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零五章 王上请自重

    吕不韦身边那人不知何时出现,一袭青衣葛袍,头戴高冠,鹤发童颜,气息缥缈不定,好似随时都要乘风而去。

    “赤松子!”

    一些年过半百的百家老者一言便道破其人身份,令其余人等心中一震。

    战国时代儒墨道法为当代显学,而这四大家中,儒家在大贤孟轲死后,荀子为当代儒门魁首。墨家纵有分裂,但皆以六指黑侠为尊。

    法家商君虽死,但只要秦盛则法不灭。而道家因为对“道”的理解不同,三百年前分裂为天宗和人宗,一直争斗不休,可即便如此,诸子百家谁也不敢轻道蔑道,更何况天宗赤松子在江湖上辈分极高,可以与荀子平等论道而坐。

    “墨家六指黑侠恨秦国入骨,师傅专研学问,不理七国纷乱,法家在秦国虽盛,却无贤才如商君者”

    “能请到天宗赤松子镇场,没想到,秦国能量不小!”

    “不!或许应该说秦相吕不韦能量不小。”

    李斯瞥了瞥场上百家凛然正色,浑身抖擞的样子,不由心中一笑:

    “雪霁!”盖聂紧盯着赤松子手中那柄形状奇异,周身散发凌寒之气的碧紫长剑。

    雪霁,道家历代掌门人的信物,风胡子剑谱“十大名剑”排名第六。天宗、人宗分裂之后,争夺的焦点便是那把祖师传下的镇门之剑雪霁。双方约定每五年比试一次,胜者即可执掌雪霁。

    “昌平君对国相有何看法?”陈锐举着黑子,目光透过前方巨大的山河屏风将大殿全貌及诸子百家一览无余。

    “百家恃才放旷者不知何几,心中难免轻视秦国,道家天宗掌门赤松子辈分极高,也正好让他们收敛收敛。”

    “嗯。”陈锐应了一声。

    昌平君继续道:“吕相崇尚黄老之道,无为而治,顺其自然,能邀来天宗赤松子压阵不足为奇!”

    “奇倒不奇,可焉知这冰山之下还有多少未能显现的。”

    昌平君沉默不语,一旁一英俊华服青年沉声道:“赵高,你曾经替吕不韦组建大半个罗网,总知道些隐秘的吧?”

    赵高深深看了眼蒙恬,静静道:“我知道的都告诉了王上,罗网虽由我组建大半,但层级架构皆有吕相一手掌管,涉及隐秘,也只有他一人知晓!”

    蒙恬对这隐隐带刺的话不以为意,若换做少年时期,恐怕绝对要声讨赵高一番。

    “秦王,说多了又有何益,徒增烦恼罢了!”

    这时焱妃轻摇臻首,缓缓踩着步点而来,摇曳生姿,清冷的柔声中带着一股难言诱人魅惑。

    身影飘幻,瞬间便看到焱妃美得可令任何人屏息的俏脸飘出一丝笑意,令昌平君与蒙恬唯暗咬破嘴唇才能不被迷失进去。

    “焱妃风华绝代,倾倒众生,真若《九歌》中神女一般!”

    “是吗?”焱妃浅浅一笑,更令整个空间明艳芬芳起来。

    “没错。”陈锐轻轻勾勾手:“过来!”

    焱妃微微颦眉,难解这突兀之举,但还是走至他的身前,那料想平静的秦王嬴政一反常态探出手

    修长的手指点住她的下巴,令她身子猛然一个激灵,呆若木鸡。

    微微回过神,焱妃从未受过男子这种轻薄无状之举,嗔怒就想出手给近在咫尺的嬴政一个教训,可刚生出这个想法,身后几道强横似有若无的冰冷杀意直指她的后背,令她生生压制住了动作。

    看着嬴政的脸颊贴的越来越近,还带着一股淡淡激扬霸道的雄杏气息,此刻焱妃心跳骤然加快许多,好看的晕红染开在粉脸之上。

    “王上,请自重!”焱妃气息有些紊乱,眼神迷离闪烁。

    可好像面前的高大挺拔人影并没有丝毫放开的动作,反而手指越发捏着她的脸颊,脸凑到她的耳边,手指指着大殿上:“看到殿上那些诸子百家没有?”

    “看到了。”焱妃心乱如麻。

    “知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站在那里,你为什么站在这里?”

    “什么意思?”焱妃问道。

    “你们阴阳家没有选择!甚至数百年前你们不过是道家一个分支而已。”

    “相比于殿外的诸子百家,阴阳家没有治国方略,没有齐民要素,没有大贤大才”

    “但这些都没有关系!”

    “以寡人现在形势,没有挑剔的机会,你们只是我手中的马骨,可作为马骨就要有马骨的觉悟,应该明白你们阴阳家的优势是什么?寡人到底需要你们什么?”

    由耳边传来的酥麻令焱妃瞬间有种颤软的感觉,却听到他的声音越来越坚定:“没有人可以命令寡人去做什么,如何做!”

