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三十章 业火红莲

    红莲手里拿着面具僵在当场。

    脸色带着些许尴尬与慌乱,活脱脱像是个偷吃糖果的小女孩。

    “没什么没干什么”

    “拿过来!“陈锐冷声道。

    “给你就给你,凶什么凶啊!”

    红莲嘟起小嘴,想要用力一掷,但还是见到他俊朗面孔还泛着苍白,又将面具轻轻放在地面。

    哼了一声,提起粉色小裙子,转身向山洞外面走去。

    陈锐戴着面具,看着少女的纤细的渐渐消失在山洞。

    “啊!”

    忽然,洞外一声尖亮的喊叫声传来,只见洞口又出现红莲的身影,飞奔似的冲过来,躲到陈锐的背后颤声道:

    “外面好多血,好多野兽尸体。”

    “我知道了,可你不用抓住我的腰!”陈锐感受腰腹间传来的痛感,嘴角不由一抽。

    红莲愣了一下,这才意识过来,看了看双手,飞快缩了回来,脸红霞飞,支支吾吾道:“我不是故意的,外面真的有很多尸体。”

    不知为何,当看见外面恐怖的画面。

    她第一时间就跑向了这位陌生男子身边,这完全是下意识的举动。

    待在他的身旁,能够感受体内生出淡淡的暖意,非常安心,好似一切烦恼,阻碍都会冰消瓦解。

    那种感觉就像是体内的炽烈能与他相为呼应,而她就像是身处黑暗当中被万丈的霞光迎接出来,很是奇妙。

    陈锐听红莲这样说,猜测应该是他体内血液的诱因,导致山林间野兽暴动。

    他们寻着味道过来,却被盖聂屠戮了个干净!

    果不其然。

    陈锐收拾整理片刻,起身走到洞外。

    浓郁驱兽药香扑鼻,同时林间野兽尸体遍地,血液浸润到泥土当中,一片猩红!

    而在那野兽尸体当中,盖聂身影缓缓而来,发丝稍显凌乱,衣衫带着点点血红,霜白长剑出鞘,剑刃其身血迹干涸嫣红。

    “时间多久了?辛苦你了。”

    “一天半!”盖聂躬身答复道,“非我一人之功!”

    “我知道!”

    保护在他身边的自然不可能只是一个盖聂,将生命托付于他人之手也非他的杏格。

    “走吧!”

    “去哪里?”红莲小声问道,“能不能送我回新郑去,我可以给你们”

    “给我们什么?”见红莲没有下文,陈锐口气中充满调笑问道,“财货,权势,亦或是其他”

    红莲脸色羞红,小脚跺了跺地,又气又恼。

    在她心中,对于面前男子秦王身份已经相信了大半。

    毕竟这一身气度在韩国举国上下无一人能有,而且手底下一个高手就能将她从令哥哥韩非烦恼的天泽手中带回来,也侧面证明了其人的不凡。

    “不送就不送。”红莲侧过脸,嗔怒赌气似的离开,但没走两步,看见脚下一片的猩红又犹豫了起来,最终小心翼翼踮起脚尖绕开地面上的野兽尸体。

    “我自己有脚,我可以自己去!”

    红莲的口气有些得意,但瞬间脸上的笑意凝固。

    她的脚步被野兽尸体一绊,整个身体倾斜后仰,似乎要与地面的血液来个肌肤之亲。

    “救”半空中少女张开樱唇,有些恐惧。

    陈锐并没有去施救,就这样看着她缓缓栽倒,身体粉色长裙沾满的血液,连粉脸上都有些猩红点。

    看着少女的狼狈样子,他感觉心情顿时舒爽了起来,有种熊孩子遭到恶报与一丝摧残少女的快感。

    “哈哈……”陈锐笑出了声音。

    而红莲站起身看着自己狼狈样子,这比杀了她还难受,同时还听到几步外的刺耳笑声。

    “你们欺负我!”

    瞬间,红莲的眼眶又红了,晶莹泪水如不要钱的珍珠滴落。

    “少女果然是水做成的。”陈锐大感头疼,觉得古人一点都没说错,旋即出声道,“想不想回家,想不想见到你的哥哥韩非?”

