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三十二章 语惊四座

    新郑城外。

    盛气凌然的甲兵拿着武器威逼一众身无片缕的老弱残幼,还有于瘦弱母亲襁褓当中的婴儿,舔舐手指,饥困交加。

    惨叫声连连,哀嚎声不断。

    一些饿极了的平民奋力向新郑城内狂奔而去,无情的锐士挥下刀兵,鲜血撒向长空。

    这种举动仿佛激起平民的不满,拿着石头,棍子等等武器奋力相抗,却被无情镇压,血流了遍地,死伤一片。

    世界仿佛终于安静了,这时才有甲兵出来将尸体被抬出乱葬岗中,避免瘟疫的产生。

    这一幕幕整个国政皆是被红莲看到。

    “这就是真实的韩国!”

    陈锐贴在红莲的身旁,凑到耳旁说道,“你所看见的新郑繁华只不过建立在无数百姓流离失所的痛苦当中,而这仅仅只是韩国的缩影!”

    红莲的身体颤动,泪水再次从精致脸蛋中滴落。为避免节外生枝,陈锐直接点穴禁锢了她的身体。

    这是少女红莲自己央求来看的。

    自两日前红莲被他敲晕,未能见到韩非,她杏子便安静了许多。

    只不过对于陈锐言谈中的韩国现状抱有怀疑态度,他也未反驳争辩,只是提出让她见一见韩国真实面目,红莲欣然同意。

    这才有现在的一幕。

    彻底撕裂了少女心中对于韩国美好的梦幻,他并不知道这会对红莲的三观产生什么影响,但可以肯定一点,会逐渐成熟起来。

    就比如现在陈锐解开少女的穴道,红莲并未像是往常一样冲上去呵斥甲兵,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一幕,脸色中悲哀与痛苦掺杂。

    “为什么?”

    红莲像是小女孩一样抹干净眼角的泪水,双目隐含晶莹,努力使自己不轻易再哭出来,“为什么韩国会变成这样,这不是我以前见到的韩国!”

    “你的父王,你的哥哥期望你能纯洁无忧长大懂吗?”

    “别动!”陈锐凝视面前哽咽的少女,手探出到红莲的眼角,抹去淡淡泪痕,声音柔和,“没有希望自己的亲人在忧虑中长大,都希望把最好的给自己的儿女,无论贵贱。”

    “以后不要再哭了,你不希望令你哥哥见到一个大花猫吧!”

    红莲脸色微红,感受脸庞传来的异样触感与男子独有气息,顿时心乱如麻,两只小手放在背后纠缠。

    不远处。

    陈锐与红莲十几步外的身后,盖聂与李斯面面相觑,皆是从这一幕中看到各自的震惊。

    “秦王动情了?”

    瞬间这个疑惑出现两人的心头,皆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秦王继位近八年,未加冠,未婚娶,在位兢兢业业,满朝文武皆是被这股认真态度所折服,即便吕不韦在一方面也挑不出任何刺来。

    因此凭借这八年来的辛苦,方能与吕不韦分庭抗礼。

    如今这又是在释放什么信号呢?

    李斯心思急转,作为君王每每所展露的一面都不是简单意味,其中必定藏有深意,这才有伴君如伴虎之言。

    像是当今秦王这种英明果决之主,事关自身婚娶,政权等等无疑会影响整个秦国走势,如今秦王却对一名女子做出极少的亲昵动作,定不会简单

    可还未等李斯思考清楚,一道淡淡清音出来,“你们二人过来!”

    陈锐并不知道刚才一个动作会李斯带来许多内心戏,只是静静看着低身下拜的他,带着一丝笑意,“见到我可曾意外?”

    李斯:“被带来时初见公子有些意外,但过后并无意外。”

    “哦?”陈锐笑道:“还请教”

    李斯:“公子出现韩国想必是为韩非而来。”

    “不错,你很聪明。”陈锐继续道:“只是你为何认为我为韩非,而非其他人或物?”

    李斯:“韩非当世大才,若尖锥,只有得一施展平台,自会脱颖而出。而韩国国境不足千里,这块小布挡不住他的锋芒!”

    红莲刚听到李斯对于哥哥韩非的赞叹,忍不住昂起小小骄傲的头,露出白皙细嫩的脖颈,但后面对于韩国的批评又瞬间令她想打这一位书生模样的人。

    “你倒是不吝夸赞,只不过此行你对上韩非可有把握!”

    “并无把握,只能尽力施为。”李斯老老实实回答,毫无一点回避。

    片刻后,见到李斯渐渐隐去的身影,盖聂低声道:“李斯知晓公子行踪,是否?”

    “无妨,他是聪明人,知道该怎么做。“陈锐目光深远,“而且我的行踪不是已经暴露了吗,此趟暗中来了多少人?”

    “以八玲珑为首的许多罗网高手,以及列国中的诸子百家豪侠。”

    “豪侠?”陈锐有些疑惑。

    “秦国有谣言散布公子来韩的消息,想必是有人在暗中推动百家豪侠进行刺秦行动。”盖聂沉声道,“还有罗网与韩国夜幕有所勾连,公子不得不防!”

    “他可真是够下血本呵~”

    陈锐声音漠然

    韩国新郑行宫!

    气象豪奢,钟鸣鼎食。

    在一阵由诸侯专属乐器钟、鑮奏出的宏大乐章中,李斯昂首持节杖漠然踏入韩国王殿。

    “韩国使臣李斯觐见!”

    韩国王殿门前,有九个身为公、侯、伯、子、男、孤、卿、大夫、士迎宾赞礼的官员司仪施礼,并延引上殿,九宾大典这是诸侯国之间最高的外交礼仪。

    铿铿铿!!!!

