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二十六章 影密卫现

    新郑长街之上。

    陈锐一袭华美白色轻袍罩体,脸上容颜已被面具遮挡,身旁跟着只盖聂一人。

    漫步在街头,整个新郑城池异常繁华,酒肆酒肉香味弥漫老远,商铺之内,身着锦衣的宾客云集其中,两侧道路宽敞,青石铺就,可供双向马车驰骋。

    小商贩叫卖吆喝不断,行人带着妇孺站着旁边观看诽伶的滑稽表演,不时还有贵族豪客带着妖娆美女一掷千金,引得连连喝彩。

    风物祥和,一切照收眼底,直令人沉醉其中,若非先前在韩国边境所见,陈锐真是以为这是太平盛世。

    “公子,我们行踪已经暴露了!”

    突然,盖聂目光一凝,手中长剑已悄无声息的亮出了半抹寒光!

    “不奇怪,若论眼光之毒,吕相可是独步天下!那个明面上的秦王队伍或许足以瞒过很多人,但对于他我从不抱希望!”

    “清除下手尾!”

    盖聂默然点点头,转身向后走去,也就一杯茶的功夫,他就到了陈锐身边,“黑冰台泄露出来的情报!”

    “不用担心他,我知道!”

    见秦王不欲多解释,盖聂也没有问,相伴其身,保持一个肩膀的距离。

    “这就是叶腾说的紫兰轩?”

    陈锐伫立古朴桥头,千米之外,目视远方一座豪奢精致的建筑群,袅袅淡香能轻轻扑鼻而来,依稀还能听到动听的琴声。

    “叶腾没有说错,里面确实有几道不弱的气息流转!”

    盖聂静静屏气凝神,打开灵识向那栋精致建筑扫去

    紫兰轩。

    韩非与张良静静跪坐对弈。

    一位紫发绝色丽人,手中端着美酒,轻轻摇着腰肢,款款向二人走去。

    在房间的前角,弦窗打开,莹莹的暖阳照在七弦古琴之上,流动碎金似的波光,一双白嫩若鸡蛋白一般的玉手轻轻的操琴,奏出动人悦耳的琴声。

    操琴人是位绝色少女,迎着淡淡阳光流露温煦的笑颜,梨涡浅浅,晃人心神。

    而在少女两三步的距离,一位冷傲青年依靠在墙,抱着手中之剑假寐。

    猝然!

    韩非举棋停留半空。

    紫发绝色丽人脚步停滞。

    此时,琴声已经停了,抱剑冷傲青年蓦然睁开双眼,射出两道寒芒,“何人在窥视紫兰轩?”

    说完,冷傲青年已经消失在原地,飞身来到屋顶,灵识若汪洋倾泻而去,可长街之上一片繁华祥和景象,毫无异样。

    “人走了!”

    冷傲青年下来只说了三个字,面无表情。

    “很强的高手!”紫发绝色丽人脸色凝重。

    “有多强?”韩非笑嘻嘻道,“有没有你强?”

    冷傲青年回头瞪了过去

    陈锐与盖聂早已离开了。

    “知道我为何不上去吗?”

    一片森林当中,回旋着淡淡的声音。

    “公子想掌握主动权,令韩非来见您?”盖聂深知面前君王的深不可测,并未隐瞒,而且秦王掌控欲与霸道当世少有,联系之前叶腾那一番话,改变目标也不奇怪。

    “不错,叶腾话里的意思没说错,此行我太过高估自己,想要收伏韩非确实不可能。”陈锐静静道:“不过,既然来了,我也想直观地看看韩非到底是何种大才!”

    盖聂静静默立。

    “听说流沙首领之一的卫庄就是你的师弟?”陈锐忽然问道。

    “是!”

    “李斯不日将来韩,对上韩非,你又要对上你师弟,着实有趣。不过你这个做师兄的对上师弟有几分把握?”

