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零六章 盛气甘罗【两章合一,4K】

    秦国的论战方式出乎了所有人意料。

    相比于稷下学宫的四大辩题,秦国的更加避虚务实,敢于将军国要务摆开在陌生诸子百家面前,这背后强大的自信令人动容。

    可感叹归感叹,不少学派打心眼里厌恶这种方式,太过直接,毫无掩饰,这吃相未免太过难看,更何况还未事秦,助纣为虐,传出去名声就毁了。

    不少人暗自摇头,但也未离开,静待后面两道论战议题。

    不过即有人静观其变,就有人目露精光,野心勃勃,比如李斯,可这时候他同样未挺身站出来。

    “我不宜出身!”

    “其一军略非我所长其二此刻挺身,目光所聚,若木秀于林,非我所愿,其三秦国除却,蒙骜和王齮、麃公三人外,中坚有王翦,蒙武,张唐,樊於期等人,此人势大贸然不可得罪。”

    李斯眉头一皱,定下决心,又看向身旁的持剑盖聂,但见其闭目不出样子。

    大殿寂静无声,可有人愈发按耐不住,无数道目光在位列将军一侧张唐身上游走,好似看到美味猎物一般。

    “一群弱鸡,有甚好看!”

    张唐睁目圆瞪,不怒自威,炽烈杀意袭来骤令无数目光不禁颤冷,后只见他霍然起身,重剑拄地,毫无声息间地面寸寸龟裂,犹如蛛网一样。

    “可要试一试本将军重剑不利?”

    诸子百家脖子一凉,惊醒过来,再也没有敢行什么劝说心思。

    李斯微微一凝,秦王,丞相都没有出身阻止,无疑增加论题的难度,但没有难度,又岂能抡选大贤?

    细想之时,对侧一位少年露出丝丝笑容,刚要出手却听一声声大笑响彻大殿:“吕相阳谋治国,我等佩服佩服!”

    吕不韦未有睁开双眼,淡淡道:“笑者何人?”

    “名家,公孙策!”

    话一出口,无数目光刷刷投射过去,而那公孙策风度愈发傲人,对张唐道:“将军不想去燕国为相,可是怕了赵国?”

    请将不如激将,无数人细想间心头为之一赞!

    “笑话,赵国我何曾怕过?”张唐冷笑道:“昔日本将踏城掠地之时,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喝奶呢?”

    公孙策丝毫未恼,反而笑道:“哦,将军未怕,为何不敢为燕相?”

    “你”张唐面色一红,拄地重剑力道一泄,砸出一个坑来,“我已明言相国,何须和你这多费唇舌?”

    众人心中一笑,都看出了张唐的硬撑,这时公孙策长叹一声,对张唐拱手一拜:“将军忠君体国,有苦难言矣!”

    众人不解公孙策为何不乘胜追击,用激将法用的底,反而给予台阶下。

    张唐面色一缓:“你知道就好。”

    张唐抓住话头,又叹道:“将军有苦难言?须不知秦王,吕相难道就不有苦难言否?”

    “因为将军而耽误大局,坏秦国多年谋划,秦王,丞相不愿强迫,将军就难道为了一己之私?忍心否?”

    张唐气息不由一窒,却又听道:“若将军体恤秦王与丞相,成全君臣和睦之名,同为大局谋划,日后无论秦国亦或是燕地百姓都将称颂将军美名也!”

    “更何况所谓赵国谋害更是无稽之谈,赵国再强可胜过秦国?再者将军武艺非凡可会畏惧宵小?”

    “公孙策以为将军乃大智大勇之人,会做出明智决定,当然将军执意不去,那我也只能认为将军是害怕了。”

    诸子百家闻言,微微侧目,名家好务虚,离坚之论,白马非马之辩多是诡辩之道,可现场这番论调威逼加利诱,暗藏机锋,只要张唐稍微细想就能明白该如何选择。

    李斯见公孙策侃侃而谈,心中却不看好,“无他,火候不够也!”

