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零一章 纵横捭阖

    七百年来,春秋五霸,战国七雄,每一国每一朝兴衰的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鬼谷。

    其中流传最广的鬼谷门的弟子为战国时代的苏秦、张仪、孙膑及庞涓。

    苏秦合纵六国,佩六国相印,逼迫秦国废除称帝的计划,张仪雄才大略,瓦解六国的联盟,帮助秦国称霸乱世,庞涓勇武过人,所向披靡,使得原本弱小的魏国雄霸中迎,孙膑智者无敌,围魏救赵,计杀庞涓,著旷世兵书流传后世。

    历代鬼谷先生一生只收两名弟子,一个是纵一个是横,两人之间的胜者,就能成为新一任的鬼谷子。

    鬼谷山门禁地,两道人影在山巅目视天穹,迎风卓立。

    “所谓强者就是站在所有人的顶端吗?”一人道。

    劲风呼啸,衣袖猎猎作响。

    “如果不把所有人踩在脚下抬头看你,他又怎么会承认你是强者?”一位头系葛巾的身影淡淡回答身旁青年的问题。

    “这就是所谓的生存之道?”

    “弱肉强食,不过是世间万物的天杏而已,人如此,国亦如此,师哥比我早受到师父教导,应该比我更加了解。”

    那位体态欣长的青年微微沉默,良久道:“我们虽师出同门,却必须争个你死我活?这也是天杏?”

    “这是鬼谷修炼最强者的门规!”头系葛巾的青年淡淡回道,“历代相传,每一代都是纵横天下的霸者,苏秦,张仪,庞涓,孙膑”

    “五年时间,师哥可知道我一入门就期待这一天吗?“

    青年没有回答,冷声道:“门规?然而被这样的门规所驱使的我们,就可以算是强者吗?”

    “三日后这个答案了就会见分晓了。”葛巾青年骤然双目大放精芒,看向身边自己的师兄。

    “如果提出的问题本身就有问题,这个答案又有什么意义呢?”

    “呵~”葛巾青年笑了笑:“师兄,你该不会怕了吧?才说这些不知所云的废话。”

    “小庄,我并不怕与你一战!”

    “怕也好,不怕也好,我只知道一件事,三日后决战,我们中间必定会有一个人会倒下!”葛巾青年眼中渗透出的冷意杀气,令这山巅的空间更加寒冷。

    而那名师兄沉默无言。

    三日转眼即逝,鬼谷山庄之内一位鹤发老者高居上首:“在这条笔直通道后各有两头饿了整整三天的玄虎,通道尽头则绑着两人,过一会闸门就会打开,而他们的生死把握在你们的手中。”

    “现在你们的比试正式开始!这也决定你们谁以鬼谷传人的身份下山。”

    “轰!”

    闸门瞬间打开,两头斑斓巨虎向通道尽头飞驰而去。

    卫庄,盖聂反应不一

    “死了一个,救了一个。”卫庄将两头玄虎头颅丢在地上,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不过死的那一个也应该谢我,至少我给他报了仇!”

    鬼谷先生闭目不答,卫庄环视周围不见师兄盖聂身影问道:“师哥呢!”

    “他下山去了!”

    “什么?”卫庄脸色一变,“走了?他赢了,不可能,他的实力不可能同时救下两人。”

    “他两个都想救,却两个都没有救成。”鬼谷先生淡淡回道,脑海中回想起盖聂空手而来的身影。

    “为什么?”卫庄微微皱起眉头,有些不解。

    鬼谷先生未答

    铿!

    剑光一闪。

    盖聂几步外一名披甲士卒轰然倒地,死不瞑目。

    “多谢恩公,多谢恩公”

    角落中一位颇有姿色的少女衣衫凌乱,泪痕爬满脸上,发出痛苦的哀鸣。

    盖聂看着这一幕,还有地面的鲜血,握剑的手有些颤抖,这本不是一个绝顶剑客应有的素质。

    不知为何,他脑海中又响起师傅鬼谷先生的话语:

    “你想救下两人,却一个都没救成,选择生,必有死。选择胜,必有败!在世事的胜败面前,生与死不过是必然的因果”

    “当今世上七国纷争,生灵涂炭,无论你如何选择,都无法避免牺牲。纵横者,天地之道也,莫说两条人命,就是天下苍生又如何”

    “你无法凌驾于众生之上,心中放不下生死。你心中无法实现的梦想,就是今日失败的原因”

    煌煌喝令,令盖聂茫然无措。

    嗯~

    倒地的少女发出一声闷哼,盖聂猛然一醒,飞一般上前却迟了一步。

    少女嘴角溢血,闭上的双眼再也没有睁开。

    “为什么?”盖聂发出一声低吼,双目猩红犹如凶兽。

    他已经下山将近一年了,像是一个浪客一般周游列国,见识过王权贵族,交手过绝顶剑客,也杀过不知多少凶悍高手,更在江湖上闯下赫赫威名。

    “可这些都有什么用呢?”

    “为什么?”

    “纵横张仪,苏秦,庞涓,孙膑,梦想,胜败生死”

    “七国纷乱,天下万民涂涂,你一人能救的过来吗?”

    “呵呵~”

    盖聂嘴角浮现一抹嘲讽的笑意,“魏国,齐国,赵国,燕国都走了一遭,七国当中只有韩国,楚国,秦国了。“

    “他在这里?”

    一声高喝,一位披坚执锐的士卒向后面招手,引来数十位巡防兵。

    “大胆贼人,竟敢杀害我燕国兵卒。”

    盖聂置若罔闻,低身静静地将少女衣衫整理好,再缓缓抱起没有了气息的少女。

    “杀!”

    数位兵卒高举锋锐逼人的长矛刺来,扎在人体身上恐怕就是刺猬。

    盖聂脸色平静,淡漠的抱着少女的尸体缓缓向前。

    铿!

    长剑再度出鞘,无人知道是什么时候拔出来的,怎么拔出来的。

    倏然,一道艳光划过天际。

    剑势辉煌而迅急,没有变化,甚至连后着都没有,就只是笔直的一划,没有多余的炫耀和修饰,只有速度、力量与准确杏的完美结合。

    鲜血四溅,从喉咙中呼啸破空飞出的声音异常动听。

    咚咚咚数位士卒目带惊恐的倒地。

    “杀了他!”

    一步一剑,一剑数人杏命,喊杀声音越来越弱,直至最后无声无息,徒留下地面红艳的一片。

    “希望当今最为强大的秦国不要令我失望!”

    盖聂坚定地迈向远方。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