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四十一章 且歌且狂

    两个时辰前。

    黑暗幽长的密道发出微微光亮,依稀看到残影打在墙上,格外斜长。

    踏踏踏踏!!!!

    静的只剩下脚步声,片刻后过去,光线越来越浓,直至可以看到满目星辰。

    “王上,已经出城了!”

    焰灵姬张望灵动的眼睛,略显好奇地看着突然跪下的黑衣男子。

    此人她不知姓名,面容平凡,但眼神中那锐利光芒与一身令她战栗气息,都在提示这是一位武功不小于盖聂与白亦非的高手。

    “做的不错。”陈锐扫视周围草木繁盛场景,应了一声:“想要什么奖赏?”

    “可不敢向王上讨赏赐,这本就臣之责。”叶腾嘿嘿一笑,眼神闪烁一丝黯然,“只是可惜那些暴露的弟兄。”

    “若王上实在要赏的话,待王上收伏韩国后给他们家人赏赐吧。”叶腾俯首大礼参拜。

    “你很不错。”陈锐深深看了眼底下的人影,“也用不着日后,回到咸阳你将名单呈上便可。”

    “此行你暴露没有?”陈锐扶起叶腾。

    “没有,我待在姬无夜禁卫军已经五六年了,深的他的信任,他不会怀疑我。而且王上来的几月前,我就被他派往韩国南阳,我不在怀疑对象其中。”

    “但真要顺藤摸瓜,通过哪些死了的弟兄怀疑我,那有吁样?”

    叶腾轻蔑一笑:“论武功,武功他不是我的对手,论实力,我手下有兵马过万,加之南阳地处韩国要害,紧靠大秦,我若反,他又能奈我何?”

    “届时南阳在秦,好比羔羊露出肥美的腹部,只等宰割罢了。”叶腾舔了舔嘴唇,眼神炙热。

    焰灵姬听了不由微微一震,多看了这位腹黑阴险的间谍两眼,可听到后面之语,一瞧这位猥琐形容样子,恶寒油然而生。

    姬无夜手下有这种人,还深的信任,简直倒了八辈子血霉

    “不错。”陈锐不禁莞尔,“原本想着你身处危险境地,带你随我前往咸阳的,看来我如今多虑了。”

    “不。”

    叶腾抬起头,面容愁苦:“王上,臣与姬无夜夜幕等人交锋,时时刻刻都出与水深火热当中啊”

    “水深火热,据我这段时间了解,紫兰轩的姑娘可是时时惦记你的大名。”陈锐戏谑道。

    “这~”

    叶腾悻悻挠头,场面尴尬。

    刚才还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现在这幅模样,焰灵姬恶寒更甚,身子缩了缩。

    陈锐倒无其他情绪,作为间谍,时时刻刻都身处谎言与背叛的黑暗世界中,没有养成乖戾暴虐杏格,叶腾邀天大幸。

    玩笑归玩笑,叶腾恢复极快:“王上可需臣护卫离韩。”

    “关键时刻,你不宜暴露。”陈锐摇摇头:“有人只会接应,勿忧。”

    话尽,陈锐登上叶腾备好的马车,看着远处人影长拜,遮上帘幕。

    这便是他脱身的整个计划。

    他不知道原来的秦时中的始皇有没有这遭,也不知道他与原来的始皇选择是否相同。

    但他是完整而独立个体,不受制于任何人。

    以他的杏格,他从来不会将自身生命安全交托与一人之手,所以韩非的计策再好,也只是他瞒天过海的幌子。

    “那人是谁?”焰灵姬轻声好奇问道。

    “一个想挣脱泥潭的人。”

    “挣脱泥潭”焰灵姬嫣然一笑。

    渴望自由吗?

    而这不正就是自由吗?韩国千里之地的另一片天空。

    “王上,去哪里?”马车外传来盖聂的声音。

    “去见韩非一面。”

    幽林照月,一架马车遥遥驶来。

    见马车下走下熟悉的人影,韩非略松了一口气,朗笑道:“等你们很久了,再不来这茶就要凉了。”

    凉亭之下,韩非与陈锐举杯对饮:“尚公子,此行秦国,还请珍重!”

    “借先生吉言。”陈锐饮下茶水:“经韩国一行,收获颇多,但我心中还有几个问题?”

    “但言无妨。”

    “听闻先生欲在韩国变法图强,但不知先生之法是一国之法,还是天下之法?”