    “盖聂兄,交相害,言相利,以己度人,这纵横之学在你面前恐怕是班门弄斧吧!”

    盖聂终于睁开了眼睛,双手平缓放在剑上:“百家之学,博采众长方为大家,如今法家、道家、墨家、儒家、名家、农家、纵横家、兵家、医家那一派未从他家上面汲取养分?至于这位先生,盖聂一介武夫,难于之相提并论。”

    李斯淡淡一笑,闭目养神。

    就在众人认为张唐选择屈服时,他却看向公孙策,露出一丝冷笑:“没错,我就是害怕了!”

    众人惊呆大讶,随之狂涌无语,身为掠地无数的秦将,这么明言自身害怕真的好吗?

    “哈哈哈”

    山河屏风内,蒙恬狂笑不止:“吕不韦这老贼想调走张唐将军,还在招贤馆中,可真会玩!”

    “相国事君三朝,阳谋无双,令人不得不服,招贤馆中来借题发挥,当真令我们措手不及,若一旦成功,我们甚至都无话可说。可惜碰上了张唐将军污名自毁,这样想成功也难!”昌平君露出一丝微笑。

    “我们败了!”陈锐淡淡道。

    “什么”蒙恬与昌平君一惊。

    “怕?张唐将军想死乎?”

    一道略显稚嫩的响彻整个大殿。

    陈锐已经可以意料后面的事情了,深陷历史当中而且是身为主人公,这心情不得不说有些复杂。

    “说话者何人?”吕不韦宛若平常,脸色淡淡。

    一道矮小的紫色身影从张唐对面缓缓站了出来,不紧不慢,风度从容,微微拱手道:“甘罗,无门无派,目下为丞相门客。罗食君之禄,愿分君之忧!”

    甘罗,昔年秦国重臣甘茂之孙,当年甘茂为昭襄先王同三川之路,昭襄先王因此器重之,奈何叛秦奔齐,至甘罗者,家室渐衰,而今为文信候一门客矣。

    陈锐听得目色泛冷,情商太低,难怪吕不韦死后历史上就再无他的记载,被牵连的可能未必没有。

    “我亲自出马张唐将军尚且无动于衷,你一黄口孺子还能有什么办法!这里岂是你能咆哮的地方,速速离开!”吕不韦公事公办喝道。

    甘罗笑道:“大项橐生七岁为孔子师。今臣生十二岁於兹矣,君其试臣,何遽叱乎?”

    众人目光汇聚在那位洒脱淡然的小小身影上面,十二岁能不惧威仪已是不易,况且还能如此条理清晰的为自己辩解,道一句神童并不为过。

    吕不韦仿佛也有些惊讶,但并未做主,拱手向屏风后拜道:“王上以为如何?”

    “可!”陈锐淡淡道。

    得到允许,甘罗十分有礼貌的向张唐一躬身:“敢问将军?您的功劳比之武安君白起如何?”

    张唐余光轻瞥屏风背后,心中一叹:“武安君南挫强楚,北威燕、赵,战胜攻取,破城堕邑,不知其数,臣之功不如也。”

    甘罗笑了笑:“昭襄王时,当年执掌秦政的应侯与吕相相比,谁的权势更大?”

    屏风内,蒙恬与昌平君面色皆是大皱眉头,纵使需劝说,也应该抬出秦王名义出来,现在却言吕不韦,其心

    李斯已经能想到下面结果,不过当庭盛赞吕不韦,秦国朝政当真已被吕不韦给把持住了。

    瞬间,他更加坚定了决心。

    张唐不动声色道:“范相不如吕相的权力大。””

    甘罗道:“将军确认知道吕相权力大吗

    张唐:“知之。”

    甘罗又笑了笑:“昔日应侯欲攻赵,武安君难之,去咸阳七里而立死於杜邮。今文信侯自请卿相燕而不肯行,臣不知卿所死处矣。”

    张唐猛然一震,目射奇光,旋即苦涩道:“好,我去!”

