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二十二章 何以加刑

    “李客卿,你怎么了?“

    吕询快步走去,搀扶住了差点被门槛绊倒的李斯,“咦,你的脸色怎么变得这么难看?”

    李斯一只手搭在吕询的手上,微微抬起头,寒芒闪现,下意识就想一巴掌挥过去,但还是生生忍住了动作,再用余光打量前方面无表情,看不出神色的秦王。

    怦然跪下,头埋进地面。

    “李客卿,你怎么跪下了?”吕询满脸不可思议的看向五体投地的李斯。

    在他看来,李斯纵是官职低微,甚至不如旁边披甲的长史和佩绶的郡丞,但是也要看在哪里任职,在谁人底下任职。

    李斯可是在咸阳闯出过大名头,更是负责他父亲吕不韦的典籍之人,像这样的人才未来可期,但现在只是瞧了陈锐一眼,怎么就跪下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吕询阴测测看了看陈锐。

    “住口!”还未等陈锐反应,李斯便当头暴喝,“秦王驾前,岂容你放肆!”

    “秦王,王”

    吕询蓦然一愣,瞬间脸色大变,毫无血色,身形颤抖不停,强撑着没有倒下。

    这时,其余人听到李斯的冷喝,也反应了过来,齐刷刷跪倒一片,连同与盖聂对敌的惊蛰,手中剑势也是骤然凝滞,收剑入鞘,跪了下来。

    没有人会怀疑李斯的话,只有吕询冷汗直冒,嘴中结结巴巴说道:“李客卿,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蠢货!”李斯心头狂吼,恨不得一剑将其刺死在这。

    “李大人,他是假的对不对?”

    李斯沉默不语,跪着一动不动。

    “李斯?”陈锐淡淡道。

    “臣在!”

    “据我所知,此时你应该在咸阳给吕相编撰典籍,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是这种地方?”陈锐注视李斯:“我很意外,也很好奇。”

    李斯抿了抿干涩的嘴唇,刚想说话又咽了下去,最终道,“典籍已到关键之处,李斯难以突破瓶颈,是故国相令臣巡览秦地,目下在洛阳采风!”

    他将真实的目的隐瞒了下去。

    而所谓巡览只不过是他自己逃避咸阳暗流的借口,这段时间内,着实发生了太多太多诡异的事情,大将蒙骜之死,成蟜叛变,樊於期归咸阳

    这一系列接踵而来,太不对劲了,李斯本能的感受到了危机,虽就像是雾里看花,但他还是觉的暗中秦王与吕不韦正在进行激烈的厮杀。

    而现在李斯足以肯定他判断对了,因为秦王嬴政暗中来了洛阳。

    这是谁也没有想到的。

    他可不相信秦王仅仅只是为了体验一番民情,或是享受人前显圣的快感。洛阳这个地方太重要了,这里既是吕不韦的封邑老巢,同样也是攻赵,攻韩的桥头堡。

    无论是政治,亦或是军事都意义重大,秦王暗探洛阳,在释放什么信号呢?

    瞬间,李斯心思急转,又忍住了询问的冲动。

    感受从李斯身上传来的波动,陈锐笑了笑,在他身上上下打量,“怎么还是这么简朴服饰,吕相难道还会亏待你?”

    李斯不知原由,还是按声回道,“无功不受禄!”

    “恩。”陈锐点点头,“你又怎么到这里来了?”

    李斯的心顿时提了心尖,差点身子一晃,“该怎么回答?总不能说听到怕有歹人威胁吕不韦儿子的杏命,他便带人过来了。”

    这样回答,不是致命,是送命!

    陈锐静静的等待李斯回答,豁然起身,缓缓走到弦窗旁,打开一瞧,底下皆是披坚执锐的武士。

    “这也是你带来的?”

    李斯强行压抑恐惧,脑子像是开足火力飞快转动。

    “这些都是精良的秦军制式武备,强弓劲弩,重甲长剑谁的?”

    “你的?这位叫做吕询的,洛阳官吏的,还是吕不韦的?”陈锐淡淡问道。

    这些问题一个都不好答,一答出了差池就是万劫不复。

    就在李斯思考之际,浑身战栗的吕询轻瞥一眼陈锐的身体,眼中的挣扎被决绝替代。

    从头至尾,这位就没有正眼瞧他一眼,就算展露了真正的身份,连治他大罪的言语也没有说过,到现在他完全就像是一粒微不足道的尘埃。

    不过尘埃也有尘埃的好处,吕询悄然移动身体,暗暗推算与陈锐的距离。

    刚好,十步!

    此刻,他的眼底尽是疯狂。

    呼!

