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三十六章 韩国将薨

    韩国秦使馆。

    位于新郑南市,实际上也是韩国最大的商市,毗邻王宫。

    月上中天,商市长街因实行宵禁而无人,但此时秦使馆中却有两架马车先后入内。

    秦使馆门外,两列威武秦兵披坚执锐,铁面罩脸,只露出锋利无匹的虎狼眼神。

    李斯目光一扫而过,心中稍安。

    这些都是一等一的大秦锐士,以一当十不在话下,加上秦国霸主地位,韩国军方等多方势力根本不敢强行闯进来。

    如果那一位不知死活强行带兵入内,等同挑衅秦国霸权威仪,比杀害秦国使臣更为严重。

    尤其是在大秦十万铁骑覆压韩国边境这个关节,局势简直一点即燃。

    是以这种滔天后果没人承担的起,也没人敢承担。而假若姬无夜真不要命,一旦引发秦兵掠韩,迎接他的将是不仅是韩国多方势力的围攻,还有民间滔滔仇恨。

    届时姬无夜除了拥兵自立,杀王造反,最后徒留下败亡局面,别无他果!

    归根到底,还是韩国势弱,没有选择余地。

    李斯冷酷一笑,心中对于韩非的选择充满不屑。螳螂双臂怎么抵挡冲驰的滚滚车轮,唯死而已。

    揉揉双眼,闭目安神,李斯跪坐于案前,忽感身后传来细细脚步声,转身一望,微微一愣:“师哥怎么有闲情雅致来我这里?”

    “我听卫庄说姬无夜禁卫军中出现异动。”韩非目光巡视整个房间:“我有些疑惑想要问一问秦王。”

    “王上并不在这里。”

    “不在这,怎么借你来脱身?”韩非并未发现房间有什么异样:“说实话秦王的手段有些令我意外,他真的不再这里?”

    “我并未见到。”李斯脸色平静,古井无波。

    “不管是在还是不在。”

    “师兄想说什么?”

    “我想与你玩一个游戏。”韩非走至案台,跪坐与李斯面前,一扫开案牍,手中转动一枚金色铜币,眉色一挑:“敢不敢来?”

    “为何不敢?”

    “好。”

    韩非两指轻夹一枚铜币:“你我各自亮出铜币一面,若同为正,我给你三金,若同为反,我给你一金。正反不同你需要给我两金。”

    “八次为限度,谁最后拥有的金子多,谁就是赢家。”

    “若又一次同正我便可得三金,师兄岂不亏之?”李斯两指捏起一枚铜币,轻笑了笑。

    “游戏尚未开始,师弟怎知结果?”

    韩非握拳包住铜币,两人相顾一视,皆看到各自目光中的凌厉。

    这是一场心理博弈。

    轰!

    两者齐齐松手,展开铜币一示正反,瞬间两枚铜币为正,李斯拿下一手。

    可随着时间飞逝,八局过后,放在韩非盘的金子明显更多,李斯气息郁结:“师兄的赌运总是很好,再一次!”

    韩非嘴角轻扬,不以为意,再来了一局,结果同样是他获胜:“再次承让!”

    李斯冷哼一声,握紧的手松了下去,却见韩非站起身:“师弟一早便看出这游戏的奥秘所在,却仍愿放手一搏!归咎到底,终究是师弟贪念太深,胜欲太强,这才使得我有可乘之机!”

    “仕途艰难,人心叵测似与这游戏相合,师兄话语暗藏机锋。”

    韩非沉声道:“你我两人游戏,出正,看似回报高,却最终输之,出反却最终胜之。”

    李斯心中一凛,已察觉韩非之意,站起身来:“师兄言下之意是指秦国政局变幻?”

    “不错,听闻秦国吕相位高权重,而秦王嬴政未亲政,而称吕氏为仲父,如今的秦国相权强而君权弱,师弟的抉择不正与这游戏相似?”

    韩非与李斯交错,眸中光芒各自闪烁。

    “师兄现非秦臣,却充当秦王说客行秦臣之责,难道是人在韩国心在秦,想一同随王上前往秦国?”李斯走至窗前,抬眼望着姣姣明月,语气极为淡漠。

    韩非哈哈一笑:“并不此意。”

    “那我李斯在师兄眼中就是如此不堪吗?”李斯背对韩非,影子在月光下打在墙上。

    韩非不明所以:“师弟何出此言?”

