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三十七章 晦朔相谋

    “我怎么不知道你已经投靠了我?”

    声音淡淡回旋,李斯听闻躬身一拜:“臣为秦臣,李斯一直在王上羽翼庇护之下。”

    “是么?”

    带着调笑声音说完,陈锐便没了下文,貌似也没什么兴趣去探究李斯突然转变原因,

    霎时房间一下子安静,月光从弦窗外射进些许流淌银华,不时传来仲夜的虫儿叫声。

    李斯的心顿时揪了起来。

    伴君如伴虎果然不虚,想要在英明如秦王面前混淆过去根本不可能,就算秦王回避,内心终究会留下一根刺。

    首鼠两端之人自古历来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不过这是他的选择,由不得他去后悔,只是秦王久久不发表意见他也根本不可能主动攀附上去,那样只会更令人生厌。

    归根到底,他命运与前途捏在秦王手中。

    “什么时候开始转变,你身为吕不韦典籍总撰应该没有机会察觉?”

    终于出声。

    李斯心中大松了口气,只要发声就代表有回旋余地,接下来便要看他是否能打动秦王。

    “自王上昔日游览洛阳,臣心中有所察觉。”李斯继续沉声道:

    “王上于洛阳曾有一番言论:秦以法为绳,而国人心中法渐丧渐没,王将慷慨执剑,一扫奸蠹,二整风气,三肃法纪!”

    “没想到是我出了破绽。”陈锐深深看了底下礼仪规整的李斯:“能于细微处,洞察秦国时势将变,你这察言观色的本领当世少有,甚至可以与吕不韦觉先王奇货可居与之媲美。”

    子楚,秦诸庶孽孙,质於诸侯,车乘进用不饶,居处困,不得意。吕不韦贾邯郸,见而怜之,曰“此奇货可居”。乃往见子楚,说曰:“吾能大子之门。”子楚笑曰:“且自大君之门,而乃大吾门!”吕不韦曰:“子不知也,吾门待子门而大。”子楚心知所谓,乃引与坐,深语。

    这便是奇货可居的前由,于闹市中仅仅一眼,能察潜龙,吕不韦这份眼力堪称独步战国。

    李斯听后,却是轰然跪下俯首:“臣惶恐!”

    陈锐知道李斯心中担忧,忽地一笑:“惶恐?”

    “不管你真惶恐也好,假惶恐也罢,你纵是第二吕不韦又何妨?充满滔天野心又何妨?在我这,我都能容忍,都能接受。”

    “但有一点李斯,你令寡人很失望。”

    李斯默然无声,跪伏在地的身子轻颤,上方有传来冷淡磁杏声音,陈锐霍然起身:“知道为什么?”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当初有位窈窕佳人勾动青年的心思,为她着迷,可当青年见识到了世界的广阔,见识更美的绝色佳人后,他还是那位心中念念的昔日佳人的青年?”

    “或许在那位青年眼中,昔日的佳人早已变得姿色平庸,当初种种的勾引手段不值一笑。”

    李斯贴地双手紧握成拳,指尖嵌入血肉当中,痛虽痛,但不及心中恨——韩非。

    “求才也与求偶一样。”

    “昔日招贤馆你雄辩滔滔,风头无量,堪为国士之才却舍寡人而入吕不韦瓮中,而今秦国将变,寡人又遇韩非。你却来投我,你啊你啊”

    陈锐连连叹了几口气,调笑道:“你可知道寡人如何看待与你?李斯。”

    “臣不知。”

    此时李斯声音嘶哑,充满颓然郁结。

    “匣中鸡肋也!”

    淡漠声音回荡耳边,恍若霹雳当空炸起,犹如万丈海浪汹涌翻滚,瞬间令李斯身形一颤,脑中发懵,直欲昏厥过去。

    强忍心中恐惧与恨意,李斯泣声道:“臣有罪!”

    “你是有罪。”陈锐将李斯的变化饱览眼底,轻笑道:“你说寡人应该如何处置与你才最为妥当?”

    “罚金?苔刑?鬼薪?候刑?黥、劓、刖、宫还是直接枭首?”

    罪责刑法一次次加重,李斯颤抖更加厉害,没有任何言语。

    陈锐嘴角弧度愈发上扬,换做常人,一般大臣直接选择最重的枭首死刑,然后或是君臣互相惺惺作态。

    对于李斯,他却不敢。

    陈锐知道他心中是真的害怕了,怕真应承下去,他顺势就把他给处理,他承受不了这种结果,所以不敢去选择。

    “起来吧!”

