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三十五章 夜幕杀机

    “公子,城西有所异动。”

    盖聂从屋檐房顶中下来,走至陈锐身前。

    “哦?”

    “有趣,看来这风在韩国刮了起来。”陈锐虎目瞥向韩非。

    “大王,似言有所指。”韩非向空中伸出手,像是仔细抚摸感受微风吹拂,闭上眼,“不过这风可远不只在韩国。”

    “先生此言何意?”

    “风自秦国起,掀千层浪,王上离开故国去见一个素未谋面之人,是危险的。”

    “虽然素未谋面,但读你的文章却是胜过千言万语。为这文章,为你这个人冒点风险还是值得的。”

    “大王谬赞。”韩非心中涌现一股暖意,轻笑了笑,“不过大王为一国之君,古人云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而这万金之躯离开国境,便犹如龙困浅滩。”

    “以韩非之见,大王此行是将自己推向更危险的悬崖。”

    “哼~”

    “不登上悬崖,又怎么领略一览众山小的绝美风光。”陈锐不以为意,“再说先生自己也是身处如履薄冰的处境,难以自拔,又如何替人分忧?”

    “哦,愿闻其详。”

    “先生曾在《孤愤》一文中峪言,一个国家最为忌惮是臣子威望过高,君王有对左右近臣太过亲信!”

    陈锐走至韩非身边,“据寡人所知,现今韩国正是权臣当道,君主有没有主见的局面。眼下韩国,在野,江湖动荡,诡谲丛生,在朝,太子新死,各方势力明争暗斗,在,外我大秦铁骑将至而无退兵之策。”

    “先生早于计穷于朝野,却犹自在朝堂上夸下海口,十日之内不肯破案便割地让秦,岂非让人哂笑。”

    “呵~”

    韩非霍然一笑,似有些自嘲,“我的困境大王洞察透彻,先前更是以简信试我,莫非想看看韩非到底是否只是夸夸其谈之辈?”

    “我很好奇。”陈锐漠然道。

    “只需要大王答应我帮我一件事情。”韩非转过身子来,凝视那棱角分明的脸庞。、

    “什么事?”

    “赦免一个人。”

    “什么人?”

    “暂时保密。”韩非展露笑颜。

    陈锐默然不语,韩非又道:“不登上悬崖,如何领略绝顶风光,大王可信的韩非?”

    “可以!”

    陈锐语气郑重,他很想看看面前的人物到底是止步于新郑的贵族公子,亦是肩扛天下,能与他并肩齐行开创万古的无双国士。

    嗡嗡~

    一道激旋劲风落下,卫庄自高耸屋顶飘然飞越,落于韩非身侧,冷酷眼神没离开陈锐的身子:“韩国夜幕正在向这边行动,你的行踪已经暴露。”

    “大王可需要帮忙?”

    韩非见那脸庞依旧不为所动的冷峻样子,不禁问了一句。

    “无妨。”

    陈锐看向韩非:“刚才先生言寡人为龙困浅滩,此刻危局应言而至。但寡人若破此局,先生能否也给我一个人?”

    “什么人?”韩非下意识回道。

    “保密!”陈锐同样如他刚才一样笑了,“不登上悬崖,如何领略绝顶风光,这是刚才先生所言,不知先生能否信得过嬴政?”

    “可以!”

    韩非恍然一笑,瞬间有种自己挖坑自己跳的感觉。

    “如此便好。”

    陈锐嘴角笑意意味深长,“此局需破,还请先生协助。”

    见韩非点点头,陈锐转头注视盖聂:“按紧急计划行事!”

    韩非在不远处,看着两人静静对谈布局,虽听不清整个计划,但秦王嬴政在秦国的局面貌似并不如他所想那般困难。

    若是轻易受限于秦相吕不韦,他又怎能在韩国调度如此多的资源?

    城外。

    新郑禁卫军营。

    “报!”

    一声嘹亮长喝响彻整个军营。

    “大将军,城西后方粮草军械营口被人纵火燃烧。”

    “什么?”

    刚刚穿好重铁甲胄的姬无夜猝然转过身形,虎目中射出两道厉芒:“怎么回事,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起火,什么原因,什么人干的?”