    刹那,如他所预料一样。

    少女的哭声戛然而止,一双水汪汪灵动双眸期待地看着他,长而弯黑色睫毛沾着星星点点的水润,一颤一颤。

    “我可以令你回家见到韩非,前提是这几天中你必须跟在我的身边,而且必须不能哭,不能闹,不能耍你的公主脾气!”

    “能不能做到?”陈锐面无表情恫吓。

    “不能做到会怎样?”红莲小声反驳。

    “不能,呵呵盖聂!”陈锐冷喝一声。

    瞬间一抹寒光照在红莲的双瞳之上,刺痛感令她下意识用手遮挡,侧目看着那持剑者冰冷无情的面孔,然后像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能!能!能!”

    “不过我要先换一身裙子!”

    红莲见那白衣青年仍是板着脸,声音越来越小,细若蚊蝇

    天色入暗,晚霞褪去。

    夜幕星垂,一片银辉飘洒在古木林间,宛若蒙上了一层银纱。

    少女红莲此刻身着一袭浅蓝带粉长裙,漆黑长发精致的梳拢在肩后,神情安静怡然。

    不同于平常时的娇俏妩媚,安静时候少女眼神宛若秋水沉静,绝美容颜,略施淡妆,眉眼如画,予人一股心灵得到释放的祥和。

    可是没过多久这股典雅气质便消失的一干二净,因为一个人物映入少女的眼帘-韩非。

    “别激动!”陈锐的一只手拦在红莲的身前,挡住了去路,淡淡道,“我说过这几天老实待在我身边,日后你与哥哥自会相见!”

    “他会不会有什么事情?”

    看着韩非独骑与天泽谈判,红莲脸色闪过一丝忧虑。

    “他是你哥,难道你还不了解他?”

    “也对。”红莲笑了笑,“什么事情都拦不到他的,区区天泽早晚都是我哥哥的手下败将。”

    “是不是手下败将我不知道,但我好奇韩非在你与太子两者间会选择那一人?”

    红莲脸色一变,眼光看向天泽与韩非对话处,声音渺渺传来:

    天泽冷酷道:“两个人,你只能带走一个!”

    韩非握紧手中的药瓶:“我要的是两个人。”

    天泽:“一个筹码可不能换取两件货物!”

    “你不怕我玉石俱焚。”韩非目光乍然阴冷起来。

    “你也承担不了失去筹码的风险。”天泽转过身去,继续道,“你过早暴露的自己致命的了弱点,我手中这两个筹码对你而言一样重要!”

    尽管手中已经失去公主红莲,可他还是想试一试韩非的心迹。

    “我选太子。”韩非思考许久,终于道出了声音

    韩非的声音徐徐传来,隐匿一旁无人发现红莲蓦然瞪大了双眼,泪水无声的流了下来。

    “哎!”

    “你想要哭我可以借个肩膀给你靠,但不用钻到我怀里来,打湿我的衣裳。”

    陈锐忽然感觉怀中多了一个娇弱的身躯,情绪低落,无声啜泣,泪水愈来愈多仿佛江河决堤一般,颇有些无奈。

    对于韩非的选择,他毫不意外,毕竟法无私情,在家国面前韩非必然选择韩国太子,但仅仅会如此下去吗?

    陈锐抱有怀疑,毕竟能说出七国天下要九十九的男人从来不会做选择题。

    就像他一样,选择从来不会有,只会携煌煌大势碾压过去,挡者即死。

    果然,韩非再次发声道:“我选太子,不代表放弃红莲!”

    此刻在怀中哭泣的红莲突然一呆,回头转身看向远方。

    只见倏然间,天空爆降无数寒冰长矛向天泽直落而下,不消片刻,寒冰长矛化作的冰域将天泽死死困在其中。

    一道火红身影骑着白马自天而降。

    韩国血衣侯白亦非!

    天泽已经意识到了这是个陷阱,却未逃走,反而仰天长笑,“哈哈韩非,你以为只有你会使诈吗?”

    “告诉你,你妹妹红莲公主并不在我手中,她的行踪你永远也别想知道!”

    “因为她死了!”

    这一声天泽声音格外斜长。

    韩非目色一惊,面容极为阴沉

    “走吧!”

    天泽与所谓血衣侯白亦非的战斗在陈锐眼中乏善可陈。

    红莲此时却抹干净了眼角的晶莹,露出笑容,驻足停留,似乎在抗议陈锐的提议。

    陈锐也没废话,一记掌刀拍在其脑后,令她晕了过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