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四十二章 红衣对红衣

    “杀了我,赶紧逃,白亦非快要追来了。”

    看来白亦非还在焰灵姬身上留下某种暗手,如此方能寻到他的踪迹。

    陈锐轻抚焰灵姬的冰凉后背,温暖能量引得佳人身体不由轻颤,但同时脸上的痛苦之色也在飞速退去。

    “加快速度便可。”

    话语传到马车外,霎时速度提升了一大截。

    白亦非一时半会难以追上来,可终究会被追上。

    可以想象,那时不可能仅仅是他一人。

    陈锐从来没有低估过自己重要杏,尤其是在山东六国眼中,一旦他孤立无援,那他便不再是那个令诸侯震惧的霸主,而是人人惦记的唐僧肉。

    “快逃。”焰灵姬躺在陈锐怀中,尽管脸上没有痛苦,可眼中闪烁着晶莹,摇摇头:“不要,不要,放弃我,她是由我来追踪你的?”

    陈锐脸色平静,没有答话。

    泪水从眼角滑落,打湿他的衣袖,此刻焰灵姬脸上带着些许怒气,又赌气似的转过头,不想仰望那张平静脸庞。

    秦王很了不起吗?

    在生死面前低头很可耻吗?

    用得着这么骄傲吗?

    “在你的感知中,他有多久能够追上来。”耳旁忽起一道声音。

    劝人是一回事,可当人真做下决选择,焰灵姬心头又涌起失落怅然,定转过头,“一个时辰。”

    “嗯。”

    这算是什么反应,焰灵姬一阵气结,却又听道:“时间够了。”

    新郑城外,五千铁骑奔若洪流。

    在遥遥前方,有一位外罩披风因为策马狂奔才被劲风吹拂出鲜红长衣的男子,高冠,持双剑,满头银丝。

    气态邪魅狷狂,盛气凌人。

    皑皑血衣侯。

    他是夜幕四凶将之首,韩国世代功勋显赫的世袭大将军,几乎从未有过败绩。

    而此次行的更是屠龙之举。

    五十里,四十里,三十里,二十里,十里,五里,一里

    少女纯阴之血的气息越发清晰,越发诱人,宛若黑夜中明亮的光芒,引得无数飞虫趋之若鹜。

    “你们终究是逃不了的。”白亦非微舔上唇,双目一眯

    “他已经来了。”

    轻灵声音回旋,焰灵姬眼神幽怨,但脸上却是充满欢喜:“我对这么重要么?值得你为我付出这么多?”

    “你纯粹想多了?”陈锐有些后悔解除白亦非身上的暗手。

    “哪里想多了?”焰灵姬娇哼一声:“原本你是有机会跑的,把我杀了白亦非自然寻不到你。”

    “现在他快追上来了,我们肯定难逃一死,要不要我让你体验下临死前的极乐欢愉?”

    马车空间极大,焰灵姬霍然起身,眼神中闪烁别样意味。

    一袭贴身华丽的火焰长袍,火红色的锦衣加身,中式黑色长发垂落肩头两侧,火红金钗穿插其中,杏感与魅惑达到极点。

    身子向陈锐这边靠近,修长的大腿隐现一抹雪白,服饰暴露,一缕缕蕾丝花纹交织交错,将挺拔的山峰包裹其中。

    蓝色灵动眼眸看着平静安坐的男子,三分羞涩,三分喜悦,四分魅惑,唯独看不到任何死亡前的恐惧。

    陈锐有些触动,但还是摇摇头。

    “为什么?”焰灵姬停下脚步,“不要你以为就你是纯阳之身,我也是纯阴体质,你若死我也绝不会苟活。”

    说着话的时候,少女有些脸红,大声说自己未曾破身感觉羞耻满满。

    还有作为秦王的他还是纯阳之身,也大大超乎焰灵姬的意外,不要问她是如何得知的,女人不少女在这一方面总是细腻而敏感。

    陈锐依旧摇摇头,引得少女连连后退,面色惊愕:“你该不会是”

    陈锐知道她想说什么,没有辩解,掀开马车帘幕:“我的人已经到了。”

    焰灵姬暗松了口气,看着窗外,黑夜当中只有一骑存在。

    夜色浓重,看不出那人身形样貌。

    “就一人?”

    “一人足矣。”陈锐向车外吩咐道:“停车!”

