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二十八章 当为玄鸟

    听到陈锐的大声呼喊,百毒王,无双鬼,驱尸魔三人已然停手。

    唯有天泽目中寒光愈发凛冽,毫无罢手想法。

    铿!

    盖聂也毫不废话,忽地腾空而起,怦然一声剑锋擦破空间,裹挟风雷之势,单臂一震,剑势若神龙飞腾,极尽辉煌变化。

    剑气寒光如骤雨攒射,天泽不敢大意,身后的六条骨状锁链化作长蛇横空。

    叮叮叮!!!!

    两者轰然相击,火星激溅,金铁脆响似雨打芭蕉激烈。

    天泽挡下剑势,可身前哪有盖聂的人影。

    余光侧目一扫,那持剑者已护卫在那白衣华美青年身前,目光默然,仿佛从未将之前的进攻放在眼中。

    唯有沉默是最高的蔑视!

    天泽看着前方那对淡然的主仆二人,心头怒火大盛,放在身后的拳头指节爆响。

    这时旁边的无双鬼嗡声瓮气问道:“主人,焰灵姬在他们手上!”

    百毒王,驱尸魔也侧目看向了天泽,其中询问意思不语言表。

    天泽面无表情,脸上蓝色图腾闪烁幽光,微抬脚步上前,到了陈锐五十步外,冷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的人现在我的手中!”

    陈锐身形伟岸英挺,右臂扣着焰灵姬修长白嫩的天鹅颈,这种动作拥有致命危险,但在他的手中却像是轻柔的抚摸。

    “你想要的人也在我的手中!”天泽微微抬起双目,寒光凌厉。

    “所以我才会跟你交换人质,一人换一人这很公平!”

    天泽沉默不语,仿佛是在内心考量得失。

    此时焰灵姬蓦然出声道:“主人不用管我,按照计划行事便可!”

    “按照计划行事?”

    陈锐忽地一笑,心中微摇摇头,不知该不该嘲笑怀中美人的幼稚,出声道:“我手中扣着的人可至少跟了你有十年之久吧?”

    天泽仍是未答。

    陈锐继续说着,“你还在迟疑?难道没有感受到这位叫做焰灵姬心中波动的悲哀么?这样忠诚的手下你都能放弃?那日后到你山穷水尽,无能为力之时,你身旁诸如无双鬼,驱尸魔,百毒王等人又是否会沦为你舍弃的对象呢?”

    焰灵姬脸色微变,此时才明白身后这位华美公子的厉害之处,信手闲谈就能挑拨离间,勾动人心,这份权谋之术着实可怕。

    而且无论她又没有被天泽同意救下,无双鬼等人心中都会出现或大或小的裂痕,毕竟在这种事情上容不得一丝迟疑。

    天泽也顿时了然,向陈锐射出两道寒光。

    陈锐依旧淡然以待,“主动权在我们手中,现在给我个答复,换不换?”

    “当然你也可以试着在我手中抢人,甚至杀死我。”

    “换!”为防生变,这次天泽并未犹豫,也容不得他在犹豫,“把人带出来!”

    百毒王闻言,脸色闪过一丝肉疼,毕竟自己多年培养赤练王蛇就是死在红莲手中,但是既然首领发话,如此关键时候只能照做。

    片刻后,百毒王身后跟着一位娇俏可爱的少女。

    粉色飘逸的裙衫,乌黑秀丽的盘发,红唇如樱,甜美怡然。

    莲步轻移,一袭粉白相间的长裙飘舞,内衣上为乳白色绕颈吊带,胸前有一个银环,下为旗袍式开叉,桃红束腰腰封,眉眼如画,娇艳清纯。

    “咦?”

    宛若黄莺般动听脆响旋绕,红莲注视前方那英挺戴着华美面具之人,完全不是自己哥哥韩非,之前也从未见过,她心中疑惑从来不会停留,樱唇轻启:“你是谁?我从来未见过你?你为什么要救我?”

    一连串的问题令陈锐有些想笑,“你只需知道我们是解救你的就可。”

    “哦。”

    “我知道了了,你是我哥哥韩非派来救我的对不对?”红莲差点跳了起来,为自己机智窃喜。

    看着远方那双水汪汪动人的眼睛带着笑意,陈锐还是泼了一盆冷水,“不是。”

    “不是?”红莲瞪大双目,上下打量陈锐,最后也没看出什么花样来,撅起小嘴,“既然不是,那我不用你救!”

