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三十九章 绝世妖姬

    新郑长街之上,灯火微澜。

    踏踏踏踏!!!

    富有节奏的马蹄踏声充满韵律,予这寂静街道染上几分肃杀。

    一行人马缓缓向前进发,前方为首乃一位高坐白马上红衣男子,身子英挺,邪魅狷狂。

    后方一列骑兵看护马车囚笼,而一位窈窕热辣的少女依靠玄铁笼中——焰灵姬。

    “你要带我去哪?”

    柔声淡淡回旋,焰灵姬看向前方坐于马上的白亦非。

    “秦国使馆!”

    焰灵姬美眸闪烁,看了看周围毫无人影的街道:“这么明显的陷阱,他可不会上当?”

    “在你眼里我会用这种小把戏吗?”白亦非红衣如血,手中握着缰绳。

    “不会么?”

    一抹黯然痛苦在少女的眼中转瞬即逝,脸色微怒:“究竟是什么样的原因,会令你亲自押送我。”

    焰灵姬并不知道韩非计策,但凭借心中感觉,白亦非绝不会轻易放过他。

    “因为今晚的月色很美,像你这样的女子不应该关在冰冷的地牢里。”

    听到白亦非声音,焰灵姬好似听到了笑话一样,看着他的背影,带着戏谑口吻轻笑道,“呵呵呵你就不怕我一去不回?”

    “我能把你交出去,就能让你再回到我身边。”

    白亦非微微抬眼,一扫天空姣姣明月,露出邪魅笑容。

    瞬间,感知一股冰冷寒气迫近,焰灵姬脸色微变。

    再睁开眼睛,面前自己距在万丈悬崖只有半步之遥,接着无边黑暗快速涌来。

    这是幻境?

    焰灵姬看着掌心鲜明血痕,这是在地牢中,为避免自己受到精神幻境影响而用指甲划出血痕。

    六条,不增不减。

    意识到这一点,幻境世界快速崩塌,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强大窒息感。

    焰灵姬呼吸急促,双手紧抓住囚笼,再转头回望四周,眼下已经恢复长街寂静场面。

    “你的心可真冷!”

    焰灵姬低头闭目,声音冰冷,平静的粉颊难以遮掩目光疯狂杀意。

    白亦非听后却是不为所动。

    秦国使馆。

    李斯淡然伫立门前。

    看着缓缓驱马而来的血衣侯,以及身后焰灵姬,李斯抱拳执礼:“想不到侯爷亲自押送,李斯有失远迎!”

    “不知在你的心中,秦王和吕相谁才是那个改变你命运的人?”白亦非高坐骏马上,眼神居高临下俯视。

    “王上派盖先生护卫李斯周全,吕相对又对李斯有知遇之恩,两位都对李斯恩深意重,李斯恐无法衡量。然李斯身为秦臣,吕相也同为秦臣,都需对秦国,对秦王尽忠职守!”

    “是么。”

    白亦非身后骑兵打开囚笼,焰灵姬低身走了出来。

    自由的气息。

    焰灵姬脸上浮现浅笑,脚踏鲜艳长靴,莲步轻移,诱人身躯像是火焰在微风中摇曳。

    修长纤细手指轻轻跳动,一朵火花飘向白亦非的眼前。

    呲~

    火花熄灭,白烟飘散,白亦非看着焰灵姬进入使馆,随即离去,只是身下马匹踏蹄间,地面凝结冰霜,久久不散。

    看着此景,李斯眼中闪烁一丝阴霾。

    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就是目前韩国现状。

    夜幕姬无夜如此,这所谓血衣侯也如此,天泽如此,流沙也是如此,这些势力与人在韩国悉数粉墨登场,但争的却是类比秦国一个郡的大小之地。

    夜幕不过罗网在韩国看门犬而已,一个所谓公候也敢他面前耀武扬威,也配?

    唯有他韩非是他大敌,李斯脑中浮现一道身影,顿时收敛心思进门。

    可刚一入门,眼前秦国士卒皆晕倒在地。

    不远处焰灵姬正吹灭指尖的火花:“你不怕我?你知道这关不住我?”

    “比起新郑正发生的事情,关得住关不住姑娘,并不重要。”

    “哦?”

    “那你的杏命呢?”

    李斯看着焰灵姬摇摇头:“你我都身在局中,各自杏命早已都不是你我能够掌控,甚至你的首领天泽也都是棋子而已。”

    “如果我不想当棋子呢?”

    柔声在庭院中回荡,焰灵姬看着长身而立的李斯,身后的掌心火焰悄然升起。

    “那不但你逃不出韩国,天泽乃至百越都将成为都会死于非命。”

    李斯话音一落,一股强大锋锐剑意顷刻来袭,焰灵姬陡然转身回望。

    “是你?”

    焰灵姬蓦然一惊,却听身后李斯说道,“这位是鬼谷派的盖聂先生,当今秦王首席剑术教师!”

    “他他是谁他是秦王嬴政?”看着面前持剑人影,焰灵姬难以置信询问。

    盖聂并未回答,在他身后却忽传一道笑意传了过来,“你是在说我吗?焰灵姬。”

    陈锐的猝然出现,令焰灵姬稍显失措,脸色复杂。

    充满磁杏的熟悉声线,英挺伟岸身形,素白长袍罩体,没有面具遮掩下的面孔。容貌俊朗冷峻,但此刻脸色却带着笑意凝望她。

    “你是当今秦王嬴政?”

    焰灵姬贝齿轻咬着唇,言语中有股说不清道不明味道。

    “天下间应该还没有人敢假冒我。”

    “是么?”焰灵姬苦涩一笑,但旋即冷道:“秦王我也要杀!”

