是金色狰狞头盔,身上是披重甲,在月辉照耀显得十分威武。

    白马上高坐英挺男子,摘下面罩,露出俊朗威严的脸庞,正是蒙恬。

    “他算什么东西,武功再高,不过就是一个太监而已。”王贲狠狠朝草地上吐口唾沫:“他凭什么让我对他低头?”

    “他终究是王上身边的信人,并非低头,只不过叫你换一种交谈方式。”

    “屁!”

    “王上我又不是没见过,你信不信告到王上那边,罚的人绝对是他赵高,而不是我。”

    说着,王贲越马就要拽蒙恬前往马车那边。

    一股巨力从手边传来,蒙恬顿时头疼,运功一定,身子就像是大树扎根。

    可饶是这样,蒙恬连人带马也被这巨力扯了几步,令他不由暗暗咋舌,只好无奈道:“你赢了,我信。”

    王贲,王翦长子,年龄与他相仿,可是论武艺却要远胜与他。

    而论军争兵道,蒙恬自入军中,两人就开始较劲,互有胜负,可是说是不分轩轾,令他对其心服口服。

    政治智慧上,在蒙恬看来,王贲受王翦调|教,同样没有外在表现的那么驽钝简单,只不过有些桀骜放旷。

    “真的?”王贲笑嘻嘻贴过去:“那马车上在干什么,怎么神神秘秘的?”

    “你真的不知道?”蒙恬微微一愣。

    “知道还有问你。”王贲不屑道。

    “把你营口千机机弩给我玩玩,我就告诉你。”蒙恬顺势敲诈。

    终于,双方讨价还价结束,达成意见后,蒙恬凑到王贲身旁耳语。

    “就这事?”王贲大失所望,脸上有些肉疼:“我还以什么呢?不就是婆娘嘛。这种小事用得着兴师动众?”

    “王上严于律己,非你所能想象。”

    “好,既然王上好这一口,那我们就应该破六国,掠天下绝色以充王上后宫。”王贲大义凛然道。

    话越说越离谱,蒙恬无语,白了他两眼。

    王贲却不放过他,手一拍肩膀,看着左右无人,小声道:“这也太久了吧,快一个时辰了。”

    找死吗?

    蒙恬赶紧离开。

    “妄入者杀!”

    猩红元气罩边,赵高一人把守在外,声音渐冷。

    “姐姐,不要。”

    月神拉着东君焱妃,轻摇摇头。

    焱妃不加理会,挣脱月神拉拽的手。

    淡蓝色的长裙罩体,白皙如玉的双肩裸露,从身后看去则是一件代表着骄阳初升的尊贵配饰在轻轻颤抖。

    以赵高的视角来看,那往日姿容倾城,五官神妙的绝色玉容逐渐冰冷,泪水缓缓滴落,宛若一颗颗晶莹水晶。

    元气罩能隔绝灵识窥探,却不能阻挡声音流通。

    是故在她们所立之处,可以听到淡淡的呻吟声,落入心中,恍若惊雷劈下,炸的遍体鳞伤。

    焱妃脚步不停,执意入内。

    “王上给你机会,是你没有珍惜而已。”赵高手中油酿猩红:“八年前,你我就已经证明,你不是我十合之敌,现在亦是如此。回去,你还有机会。”

    焱妃漠然以对,周身涌起摄人金色光芒。

    辉煌,璀璨,金乌幻化游身,每一只都裹挟致命危机,哪怕赵高也有心悸之感。

    大战一触即发。

    可马车却在此时停下了摇晃,声音也为之寂静。

    事后。

    陈锐扫视马车内的一片狼藉,心中有些复杂。

    这种情绪难以言明,还未等他思考清楚,脸颊出有些湿润微凉。

    他抬眼望去,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眼中是他的影子,满是甜蜜与羞怯。

    “你在想什么呢?”

    “没,没什么”陈锐淡淡摇摇头,看着眼前动人少女,“你做好准备了没有?”

    “什么准备?”焰灵姬有些不解。

    看着那无辜眼神,他心中有些柔和,但还硬下心肠:“作为我的女人,以大秦王妃的身份。”

    “灵姬现在已经是你的女人啊。”焰灵姬缠住陈锐的脖子,魅香扑鼻勾人,哪怕他刚才已经多次体现这妖精的魅惑美好,但此刻让有些意动。

    压下心思,陈锐往那柔弱一拍,引来佳人嗔目,“去吧,去车外适应一番,让我静一静。”

    焰灵姬很是听话,而她也很想出去,毕竟马车上的有些异味,也不透风。

    收拾一番后,掀开帘幕,举目一望,周围火把通明,精锐拱卫的场面吓了她一跳。

    白亦非的白甲军呢?

    这就是秦国铁骑么?

    焰灵姬很震惊,但一道声音将她拉回现实。

    “王妃!”

    焰灵姬一扫,底下有位玄红宦官躬身参拜,其身旁还有两位绝色,都是不小于她的绝世美人?

    她们是谁?

    妃子,美人还是其他,焰灵姬顿时心乱了,她这才意识到那位马车内男人是一位王,是位强权霸道的王。

    作为王,并不缺少女人,尤其是秦王,绝色更不会缺少。

    甚至以他的年龄,还有刚才娴熟的经验,他连孩子都可能有了。

    焰灵姬心有点难受,想哭。

    “这两位是阴阳家东君,月神大人,一同来参拜王上。”赵高看出了焰灵姬的窘迫难受,主动解围。

    焰灵姬松了口气,暗中扫了底下两位绝色冷若冰霜般的脸,又移开视线,看着赵高,心中大感谢意。

    “刚才是你与白亦非交手,可曾受伤?”

    焰灵姬无师自通,努力做出陈锐所要求的适应样子来。

    “多谢王妃关怀,白亦非已被臣诛杀,并未受伤。”

    “你杀的了白亦非?”焰灵姬大为惊愕,随即意识到口气有问题,“我并无其他意思。”

    “王妃无需多忧,白亦非在韩国能威武一时,但放诸战国中,并不强,于臣而言,杀之不比捏死只鸡简单。”赵高依旧低着身子。

    焰灵姬一片凌乱。

    本以为这个普普通通高冠玄红太监,一身气势还没她强,就是粗通武艺之人,就算斩杀白亦非,也是借助秦国精锐之助。

    可现在,就这一个太监就刷新了她的认知。

    秦国真就这么强?

    焰灵姬深深看了赵高,脸带浅笑,带着谢意。

    “启程,诸多事宜,待入咸阳再议。”

    焱妃听马车上传来熟悉声音,握紧玉手,转身离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