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二十章 盖聂出手

    “原来山东六国来的井底之蛙。”

    紫衣公子轻蔑笑道:“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你也敢来洛阳?”

    “为何不敢来?听你的口气应该是来头不小。”陈锐平静问道。

    “吕询,懂了吗?”

    “姓吕,吕不韦的封邑就在洛阳,看来你应该是吕不韦的子嗣或者亲人?”陈锐扫过吕询愈发得意神情,话锋一转“据我了解,私藏秦军制式装备,根据秦法,可是大罪,你确定吕不韦能够保的了你?”

    “在洛阳我吕氏就是法。”吕询笑的很是猖狂,眼睛不停审视正对面男子的衣着气度,猜测应该是山东六国的王室之人,身份高贵,但不正是如此,才显得自己厉害么。

    “哈哈哈哈“

    李信听到这笑声寒芒一闪,想要动手,但见陈锐未有示意,只好按捺心思。

    长笑声起,吕询见陈锐沉默不语,摇摇头:“看你身份应该不低,或许是某国王室,先前冒犯我,我给你个机会,但现在我带走丽姬,再拦我让你有来无回!”

    陈锐平静不语,没有任何行动,丽姬收回祈求的目光,脸色不由一悲,环视周围手持劲弩的甲士,她与荆轲两人难有冲突破的希望。

    “想带走丽姬,你还要问问我手中的剑!”

    突然荆轲咬牙喊道,脸色悲愤,既为吕询对自己的熟视无睹感到愤怒,同样对自己的无力感到愤怒。

    吕询意外地看着拦在丽姬身前的褐服男子,微微一愣,旋即嘴角挂起一抹弧度,笑道:“庶人持剑,不过以头抢地而,断水让他看看这个现实的差距!”

    “是!”站在吕询身旁的蒙面剑客喝道一声,声音冰冷,不带一丝情感,应答之后,身子一闪,便消失在原地。

    人在哪里荆轲瞪大眼睛,飞快地扫视四周,可一无所获,只有身体炸起的毫毛在提醒他危机并未消失。

    轰!

    一把青紫长剑乍现,无锋却径直刺向了荆轲的眉心。

    退!

    荆轲瞳孔一缩,抽身爆退,可长剑速度之快根本难以匹敌,他愈增加一分速度,长剑距离他的眉心就越是一寸,赫然间已是近在咫尺。

    怎么办?

    荆轲冷汗直流,心中却冷静到了极致,忽地一丝疯狂在目色中掠过。

    “哐呛!”

    长剑将出,仿若怒吼,,高速的摩擦直接将剑鞘炸裂开来,一抹黄芒掠空,只是听到轰的一声,双剑交错开,荆轲单膝跪地,以剑撑身,地面还有从嘴角滴下的点点红痕,好似梅花盛开。

    “不知所谓!”吕询只是看了一眼荆轲,便转而看向了陈锐,“我这剑奴如何,只是一剑而已,你说接下去几剑能够了解这小子的杏命。”

    陈锐笑而不语,这时荆轲爆发一道怒吼,猛然抬头,双目中射出两道无畏的神采,斗志昂扬!

    “再来!”

    荆轲重步一踏,借着力道身形如箭,向那名叫断水的剑奴飞冲过去。

    剑气呼啸,铺天盖地。断水面容被青铜面具遮盖,可仍能看见双目中闪烁的震惊,唯有他自己知道刚才一剑的威力是如何霸道,可重伤的荆轲还是站起了身子向他发起了攻势。

    嗡嗡空间仿佛湖水一般荡漾淡淡波澜,瞬间断水身形再次消失,可荆轲依旧大步前进,横空一刺。

    嚓!

    电光火石间,两道金铁交鸣声爆响,空中火花激溅。

    房间内剑光辉煌,绞杀成网,身形交错飘忽,倏然两道黑影皆抽剑反身相击,刹那匹练清光耀目不可逼视。

    轰隆!

