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九十九章 楚国昌平【三千字】

    这么厉害一剑陈锐暗自咋舌,没有想到面前这位敦厚如老农,对他毕恭毕敬的将军竟然有这份实力。

    不过细想起来也毫不奇怪,秦时六国中的百家余孽都各个身手不凡,何况专门行军打仗的将军,而且这位还是与杀神白起齐名的王翦。

    “多谢将军!”陈锐躬身一拜,“江湖之上,丝毫没听到将军武艺如何,今日得见却是叫我目瞪口呆。”

    “如今我也终于明白了:善战者无赫赫显功,无奇胜,无智名,无勇功的含义。”

    “王上谬赞。”王翦不好意思的扶起陈锐,缓缓走到那位蒙面人身边,掌力一合,地面上的长剑已赫然握在他手中。

    “王上,此女该当如何?”

    倒在地面上蒙纱少女看着身形窈窕,曲线玲珑,十有八九是为绝色,但王翦眼中不见任何异色,平平淡淡,不起一丝波澜。

    陈锐正欲下令时,赵高身影一闪,跪拜在他面前:“臣未能抓到刺客,请王责罚!”

    “先记着。”陈锐冷声道:“我有个问题,我身边尽伏黑冰台爪牙,阴阳家怎么能轻易近我身前百步!”

    蒙恬被陈锐这一说也大为奇怪,“不可能啊,阴阳家就算武艺再高,黑冰台也不可能全是废物啊?”

    “莫非?”蒙恬一声怪叫:“情报泄露!有人知道王上身边的布防?难道是吕不韦,不可能!”

    赵高心中一凛,骤然身上压力仿佛泰山压下,再听到“查下去!”后身子才浑然一松。

    “不用查了。”倒在地面的蒙纱少女笑道:“本就是要知道的事情,又何须查什么?”

    “大胆!”赵高勃然一怒,身后一道猩红气刃凭空生出,电射般刺向蒙纱少女。

    那少女虽被王翦制服,但在危急关头,其身前却出现一道淡淡光罩。

    “轰!”

    光罩与气刃交击,瞬间被轰的破碎,但气刃方向也大为改变,嗤的一声,少女面前的轻纱落地。

    嘶~

    空气骤然一静。

    纵使蒙恬这一刻心中狂吼要遵循世家子弟的礼仪,但是双眼还是难离开身前少女丝毫。

    明月高悬,星野浩瀚,微风拂过,林间片片的银辉洒在少女的脸上,像揉合了光明和黑暗的玉容更是清丽得不可方物,明亮的眼睛在修长弯曲的眉毛下顾盼生妍,丹唇开合时,两个可人的梨窝天然地现在颊边,长秀洁美的脖颈更是线倏诱人,雪肤外露。

    “美,不可方物!”

    或是由于见多许多绝色少女,瞬时陈锐就清醒过来,细细观察下发现少女长发低束,别一根发簪,另缀暗蓝色宝石首饰,上面镂空三足金乌。

    焱妃吗年轻了许多,少了份艳丽,添了几分清纯,陈锐心中暗思,转头看向周边,蒙恬还陷入美色环境中,赵高也有丝丝震惊,没缓过神来

    只有王翦,眼神平平淡淡,像是两汪老泉。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可恶,可恨都是太监吗?

    不太监赵高也陷入我制造幻象中了只有他们.焱妃恶狠狠的看向王翦,再看向陈锐,最后死死盯着陈锐?

    为什么,王翦武艺高强没有陷入,怎么秦王嬴政只在瞬间就清醒过来了不可能,他明明是凡夫俗子,不会武功

    焱妃一下子陷入对自己魅力质疑当中。

    “啪啪啪啪”陈锐缓缓拍掌,惊起蒙恬,“政有所疑,可否能问问将军?”

    “王上请言!”王翦拄剑入地站立。

    “将军非常人也,绝色当前,何能做到岿然不动?”陈锐似察觉失言,摆摆手惭愧道:“国君言色,政失言也!”

    “这又何妨?男欢女爱本就是天然大道,有何失言?”王翦爽朗大笑起来:“我如王上这个年龄已经娶亲嘞,现在孩子都能跑了。”

    “至于岿然不动,王上身无武功却同样毫无动摇,胜我远矣!”

    “这般说来,王上才是非常人也,非寻常之君也!”

    焱妃打了激灵,面前这对君臣间的相互吹捧令她感到一阵肉麻恶感,但清冷眼神投向面色平静无波的少年,心中不由诞起几分好奇。

    为什么这位毫无武功的秦王能不被幻象所惑,难道他真的是天生王者,批命当中统一六国的不世君主

    不可能一介凡人

    “政哥当然是非常之君。”这时候,蒙恬突然大叫:“说这么多,将军还没解释为什么你能做到岿然不动啊。”

    “你真想知道?”王翦嘿嘿一笑。

    “当然!”

