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四十章 屠龙之利

    入夜。

    蝙蝠标志的城堡大门,几具高大的士兵雕像建立在两旁。

    印着蝙蝠家徽的军旗随风飞舞,一条条的红色锁链没入深处,似乎有着一段段不为人知的往事。

    枯骨照银甲,皑皑血衣堡。

    血衣堡通体散发凛冽寒意,从远处看完全像是沉沦在血月黑暗当中。

    轰!

    乍然,大门轰然洞开。

    一列列身着银甲的骑兵快速驶离,为首男子一袭红衣如血,身骑白马,掌中持拿两把长剑。

    目视漫漫长夜,好似那位身着素袍的英挺男子就在不远处,白亦非笑容明显。

    秦王嬴政!

    山东六国最仇恨的敌人,没有之一。

    一旦杀之七国格局必将重铸,巨大的声名也足以将任何人抬上至高位置。

    在这个战国时代名声就是权力,战国四大公子便是例子。

    若信陵君魏无忌没有窃符救赵的天下名声,魏国怎会拜其为上将军?春申君黄歇若无庞大声名又怎会被拜楚相合纵抗秦?

    当然也不乏如孟尝君一般因名声而为国君忌惮者,但显然他白亦非不在此列!

    相比于以上四人,他有实实在在的军权,而且韩国国君黯弱,更是天赐良机。

    至于姬无夜之夜幕?

    呵呵~有他白亦非在的夜幕才叫夜幕,没有什么则都不是

    马蹄烈烈,齐齐踏在桥上,声若雷霆。

    “包围秦国使馆,不得放任何一人出入!”白亦非坐于骏马上,漠然眼中带着丝丝炙热。

    “是!”

    手下军士当即领命,规整四散开,将这座古朴建筑包围的严实不漏。

    动静颇大,当然瞒不过秦国使馆内部人员,更何况李斯早有婴料。

    “侯爷,这是何意?”

    入目之下尽是持弓拿剑的披甲军士,李斯冷若冰霜,身子气的发抖:“这是秦国使馆,容不得任何人放肆!”

    “本侯无冒犯之意,可有有百越天泽余孽向这方向消失,为防李大人安全,只好出自下策。”

    白亦非高坐马上,居高临下俯视,毫无任何下马对话欲望。

    “侯爷是怀疑使馆内私藏要犯?”

    “不敢,以防万一!”

    “没有万一!”

    “这里没有任何罪犯,请侯爷速速离去,要不然休怪我大秦不顾礼仪之道。”

    “若我非要进呢?”白亦非淡淡道。

    “那也好说,请侯爷踏李斯的尸骨入内!”李斯目光中像是饱含两团火焰,熊熊燃烧。

    白亦非眼神一眯,凌厉寒光骤显,掌中之剑悄然亮出一抹锋芒。

    就在这档口,马蹄声轰隆,一列骑兵奔袭而来。

    “白亦非,你在干什么?”

    人未到,吼声已至。姬无夜身披重甲,怒发冲冠。

    白亦非五千白甲军全军尽出,声势浩荡,作为拱卫新郑,执掌禁卫军的姬无夜怎能不知?

    听到声音,白亦非转身一望,正是姬无夜快速杀来。

    “姬将军,你的夜幕可是好大胆子,派兵包围我大秦使馆。”李斯声音若金铁,若洪钟:“当秦国剑不利否?”

    姬无夜扫了一眼李斯,再凝视白亦非:“怎么回事?”

    “百越天泽进入使馆,我需入内。”

    白亦非声音冷淡,直接省略‘怀疑’二字,给使馆下了断定。

    屁!

    姬无夜心中忍不住大骂,当他三岁小孩?

    五千白甲军尽出,为的就是区区天泽?更别说先前已经证明,白亦非一人实力就足以压服天泽众人。

    “到底是怎么回事?”

    姬无夜不禁加重声音,带起怒火与戾气。

    “百越天泽进入使馆,我需入内。”

    冷酷声音落下,白亦非身下骏马嘶鸣,地面结起长长冰霜,令姬无夜马匹受惊,连连后退。

    “你”

    声音卡在喉咙,白亦非蓦然射去两道寒芒,身后白甲军长枪对准了姬无夜以及其背后骑兵。

    “大将军,我必须要进去,请勿阻拦!”

