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三十八 步步紧逼

    新郑王宫,朝会伊始。

    “今日已是第五日,不知王上是否抓住了刺杀我秦国使臣的凶手。”

    面对李斯的诘问,韩王安坐立不安,目光犹豫,瞥向底下:“大将军,凶手何在?”

    “新郑已经戒严多日,过往车马一一调查,抓住百越余孽指日可待。”姬无夜躬身回道。

    “李斯先生,既然如此,可否在容宽限几日?”韩王有些尴尬。

    “信,国之宝也,民之所庇也。”

    李斯上前几步,逼视韩王:“如此韩国定是力有不逮,李斯这就通知边关将领,立刻前来调兵相助。”

    话一说完,李斯转身即走,留下满座哗然的韩国大臣。

    突然。

    立于一旁的韩王第四子侧身望道:“李大人请放心,当日我九弟韩非一向智谋超群,当日朝堂捉拿凶手一事便是由九弟所提,九弟现在神态自若,想必是稳操胜券。”

    “是不是?”

    韩宇回望身旁韩非,眼神清亮。

    危机逼近。

    “哈哈哈”

    清朗长笑声回荡在王殿之中,韩非站出身来,手指轻端下巴:“惭愧,惭愧,能神态自若可全是仰仗姬无夜大将军。”

    “镇守新郑,夙兴夜寐之功。”韩非走到姬无夜面前,嘴角笑意毫不遮掩:“差点忘了,还没恭喜姬将军。”

    “老九你这是何意?”韩王有些不解。

    “父王与李大人有所不知,其实凶手早已在姬将军掌握当中。”

    姬无夜目光一震,看着韩非眼中的笑意,霎时明白了他的意图——焰灵姬。

    可焰灵姬乃血衣侯白亦非捉拿,现在还被其关押血衣堡黑牢当中,想到这,痛恨韩非甩锅之余,姬无夜眼神轻瞥身旁那红衣如血,白发似雪的男子。

    “姬将军已经拿住凶手,案子破了?”韩王看向姬无夜,脸色忽喜。

    “我确实”姬无夜有苦难言。眼神却是死死盯着不为所动的白亦非。

    “父王可还记得?之前夜闯王宫的焰灵姬?”

    韩非转身面向韩王:“此女在众目睽睽之下杀我禁军,闯我王宫,更是天泽心腹手下,姬将军夙兴夜寐,早已将其捉拿归案。”

    “姬将军,是不是?”

    姬无夜指节一握,暗中脆然爆响,见白亦非依然未出生解围,昂首回道:“不错。”

    “既然抓住凶手,那么李斯恳请韩王交由秦国。”李斯转身回来,至大殿之上。

    “焰灵姬擅使妖术,交给李大人恐怕不合适?“

    站在第一排的白亦非终于出声,侧身回望李斯,眼神锐利。

    李斯感觉空中微微杀意,波澜不惊的脸上浮现一丝轻蔑,不理会白亦非,直视韩王:“我有秦国精锐铁骑护卫,而韩国的守卫连王宫都守不住,又如何看得住焰灵姬?”

    白亦非微抬目光,姬无夜也似有不满。

    当此之时,韩王重拍王座,霍然起身:“多说无益,马上交出此女立解我韩国之危。”

    话语满是颓然,也仿佛是松了口气

    紫兰轩。

    陈锐与韩非相顾跪坐,一人执黑,一人执白。

    “凡战者,以正合,以奇胜。故善出奇者,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河。”陈锐手中执棋缓缓道:“出奇制胜,以秦国刺来的矛转嫁韩国夜幕身上,先生谋略似与兵道相合。”

    “韩非可不通兵道。”

    韩非看一眼秦王身后安分如小媳妇一样的李斯,又在瞬间收回眼光。

    “焰灵姬就是先生要我赦免之人?”

    “正是。”韩非点点头,将倒下美酒,一饮而尽。

    “焰灵姬为百越天泽心腹,先生将她救出,莫非想与天泽联手?”

    “尚公子先前可是见过焰灵姬,想必比我了解个中情况。”韩非轻笑了笑:“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此前您问我深陷困境当如何脱身,不知韩非今日给出的答案,您以为如何?”

    “不战而智退大秦百万雄兵,不抢而巧夺夜幕空中之食,不媚而结交秦国来使,不退而拉拢天泽为流沙盟友”陈锐缓缓起身,走于窗前,饱览底下无限春光美景:“先生之才我很欣赏!”