    王翦露出莫名的笑意;“绝色?在我眼中我老妻就是我心中的绝色,能吃,能做,榻上能折腾,还能一个一个生,最好的绝色!”

    我要杀他们一旁的焱妃差点没气晕过去,同时粉白的脸上不由自主浮现一丝淡淡的晕红,就像是水莲恰似不胜风情的低头羞赫。

    蒙恬红着脸笑道,好奇问道:“将军,什叫榻上能折腾?”

    王翦还未回答,陈锐一个巴掌就挥了过去:“还问,这么不稳重?看我不告诉蒙骜上将军,不把你这杏子改改,我看你要成赵括第二!”

    一听到‘赵括’这个词,蒙恬就像是霜打的茄子,顿时焉了,颤颤不再言语。

    噗呲~

    焱妃没有忍住笑意,但倏然间,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她,气氛骤冷,令她不由一震,只好说道:“阴阳家,对秦王,秦国,并无丝毫恶意!”

    “可笑,今日你们的行刺都是假的?”赵高双目冰冷无情,再无刚才在幻象中的瞬息失神,看其周身散发的凛然杀意,毫不怀疑他是否会辣手无情。

    “行刺?”

    “我们那里行刺了,不过想和秦王谈谈合作罢了。”

    “生人,身临王者百步即为刺!”换做常人可能一时语塞,但他熟读刑律,一般人怎么辩的过他。

    “好胆!”

    “放肆!”

    “可以了。”陈锐喝住了赵高即将拍去的掌力,缓缓道:“合作?阴阳家与我合作也不是不行,诚意何在?要不然你们凭什么值得信任?”

    “谁又知道你们是不是被放出的饵料?”

    “诚意自然有。”焱妃心中一松,面色却是平常模样,淡淡道:“一个月前,阴阳家箴言就是我们放出来的!如何?”

    陈锐脸色一黑,冰冷道:“是你们?”

    “正是!”焱妃没有听出陈锐的语气变化:“正是我们放出来的,这也是我们阴阳家的诚意,目的便是让秦王你看一看,你在秦国仍有老秦人在支持,你也并不是没有任何力量。”

    “甚至你可以借助这股力量,顺水推舟罢免吕不韦相位。”

    “但你选择了退让,可惜~”

    焱妃看眼有些颤抖的陈锐,最后的可惜拉的格外长,似乎另有深意。

    “啪!”

    陈锐一记耳光直接甩了过去,怒道:“无知!愚蠢!”

    原本他是想要借助阴阳家力量,但他从未想到有这么政治智慧低下到低劣的女人,简直傻白甜,也难怪能做出暗杀墨家巨子六指黑侠的行为。

    当然这背后甚至是阴阳家高层授意,那这也证明所谓阴阳家就是一群搅屎棍,藏在阴暗里面,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只能是打手。

    现在陈锐有些怒不可遏,总之因为阴阳家的愚蠢行为,他失去至少百位以上对他对秦国忠诚的老秦人,底下威信也大大降低,同时直接将他与吕不韦的矛盾裂痕扩大。

    焱妃嘴角再度溢出一丝鲜血,娇俏的脸蛋上面印着一道深深巴掌印,看向陈锐,目光中充满愤怒还有一丝不解。

    为什么焱妃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比他稍大点少年君主会怒不可遏,刚才不明明还是‘和颜悦色’吗?

    “告诉我你背后的人?”

    焱妃缓缓闭目,微微扬起头颅,露出雪白丰腻的天鹅脖颈。

    “不怕死?”陈锐恢复平常,手指伸出轻轻抚摸眼前少女的诱人的脸颊。

    润,滑,淡香

    种种奇异感觉传来,面前少女眼睫毛轻颤,眼睛仿佛就要马上睁开。

    “死并不可怕!”陈锐凑到焱妃的耳边,淡香勾动心神,他却依然故我:“秦国尚法,刑法多种多样,总有一款适合你的,比如把你丢到秦国黑狱当中,那里有很多六国战犯,都是饥渴难耐的男人,你猜你会怎么样还有不要指望自杀,即便自杀,同样会这么做。”

    瞬间,焱妃睁开双眼,射出两道杀意

    此刻她才发现,批命当中统一天下的王者比她想的更要无耻

    “说不说?”

    陈锐起身冷冷道。

    焱妃叫着嘴唇,仍未回答。

    “赵高?”

    “在!”

    “送她去黑狱”

    “昌平君!”

    早应该想到是他了陈锐露出一丝讶色。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