    “听闻师兄一叶知秋,坐困韩国一隅却能写下谋划天下的惊世文章。我李斯才虽不及师兄万一,身陷咸阳一年有余犹不能识秦国风云激荡,见微而知著。”

    李斯转过身形,目光逼视韩非:“师兄不是视我蠢豚野彘,是什么?”

    嗯嗯~

    韩非低头看向别处,有些尴尬地用手捂住嘴边,轻咳几声。

    李斯却紧盯着他,视线不移开一息:“师兄才华横溢,当世少有如潜龙,而韩国势弱,国境不足千里,放诸七国也不过一池塘。”

    “师兄虽能以一隅写出谋天下文章,但坐于一方池塘中却妄想遍察七国风云动荡,汪洋奔流,眼界何其小也!”

    “此乃不知天数!”

    “愿闻其详!”

    韩非并未动怒,眯着双眼,凝视面前淡然而立师弟李斯。

    此中变化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想,或者说面前的李斯心中已经在吕不韦与秦王嬴政两者间做出了选择,只不过限于局势,李斯只能按兵不动。

    甚至再往下深思下去,李斯都已经可能投靠了秦王嬴政,只是不为他所知而已。

    这也能解释为何李斯成了秦王嬴政脱身的计划一环。

    “师兄可还记得当初之言?”

    “我与你相处甚久,你指着那一句?”韩非又变得嬉皮笑脸起来。

    李斯早已习惯,自顾自道:“师兄之才十倍于我,我只有依靠秦国,才敢与师兄一较高下。”

    “嗯,有这么一句!”韩非点点头:“你想表达什么?”

    “师兄在韩,我在秦。现在我脑中愈发确信一个信念。”

    “是什么?”

    “你必败无疑!”李斯一字一句停顿。

    “哦?”韩非摇头轻笑:“你便是你所说的不识天数?”

    “不错。”

    “秦国的强的远超乎你的想象,而师兄目中的秦国,只是坐困在韩国这深井中的秦国,管中窥豹。”

    见韩非沉默深思,李斯又道:“师兄应该去看看秦国,相比韩国的多方掣肘,秦国才是你施展抱负的绝佳平台。”

    “你又来当我的说客,现在我知道先前是浪费口舌,你已经投靠了秦王?”

    李斯并未直接回应:“韩国不仅内外交困,积贫积弱,而且权臣当道,师兄想要以变法强国,但在你的书中:事在四方,要在中央;圣人执要,四方来效。李斯可是铭记于心。”

    “师兄之变法非强君不可为之,如商君与孝公,举国支持,历时四代秦国方有此成就。韩国君主不贤,懦弱无能,何能作为师兄后盾?”

    韩非面色平静,李斯能知道这一切,他身处韩国又怎么不知道?

    “师兄心平气和,这气度令李斯仰慕。”李斯微笑一拜:“然则,师兄变法成功也无妨?”

    “哦,你这说法又藏了什么玄机?”

    李斯走至韩非面前:“昔日韩国申不害变法耗尽一生方得功成,商君变法历二十载,师兄打算耗时多长时间?”

    “十年,二十年,三十年还是一生至死?”李斯笑吟吟的与沉默的韩非对视。

    “若李斯归秦,我当劝谏秦王,欲一天下,首在韩国。如此若无意外,五年内,秦国铁骑势必踏平韩国,韩将薨!”

    韩非蓦地抬起头,眼中泛冷意:“你不怕我让你回不了秦国?”

    “哈哈哈”

    李斯仰头长笑:“师兄你又犯了一个错误,你不仅低估了我,而且低估秦王。”

    “秦王嬴政乃我所见最为雄才大略,英明果决君主,无论是礼贤下士,亦或是宽广心胸都远胜古之圣君。而且只要一展地图,便不难发现秦国若要统一天下,韩国正挡在秦国东出函谷关必经道路上。”

    “难道秦王发现不了这一点?那些名将发现不了这一点?师兄小天下人也。”

    韩非呼吸一窒,手放在身后轻微颤抖,深深看了看李斯一眼,二话没说就转身离去。

    “师兄我在韩国等你。”

    见韩非身影缓缓消失眼前,李斯躬身一拜,礼仪周到,一丝不苟,任谁也挑不出任何毛病。

    呼~

    过了片刻,看着安静的房间李斯大呼一口气,随即眼中盯着前方墙壁,走了过去,轻轻在上面敲了三下。

    磕磕磕!!!

    倏然。

    光洁的墙面分合,不大不小的空间很是亮堂,里面端坐两人,正是盖聂,秦王嬴政。

    “我怎么不知道你已经投靠了我?”

    陈锐双目注视李斯,眼中满是戏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