    一骑当先,长夜寒风扑面,披风绳结渐松,然后飘落原野中。

    露出了那一袭触目惊心的玄红长袍。

    透过许许银辉,枣红色骏马之上,人影戴高山冠遮掩大部分红发,两双眼睛在月光中显琥珀青色,宛若绿猫眼。

    与马车打过一个错面,人影也停下马,微微向马车施礼,后默然不动挡在马车前。

    轰轰轰!

    声音愈隆,像是地动山摇。

    当人影看到前方那一片雪亮银甲的骑军阵型,没有携带任何兵器的他抬起双手,捻住两缕从鬓角垂下的猩红发丝。

    双手被密密麻麻的三千红丝裹住。

    从来没有见过他出手的人,也从来没有人见过这位曾经罗网的半个主人用的是什么兵器哪怕是强如黑白玄翦这等高手也不例外,因为见识过的都死了。

    策马狂奔,空气中的味道越发不对劲。

    白亦非看着百步外的玄红人影,喝令后方人马驻足,心砰砰直跳,夜月下直有股毛骨悚然之感。

    “你是赵高?”

    白亦非心有灵犀,刹那道出了这个名字。

    脸色也不复往日冷漠狷狂,因为在这个名字面前他毫无任何狂放的资格。

    新郑城中的黑白玄翦跟与他叫板,他都得掂量掂量一二,何况这位号称罗网半个主人的赵高。

    “小蝙蝠。”

    轻轻声音飘零夜空,落到白亦非的耳中却好似雷霆炸起,看了看赵高后面的马车,目色一狠:“放箭!”

    赵高一笑,像是嘲讽蝼蚁的不自量力。

    当箭矢将要射到他的身体时候,他整个人连人带马一同消失在原地。

    昔日白亦非也是如此,身骑白马一步一步自天而降,可谓惊艳夺目至极。

    而这眼前一幕,速度鬼魅,赵高突然惊现在白亦非十步之遥,更是令他狂涌不可置信之色。

    一骑冲阵五千人?

    疯了吗?

    赵高还是那嘲讽样的笑容,露出双手,丝丝缕缕的纤细红绳浮游如赤色小蛇,密密麻麻,见之令人摄目惊神。

    双掌一拉分,连声音都来不及发出,白亦非身旁五十名持枪甲士盔甲内爆出浓血,倒地身亡。

    什么手段?诡异至极!

    白亦非此时还未想清楚,此时一只猩红的手探向他的脑袋。

    警兆狂鸣,白亦非掌力奔涌,双剑格挡,骤然擦出金铁火花。

    “给我冲杀!”

    大声嘶吼,白亦非心中明白,在如此短距离内,面对赵高这等高手,若不借助兵力,只有被玩弄虐杀一途。

    可惜。

    这声音的结果却并无白亦非预想的那么好。

    后方轰隆爆响,白亦非趁机一瞥扫过去。

    秦字黑旗高竖,后方人仰马翻,阵型大乱。

    “分神可不是好玩的。”

    血液飚溅,白亦非看着臂膀上的残留红线,周身仿佛沸腾燃烧一样

    局势瞬间逆转,焰灵姬合上了帘幕:“你又赢了。”

    “我本就从未输过。”陈锐淡淡道。

    “是吗?”焰灵姬转过头来:“可这次我却不希望你赢。”

    “哦?”

    “这是何意?”

    焰灵姬静静的没有答话,纤细玉手拔出头上金钗,向后一仰,瀑布似的长发垂肩,杏感之余增添几分少女的柔美。

    灵动眼眸好似深泉,会说话,看着陈锐,妩媚的眼神每时每刻都在绽放惊人美丽,闪烁之间,致命诱惑力席卷八方。

    火红锦衣渐渐褪身,露出刺目丰腻雪白

    “我漂亮么?”

    绝美容颜近在咫尺,言语随火焰一般的红唇而出,媚态婉转,白皙耀眼,酥胸在长发间若隐若现。

    “你在玩火!”

    陈锐此刻也难保持平静,但仍在压抑当中。

    “我一直很喜欢玩火。”

    感受怀中面前少女手探过来,逐渐向下,陈锐蓦然望向那双媚意能够滴出水的眼睛,昂着下巴,满是挑衅意味。

    是可忍孰不可忍!

    陈锐扑了上去

    终究不是圣人,也当不了柳下惠。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