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零二章 秦国招贤【2】

    七年时间,可以令少年由稚嫩到成熟,可以令少女由清纯动人到风华绝代。

    于秦国而言,这七年时间内,整田陇,理军政,通商市,种种政策在吕不韦的推行下一扫积年穷兵黩武的颓势,大有复起希望,并且再一次向山东六国露出狰狞獠牙。

    这其中吕不韦的势力随着时间的推移愈发膨胀,无论是朝堂之上,威望甚隆,一言而决,亦或是江湖之远,成立罗网,排除异己,监察七国,令人不寒而栗。

    于陈锐而言,无论是身体的成长,还是精神的变化,在王翦‘不离中枢,事事与闻’的方略建议下,朝廷中他也慢慢有了自己的势力,虽不能与吕不韦相抗,但配合昌平君等楚系势力,也勉强能够发出自己的声音。纵使如此,也颇令一些群臣侧目。

    在这种情况下,陈锐暗感王翦的第二步收寻王佐之才的建议契机已到,是提议发布秦国招贤诏令,暗中也有试探吕不韦的意思。

    甚至他都已经做好了被吕不韦的拒绝而出让某些利益的准备,但没想到吕不韦在朝堂之上却是欣然同意,并且将诏令以快马发向七国,令一众群臣赞叹:相国胸襟博大。

    退朝之后。

    渭水北岸,与繁华南岸相对,此处一池如镜,清幽静谧,柳絮如烟,林深成海,论风景浑然天成,更要胜过北岸风光,所以这里也被开辟为王室苑囿,专供王室与高爵位的贵族狩猎观光。

    “昌平君。”

    深林当中,几匹劲马漫无目的的游猎。

    “国相同意招贤你有何见解?”陈锐高坐马上,高举弓箭,目光幽深看着远方溪水边肆意饮水的欢快小鹿。

    “吕相不可能只知道招贤背后的深意,但还是没有反对,此举耐人寻味。”昌平君平静远眺还未察觉危险的小鹿。

    “或许”

    “试想一下,若向列国发出招贤令,一月时间,届时必定百家来秦,人才如水汇聚,而且想要举行如此大的盛会,王上身为诸侯不宜下场,秦国当中威望与才学兼备者恐怕只有吕相!”

    “你是说国相想主持会议,届时替自己招揽人才!”

    昌平君没有说话,聚精会神的盯着那头小鹿,却听陈锐说道:

    “你说的有些道理,但诏令是以寡人的名义发出去。儒家《左传-鞌之战》中有一语:唯器与名,不可假人;寡人名与器俱在,国相虽能获利,但明面上看,利寡也!”

    “这也是臣下疑惑的一点,吕相老谋深算,臣下或许也只有于招贤时才能察觉他的意图!”

    昌平君刚说完,骤听得弓如霹雳弦惊,箭矢若急电射出,但嗡的一声,空中一道翩翩飞鸿般的身影优美划过,晶莹的玉足点在箭矢上,又猛见空中箭矢倏然化作片片绿叶坠地。

    “大胆!”

    “保卫秦王!保卫秦王!”

    陈锐身后黑衣甲士暴喝间,高举起手中弓箭对准空中轻盈宛若飞鸿的少女,但见陈锐摆摆手,紧绷的箭这才并未射出去。

    昌平君看着面前风华绝代的少女,一时间也被她绝美的面容与高雅的气质倾倒失神。

    这熟悉而陌生的面容愈发明艳动人,一双仿佛会说的眼睛,暗蓝色长裙,上面点缀着华贵的三足金乌,长发披肩低束,别一根发簪,另缀暗蓝色宝石首饰,脸颊上挂着一抹动人浅笑。

    “焱妃,别来无恙!”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焱妃盼望去,嬴政一袭玄衣加身,漆黑的长发被束冠而起,一根银簪束缚,面如冠玉,若翩翩公子,气质沉稳无形,鼻梁坚挺,嘴唇微薄,细细观之,周身一股无形尊贵气度流转,剑眉飞扬,丹凤眼凌厉非常,更添几分令人惊惧的霸道威仪。

    面前的秦王嬴政已非他日那稚嫩少年,随着时间的成长,再望去,焱妃忽有种怦然心动。

    “王上无恙!”