    “七国民众受乱世之疾久矣。”韩非目视山间无尽风光:“诸子百家各施救世之道,以法治天下,一直是韩非夙愿。”

    “先生可愿付诸实施,把这个夙愿付诸实施,共创一个九十九的天下。”

    陈锐最后伸出手,眼神尽是期翼。

    韩非侧过身子,“不知在尚公子心中,这九十九的天下时秦国的天下,还是韩国的天下?”

    陈锐淡然收回手。

    家国一体,这便是韩非身上现在最大的枷锁。

    身怀惊世绝学,谁不期望可尽情挥洒?但只要韩国不灭,韩国未令他彻底失望,陈锐想得到韩非就是奢望。

    所幸韩国灭亡不是难事,要不然迎接韩非的就是死亡。

    这等人才,不能为他所用就是罪!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望先生替我解惑。”

    “尚公子请言。”韩非有些不忍,不敢直视那双炙热的眼光。

    陈锐将秦国将要整肃风纪,严明律法的事情缓缓讲出来。

    韩非越听越是惊讶,越听越是动容,不由看看面前俊朗冷峻秦王。

    从事情发生推测来看,不难看出秦王已经在对权相吕不韦的斗争中占据上风位置,要不然不会直接动及吕不韦根本理政权力。

    还是低估他了,韩非躬身拜道:“韩非无能为力。”

    “为何?”

    陈锐微微颦眉,若韩非还是纠结家国问题,他还真要小瞧他了。

    “李斯曾对我有言:一叶而知天下秋写下谋划天下文章容易,可要洞察世事人心却是不易。秦国局势百倍于韩,我在韩国观秦国如雾里看花,坐井观天,难也。”

    心中一叹,当初李斯与韩非那场对话他听得一清二楚。

    确实,韩非不了解秦国复杂情况,贸然提出方略有害无益。

    “然韩非虽无对策,却也有几条建议奉上。”

    骤又见韩非踱步,举着下巴:“严法肃纪,尚公子要时刻明确谁才是必须抹杀的敌人,谁是可以拉拢的对象。”

    陈锐目光一亮,颇有几分一语惊醒梦中人之感,刚想说话却见韩非抬手阻止。

    “第一:对待敌人权势者,当散其党,夺其辅迫使他们孤立无援。”

    “第二:刑过不避大臣,赏善不遗匹夫,方略一旦推行当一视同仁,行雷霆手段。”

    “第三:人杏本恶,要以法来约束民众,施刑于民,才可禁奸于未萌。”

    见陈锐略有所思,韩非自顾自缓缓离去。

    城墙之上,远见马车飞速驶离,韩非心中怅然若失。

    “看得出他很需要你。”紫女扭着腰肢款款而来。

    “或许是我们彼此需要我的法需要一个强权的王。”

    “那你为什么不答应他?”

    韩非摇摇头:“因为天地之法,执行于王,却不受限于王。”

    “你要小心,我觉得他的眼睛很深,很可怕。”紫女上前几步,充满忧虑。

    “你在担心我?”韩非看向紫女柔美的脸庞。

    “权力之毒会腐蚀最强横的国家,也会腐蚀最坚韧的人。”

    话音刚落,轰然一声爆炸传来,紫女循着声音看去,失声道:“紫兰轩这边?”

    “所以,我为此准备了一个强有力的帮手。”韩非看向紫兰轩的冲天大火

    嘭!

    盖聂脸色微微动容。

    他灵识已达到极为恐怖地步,这爆炸波动难以逃过他的感知。

    “你在担忧你师弟?”

    盖聂摇摇头,却听马车上传来声音:“你并不是是个很会撒谎的人。”

    “去吧。”

    “虽未采用他们的计划,但是事情皆因我而起,终须一个结尾,我也不喜欢欠人人情。”

    “可是?”盖聂有些犹豫。

    “放心吧,焰灵姬在我身边护卫,有人会来接应我的。”

    “记住,韩非还有李斯为第一保护要务。”

    盖聂点点,终是御马回身。

    “你让他回去,你就一个人?没人保护了吗?”

    说到后面,焰灵姬眼神中满是挑逗意味。

    “你想做什么?”陈锐淡然坐着:“难不成你一个女子还能吃定我?”

    “为什么不行?”

    焰灵姬嘴角噙着浅笑,宛若清晨的淡白栀子花,又好似山谷之幽兰盛开。

    但下一刻,柔弱身躯忽地栽倒在陈锐怀中,露出痛苦表情:“杀了我,赶紧逃,白亦非快要追来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