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二十四章 韩国局变

    “大人,这里便是秦国文信侯所派遣使臣的必经之路,新郑朝堂中,相国张开地亲自出面,迎接使者!”

    一道清脆柔媚的声音回旋在郁郁葱葱的树林当中,城西郊外三十里外,丘陵上的树林迎着朝阳生长的枝繁叶茂。

    “我知道!”

    冷厉带着笑意的声音回荡林间,一道高大瘦削身影站在树干之上,周身萦绕丝丝浅黑色气流回转,深蓝色肌肤密布图腾纹理,显得异常可怖阴冷,仿佛就是眼镜王蛇一般,目视远方。

    他一头魅蓝长发散乱披落,身着一袭古朴皮甲,隐隐可见腰间缠绕着道道骨状锁链,脚下穿着简单木屐,默然不语。

    片刻后,男子身后再次响起那柔媚好听的声音,“使臣来了。”

    平坦开阔的官道之上,飘扬着大秦玄色旌旗的使者队伍中,最中央的奢华马车之中,一股股猩红的鲜血流淌而出,滴落下方的大地,恐惧的气息传荡。

    韩相张开地察觉不对,掀开帘幕,看着自己这眼前的一幕,蓦然瞪大双眼,不可思议,难以置信接连在脸上浮现,但是更多的却是恐惧。

    秦国使臣死了没有关系,但是唯独不能死在韩国,死在新郑。

    战国大世,邦交可大可小,大者若苏秦张仪合纵连横,远交近攻,搅的天下动荡,小者籍籍无名,无人问津。

    前者之大说的是秦国,后者之小说的便是如韩国这等国家。

    秦国之事无小事,韩国之事无大事。

    张开地已经能够预料到秦国会如何反应,会大军压境,轻则割地赔款,重则灭国家亡,而韩国谁人能挡?

    姬无夜,还是白亦非?

    呵呵,这两位或许放到韩国这千里之地的池塘中能够称王称霸,但是放诸战国当中不是二三流角色,只能沦为名将的注脚与背景板。

    “哈哈哈哈”

    肆意长笑回荡在山林之间,张开地回过神一看,最近搅得韩国动荡不安的百越余孽正出现在他眼前,秦国使臣马车之上站着的正是百越余孽首领天泽。

    好阴狠的手段,一下子就捏住韩国的七寸要害。

    作为韩国相国的张开地从未将什么天泽放在眼中,这一群人在他看不过是一群丧家之犬而已,但是现在

    “放箭!“

    一根根箭矢裂破长空,天泽嘴角浮现畅快笑意,腰际黑色锁链随风而动,宛若一条条黑色长蛇。

    “这些羽箭还是留给秦国铁骑吧!”

    冰冷的笑意回响山林之间,看着车顶已是毫无踪影,张开地脑子一片空白,呆立当场整个人就仿佛抽空了一样。

    “相国大人,相国大人”

    张开地不知道是怎么走到的王宫,又怎么将消息告知了韩王安,只是他能记起韩王安一听到消息便惊起了一身冷汗,顾不得和身边的胡夫人卿卿我我,衣衫不整的召开了紧急朝会。

    朝会当中,重臣汇聚,各自商议对策。

    秦国之事无小事,使臣死在韩国新郑,无论如何韩国方面都要给秦国一个体面的交代。一众大臣立即做出决议,全力追缉凶手。若是实在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再与下一次来韩的秦国使臣商讨如何收场

    追缉凶手,无疑为韩国司寇府掌管,现任司寇为韩王九子韩非。

    朝会散后,韩非刚出王城,便瞧见一位俊秀非凡的少年卓立桥头,正是好友张良。

    两人相视苦笑,张良叹道:“多事之秋也!太子,公主红莲先后被天泽掳掠,至今尚无方法,现在又来了秦使遇刺,唉~”

    “现在没找到办法,不代表以后没有办法。”韩非正色道:“目有佣近,事分轻重。秦使遇刺,由消息传到咸阳再到下一次秦使来韩至少有十五日时间,所以这十五日内,我们必须先将太子以及红莲救出来。”

