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十九章 白鱼龙服

    玄关洞开,一位身穿湖绿色水衫轻裙,面容慌乱的少女闯了进来。

    陈锐微微一愣,还未看清楚来人面容,便见到少女食指轻封住姣好丹唇,略显慌乱的光芒在动人瞳孔中闪烁,好似受惊了的兔子。

    “求先生帮我!”少女都快哭了,还未等陈锐应答立马便闪身进了他后方的一块香木屏风。

    少女刚躲进去,房间门外立马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音。

    “你们有没有看见一位女子闯了进来?”

    玄关再次打开,一位刀疤脸带着一行凶神恶煞的武者手持刀剑闯了进来,其中还有披着轻甲的卫士。

    陈锐未答,自顾自的请举起酒樽,样子闲适,闯进来的刀疤脸见状勃然大怒,铿的一声拔出长剑,“问你话呢?”

    此时盖聂长剑已悄然露出了半抹刺目锋寒,李信霍然起身,连同四周暗中围坐的精锐甲士也站起身,纷纷注视着刀疤脸,剑虽未出鞘,可覆压全场的杀意几乎令刚刚拔出长剑的刀疤脸冷汗直流。

    来人身份绝不简单刀疤脸心中惴惴不安,看着前方座位上白衣丰神如玉的公子缓缓倒酒。

    “我说没有看见,你信不信。”陈锐丹凤眼轻轻一瞥,刀疤脸立马赔笑道:“我信,公子我信。”

    “信就赶紧滚!”

    李信冷声一喝,刀疤脸闻声如临大赦,立马领着一群人离开,可在临终时眼神余光还轻瞧屏风一番。

    “王公子,可要避免祸端。”李信改了称呼。

    “迟早都要看的,那就不妨再看清楚些。”陈锐又道,“姑娘可以出来了。”

    屏风中传出细细梭梭的声音,片刻后少女盈盈现身,对着陈锐欠身执礼:“丽姬多谢公子之助。”

    “丽姬,传说中的越国西子?”陈锐忽地一笑,丽姬同样是西施的名号。

    “公子取笑了。”丽姬脸色羞红。

    “我可是没有取笑,姑娘容貌绝色,较之西施也毫不逊色。”陈锐并未说假,面前丽姬身着一袭湖绿轻衫,柔媚可爱,乌黑漂亮的秀发像两道小瀑布般倾泻在她刀削似的香肩处,美得异乎寻常,予人一种轻柔纤弱的动人感觉。

    可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道声音,“丽姬。”

    来人是位浪荡的剑客,身穿褐色轻袍,面容不羁,嘴角挂着浅笑好似天然乐天派一般。

    “师哥!”

    丽姬见到来人,立马飞扑过去,脸色中洋溢欢快,仔细相谈片刻,浪荡剑客看了陈锐一眼,目色微惊,缓缓走到陈锐跟前:“多谢公子相助,荆轲必报此恩。”

    “荆轲!”

    陈锐闻言正色看了面前这位浪荡剑客一眼,又轻瞥小手紧抓了荆轲的丽姬。

    难怪他刚才初闻丽姬这个名字时,还觉得有些熟悉,原来是天明之母,也就是原剧中那位被始皇嬴政强行掳掠为妃的丽姬,后来因为等等原因,丽姬既给荆轲戴上了颜色帽,同样给始皇戴上颜色帽。

    可以说,秦时的诞生就是由于一场互绿事件。

    现在呢?

    陈锐心中一笑,他可没有始皇所谓的一见钟情,日思夜想,对于丽姬他只是初见一位美丽陌生人的感觉,甚至在得知真实身份后,心中本能起了一些厌恶感与排斥感,不过这些都被他隐藏很好。

    至于荆轲,他就更没有放在心上,两者段位相差太远,他完全提不上什么对付兴趣。

    至于日后刺秦,那可以有,荆轲既能成就绝世刺客之名,陈锐身上的光环神秘色彩也能加重,两者算是互相成就,当然最重要还是师出有名,对于燕国秦国有了名正言顺的出兵名头,他求之不得。

    知道结局的陈锐对二人没有什么兴趣,道了一声:“无妨!”

    或是感知到陈锐淡淡的疏离与轻视,荆轲面色一红,大声道,“大丈夫言出必诺,此恩荆轲必报!”

    丽姬余光打量面前高大英俊的白衣贵公子,脸色微红,粉颊露出一丝歉意笑容,轻轻拍着荆轲,安抚其异样情绪。

    “师哥!”

    荆轲立刻察觉了自己的不对,抱剑微躬,表示歉意。

    一旁盖聂暗自颔首赞许,自荆轲进入房间内,他便从其周身感受到了一股淡淡锐利剑意,剑意透体,这是将迈入绝顶剑客的标志,按照荆轲与他相仿的年龄,足以称的上是英杰。

    可纵是英杰,但秦王嬴政面前也要低首。

    居移气,养移体。盖聂知道出自《孟子·尽心上》一篇,所讲述为昔日儒门魁首孟子见到齐王之子,心中发出的叹服之意。

    而秦王嬴政渐长,权势煊赫,为七国之霸主,比之齐王之子高出不知多少也,如今纵使他白鱼龙服,收敛一身威势,可孟子面对上位者都避免不了叹服,身为轻侠的荆轲又怎能逃得过?

    可难能可贵之处便在与荆轲对于嬴政流露出的威势虽有自惭形秽现象,可并未坠入其中,无法脱身,相反他极快的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这是盖聂欣赏之处,也是突破绝世剑客的关键关隘。

    陈锐仍是一副淡淡模样,荆轲并未气馁,再道了一声谢,拉着丽姬向门外走去。

    可刚刚迈了了两脚,门外响起一声暴喝:“他们就在里面!他们就在里面,把他们围起来!”

    这声音陈锐听的熟悉,正是先前刀疤脸的声音。

    这一次刀疤脸再一次进来了,与之前不同,原来周围的武者都成为了身披轻甲,手持强弓劲弩的甲士。同时在刀疤脸的身边,还有一位身形高大,样貌不凡的紫衣公子,而在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位手持长剑,戴着青铜面具,身形瘦削,看不出男女的剑客。

    “你是谁,敢拦我想要的人。”紫衣公子先是贪婪的看了看丽姬,又一下子注意到了陈锐。

    着实是陈锐太过鹤立鸡群,这一众人马当中,唯有他一人安然坐着,无论是俊朗秀逸的面容,亦或是周身流转的惊人气势都太过超凡脱俗,仿佛只要他在,所有人的目光都会不由自主向他投射而去。

    这是一个魅力极大,宛若太阳一般的男人,紫衣公子心中第一次有落败之感,同时疯狂的嫉妒撕咬内心,恨得将前方男子踩到泥泞当中。

    “我是谁并不重要,可我很想知道你周边秦军制式装备从哪里来的?”陈锐静声回道。

    紫衣公子闻言,顿生荒诞之感,长笑指着自己:“你居然不知道我!”

    “我需要知道你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