    倏然火焰腾空射向陈锐,两根寒光闪闪金钗闪瞬已到了焰灵姬的手中。

    这些都足够快,但还是没有快过盖聂掌中之剑。

    电光石火之际。

    霜白长剑出鞘,切断一缕秀发,距离焰灵姬白皙细嫩的天鹅般修长脖颈只有一寸距离。

    焰灵姬身体已经不能动弹,陈锐走至少女的身旁,眼神示意盖聂收剑,“我有这么令你怨恨么?不过是沾了你些许便宜而已。”

    焰灵姬眼神看向别处,貌似并不想与他对视。

    咚咚!!!

    陈锐解开焰灵姬身上穴道,叹道:“从你的眼神中我看到了许多,唯独没有庸恨?”

    “现在你身上穴道已经解开,我就贴近你的身体咫尺之遥,金钗就在你的手中,再给你一次机会。”

    焰灵姬微微嗔目,紧握金钗却并不动手,但也没好气看着陈锐。

    “哈哈哈”

    陈锐笑出了声,“有意思。既然如此,我也不强求,你走吧,无论是去往何方?”

    “走?”

    焰灵姬呆住了,动人灵眸有些不相信。

    “没错,你只是这局中无辜卷入者,这些不应该由你承担。”

    焰灵姬心神一黯,但下一刻两只金钗脱手,眼中的世界又顿时陷入天昏地暗当中。

    幻境中,

    血衣侯站于高楼雄雄大火底下,可焰灵姬心中却传来无尽凉意。

    “你永远也逃不了!

    你永远也逃不了!

    你永远也逃不了!”

    现实中。

    陈锐稳健抱住后仰的少女柔弱无骨似的身躯,看着焰灵姬面色中露出的痛苦,有些意外。

    “有人在背后施术。”一旁盖聂在提醒道。

    陈锐点头应了一声,感知到怀中少女勾人触感和扑鼻体香,心中无半点旖旎心思。

    骈指如剑抵于少女的眉心,澎湃精神力刚想探寻而去。

    “不要不要,很危险,不要进去。”

    焰灵姬骤然从昏迷当中清醒过来,轻轻摇头,眼中痛苦无神。

    “傻女人!”

    陈锐露出少有的柔和笑容。

    此世身躯,他武道不精,可论精神力,天下几乎无人可与他相抗衡。

    轰!

    滂湃精神力透过剑指犹如江河决堤般狂涌而出。

    盖聂微微侧目,看了陈锐一眼。

    自他指尖流出的这股精神洪流虽澎湃无匹,但其势犹如臂使,精密的足以叫人叹服。

    幻境中。

    陈锐演化身形,四顾之下,满目都是无尽火焰燃烧。

    无数老弱妇孺在火焰下化为灰烬,而有的则仓皇逃窜。

    在最前方通道上,一座玉宇琼楼正在燃烧,焰灵姬看着地面上一个布偶娃娃,愣神无声流泪,同时在最前方血衣侯白亦非站在其间,眼神充满惊愕,死死盯着陈锐。

    “你是秦王嬴政?”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不是在紫兰”

    猝然。

    白亦非恍然像是明白什么,仰天长笑:“你原来在这里,你也逃不我”

    “无聊的把戏。”

    每一字吐出都像是霹雳炸起,陈锐淡淡扫了前方人影一眼,只见白亦非人影瞬间破灭瓦解。

    同时幻境天穹之上生出一道遮天龙卷风,疯狂吸摄一切,火焰,残楼

    焰灵姬愕然看着眼前这一幕,转身一望,却见陈锐已经出现在他身前,伸出手:“跟我走。”

    烽火消散,俨然如末日一般幻境世界中。

    焰灵姬一手拉着布偶娃娃,另一只手不知怎么搭上了那温暖的大手上,亦步亦趋,像是小女孩似的

    泪水不自觉从焰灵姬的眼角流出。

    陈锐任由面前的少女抱着依靠,给予安慰。

    身旁李斯,盖聂二人则显得有些懵逼,面面相觑,先前他们只是见到恢复意识焰灵姬突然蹿起抱住自家秦王无声流泪。

    良久。

    焰灵姬终于没了哽咽声音,感觉到贴身男子的气息,脸不知怎么滚疼起来。

    换做平日,她可不会这样,而且还是在他们身边还有两个大灯泡眼睛不离地注视下。

    “好了没。”

    陈锐倒无任何情绪,感知少女内心平复了波动情感,便问了一句。

    “谢谢!”

    焰灵姬松开手,略低头闪躲道谢。

    “不用谢。”

    应付完焰灵姬,陈锐站起身,看着身边两人,“我提前暴露了,按照计划行事!”

    盖聂,李斯知道事情轻重,凝重点点头。

    “你要走?”焰灵姬听出话外之音,仰头看着陈锐,“去哪里?”

    “我的国。”

    “你问这干什么,难不成想和我一起去?”

    “不行吗?”

    焰灵姬宛若蝴蝶般贴身,用柔弱丰满的诱人躯体靠近,纤细若葱根似的的手指抵住陈锐的嘴唇:

    “我发觉我已经有些喜欢上你了,你可不能抛下我。”

    蓝色眼眸冲着陈锐一眨,一抹奇异的光芒闪烁,凝视其中,似有一种沉沦迷幻魅惑之感。

    看样子,焰灵姬又恢复了之前魅力的四射绝世妖姬

    另一边,血衣堡中。

    “噗!”

    一口浓血快速喷出,溅在墙壁之上,竟腐蚀一大片墙体。

    白亦非气血瞬间衰败,形容枯槁,但脸色却有股病态嫣红,笑意在嘴变带起,愈发变得猖狂。

    真正的秦王在秦国使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