    “末将不知”

    面对这一问三不知的情形,姬无夜脸上刚硬须髯如针尖般竖立。

    “将军目前火势危急,是入新郑捉拿要犯,还是救火?”

    一旁另一位将领着急问道,却听姬无夜面色森寒:“去随我捉拿要犯,火势先派部分兵马营救。”

    “将军?”

    “不用多说,先擒拿杀害秦国使臣的凶犯!”

    姬无夜并不蠢,当世秦王的行踪和一地的财物相比孰轻孰重,他分的清楚。

    只不过令他意外的是韩国新郑禁卫军内一手由他掌控,戒备森严之下居然能被人纵火,若是没有内鬼他绝对不信。

    可是若真有内鬼,居然能渗透进他的亲信部队,这未免也太过可怕。

    一时间,姬无夜心中更加冰冷:“出发!”

    行随令起,声音刚脱口而出。

    底下一片乌泱泱禁卫军迈了不过十步之遥,立马惨叫连连,有的更是瞬间坠马落地,口吐白沫,昏迷不醒。

    “这又是怎么回事?”

    姬无夜看着身旁,身体状况良好的数十人,满目杀意倾泻而出。

    “报,众将士疑似中蛊毒所致!”

    几位粗通医术的将军立马呈交答案,姬无夜却是冷笑不已:“那看来是那群百越余孽所为?”

    底下仅剩余的人马皆面面相觑,默然无语。

    姬无夜看着此情此景,心中泛着冷意。

    粮食,军械,军营用度在他的禁卫军中都是重中之重,百越乱党再怎么强横怎么可能知晓军中机密。

    甚至就算知晓,禁卫军钳制新郑兵马过万,强弓劲弩之下,再强的个人武力都是齑粉,他们又怎么能够突破重兵把守的要地?

    而且百越乱党早不下毒,晚不下毒,偏偏在获悉秦王行踪再来下毒,这代表什么不言而喻!

    这个内鬼潜伏之深,能量之广远超他的想象,甚至就隐藏在他周围的十几人当中。

    姬无夜目光扫了又扫,冰冷道:“先封锁新郑各个大门,任何人不得出去!再去军营。”

    最终过了一个时辰,待姬无夜重新抽调兵马,紫兰轩内已是人去楼空。

    “末将凤鸣监视紫兰轩动向,这一时辰内只有两架马车出去!”

    一位蒙面将士跪倒在地,向姬无夜汇报情况。

    “人一定在马车之上,随我去追!”

    “将军,九公子韩非马车已经被拦下在东城门,上面只有韩非与卫庄!“

    听到底下人的情报传送,姬无夜目光幽幽:“那人就是在这架马车上?”

    说着,一架马车遥遥驶来,见到上面乃是盖聂的身形,姬无夜不觉热血激荡。

    传说盖聂乃是秦王首席剑术教师,形影不离,有盖聂的地方就一定有秦王嬴政的身影。

    而秦王嬴政?

    七国之霸主!

    一旦为他所弑,以山东六国对于秦国的仇恨,此等厚望足以将他推上韩王的宝座。

    屠龙。

    姬无夜嘴角一笑,见马车上盖聂下来,高抬起手中重尺对着他,居高临下:“你是何人?”

    “在下盖聂。”盖聂长身而立,神态自若。

    “盖聂?”

    姬无夜翻身下马,目光逼视:“秦王嬴政的首席剑术教师,你为何会出现在韩国?”

    “那将军又为何将我的马车拦下?”盖聂手中持剑,冷声凛然。

    “本将军得到情报,杀害秦国前任使臣的百越凶犯正藏身于一架马车之中。”

    “今夜所有车辆都要接受调查!”

    “为了安全,请交出你的佩剑。”

    盖聂神态冷漠,周身剑气凌厉外放,左手渐渐摸向另一只持剑的右手,令一众甲兵为之胆战心惊,身子不由自主后退。

    就在此气氛一触即发之时,马车上突然传出一道声音:“韩国的待客之道果然不同寻常!”

    “这声音是?“

    姬无夜心中顿时一咯噔,他很熟悉这声音。

    没等他回想起这声音主人,马车帘幕缓缓掀开,一道令姬无夜震惊的身影走了出来。

    竟是李斯!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