    节杖重重地敲击地面,发出铿锵不绝之声,宛若秦国唱起冲锋号角。

    “我由渡桥经西门入新郑,哪里热闹不凡。”李斯昂首向前,步伐沉稳,“似已无人记得,前任秦国使臣正是在哪里遇刺!”

    李斯目光锐利如剑,直视韩王,一反常例并未行丝毫礼仪。

    韩王安压抑怒火,手中拳头暗握,沉声道:“韩国一向以礼事秦,这等意外非寡人所愿。”

    “凡诸侯之邦交,岁相问也,殷相娉也,世相朝也。秦国遵循周礼,遣使相娉,韩国却未尽保护之责,这就是韩国的待秦之礼?“李斯环视韩国满朝文武。

    韩王安目光闪躲,哑口无言

    韩国上将姬无夜却站出身来:“百越余孽擅使妖术,我们必定倾力捉拿凶犯。”

    “哼。”李斯冷哼一声,目光逼视这位韩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将军,“天泽入侵王宫,绑架太子和公主。目下公主失踪,太子两日前又莫名死亡。”

    “姬大将军的倾力解决,听起来倒像是拿天泽没有办法的借口。”

    “你!”

    姬无夜怒容隐现,李斯却转过头看着韩王,“如果韩国无力剿灭天泽,我大秦铁骑愿助一臂之力!”

    瞬间朝堂文武大臣皆为之动容,这是赤|裸|裸的威胁,但是面对秦国强横的兵力韩国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李斯这时又继续道:“故此聚兵边境,蓄势待发!”

    “韩国的事当然由韩国自己解决,秦军不邀而至,兵戎相交,帮忙是假,只怕反客为主是真。”血衣侯白亦非站了出来,“现今楚人虎视眈眈,现在秦韩交战,无异于鹬蚌相争。”

    “使臣遇刺于韩,天下以为秦国可欺。”李斯掷地有声,但随即话锋一转,“但是王上愿意迂尊送亲使臣遗体归葬咸阳,以表诚意,秦国可以既往无咎。”

    “古语云,诸侯相送,固不出境。”韩国国相张开地出声为韩王保住颜面,“王上送秦国使臣归秦,于礼不合。”

    “韩与秦并列诸侯,同为一国国主,岂能屈尊相送,为天下嗤笑。”

    韩王第四子韩宇冷声呵斥,一时间博得满朝文武连连点头。

    李斯不以为意,嘴角浮现一丝笑意,“虽并列诸侯,却有分别。”

    “维雀有巢,维鸠居之。”

    “韩固然为国主,但联合赵,魏三家分晋地而得之,而秦王乃受命周天子敕封世袭侯爵贵为正统!”

    此声仿若惊雷炸地,直指韩国根源不正,而且这本就是铁一般的事实,令众人毫无辩驳之法。

    突然。

    一道清脆的声音回旋整个王殿。

    “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

    尧为古之圣君,桀为古之暴君,但两者朝代都因客观规律而被终结。此一言而出,刚好能够反驳李斯“正统”之言,诸多大臣心头暗赞,举目望去。

    一袭高贵紫衣的韩非挺身而出,一步一步缓缓走向这位昔日师弟面前,“晋之衰亡,韩魏赵三国立非人意,而为天道。”

    “李大人虽宣扬秦国受周天子之正统,但大周却灭于秦贵国文信后吕相可是亲手总结了大周八百年的王脉!看来在秦国眼中,这份正统可谓弃若蔽履。”

    韩非针锋相对,一番对辩巧妙化解韩国正统之疑。

    李斯暗感吃惊,但也未曾放弃,因为他背后站着的是大秦帝国,七国当中唯一的霸主,而且韩国边境有十万秦军作为他的支撑。

    “若王上不愿屈尊入秦,那么还有另一种方法。”李斯改变策略。

    “什么方法?”韩非问道。

    “当年齐桓公帮助燕国,得胜后,燕庄公亲自送行,相谈甚欢,不觉送入齐国边境,齐桓公深感失礼,于是将燕庄公走过的地方割让给燕国,传为美谈。”

    “韩国何不效仿五霸之典,允诺以秦国使臣遇害地点为界,割让土地给秦国,此等诚信必定赢得天下美誉,平息兵戎之灾。”

    “割地~”

    韩王失声,满朝文武也是瞠目以对,震惊非常。

    韩国以往君主赂秦割地不在少数,韩王安时期也割地给予秦国,但是秦国使臣抵达新郑,这意味着按照李斯之言,韩国首都都要赔给秦国,那么大半国土沦陷,韩国国不将国。

    就在此时,韩非笑道:“韩国使臣从咸阳到新郑遇害走了几日?”

    “十日左右。”李斯回道。

    “十天之内,破不了这个案子就依照李大人所言。”

    瞬间韩王怒容隐现,“老九你胡说什么?“

    “此话当真?”李斯难以置信。

    韩非未理会韩王,淡淡道:“既然以时间为限,如果早于十日破除这个案子,相应减少割让土地,是否公平。”

    “这个自然很公平。”李斯道。

    “从咸阳到新郑使臣走了十天,这十天当中,五日在秦地,五日在韩地如果案子少于五天破了,是不是相应秦国也归韩国所有?”

    图穷匕见!

    韩非捉住了李斯的语言逻辑中的漏洞,巧妙化解了他的威逼。同时诸多王公大臣瞬间松了口气,又为韩非的无双辩才与机智叹服。

    李斯看着韩非嘴角的笑意,手指紧握节杖,他已明白此番他又失败了。

    而再想发难,只能等到韩非捉拿天泽人等。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