    “两年期限,阴阳家未尽数搬迁至秦国境内,斩尽杀绝!”

    下巴上温暖的手指离开,焱妃感受心中怅然的情绪,既羞耻又恼怒

    “诸子百家入席!”

    随着上首两位威武甲士高声宣讲,诸子百家找到位置纷纷入席,回礼致谢。

    “百家可各陈己见!”吕不韦拱手向百家问礼。

    “我有一问。”刚一入座,一个蓝衣士子就从大案中震衣站起,挥手向身后一圈高声道,“我等都是列国之人,初来秦地,敢请教秦国何以抡才选贤?”

    “敢请教汝为哪国人士,那门家学?”

    “齐国,儒家!”蓝衣士子傲然道。

    “齐国。”吕不韦拉长声音:“中迎文兴之地,列国莫能匹敌也,稷下学宫吾深向往之!”

    “好!”场下一片士子与身穿齐国服饰的武者大声叫好。

    蓝衣士子听到吕不韦夸赞,脸色反而谦虚下去,淡淡道:“丞相见识不差,稷下学宫荟萃百家之长,王霸之辩,义利之辩,天人之辩,善恶之辩皆出稷下,列国岂有匹敌者?”

    此话一出,列国文士武者脸带不忿,甚至在屏风内蒙恬都有些不悦,但也无可奈何,因为这就是事实。

    “不错!”吕不韦淡淡点头。

    蓝衣士子:“稷下学宫以论战选贤,以煌煌四辩震烁战国,更选举无数贤才,可是效此法选贤?”

    “不是!”吕不韦摇摇头。

    霎时间,全场目光都聚在吕不韦身上,底下一片嗡嗡议论声。

    “那以何**才?”另一名士子站出身来大喝。

    吕不韦却是微微一笑,不紧不慢道:“招贤馆中大碑上已经写了,宾客群臣有能出商鞅奇计强秦者称为贤!纵横捭阖如张仪者称为贤,破家灭国如白起者称为贤,当然墨家百工利秦国可为贤,农家耕种丰收利秦国也可为贤。”

    “秦以事功论,无事无功,若效仿稷下学宫,仅凭混沌间以寥寥数语定才,这等才我秦国不要也罢!”

    闻言,蓝衣士子脸色涨红,怒哼一声拂袖而走。

    余下齐国士人于武者看了看旁边工具齐全的秦墨,秦农,甩下一句:“羞于之为伍!”

    吕不韦不以为意继续说道:“宰相起于州部,猛将发于卒伍,招贤抡才过后,若有意留下的秦国必以官职以待,到时候试玉半年,谁是夸夸其谈者?谁是小才?谁是中才?谁是大才?谁长于治国?谁胜于军旅?谁堪庙堂?谁可县治?一目了然!”

    “打扰了”

    “打扰了”

    片刻后,诸子百家已经消失了大半,留在大殿上的只有不过百人。

    “王上?”昌平君看着这样的场面,皱起眉头。

    “无须理会!”

    “国相说的没错,宰相起于州部,猛将发于卒伍,秦国要的是真材,而非夸夸其谈之辈。”

    “拜谢诸位!”吕不韦向台下深鞠一功。

    此刻殿内回应者寥寥,想要看一看下面秦国到底如何选材?

    吕不韦摆摆手:“今次议题有三,皆为秦国急务要务重务,题目皆为国君拟定。”

    “列位可有疑虑?”

    “如何判定正确?”

    吕不韦遥遥指着大殿两侧:“吾与秦王共决之,两侧干吏将军辅之!”

    “抡材论战起!”、

    甲士高喝间,舍人从吕不韦手中接过竹简走到陈锐所在屏风内。

    秦王在此不少诸子百家深感意外,李斯更是闪烁微芒。

    “仲父公务繁重,想必遇到问题不少,不妨挑个棘手的出来一试真材?”陈锐将第一个议题机会交给吕不韦,想要试探出他目的为何?

    “谢我王垂爱!”吕不韦对着屏风,躬身一拜,随即目及殿下诸子百家:

    “昔日山东六国合纵伐秦,连创秦国,如今历经七年修养生息,我秦国欲出函谷关,东向列国,以报先前之仇!”

    “赵者,燕之世仇也,燕国附赵国,非其本心,一年前我已经密遣刚成君使于燕国,使燕王质子称臣,孤立赵国,东西而入,共同伐赵!”

    “目下燕王喜将使太子丹入质於秦,我欲使秦名将张唐往相燕,互为邦交,可张唐谓我曰:“臣尝为秦昭王伐赵,赵怨臣,曰:‘得唐者与百里之地。’今之燕必经赵,臣不可以行。””

    “岂有此理,简直欺人太甚!”

    听吕不韦讲完议题,赵国士人,武者轰然离去。

    “于张唐可有劝导之法?他就在哪里!”吕不韦不管不顾,指了指两侧一位中年披甲壮汉。

    久久无言,殿上无人上前对那位名叫张唐的将领劝说。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