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二十一章 意外来人

    剑气飚射,震撼全场!

    剑奴断水乃是罗网中的顶级高手。

    无论杀伐剑术,亦或是潜影暗刺等等在大秦,在六国当中都是顶尖存在,可吕询面色阴沉,从未想到现在一个山东来的贵族竟然有能媲美的高手。

    甚至,现在剑奴断水已经有了落败趋势。

    “哐呛!”

    盖聂身形腾空一纵,剑随身行,一剑裂空而去,赫然闻声,剑奴断水倒退数步,脸上的青铜面具出现了一道锋锐剑痕。

    铛!

    半块青铜面具掉落在地。

    剑奴断水露出半张面容,是名女杏,容颜非常精致,但脸上老旧的宛若蜈蚣似的疤痕足以止小儿夜啼。

    “你败了!”盖聂淡淡道。

    断水沉默不语,一旁吕询阴沉的能够滴出水来,“不死不休,乃是罗网杀手准则,你停在这里丢人现眼吗?”

    断水之剑再一次缓缓抬起,盖聂也并未废话,身子一闪主动攻了过去。

    “能拥有这样的高手,看来我今日网一只大鱼。”吕询转身看向陈锐,阴沉的脸色转为微微笑意,“你是不是以为胜券在握,可你知道秦国弓弩的厉害吗?”

    铿!铿!铿!

    长剑露出寒光,李信领着暗藏的武士齐刷刷的亮起了兵刃。

    角落中丽姬看着周围人数渐渐有与吕询持平的架势,脸上充满希望欣喜,陈锐则指了指:“我说今日你一定会死,你信不信?”

    吕询眼中厉芒疯狂涌起,手势想猛然挥下,但这时盖聂与断水的已在须臾间分出了生死。

    嘭!

    断水的身体轰然倒下。

    吕询暗吸一口凉气,转而变了脸色,拱手笑道:“厉害,阁下竟有如此绝顶高手,我服!”

    “我吕氏以商道起家,为商者,和气生财,今日错误,当做一个误会如何?”

    “你无论是见风使舵的本领,还是心机城府都差你老子太远。”

    “不打不相识,交个朋友如何?”吕询仿佛没有听见陈锐的鄙薄,一脸笑容。

    “忍字诀,你也不够。”

    吕询又想说话,直接被陈锐打断:“用不着拖延时间。”

    “阁下什么意思?”

    “那刀疤脸脸替你叫人去了吧。”

    吕询恢复了常态,挺直腰板,沉默无话。

    “不用与他耗下去了,杀了他!”陈锐淡淡道。

    盖聂当即领命,心知若是被吕询带人围了起来,他们虽无生命忧患,但想要逃出去也是十分狼狈。

    “等等。”吕询蓦然色变:“我们双方各退一步如何,我现在放你们走,你饶过我!”

    不怪他态度如此大变,他内心知道如同剑奴断水这种高手的厉害之处,仅凭借他现在身边的人根本难以匹敌,杀之就如同被狂瓜切菜一般,何况是武力更高的盖聂。

    最为重要的是,酒楼空间狭小,弓弩的威力很难发挥出来,而且他们两人身距不过五十步,对于如盖聂这种江湖顶级高手而言,不过一眨眼的时间。

    “继续!“

    听到此言,吕询面色煞白,看着前方端坐的俊朗面孔,如同万蛇噬心,悔恨嫉妒交加,“放箭!”

    箭矢赫然射向陈锐,宛若急雨打来。

    吕询虽骄横跋扈,可脑子不蠢,围魏救赵的计策还是会用的。可事情并未如同他预想那般,盖聂并未转身急救那后面端坐的青年,反而依旧朝他飞冲而来。

    而陈锐这边,李信已挺身在他身前,拔出长剑,一声暴喝,剑光闪烁,箭雨之势消然瓦解,绞为齑粉,没有一点飘到陈锐跟前。

    又是一位不逊色剑奴的高手吕询死死蜷握拳头,再次喝令放箭,这次却是对准只距离他不过十步之遥的盖聂。若再不挡一挡他的势头,恐怕他会死的非常之快。

    箭矢来袭,盖聂手中长剑一折,旋起剑芒瞬间绞杀箭势。

    十步之内,剑光飘舞,带起无数血花与惨叫声,盖聂如入无人之境,单手一震,须臾剑尖已经追上了逃跑的吕询。

    吕询感受后背刺入肌骨的冰冷,心头一片死灰。

    猝然!