    张良见着好友脸上少有流露正经表情,微微点点头,心中知道他这是心急妹妹红莲

    尽管李斯知道一切的真相都瞒不过吕不韦,可他依然在洛阳收拾了手尾。

    令他意外的是,一迈入咸阳,他便听到了一个消息。

    吕不韦派遣的秦国使臣在韩国新郑遇刺了。

    李斯双眸目光闪烁不定,脑子急转,片刻神色恢复如常,站在吕不韦府门之外,瞧了一眼,报上名头,大步走了进去。

    吕不韦看着长跪在地李斯,冷光一闪而现,连忙上前扶起他:“洛阳之事我已全然知晓,皆是那孽畜借着我的名头为非作歹,你杀之不但保全了我的名声,而且令我免受连坐之罪,我怎能怪罪与你?”

    “李斯犯下大错,愿以命相抵!”李斯长跪不起,声音悲泣。

    “我已原谅你了,你还要跪地不起,难道需要我对你相拜你才肯起身吗?”忽然吕不韦声音愠怒。

    “岂敢!”李斯这才起身,脸色痛苦道:“听闻吕相派遣使臣在新郑遇刺,李斯不才,愿以三寸唇舌效仿甘罗替丞相,替秦国讨回一个公道。”

    “若是捐躯遇难,就当李斯以命向丞相,向公子谢罪!”

    听他这样说完,吕不韦蓦然脸色一凝,眼中射出两道寒光:“你还在试探我!”

    “不敢,此言皆是李斯心声。”李斯压低头颅,后背能感受到一片森寒冷意。

    “你是个人才,秦王爱才,老夫同样爱才。秦王能够容忍你的过错,老夫同样能容忍你的过错。”吕不韦不知什么时候已到李斯前面,轻轻拍着他的肩膀,话锋一转,“那部典籍编撰进度如何?”

    “已经到了关键阶段!”李斯冷汗直流。

    “好!”

    “既然你有效仿甘罗封卿之意,老夫自当成人之美。不过据我情报所知,韩国可是有你师兄在,你确定你能赢他?”

    “李斯自当竭尽全力!”

    李斯躬身一拜,缓缓后退,离开吕府大门之时,微微轻瞥那远处深不见底的黑暗,心头一片冷意。

    他能确定吕不韦现在绝不杀他,但是日后会不会他不知道。

    杀子之仇对于枭雄如吕不韦来言,确实算不上什么,但这就是根刺,就看是入没入骨,还是停留在表面。

    而不管怎样,这种关乎生死与命运问题。李斯从来不会等着它落到头上,他只会主动选择。

    一如当日,他身为楚国小吏,见到那仓中硕鼠,他毅然决然的做出了选择,抛家舍业,放弃乡人羡慕的吏员职位,去往齐国求学,寻求前途渺茫的未来。

    一如当日,他身为荀子得意弟子,只要留在齐国就有高官厚禄无数,可他仍未留恋,毫不犹豫的前往秦国。

    一如当日,他主动选择了吕不韦,得罪了秦王。如今形势诡谲,风云变幻,他同样会再次主动选择,既然已经得罪了吕不韦,不妨再试探一番,看看底线在哪里,所幸今日他运气不错。

    不倒不如归咎于吕不韦对于那部典籍的重视远远超乎他的想象

    咸阳王城。

    陈锐看着吕不韦传递上来的奏章,有些意外,派遣前往韩国的使臣人选竟是李斯。

    有趣。

    据他情报所知,韩非在新郑可是破获了许多大案,才华出众,能言善辩,可是个不好对付的人。李斯若想效仿甘罗拿下城邑建功,很有可能行不通。

    不过这样才够有趣,师兄弟斗法,战国中着实少见。

    陈锐轻笑了笑,将奏章放到一旁,拿起案台之上的《韩非子》细细读了起来。

    这些日子里,在他的刻意收集之下,关于《韩非子》的文章越来越多,每日捧读都大有所获,而且法家思维中《韩非子》比之《商君书》更符合他的口味,几乎很难看见诸如愚民,弱民等思想。

    这也坚定了陈锐前往韩国去见一见这位法家集大成者的想法,现在秦使遇刺貌似就是个不错的契机。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