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十七章 千古雄文

    消息一波接着一波传来。

    当得知成蟜叛变已经足够令人震惊,但瞬间成蟜被杀的阴云又顿时笼罩在咸阳每一位大臣心头。

    无数人愕然无措,纷纷派出各自手下打探前线消息。

    五日后,终于得知前线成蟜在叛变后,先是囚禁副将樊於期,后诱杀大将张唐。在成蟜传播檄文过程当中,樊於期明面上选择臣服,实则暗中收伏军中大量甲士,趁机将其率兵攻打成蟜,并成功将其毙命。

    当然上面只是流传最为广的情息,暗中也有说是成蟜之死是因为罗网高手暗杀导致。

    成蟜无论是叛变,还是死因都笼罩着一层迷雾,但由于时间长达两个月跨度之久,加上前线至咸阳千里之遥,纵是有心想仔细查探清楚,也是鞭长莫及。

    不过好在前线大将樊於期将入咸阳述职,终会揭露一些事情,而且樊於期在其中也有很大嫌疑,再担任前线重将也并不合适。

    还有不得不提一点,赵国趁秦军生乱之际,只是收回了赵国丢失的两座城邑,秦军虽有小败,但待在秦地边境,赵军丝毫不敢进攻。

    至于为什么?

    这就是秦国对于山东六国的威慑力!

    自昭襄王后,想要冒犯秦国边境只能以山东五六国联合才能进攻,以一国之力,没有那个国家敢冒天下之大不讳。

    举个例子,秦王政三年,陈锐还是初涉朝政,楚国春申君当权主事。六国组成合纵联军攻打秦国,那时蒙骜只是领兵十万就令六国联军战败而逃。

    还有一个原因便是秦国国力渐起,山东六国没有那个国家,尤其是像赵国想再来一次近乎的灭国长平之战。一旦敢冒犯秦国,以老秦人的血杏绝对是不死不休的下场。举个例子,在庄襄王时期,也就是嬴政之父嬴异人执政时期,那时国力式微,周王朝楚国的唆使下,竟敢敢对秦国摆天子脸色,秦国举国愤怒,嬴异人也有点老秦人血杏,直接发兵结束;恶东周这个王朝。

    按照现在的战国情形,秦国一家独大,以一当六,山东六国在位君王昏庸,皆实行鸵鸟政策,若秦国不主动侵犯,都是一副舔狗模样

    经过七日时间,王翦率领五千骑兵赶到了前线,并且与樊於期完成交接任务,接手了并未受到多大损伤的近十万秦军。

    “将军意气风发也!”

    樊於期微微拱手,对这位在军中直追麃公权势少壮派大将有些叹服。

    “期待与将军共事!”

    王翦也拱手回礼,露出一丝如老农质朴的笑容,令樊於期心中好受不少。

    “借将军吉言!”樊於期策马一喝,“驾!”

    “父亲,你可真厉害。”王贲远眺消失在天际的樊於期身影,不由用略显稚嫩的声音感叹。

    “少说话,多做事,你蒙大哥可在后面看着你呢,可不要被他给比了下去。”

    “是!”

    小将挺直腰板,面罩下目光明亮。

    樊於期带着数十人从前线到咸阳用了五日时间。这五日内,快马加鞭,他心中却是烦躁异常,总感觉有一只无形大手在暗中推动于他,而这只手的主人来自大秦帝国至高无上的王——嬴政。

    从这一场长达数月的布局来看,虽看不出全貌,但也足以窥得一些端倪。

    秦国因为军政分权而局势复杂,秦王嬴政明面上昌平君等楚系势力,虽不能阻止吕不韦,但足以发出自己的声音。在军方明面上有蒙系势力,可因蒙骜身死缘故对上与吕不韦联合的麃公一系很是吃力,可是经由这场变故之后呢?

    樊於期不敢想象。

    他现在暗中已经成为秦王的人了,不出意外,麃公肯定是要保他,而且按照日后的发展,他势必掏空麃公的家底,这样一来,吕不韦呢?

    还有一点,在与王翦交接任务过程中,他已经有七成把握能够确信王翦同样也是秦王一党中的人,而且地位绝对很高,要不然十万秦军轮不到他来掌控。

    可王翦,蒙氏,还有他仅仅会是这一些吗?

    瞬间樊於期心中大感庆幸。

    军中少壮派几个重权人物都被秦王笼络,为政一方还有位列上卿的昌平君,现在秦王貌似只差把亲政的那些发令枷锁给一一击碎

    而吕不韦那边呢?

    到底是深藏不露,留有后手,还是外强中干,明日黄花?

    樊於期不敢小觑这位眼光独步天下,号称阳谋无双的一代权相,不过就算吕不韦再怎么留下后招,如今的他只有一条道走到黑。

    一进入咸阳,樊於期直接隐匿行踪去了麃公府邸。

    昏亮灯光下,两道斜长的影子射在墙上,随着烛火飘忽而变化。

    麃公手握重剑,一脸冰寒俯视地面跪伏的弟子,冷道:“到底是谁杀了你师弟成蟜?是你,还是罗网的黑白玄翦?”

    樊於期心中有些惊讶于麃公居然知道具体暗杀成蟜的高手,脸上保持悲色:“罗网黑白玄翦!”

    “那为何现在传的都是你杀了成蟜?”

    “若不这样,追究起来,我作为成蟜副将焉能逃过此劫?”

    麃公冷芒一射,摩挲手中长剑,令樊於期脖子一凉。

    尽管他确信作为麃公的唯一弟子,麃系中的门面,麃公根本不可能杀他,但是心中仍不能镇定。

    良久。

    麃公怅然一叹,收剑入鞘:“这一次便饶过你,说,成蟜叛变到底什么原由?”

    “我也不知,只是见到成蟜叛变之前与一些异人来往,对我态度很是冷淡。”

    “吕不韦!”

    麃公勃然一怒,掌中长剑只见清光一闪,前方的案台瞬时被裂成两半,发泄过后,又道:“你有没有参与其中?”

    “没有。”樊於期果断道。

    “当真没有?”麃公口中大有疑问。

    “绝对没有,若是存在,叫我樊於期身首异处!”

    麃公收回冷芒,有没有已经不重要了,樊於期作为他现在的唯一弟子,是他声威不堕的保障,即便是有,他也要拼力保他,坐实成蟜乃他所杀!

    但暗中吃瘪,打掉牙齿混血吞从来不是他的风格。

    “吕不韦!”麃公心中咬牙狠道

    “真是赵高命令你去杀成蟜的?”

    吕不韦已经将这句话重复了三遍。

    “属下确认无疑。”黑白玄翦跪伏在地,答了三遍。

    “嬴政!”吕不韦猛然一喝,面色涨红而扭曲,青筋毕露,目光似欲噬人。

    说完,吕不韦便如同泄了一口气,颓然躺在案台上,双拳握的死死。

    “退下吧!”吕不韦语气缓缓,“还有替我搜寻俊秀伟岸,精悍过人的男子!”

    黑白玄翦不解其意,但瞥见吕不韦露出诡异弧度心中就不由一冷。

    “这还不够。”吕不韦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阴笑地呢喃了一句,“缺少一部重器压阵!”

    “王上,已经亥时了。”赵高脚步没有任何声音,给陈锐披上了一件虎裘。

    “取酒来!”陈锐的声音有些激动。

    赵高轻声提醒道:“王上自律,夜来不饮酒的。”

    “如此雄文,焉得无酒!”陈锐重重拍案,朗声长笑:“盖聂没有辜负寡人的期望,竟能搜寻到如此国之重器!”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