    在场诸子百家猛被甘罗所语震慑,大为吃惊。

    李斯毫不意外结果,冲着盖聂道:“盖聂兄出身鬼谷纵横,可否为我解惑名家公孙与甘罗区别?”

    盖聂冷冷一眼回之:“李斯兄大才真的不知道吗?”

    李斯未语。

    他当然知道,方才那名公孙与甘罗都是采用鬼谷子纵横的外交伐谋策略——交相害,言相利。

    欲达到自己的目的,向对方分别摆出了实行自己的主张与不实行的两种行为后果,夸大了第一种行为选择的受益程度和第二种行为选择的受害程度,加大二者的反差度,促使对方下决心采纳自己的主张。

    甘罗与公孙方法大同小异,但区别就在害处这边,甘罗举例武安君白起处死,而名家公孙对害处避而不谈,暗藏机锋,让张唐自身去揣测。

    这真的是名家公孙不知道吗?

    李斯不以为然,恐怕是名家公孙并不想得罪死这位手握重权的张唐将军,更何况这一论题关涉朝政,底下水还不知道多深?

    秦王嬴政,相国吕不韦,将军张唐在其中各自在扮演什么角色呢?

    都不知道就贸然涉入简直就是找死,在他看来名家公孙颇有些智慧,但也仅限于此。

    无必然把握,就无需出手,一出手就势必建功,瞻前顾后非智者所为,如今尴尬局面,印象分大减。

    而对于甘罗他更不看好,年轻气盛不懂收敛锋芒,迟早出事。慧极必伤,早夭之相。而且站在他位,更好的方法是待价而沽,等秦王嬴政与丞相吕不韦分出结果后,再行定论。

    “善!”

    吕不韦抚须而笑。

    原本甘罗不过他手中的一枚种子,留待日后开花结果,但现在展露出的潜力着实太过惊人。

    “非善也!”甘罗嘴角上扬:“借臣车五乘,请为张唐将军先报赵,若不夺赵城十座,扬秦国威仪,臣愿受罚!”

    秦国不允许有这么彪悍的人存在李斯貌似被甘罗的光芒刺到了,用袖子遮了遮眼,而盖聂紧紧闭目,嘴角有些抽搐。

    诸子百家默然无语,陷入失神状态,甚至屏风内,昌平君,蒙恬都是一脸震惊,焱妃眼眸更是异彩涟涟。

    当了这么久的国君,陈锐深知道,十二岁,在古代能做到如甘罗这样的成绩用凤毛麟角般的存在完全不为过,也真的可以说是恐怖如斯。

    “军略之能,汝且尚小!”

    “退下!”吕不韦起了爱才之心。

    甘罗长跪不起,执拗不语,良久吕不韦将锅甩到陈锐身边:“王上以为如何?”

    陈锐早有婴料:

    “生子当如甘罗也!“

    诸子百家看向屏风处,目光一亮,甘罗大呼:“圣明”

    “卿自有攻城略地之心,寡人何不能满足也!然攻赵乃军国之要事,长于兵锋,上将军蒙骜老成持重,以他拔十万秦军为甘罗掠阵仲,父以为如何?”

    赞叹与拳拳关心溢于言表,陈锐借机方将一军。

    他尚未亲政,朝政以吕不韦一手统摄,如今正好是一个契机,就算不能,塑造出王独决之政的效果也不错。

    百家闻言,倏然。

    李斯,盖聂皆睁开了双眼,

    秦王式微否?

    这个疑问同时出现在他们心中。

    吕不韦淡淡一笑,不假思索道:“蒙骜将军上上之选也,王上可议第二题。”

    接过墨笔,陈锐毫不客气,大笔一挥:

    “秦之霸业,何以一中国?”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