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十三章 应对方略

    唯有痛苦才能给人带来教益。

    想到蒙恬的转变,令陈锐想起了《孟子》中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

    蒙骜的死去,带走了一个站在春日风头上高歌的鲜衣少年,但同时也令他获得新生。

    不过较为可惜的是,日后恐怕再也听不到秦弦之音。

    “盖聂先生,方才在蒙府之时,你可知道三波剑伤中那一波才是致命伤!”陈锐向盖聂发问。

    “这三波都是致命伤!”

    “不过因蒙骜上将武功超绝,加上身旁有一众军中甲士护卫,才需多次进攻。”

    “盖聂先生身为绝世剑手,对于这三波攻击可有把握战而胜之?”

    “十死无生!”盖聂很是吝啬词语,但随即话锋一转:“王上若遇此等威胁,臣以杏命可护王上安全逃离!”

    陈锐见盖聂漠然的脸颊露出一丝罕见的坚毅,微笑了笑:“下去吧!”

    盖聂目光一愕,这是秦王极为少见的主动令他退下。

    瞬间,他已经感觉恐怕会有大事发生,没有退却,躬身一拜道:“王上,若有要务,臣效死命也!”

    淡淡语气透着斩钉截铁的铿锵,仿佛谁也不能阻拦。

    冷面热心,说的就是如盖聂这种人陈锐心中一暖,走上前拍着他的肩膀:“不用了,杀人不是你要干的活!”

    “王上!”盖聂心中知道面前秦王正面临多大的危机。

    “不用说了。”陈锐摆摆手:“寡人从未将你视作护卫剑师,也希望你自己不要轻贱自己!你的剑寡人希望能开万世太平!”

    士为知己者死,盖聂心中激动难以自抑。

    “下去吧,不要辜负寡人对你的期望!”

    盖聂终于下去了,陈锐转而看向赵高,但未说话,轻轻敲着桌案。

    哒哒哒!!

    “臣愿替王上诛杀成蟜!”瞬间,赵高跪下身来。

    “是吗?”陈锐神情不变:“葵花策练到第几层?”

    “最后一层!”

    “天赋很高!”

    说完,陈锐便沉默了下去,场上陷入沉静,赵高复道:“臣愿为王上分忧!”

    “为我分忧?”陈锐改变了称谓,“这七年来,你替吕不韦构建大半个罗网,把我的不少情报都给了他,他的很多情报你也差不多全告诉了我。可我想知道你到底为谁卖命?”

    “小高幼年在邯郸就是王的玩伴,来秦国后,弓马骑射读书皆是相随。小高不负王!”赵高跪俯在地。

    陈锐能够听出一丝颤音悲腔,终于上前扶起他:“这一次危机乃我前所未遇,一步不慎,怕就是身首异处的下场,但现在我把我的杏命交给你。”

    “至于你是在背后捅我一刀,还是助我,皆在你一念之间。”

    赵高闻言轰然轰然跪下:“若有负于王,赵高不容宗族,人神共弃!”

    “可有异样?”陈锐面容平静,向脑海中的无边黑暗发问。

    “没有,情真意切,若这样都能被他瞒过去,我们穿越几辈子的演技都恐怕喂狗了。”黑暗中戏谑道,转而问道:“当初不是在秘籍留下暗手了吗,只要你神魂一动,他便瞬间亡命,还需顾虑什么?”

    陈锐未回答,黑暗中的声音一急:“五年尽快找到天地灵机所在,我需尽快重修一世”

    切断声音,陈锐再扶起赵高:“不用发誓,此战也无需你出手!”

    “不需要我出手。”赵高一愕。

    “杀机焉能用牛刀?而且成蟜身死并不是问题关键所在。”

    赵高静静听着。

    “秦国内部有寡人一系势力,吕相一系,还有现在才露出头角的成蟜,麃公与王室一系。”

    “寡人渐长,吕不韦渐弱,独木难支,所以才有成蟜可钻的空隙。”

    “于寡人而言,成蟜若死并不能解决问题的根源,相反你若出手,军中麃公势力与王室必会对我憎畏交加,这样使得他们远离寡人,而不能成为削弱吕不韦的利器,着实可惜也。”

    “王上的意思是?”赵高渐渐有了一丝明悟。

    “你不能出手,必须让吕不韦手下的罗网出手,行不行!”

    “行!”

    赵高毫无任何犹豫,令陈锐有些侧目。

    他虽不知道赵高在罗网中担任何角色,但可以知道他替吕不韦构建大半个罗网,重要杏肯定非比寻常,而且赵高利一旦用身份动用罗网权限,那吕不韦必然知晓赵高已经彻底背叛了他,日后若是他胜出,绝少不了被清算的下场。

    “何时动手?可需现在安排?”赵高言语淡然,看样子在罗网中的权限绝对不低。

    陈锐心中思量,摇摇头:“不用,还缺少一件东西?”

    “何物?”

    “动机!”陈锐答复道:“天下蠢货终究是太少。吕不韦不用多说。成蟜之师麃公历经四朝,历经天下风浪无数,斗争经验又何其丰富?蒙骜事件就更加证实他的老奸巨猾。如果贸然动用罗网高手击杀成蟜成蟜,他们眨眼便能看出其中有人在挑拨离间,此举无异于偷鸡不成蚀把米。”

    “所以成蟜只能被明杀,而不能被暗杀!”

    “而且需要利用一个足以令他相信且心动的动机,逼他谋反,然后你再以吕不韦的名义派出罗网高手将他格杀!”

    “王上好厉害。此计足以令吕不韦有苦难言,只能认下,可却不知是什么动机?“

    陈锐淡淡说了出来。

    蓦然,赵高闻言色变,惊声道:“不可,此举有损王上威名!”

    “就这个!只有这个动机能令他心动,而且也是他一直都坚信的事情。”

    赵高默然,良久道:“可若无盛名厚望者担保,恐怕成蟜轻易不会谋反!”

    “前线樊於期为秦国重将,他的话足以令成蟜相信,但他在朝中不偏不倚,于我与吕不韦间两不相帮,难以令他助力!”

    赵高思考片刻,叹了一声:“阴阳家玄术万千,有控人心之术!”

    “叫她们过来!”陈锐眼前一亮,淡淡道。

    一个时辰后,赵高领着两道倩影款款而来。

    陈锐简略将计划告知焱妃,月神二人。

    这其中,焱妃冷眼看着陈锐,淡淡立着,月神浅笑盈盈,魅惑勾人。

    将计划大概讲完,月神笑着问道:“动机?什么动机能够令大王的弟弟谋反!”

    陈锐静静道:“奇货可居的故事可曾听过?”

    月神轻点点头。

    这个故事在秦国简直无人不知,不人不晓,但是由于涉及先王,太后,国相,与当今秦王嬴政,极少人敢在公然提及。

    “昔年我母后赵姬为吕不韦歌姬,寡人父王因爱而求之”

    月神淡淡听着,心却有些激动,仿佛预料了一丝秦王会讲出什么。

    最后却听陈锐道:“若有人告诉成蟜寡人并非先王所出,他才是真正的嫡子,你说他会不会反?”

    刹那,焱妃脸色错愕,可转眼见到前方那平静的面容,心中反而不由一痛。

    危机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吗?逼得他用处这样的手段?

    压下种种思绪,焱妃轻抬玉足,刚迈出一步却被月神拦在身前:“姐姐,控心术并非你的专长哦!”

    月神缓缓执礼,轻启檀口:“王上智计无双,月神定当在完成任务!”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