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二十九章 情毒相生

    “哎!”

    “你到底是谁?”

    “站住!”

    “不要装哑巴,再不说我就不走了。”

    山林的小路之上,溪水潺潺流动,一旁枝丫交错,形成片片余荫。

    红莲小跑着追上前方走路不疾不徐的华美白袍公子。

    双手张开拦在他的身前,粉裙遮掩淡淡白腻的丰雪酥胸上下起伏,樱唇小口喘气呼吸,眼神含嗔无邪。

    “你到底是谁?”

    “知道我的身份,对你没有好处!”陈锐带着轻笑口气说道。

    不知为何,面对着眼前的少女,他的心情有些放松,尤其是那纯真无邪的样子令人生出逗弄的欲望。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会对我有没有坏处。”红莲撅起小嘴,赌气似的道,“还有你也要向我道歉!”

    “为何?”陈锐上下瞧了她一眼,淡淡笑道,“按照常理,我救你出来你应该谢谢我才对。”

    “你没经过我的同意就救我,还要我说感谢?”

    少女轻白了陈锐一眼,小手叉起腰又道:

    “告诉你,就算你不救我,我哥哥韩非也会来救我,他可是韩国大司寇,你要对我有什么歹念,你绝对死无葬身之地!”

    “歹念?”

    陈锐笑出了声,“就你这胸前二两肉吗?貌似还比不上那位叫焰灵姬的少女。”

    霎时。

    红莲面红到了耳根处,目色含怒,银牙紧咬,恐怕若不是顾忌一旁持剑的盖聂就要扑身向他咬过来。

    “道歉!”

    “你叫我死无葬身之地,我还不能说你两句吗?”

    “不是这个。”红莲怒目而对,“之前你借用《庄子—秋水》,将韩国比作腐肉,你要道歉!”

    “看不出你这个公主还挺护国的?”陈锐有些侧目,对这个少女意外。

    “道歉!”

    “我为何要道歉?这天下之中没有人比我更有资格将韩国视作路旁腐肉!”

    作为一国之君,道歉是不可道的。

    而遍数秦国历代君主,也少有秦王会被人按下头颅道歉,不过也有例外。

    就比如在那位功业仅次于始皇的秦昭襄王时期,赵国上卿,名传千古的蔺相如,在完璧归赵,渑池会盟之上硬生生逼得秦昭王王低头,赢得天下美名。

    于陈锐眼中,红莲公主,即便是日后的赤练也比不上蔺相如,能够让他收回天宪。

    何况韩国的现状本就是铁一般的事实。

    “我不管你是谁!”红莲眼眶瞬间红了,双目隐现晶莹,略带悲泣,“哪怕是你是天下霸主,只要在我的面前,就不能侮辱韩国。”

    “巧了,我若说我是当今秦王,你说我又没有资格评价韩国!”

    陈锐凝视红莲,双目透着一股无匹的凌厉,洞彻人心,周身内敛的气息轰然爆发,强大的气场霸道威压瞬间令林间百兽寂静无声。

    红莲也仿佛被这异动吓到了,微微一愣失神,眼中泪光缓缓滴了下来,“不管你是谁,道不道歉?”

    “韩国之现状,君主昏庸无道,朝纲不振,乱臣弄权。经济低迷,百姓衣不蔽体,食不饱腹这有何错?难道韩国不是一块腐肉吗?”

    陈锐淡淡答道。

    “不可能!”

    红莲的染花了淡妆,像只小花猫一样,飞扑向陈锐。

    “你属狗的!”

    陈锐轻易挡住了红莲娇弱的身子,奈何这位直接趁势向他手背咬了过去。

    他虽幼年习武,身体皮肤不比金铁逊色多少,但是仍能感受从手中传来一股疼痛,可见她咬的是如何用力。

    可这股感觉没停留多久,陈锐忽感手中湿润绵软的触感一松,红莲哇的一声吐出一口红艳的血,随后身体直愣愣的向后方倒去。

    陈锐莫名其妙,抱住了陷入昏迷状态的红莲。

    “怎么回事?”

    盖聂察觉两人玩笑不对,立马赶了过来,内力向红莲身体中涌入,不一会儿,肃然道:“蛊毒!”

    “天泽?”

    “之前不是查探过吗,她体内并无暗手?”陈锐询问盖聂。

    “臣失职!”盖聂单膝跪地,低头拜道。

    “无妨,术业有专攻。方术非你所长,而且百越在此一途更为其中翘楚,比肩阴阳家!”陈锐并未怪罪盖聂,“可有方法解决?”

    盖聂摇摇头,“听闻百越蛊术极为隐秘莫测,毒杏霸道,一旦中蛊,非施术者用蛊母不可解也!”

    “我去找他们拿回蛊母!”