    “先前六成,现在是九成。”

    “九成?不应该是十成么?”

    陈锐在盖聂投靠过来时候便送了点东西给他,一本《奕剑术》,另外就是给他说了一些关于天外飞仙的理念。

    天外飞仙剑术只可言传意会,个人所得全凭借自身领悟所成,就如同叶孤城与他的天外飞仙就大相径庭,盖聂能不能有所得,得到了什么全凭缘法。

    至于《奕剑术》则十分契合纵横家理念。

    奕剑之术以奕字为重,料敌机先,步步筹谋。而纵横家纵横剑术,横剑攻于计,以求其利,是为捭;纵剑攻于势,以求其实,是为阖。捭阖者,天地之道也。

    两者分割天地方圆,若阴阳两道,难分彼此,这也是陈锐将《奕剑术》交给盖聂的原因。

    盖聂默然低下头:“臣愚钝。”

    “在外面不用拘泥礼节。”陈锐扶起盖聂,“兄弟与袍泽之重,天下莫过于秦。只要他没有成为寡人的阻碍,你的剑永远也不会对向他!”

    “多谢公子。”

    扶起盖聂,陈锐拍了两声巴掌,“出来吧。”

    忽然,从树林阴影当中渐渐渗透出几位浓黑如墨的身影,盖聂心中微惊,以他的灵识竟然没有发现他们就潜藏在周边,但是细细观起来,这些人身上气息浅薄,只是精通潜藏之术,在武功方面貌似并不高深。

    “接着!”

    陈锐丢了一块秦篆王字古朴令牌,“他们是影密卫!”

    盖聂心思一动。

    黑冰台为秦国暴力情报机构,专职刺探六国情报,受到秦王,廷尉府,以及许多重将的多方调度,而影密卫便是黑冰台中直属秦王掌控的部门,而今这是

    陈锐看出了他的疑惑,“我已将影密卫从黑冰台剥离。”

    “你也清楚,这八年当中由吕不韦执政国政,黑冰台中这些年来早就腐朽不堪,或许这也是叶腾想要脱身的原因之一!”

    “不过不破不立,吕不韦手中既然有凶器罗网,我手中同样要有比他更强的利器才行。这些年来,我暗中筹谋也寻找到了一些人,他们人数虽少,武功也低,但心志坚定,深的我的信任,是我手中一股不弱的力量。”

    “然则,影密卫与罗网相比,与遍及天下的黑冰台相比还是太过幼弱,所以现在需要一位才智,信勇,武功皆是不俗的大才带领他们开辟一片天地。”

    是的,陈锐看上了盖聂。

    原本影密卫首领乃是章邯,可据他查访,现在的章邯年龄还没甘罗大,也就是个不到十岁小破孩,怎么领导?

    在他的计划当中,日后吕不韦手中的罗网肯定是要收过来的,主要针对那些六国中反叛作乱的江湖余孽。黑冰台整改之后,专职收集天下情报。而影密卫只属于他掌控,职能相当于锦衣卫,兼收罗网及黑冰台之能,并且维护帝王安全,检查百官

    其中影密卫较之罗网与黑冰台要更隐秘,也要更强大。

    盖聂就是个不错的首领人选,武功顶尖,心智成熟,更为重要的是这是个有理想,有抱负,并且有行动力的有志青年,能不为外物诱惑所动。

    盖聂脸上略显挣扎,陈锐继续道:“影密卫职能庞大,日后发展起来,少不了面对这个世界的黑暗,极恶,残暴,冷酷,血腥,甚至最为污黑的一切。可以说这是一群行走在黑暗中,不为人知的英雄,他们的一生都将充斥着阴谋,谎言、诡计但为了秦国的统一天下的霸业,这些人需要燃烧自己的心与血,他们也是秦国挥向六国的一把无形之剑!”

    “我接了!”盖聂手中紧抓着令牌,言语平稳却铿锵。

    “你确定?我不会逼你的。”

    “你要知道,这是一个黑暗的世界,每天要面对多少悲剧?忍受多少误解?承受多大压力?”