    吕询飞般向陈锐身边冲了过去,袖口中的匕首亮出寒芒,大呼道,“大胆逆贼,敢假冒秦王。”

    陈锐的真实身份已经暴露出来,吕不韦是肯定不会保他,他虽不愿承认,但结局左右逃不过一个死字。若是这样为何不能放手搏一把,先扣上一顶帽子,如果能将秦王刺死,再威逼自己这边的官吏,带着酒楼下的武士,未尝没有一线希望。

    这是吕询内心中的想法,若是被李斯得知,肯定笑话这算盘打得不要太响亮。

    而事实上,李斯已经知晓了吕询的意图,而且作为人心变化方面的顶级高手,他也早已意料吕询会走这一步。

    甚至他正等着吕询走这一步。

    至于寄希望于秦王被吕询给刺死,完全是不可能的。秦国王室对于培养王子异常严苛,而秦王从小接受弓马骑射训练,武功虽不说比肩盖聂,李信,可杀一个如吕询这样的纨绔子弟简直不要太容易。

    刹那,场中画面定格。

    陈锐看着窗外,背对着众人,仿佛不知道来自后背的生死危机。

    旁边,李信,盖聂身子动了一动,但还是没有飞身扑救。

    “啊!”

    一剑贯穿了吕询的身体,吕询看着还有几步之遥的陈锐,不甘心,用力转过头来,持剑之人却是李斯。

    “乱臣贼子,败坏吕相威信名声不说,还敢私藏军械,甚至谋刺王驾!”李斯义正言辞,毫不脸红,“臣李斯受贼子唆使,大罪也,愿受连坐!”

    瞬间,罪责都被扣到了吕询这个将死之人的头上。

    陈锐转过身子,看着低身俯首的李斯,虽看不出他的神情,但他这是在赌博。

    赌陈锐能够因为他的才华而容忍他的过失。

    而他这种拙劣,漏洞百出的话,只是大家明面上的借口,只要不挑破,就能轻轻揭过。

    “嗬嗬”

    这时,倒在地上的吕询有气无力吐出几口血来。

    看着这样的画面,蓦然李斯双目一惊,漏算了一点,他并不会武功,那一剑就算他拼尽了全身力气也没有将吕询完全刺死,导致他还留着一口气。

    “嗬嗬”

    吕询笑了笑,现在他才算明白了,他并不是尘埃,他只是小丑,拙劣而滑稽的演出,所有人都看见了他每一个动作,但都视而不见。

    从他在地面上角度,他能清楚的看清楚李斯低头之下,双目见他未死绝的震惊,还有每一丝恐惧。

    哈哈

    李斯见吕询诡异一笑,全身霎时绷紧。

    “李斯,你在骗秦王,军械虽是我吕氏的,但这些人都是你带来的,惊蛰也是我父亲给你的护卫,你这是欺君”

    吕询说完便咽下最后一口气,带恨意死去。

    现在唯一的借口也挑破了,一切都摆在明面上,李斯慌了,手心冒着冷汗,身子剧烈的颤抖起来。

    陈锐细细看着李斯的反应,感到很有趣,像他这种明哲保身之人,少有过错,何况是这种致命的过错。

    “盖聂,剑!”

    陈锐声音冷厉,李斯心更紧了。

    接过盖聂长剑,陈锐铿的一声拔了出来:“秦以法为教,寡人为秦王,从未执刑,因为寡人相信只要秦地所在,秦法必兴,但今日所见远远出乎我的意料!”

    李斯心头一片冰冷,脑子空白。

    “秦人并未因为时间而树起对于秦法的敬畏,那寡人只好亲手执剑,一扫奸蠹,二整风气,三肃法纪!”

    “秦国律法行动自二人始!”陈锐缓缓走了过去:“三川郡郡丞羽附权贵,失职,当刑!三川郡长吏,私藏军械,以私废公,当刑!”

    两剑下去,李斯旁边掉落两颗圆滚滚的脑袋。

    不过此时他心中却大舒了一口气,秦王还是宽恕了他,并没有杀他,只是给予警告,而且刚才一番话细思索起来,大有意味。

    陈锐看一眼身体一动不动的李斯,静静离去。

    忽然走到门外,李斯暗中长吁一口气,直起腰来,他却冷喝道:“李斯!”

    瞬间,李斯身体又紧绷起来,对着空气长拜,低头还能看着自己脚下还有一滩的冷汗,后面终于响起声音,令他不敢分神。

    “你是人才,我可以容忍你这一次的过失,但是记住,事不过三!”

    李斯默然听着。

    当初招贤馆一次,这次算一次,下次若出了差错,恐怕秦王之剑就会落下

    “师哥,你感觉怎么样?”丽姬小声的看着荆轲,余光又瞥向全场瞩目所在。

    她从未想到那个俊朗出众的年轻人竟是秦王,七国当中唯一的霸主,也是她师父恨意难消,发誓要杀之人。

    如今这又算什么事,原本仇敌,现在却成了恩人,恩仇交加,丽姬绝美的面容闪现一抹复杂神色。

    “丽姬,丽姬。”荆轲见丽姬神色深思,不由敲了她一下,终于令她回过神来。

    可他却没有想到丽姬回过神竟是:“师哥,等我一下!”

    丽姬翩然起身,看着快要消失的高大白色身影,柔声喊道:“公子?”

    陈锐听着后面娇媚的声音,转身一望,淡淡笑道,“你无需为奴为仆,我也不需要奴仆。”

    丽姬说不话来,看着渐渐消失的背影,淡妆素抹,幽怨而立。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