    焱妃淡淡一笑,欠身回礼,但不知为何,雍容姿态间竟有股勾人媚态,看的身旁昌平君暗自口干舌燥。

    “五年前,我们约定盟约,但为何现在阴阳家一半势力还在楚国?”陈锐挂起弓箭,丹凤眼一凝,一股迫人气势无形扑去:“难道东皇太一阁下朝秦暮楚!”

    “朝秦暮楚?王上创出的词语可真有趣。”焱妃浅浅一笑,仿佛使得这片空间都洋溢暖色:

    “阴阳家在楚国根基牵连深重,为了不引起楚国怀疑,不得不小心行事,这次东皇阁下给出过保证,若王上欲对吕不韦动手,阴阳家必定倾尽全力!”

    “呵呵左右摇摆,两面下注。”

    焱妃不以为意,看着日渐威严的秦王说出讽刺,这种反差不得不说有些有趣。

    “王上,赵高有要事禀告!”

    快马嘶鸣,焱妃感知一道令她心悸的目光袭来,只见赵高下马快速向陈锐这边疾步走来,得到首肯后,凑到陈锐耳旁低声几句。

    突然。

    焱妃见到秦王嬴政蓦然转身回望,面色极为阴沉,目光如剑射出两道寒芒。

    赵高怦然跪下,俯首不语。

    这一刻,场面死寂,纵使焱妃也顿然心惊肉跳,仿佛感觉下一刻就是天地末日。

    她从未见到秦王嬴政这样恐怖的变化,很是奇怪,可片刻后,却听到秦王沙哑着声音:“继续跟进!”

    盖聂好奇的向四周的张望着,咸阳城的繁华出乎他的意料。

    百工商坊,七国货物一应俱全商贾如此之多看来绝离不开秦国权倾天下的吕相盖聂心中暗思,可念及天色已晚,寻着一家客坊走了进去,却未料到见到这一幕。

    “哪里来的穷酸书生,你能住得起我们这的客店吗?”

    前面接待客人的年轻小伙计对着一名衣着简朴的青年奚落嘲笑,而那名青年正是令他印象深刻的李斯。

    “我不住贵的,捡一间最便宜的就行。”

    李斯脸色有些微红,陪着笑脸拿着钱币递给伙计。

    “就这么点?”伙计掂量掂量钱币,哼着道:“这么点钱,连我们店中最差的房间都住不了。”

    “麻烦伙计大哥想想办法。”

    盖聂看着李斯再不复之前傲然气度,长身作揖祈求这位满脸嘲讽的伙计。

    历经一年多的任意轻侠时光,他身家算不上富贵,可接济他人完全不成问题,原本他也是想帮下这位为一时所困的青年,但细想之下,还是放弃这个想法。

    “求我?”伙计笑道:“仓储库房你住不住?”

    “住!住!住!”李斯连连答应,又奉上些许钱币过去:“麻烦再备些墨笔与竹简!”

    “还真多怪毛病。”伙计接过钱币扬长而去。

    李斯转身回望见到之前的剑客盖聂,面无异色,微微颔首示意,坦然自若。

    盖聂心中一震,面色却淡然与李斯擦肩而过。

    “客官想要住什么房间?”伙计眼色极好,看着盖聂手中的长剑一下子就变了态度。

    秦法禁私斗,但挡不住那些一言不合就杀人的轻侠,更何况因为招贤令,咸阳城一下子就多了许多六国剑客。

    “要一间和那位书生紧邻相近的房间。”盖聂心中一动,对于李斯产生一些好奇。

    时间快速流逝,就十几天的时间,咸阳城就来了大批的诸子百家。

    在这段期间内,盖聂确定了投身秦国。

    而且他发现一些很有趣的事情,他隔壁的李斯平常只专注干两件事情:

    一件就是经常窝在仓库中写些难以被发现的东西,他曾暗中查探过,那些竹简有的都烧成了灰烬,连一点破碎残片都找不到。令他不得不叹服李斯之谨慎小心。

    另外一件事情,李斯经常出去,探寻当今秦王嬴政,国相吕不韦的相关事情,这其中以吕不韦事迹居多。

    终于一天夜晚。

    李斯半夜出去,盖聂暗中悄无声息的跟踪。

    这一次,盖聂再度被震惊了,因为李斯暗中找到秦国丞相吕不韦。

    由于察觉吕不韦身边高手众多,恐被发现,盖聂并未听到李斯与吕不韦之间的谈话,只不过等他回到客栈的时候,却见李斯脖颈两侧带血,面有不甘。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