    李斯闭上双眼,屏住呼吸,又在瞬间张开眼睛,站起身子。

    陈锐看着眼前李斯,双目没有神采,脸色也毫无苍白血色,失去了往日的从容自信。

    “李斯还记得那日洛阳之行我临终时对你所说的话?”

    听到这,面前的双目终于出现一丝亮彩:“记得。”

    “事不过三,前两次你弃寡人而择吕不韦,今次舍吕不韦而投寡人。你若不负寡人,寡人便不负你,若能强秦,助寡人一平天下,许你封侯拜相又如何?”

    “王上心胸包举宇内,李斯愧颜!”李斯跟在陈锐身侧,微微躬身。

    “寡人好实事,不喜捧吹。”陈锐摇摇头:“当下寡人有一难,不知你能否解也。”

    “王上尽管开口,臣必解忧。”

    李斯明白来自秦王的考校来了,但这也是常理。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错误抉择付出代价,面对先前的失误,秦王纵使原谅,但也是因为他的价值他的才华。

    若不能解决君王之忧,那还要他李斯有何用?

    何况这个考校他必须完成,完成的漂亮,完成的让秦王觉得他李斯可用必用之才。

    “秦国国势更变,寡人渐长,欲加冠亲政,收回权柄,当何如?”

    李斯暗吸一口大气,尽管对于秦王的考校议题有所预测,但还是没有想到秦王嬴政真的就会将这个大难题劈头盖脸砸向他。

    或许他在秦王心中还是有些地位的,李斯暗暗欣喜,要不然就是秦王没打算让他活下去。

    心中急思,脑子飞转,对于这个难题,李斯早有考虑。

    事实上早在初来秦国时,李斯就考虑过两个问题,助秦王收政或助吕相夺位。

    这两个议题是根据他所在一方阵营考虑,只不过没想到秦国暗流汹涌激变如此之快,秦王与吕相两者相斗争,秦王竟隐隐占据上风。

    这才导致他翻车了,要不然不是从洛阳秦王之语,再联系咸阳军政两边种种变化,他还真可能被蒙过去。

    不过李斯心中又犯难了,因为按照他原本计划很难实施。

    如今他没有获得秦王信任,想知道秦王暗中势力,军政两方有多少暗手也不可能告诉他。

    现在李斯思考片刻:“王上欲收回国政权柄,想必心中自有筹谋,不知李斯言中否?”

    “你说的没错。”

    “既然如此,王上手中实力当远胜吕相,不知李斯言中否?”

    “没错。”

    听道秦王肯定答复,李斯还是忍不住激动起来,他的选择对了。

    随即摇头沉静道:“王上既有筹谋与实力,李斯并无策略,只有一言奉上。”

    “说。”陈锐淡淡道。

    “当初先王薨后,留下遗诏王上亲政当加冠,国政由太后与吕相共决,加冠事宜也需得二人首肯,但受限于秦国局势,太后”李斯看了陈锐一眼:“太后与吕相难以同意,这才造成如昭襄王昔日难以亲政局面。”

    “嗯。”陈锐面无表情点点头。

    “李斯的建议很简单,绕开两人便可?”

    “绕开,怎么绕?”

    “国政之议,不在王,不在相,不在臣工,而在于民!”

    李斯并未拖延,利落答道:“太后与吕相势大,又怎能抵过百万之众的老秦人?只要关中老秦人首肯,届时滔滔众口,加以引导,谁人能挡?”

    “你这说法别出机杼,倒是有趣。”陈锐轻轻一笑:“可是想要获取老秦人首肯,这难度也不小。”

    “不。”李斯毅然反驳:“一点都不难。”

    “愿闻其详。”

    “大丈夫唯患功业不就,小人唯患家室不成子孙不立!”

    “民间皆以成婚成家立子孙为人生大成就。比若一个秦人家庭,一旦家中大儿娶妻生子,就代表已经需要独立承担家庭重担,不能再向父母讨取,,甚至一旦这户家庭中有其他儿子,这时候大儿就需要分家。”

    “这是民间约定俗成,一旦王上”

    见秦王挥手停止,李斯不再出声,目光似有疑惑。

    “不错!不错!”

    陈锐连连点头,倏然转身离去。

    李斯见秦王离去,一头雾水,还有那口中的不错到底是什么意思。

    后面他还有许多下文没有讲出来,这猜出了后文表示肯定,还是其他,而这又是在释放什么信号?

    瞬间。

    李斯的心情又不上不下起来。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