    “尚公子谬赞。”韩非同样起身,虽是自谦,可脸上也略带几分喜意。

    “但”

    听到转折,韩非举着酒樽,不解问道:“但什么尚公子还有疑虑?”

    “没有。”陈锐摇摇头:“只是可惜计策虽好,但终究略显空浮。”

    “请尚公子为韩非解惑。”

    韩非脸色平静,毫无动怒之意,此等修养令陈锐心中暗赞。

    “韩国地境不过千里,夜幕,天泽为患,何须劳先生手段频出?”陈锐清朗节节回旋而出。

    “君能一叶而知天下秋,又岂不闻秋风扫落叶?夜幕何妨?天泽何妨?不过七国天下中一片残叶罢了,先生创流沙而扫韩国阻碍,拉天泽以制衡夜幕。”

    “计策很好,嬴政心中拜服!”

    韩非静静伫立,端视立于窗前的英挺身形。

    猝然。

    陈锐转过身形,虎目一一扫视房间内紫女,卫庄,弄玉等人。

    “可若边境我十万大秦铁骑长驱韩国,韩国能够支撑多久?”

    众人或是目光闪躲,或是低头深思,或是直面以对,唯有韩非嘴角带笑,刚想回答却被陈锐挥手制止:“先生请不要和我谈秦国贸然用兵之语。”

    “秦国实力我作为秦王自知也,且离秦时我在军中留下一条暗令,内容我就不多说,但十万铁骑执意灭韩,先生这一切辛苦岂非徒劳?”

    韩非脸上笑意渐渐消失,随之生起凝神细思之色。

    他自然能够猜出秦王在留下暗令的内容是什么,想必就是一旦秦王出现意外,边境十万铁骑不惜一切代价灭韩以迎秦王。

    在这样的条件之下,韩国能够支撑多久?

    以韩国国境不足千里,纵深不过几百里罢了,以边关大秦铁骑不惜代价冲锋之速度,两日内就能抵达新郑,届时

    无数黎民饱受战火屠戮。韩国百姓被秦国铁骑碾成肉泥

    韩非闭目凝神,想到这,平静的面容为之动容,指尖蜷缩刺入血肉中。

    刹那。

    韩非睁开双眼,露出复杂又带着一丝平静的哀痛,想张口说话,嗓子却有些哽咽阻滞。

    陈锐摇摇头,示意韩非不用开口:

    “再好的计策在绝对实力之下都显得苍白无力,我这些话并不是恫吓先生,想要威逼先生随我去往秦国。”

    “我知先生意,先生也当明白我心。嬴政只是想告诉先生,我会等先生,但秦国不会给韩国太多时间,我也不会给先生太多时间。”

    心中暖意升起,士为知己者死。

    韩非久久无言,看着秦王的漆黑双瞳,随即躬身长拜。

    陈锐呼出一口气,微微一笑,扶起韩非:“先生,嬴政将离韩矣。”

    韩非蓦然一惊,身后却乍起一道冷漠声音:“离韩,恐怕没那容易?”

    卫庄发言出声那一刻,紫女目光一闪,手中银针齐射出去。

    叮叮叮

    数道脆响过后,墙壁,梁柱,空中数只蜜蜂被银针贯穿,钉在其上。

    卫庄抱剑走至窗边,取下蜜蜂:“据近日流沙情报探知,这是八玲珑中的巽蜂。你又暴露了,这一次的对手更强也更为隐蔽。”

    “有韩非先生在此,我有何惧之。”陈锐凝视韩非,笑道:“先生说是不是?”

    韩非似是无奈点点头,看着陈锐挤眉弄眼。

    “有大军向紫兰轩快速来袭。”

    此刻盖聂灵识覆盖上千米,瞬间察觉不对劲之处。

    “这么快。”

    韩非嘟囔一句:

    “虽我很好奇尚公子为何暴露在八玲珑眼下,但现在最紧要时的尚公子安全。”韩非恢复正色:“紫兰轩已经暴露在夜幕八玲珑眼中,且无坚可守,需尽快以密道将尚公子尽快转移。”

    话刚说完,见卫庄淡淡执剑离去,韩非担忧道:“多加小心。”

    “担心自己比价好。”

    卫庄冷漠以对,韩非并不在意,只是在卫庄离去后,弄玉又入内,脸色微急:“九公子宫内有人传召。”

    韩非闻言,脸色微变。

    调虎离山,逼得这么快,当真是风雨欲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