    “公子说的没错,每个伟大国度的统一都少不了一群甘于奉献的愚者。盖聂不善辞令阴谋,不善治政军争,唯有心中信念与掌中长剑,替公子披荆斩棘!”

    还有一个原因他并未说出口,就是他在秦王面前定位是什么?

    一个护卫保镖?

    抱歉,秦王身边从来不缺护卫,也不需要护卫。若是以他的才能甘愿成为护卫,秦王反而会看轻他,甚至放弃他,如此一来来到秦国有何意义,招贤馆中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目下秦王给的差事并不错,他能在其中实现价值,最重要的是他可以影响这个世界,并且最大限度的减轻秦国在征服他国时给两边百姓带去的伤害,哪怕微不足道。

    陈锐看了盖聂一眼。

    这是第二次盖聂向他展露心迹,当初在驿馆当中,如今在这里。他心中颇觉的韩非与盖聂一般,都有颗热诚的赤子之心,或许唯有这样才能不被污浊世界侵染。

    “好!”陈锐点点头,又看向前方影密卫,“韩国红莲公主所在何处?”

    “公子,就在前方密林之间!”为首的影密卫首领指着路。、

    阳光普照,森林上空,密密层层,而难得漏下的一点光芒,就像是无数金线交错,走了许久,终于一片开阔,蓝天碧云,溪水潺潺,当真是桃源景象。

    此时影密卫潜藏了下去,此处只剩下陈锐与盖聂二人。

    “听闻百越天泽武功超群,手下更是有焰灵姬、无双鬼、驱尸魔、百毒王四位方外高手,你一人敌得过他们?”陈锐脚步不停,仍向着前方那座圆顶石屋走去。

    “公子就带了我一人?”

    盖聂眼睛瞥了瞥周围,灵识全开却仍无感觉身旁有所护卫。

    “不用看了,影密卫武功低微,帮不上什么忙。”陈锐又道了一句,“如今就你我二人,若是我被天泽捉拿,你可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公子放心!”盖聂横剑胸前,身子挡在陈锐前方,目光坚定,锋芒毕露道:“天泽人等若近公子一丈之距,盖聂自刎谢罪!”

    蓬蓬蓬!!!

    石屋前方已然惊现人影,正是天泽,焰灵姬,无双鬼、驱尸魔、百毒王五人。

    “好大的口气!”

    百毒王冷哼一声,阴冷如蛇目光上下在陈锐身上巡视,好似要给盖聂刚才的豪言一个教训。

    “不知何方高人?”

    焰灵姬修长的纤细手指轻轻挑动,一抹火焰凭空而生,微风吹拂,火焰为之摇曳,连带着女子的漆黑秀发都凌乱些许,光芒映衬,女子倾世容颜隐现。

    她身着贴身华丽的火焰长袍,火红色的锦衣加身,中式黑色长发垂落肩头两侧,火红金钗穿插其中,脚踏鲜艳长靴,火焰环绕己身,平添数分杏感和魅意。

    踏步之间,修长的大腿隐现一抹雪白,服饰暴漏,一缕缕蕾丝花纹交织交错,将挺拔的山峰包裹其中,白皙的双肩裸露,漆黑长发披肩。

    “可不要自食其言哦!”

    蓝色的眼眸闪动间,一抹奇异的光芒闪烁,凝视其中,似有一种沉沦迷幻之感,连带着清脆魅惑之音流转,荡漾在这片空间,直令身体酥麻。

    “哥,快来救我啊!”

    “这里好多蛇,呃~呃~呃~”

    此时石屋之后传来女子娇柔的求救声,隐隐哭泣,似娇俏语嗔。

    “加上一个她呢?”

    盖聂瞥了一眼天泽身后的石屋,嘴角差点一抽,沉声道,“尽力而为!”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