    这个回答瞬间令陈锐侧目,连盖聂都忍不住瞄了红莲一眼。

    “这可不是赌气时候,我们也并非歹人!”

    “你们还不是歹人?”

    “一个拿着剑,脸冷像是冰块一样。一个戴着面具,容貌都难见,还说不是歹人?”

    陈锐心中已经服了韩非妹妹红莲的逻辑思维,不过想来这可是赤练的前身,心中感到有些有趣,但表面上却冷声道:

    “由不得你,换人!”

    “怎么换?”

    天泽冷声看向陈锐,脸色带着一丝笑意,似乎是对刚才场面早有婴料。

    “走吧!”陈锐解开了焰灵姬身上的禁锢。

    “就这样?”

    焰灵姬难以置信,回头望着那张带着面具的面孔,她能够确定她身上并没有被下什么限制。

    “难不成你想留在我身边?,”陈锐轻笑一声。

    听着这略显调笑的声音,焰灵姬联想之前施法时候场面,脸色一红,怀揣的复杂心绪走向天泽方向。

    “你有很强的的自信,不错!”

    天泽稍显意外,不理会百毒王欲言又止的表情,喝道:“放人!”

    百毒王也松开红莲身上的禁锢,可是少女仍站在原地,赌气似的不走。

    天泽似笑非笑,“这可是她自己不想走的,非我们强逼!!”

    陈锐也没在意,眼神示意盖聂,随即,场中一股强风生出,猛朝红莲席卷而去。

    “放开我!”

    “放开我!”

    倏然之间,红莲已到了陈锐的身边,身子不能动弹。

    “你也不错,倒是够守信,没有辜负你王室的身份。”陈锐并不意外天泽做出的决定,“你想要什么?”

    “我想知道阁下的身份?”

    天泽笑着回道:“手下能够拥有媲美血衣侯白亦非的实力,看来阁下身份绝不简单?”

    “我的身份日后你自然会知晓。”

    天泽见陈锐不愿回答,也不强求,道:“那敢问你我之间是否有合作的机会?”

    “这就是的目的所在?”

    “不错!”

    天泽笑意愈发明显,“阁下能拥有如此高强的剑客,想必势力非凡,而我们百越众人秘伏韩国,手段颇多,一旦联手,令整个韩国易主也非难事”

    “若联手事成,我们可以助阁下成为韩国之主。而我们身为百越之人,对韩国并无眷恋,到时候只要阁下帮我们复国便可!”

    霎时,红莲乍然色变,连忙大声急切道,“公子,刚才是红莲错怪你了!你是好人,不要听信他们的阴谋。”

    呵~

    陈锐笑了出声。

    “你笑什么?”红莲脸色一片潮红,目光隐有晶莹,娇声斥道,“坏人,你们都不是好人,我要叫哥哥带兵把你们一网打尽!”

    “我曾听过一个故事。”

    陈锐没有于意红莲声音,声音平静沉稳,令人有种忍不住想要倾听。

    “南方有鸟,其名为鹓鶵!”

    ““夫鹓鶵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于是鸱得腐鼠,鹓鶵过之,仰而视之曰:‘吓!’”

    红莲脸色羞红,但挺胸隐隐有不服气之感,她当然听出了这是道家经典——《庄子·秋水》。不过韩国乃是战国一雄,远不是什么腐鼠。

    此时天泽目色狰狞,这面前的华美公子口中之言分明在嘲讽他是守着腐鼠的鸱,不,甚至连腐鼠都不如。

    淡淡的清音流转。

    “韩国与我而言,不过一块腐肉而已!”

    “若有其志当为玄鸟,栖梧桐,食练食,饮醴泉,抟扶摇而上九万里,目及苍穹,感受将天下踩在脚下的至高无上!”

    陈锐静静诉说,拉着陷入被震撼失神的红莲向后走去。

    “天泽!”

    “念在你刚才没有拦我,我送你一个消息,韩非已经拿到了你想要的东西,这两三日间就可能与你交换!”

    ,

    焰灵姬眼中一片震撼,远眺那渐渐消失的人影,心中忍不住失神:

    “他到底是谁?”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