    一柄长剑横越裂空而来,骤然与剑尖相撞,擦出一团光火。

    “铿!”

    吕询跑了几步,感受后背灼烧快要烤熟一般,转身一望,一位身形窈窕,面容被黑甲所覆的剑客与盖聂交战起来。

    “这是客卿身边的高手惊蛰。”吕询想起了此人,蓦然一喜,“我叫的人来了。”

    “哈哈哈”

    “我叫的人来了,现在轮到你们求我了,不不用求,我要你们全部死绝!”

    陈锐横目看向近乎癫狂状态的吕询,眉头微皱,凌厉寒芒令吕询呼吸不由一窒。

    “公子,我已经带着家臣客卿过来了。”这时刀疤脸终于赶到吕询身边,迅速他的壮大了底气。

    吕询走到门外一瞧,酒楼底下已经被披坚执锐的武士包围,同时还有家臣客卿疾步而来。

    “我说过我要你们全部死绝,我的人已经来了。”吕询扫视在场每一位,视线尤其在陈锐这里停留许久。

    丽姬泪如雨下,跪地不起,“公子,连累你们了。”

    陈锐并未应答,救她只是随手之举,他的目的是想要试一试洛阳水到底有多深。

    李信走到陈锐身边,“公子,我们的人已经快赶到了,现在要不要离开?”

    “无妨!”

    “我想看看,在洛阳能牵扯出多大的鱼?秦国这暗流中又潜藏了多少鱼?而且或许来人会令我们很意外也说不定。”他的嘴角微微上扬。

    李信一愣,随即拄剑默立在陈锐身旁,丝毫不怵已被包围之局。

    这并不是盲目服从,而是他自身拥有强大的底气。

    身为大秦将领,不说有没有统筹全局的战略思维,若没有足够强预判与察言观色能力,李信就没资格能跟在秦王身边。

    事实上,三千秦军早在前一日就提前进了洛阳城,而在陈锐发觉吕询叫人的时候,李信同样察觉了异动,并且暗中发出了密令。

    算上时间,这时候秦军怕是已经将吕询的人监控起来。

    若他一旦有所异动,结局可想而知。

    可这些也不是李信的底气所在!

    秦国因地理位置与赵国,韩国接壤。洛阳为吕不韦封邑,也属秦国三川郡治下,而三川郡便是与两国接壤之地,同时也是秦国攻赵,攻韩的桥头堡。

    先前秦国攻赵,因成蟜叛变之故有十万秦军滞留在秦国边境线中,现在他们被秦将王翦接管。

    没错这便是李信最大的底气,十万秦军。

    王翦所部距离洛阳只需要半天时间。

    这十万铁骑不说镇压一切,至少将洛阳乃至三川郡犁个十来遍不成问题。

    片刻过后,门外渐渐响起了沉稳的脚步声。

    众人举目望过去,有三人缓缓迈进了门槛。

    一位身披重甲,目光不善,看样子是位将领。

    一位身着绛衣,佩带黑绶,看样子是为官吏。

    最后一位衣着简朴,气度淡然,看不出任何异样。

    但是当陈锐这边所有人看到这最后一位时,脸色都变了,尤其是盖聂,面色古怪,嘴角勾起一丝弧度。

    这人正是李斯!

    猝然。

    李斯与盖聂的目光在空中交错,瞬间嘴角一抽,可心头又立马浮现一丝疑惑。

    盖聂作为秦王首席剑师,怎么心底疑问还没有完,李斯目光一移,瞬间发现了李信,接着便是陈锐。

    他脸色大变!

    脚步一滑,差点栽了个跟头。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