    姬无夜攥紧拳头,狂压下心头怒火。

    倒并不是顾忌白亦非武力强横,而是他此行过于自信,认为凭借以往余威能够压下白亦非,加上禁卫军听从八玲珑之意被派往封锁紫兰轩,他身后不过百骑。

    两者对战,他讨不了什么好处。

    白亦非收回目光,哪怕是此举相当于决裂,他也浑然不在意。

    微微抬眼,望着夜幕明月高悬,骏马缓缓踏入秦国使馆。

    李斯见状瞪大双眼,怒容高喝道: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李斯为秦臣,仗义死节在今朝!”

    说罢,抽出身旁卫士长剑凛然就义般向白亦非砍去。可是没走两步,李斯骤感脚下寒气蹿起,他身体便不能动弹,化作一尊冰雕。

    咔咔~

    咔咔~

    使馆牌匾倏然散成齑粉冰屑,白亦非御马踏入秦国使馆。

    “将军,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姬无夜看着使馆门前的十几道冰雕,“现在情况不明,先将救下再说其他。”

    白亦非搞什么鬼?

    擅自闯入秦国使馆,这是谁也难以承担的罪责,即便他姬无夜也不行,但为何如此决绝?

    难道?

    灵光一闪,姬无夜想到了一个惊愕答案。

    秦王嬴政。

    也唯有这样才能解释白亦非的行为,而且事关秦国使馆。

    换做是他知道秦王嬴政在此他会如何做?

    霎时,姬无夜心中激动难以自抑,因为他选择如白亦非一样,甚至更甚。

    如果百分之二十的利润,人就会蠢蠢欲动;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人就会冒险;如果有百分之一百的利润,人就敢于冒绞首的危险;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人就敢于践踏人间一切法律。

    现在摆在他们面前风险与那山海般的利益相比起来,微不足道。

    战国不是没有人这么做过,只不过与他们屠龙不同,那人选择扶龙。

    他便是吕不韦,当初身份不过一介豪商

    “带我兵符前往城外大营调全部兵马过来。”

    姬无夜将身上兵符交给亲信,眼神立马凝视盯着大门,死死不肯放过,手中攥紧缰绳,生怕白亦非举着一人头颅出来。

    那时唯一的阻碍就是他了。

    想到这,还有身边百来骑,姬无夜当即隐蔽起来。

    终等了于片刻,使馆内传出一道惊天吼声,震荡四野,席卷草木。

    姬无夜微微一惊,还来不及多想,却见使馆门外白亦非身形出现,高坐马上,脸色不甘,极为阴沉恐怖。

    嗬嗬~

    嗬嗬~

    白亦非口中发出野兽似的低吼,双目赤红,眼神暴虐扫视四周,不见任何人影。

    “你们逃不了我的手掌心!”

    “你们逃不了我的手掌心!”

    白亦非举目看向天空明月,抽出长剑向掌心猛划出一道血口。

    血液嫣红,在徐徐月辉映射下渐渐腾空,又骤然化作丝丝血线消散无形。

    做完这些,白亦非闭上眼睛,昂起头轻嗅,流露迷醉神情。

    “在哪里,随我追!”

    猝然。

    白亦非睁开已经变为猩红双瞳,射出两道精芒,洞穿虚空。

    于他而言,强闯秦国使馆,他已经与姬无夜决裂,与韩国决裂,再无回头路。

    他必须杀死秦王。

    看着白亦非消失,姬无夜心中一喜。

    没杀死秦王,就证明他还有机会

    “啊~”

    魅惑的声音呻吟了一下,身子欲倒。

    陈锐箭步上前搂住焰灵姬,微皱眉头:“你没事吧?”

    焰灵姬晃晃小脑袋,眼眸带笑,顺势贴身靠过去,悄悄耳语道:“你看看不就知道了。”

    见少女还有心勾引,陈锐的双手顿时松开,目光淡然上下打量焰灵姬一番,转身离开。

    “不通风情~”

    焰灵姬嘟囔一句。

    身旁盖聂好似没有听到似的,面无表情。

    ****

    濮阳人吕不韦贾于邯郸,见秦质子异人,归而谓父曰:“耕田之利几倍?”曰:“十倍。”“珠玉之赢几倍?”曰:“百倍。”“立国家之主赢几倍?”曰:“无数。”曰:“今力田疾作,不得暖衣余食;今建国立君,泽可以遗世。愿往事之。”——《战国策》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