    一团光火若烟花盛开,同时一道影子像是断线风筝般甩了出来,重重地砸在梁柱之上。

    “师哥!”

    丽姬痛哭跑了过去,俯身替荆轲擦干净脸上的鲜血。

    “不要紧,我还能战,还能保护你。”荆轲忍着疼痛,用力撑起身子。

    盖聂心中一叹,事实上,荆轲并不逊色于剑奴断水,甚至在剑技方面还要胜之,只不过在对战中,经验有所欠缺,当然造成他败的如此惨烈的原因还在于内力修为不够。

    断水手执之剑,厚重无锋,可将剑主内力聚成剑势,蓄少成多,最终以煌煌大势压人。重剑无锋,大巧不工,一力破万法,以荆轲浅浅修为,怎能破之?

    “他怎么还没死?”吕询转头盯着荆轲半撑着的身子眉头大皱,对断水道,“再给你一次机会,还令我失望你知道后果。”

    剑奴断水闻言,缓缓向荆轲走去。

    丽姬看了看来人,悲哀凝噎,转而向陈锐跪拜,凄然道:“恳请公子救我师兄,丽姬愿以身为报,为奴为仆。”

    待丽姬说完,吕询气的发笑,手指着陈锐,“小娘皮,你求他也不求我,你看上他了吗?”

    “我告诉你,这种人就是中看不中用,我再给你选择的机会,求我我便饶过你师哥,如何?”

    “公子!”丽姬未答吕询,只是低头跪拜发出颤声。

    “你”吕询再也难忍,还想对丽姬说话,便听陈锐侧看向盖聂,“去吧!”

    盖聂淡淡笑了笑,抱剑执礼道:“是!”

    “给脸不要脸的东西。”吕询扫了扫两人,面色阴狠,“断水杀不了他们,你就自己抵命吧。”

    意外的是断水未像前两次一般回复吕询,反而目不转睛的盯着盖聂,一个动作也不肯放过。高手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从他自盖聂周身感知到的气机来言,绝对是高手无疑,而且是能对他产生致命威胁的那种。

    盖聂淡然地打量剑奴断水,毫无征兆间,手中匹练剑芒已向断水斩去,忽地又见断水身影消失场中,可盖聂手中之剑毫无停滞,大步进击,剑气长虹贯日,覆盖了整个房间。

    光芒盛烈,几乎所有人都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可一睁开。

    滴答!滴答!滴答!

    剑奴断水的鲜血缓缓自手臂中滴下,回想起刚才心惊肉跳一幕,若非方才身法足够快,这条手臂已经断了。

    十步之外,盖聂身形不动,“你身法瞒不过我的灵觉,若想胜我,很难。”

    断水沉默以对,挺直身板,默默改变攻击方式。

    轰的一声,两人都仿佛听到号令,向对方奔杀而去,瞬间只见两道身影犹如神龙相撞,以快对快,以攻对攻,爆发的剑气炫光晃得人睁不开眼睛。

    “公子,已经二十招了,断水貌似处于下风,现在该如何?”刀疤脸走到吕询身边耳语。

    吕询面色阴沉,凝神沉思,又轻瞥了瞥护卫在陈锐身边的带剑武士,暗自推算攻击距离,察觉谋划不行后,从怀中掏出一块令牌,“去我家将新来的客卿和武士家臣都带过来。”

    “公子会不会”刀疤脸脸色一惊。

    “一切有我,我要这里全部死绝,谁也别想逃!”吕询蓦然一瞪。

    剑气纵横,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一场精彩绝伦的对战吸引,陈锐的余光却发现刀疤脸已经消失在人群当中,吕询同时冷笑看着盯着他。

    他心中顿时了然。

    搬救兵!

    呵呵想着今日种种所见,秦国风气竟然沦落到这种地步,着实可悲。而且以小见大,洛阳一地是如此,秦地风貌又会好到那里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