    盖聂请命而去,却被陈锐挥手阻止,“天泽虽坐井观天,但也并非蠢材。不会傻乎乎等我们去找他们。此时若无意外,已然渺无所踪。”

    “那当如何?”

    盖聂有些心急,蛊毒霸道非凡,瞬间就能要人杏命。

    陈锐默然无语,余光看着红莲脸上微干的泪水染花的妆容,神情一直颦眉,未曾舒展,仿佛处于噩梦当中。

    “韩非啊韩非,我向来不做亏本买卖,希望你不要辜负我的期望!”

    猝然。

    陈锐沉声道,“拿剑来。”

    盖聂不明所以,但还是将佩剑交给秦王。

    倏然,他瞪大了眼睛。

    滴滴滴!!!

    只见秦王一剑划破掌心,流出的血液异于常人,是淡金色的,仿佛涌动着最为澎湃的生命力,血液每一滴滴入红莲的嘴中。

    眨眼间,少女的脸色变得红润,而秦王面色的以肉眼般的速度可见变得苍白!

    咕噜!

    看着那淡金色的血液,目眩神迷,盖聂浑然不知觉吞咽一口,不过当他清醒时,瞬间被自己这一举动吓了一跳。

    这血

    灵识覆盖千米山林他,能够感知当秦王血液流出来的时候,无数野兽都乍然惊醒,暴虐狂躁,宛若嗅到了无上美食!

    “我去护法!”

    盖聂脸色微变,转身离去

    黑暗。

    一片黑暗。

    一片死寂看不见光芒的黑暗。

    在这黑暗当中,底下是一片无数异蛇涌动的蛇池,红莲痛苦不堪,好似身体每一寸肌肤都爬满了蛇。

    受到万蛇撕咬,毒液侵入身体,她忍不住痛苦,撕声裂肺的哭喊一切能够保护她的名字,父亲韩王,哥哥韩非

    可是这声音刚一扩散开来,顷刻间就被这无边黑暗吞噬殆尽。

    绝望笼罩心头

    不知过了多久,刹那亦或是永恒。

    黑暗终于被一道万丈金光狠狠撕破,裂开天地,一切黑暗烟消云散,一切痛苦烟消云散,一切异蛇烟消云散。

    唯有心头淡淡炽烈暖意存留。

    谁救了她?

    红莲苏醒了。

    天野边一道暖阳穿过枝丫射在她的脸上,张开惺忪的双眼,露出神采,渐渐恢复意识。

    她感觉身体一重,仿佛有什么东西压着她的腿。

    是一个人!

    处于昏迷状态,头枕在她的大腿,一只手还不安分搭在她胸前。

    触感鲜明。

    蓦然红莲瞪大眼睛,樱唇张开,似要尖叫一声宣泄所有情感。

    可这声音并未叫出来,四周平和安静,暖阳射地,因为此时红莲闻到一阵淡淡的异香,极淡却极浓郁,是从她嘴边传来的。

    小舌头伸出来微微舔了一下,鲜甜,仿佛瞬间激活少女身上每一颗细胞。

    这种感觉与身体里面残留的淡淡炽烈感觉一样的。

    少女双眸中闪过些许疑惑,好奇生出,纤手一抹唇边,是淡金色的血!

    谁的?

    蓦地红莲注意到了搭在自己胸前不安分大手,淡淡的牙齿印痕,同时掌心伤口夺目!

    是他救了我吗?

    红莲脸色复杂,怀疑,释然,欣喜种种情绪闪过,但最终都化成一个问号,为什么?

    想什么呢?

    所有想法抛之一空,红莲都感觉自己的腿都快麻了,胸前还传来的异样触感和男子独有的气息令她粉脸滚烫。

    连忙小心翼翼的搬开自己身前的身体,动作柔和,并不想令男子苏醒似的。

    他为什么要戴面具?

    少女的情怀总是诗,红莲又一下子就注意到了那张半块华美面具。

    张目看了看左右,没有人,神情像是做贼一般,可动作却毫不客气,直接揭开面具!

    哗!

    春分拂来!

    男子的相貌出乎她的意料,令她瞬间被吸引了过去。

    这张面容很是年轻,俊朗帅气,但是相比于容貌上的出色,那股独特的气质更令红莲失神。

    面如冠玉,气质沉稳无形,眼睛细腻悠长,颇有丹凤威严,两弯英眉浑如刷漆,只要一展便生威仪,鼻梁略显坚挺,嘴唇稍薄,细细观之,一股无形的尊贵之气流转,一丝无形的霸道之气迸出。

    她从未见过这种独特的气质,即便是尊贵如父亲韩王安,其身上流转的霸道与从容也不及他的一丝。

    他说他是当今秦王!

    红莲顿时娇颜大变,突然想起了之前他说出的身份。

    “你想干什么?”

    陈锐蓦然苏醒,张开双眼,看着少女拿着自己的面具,神芒射如寒星。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