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九十八章 焱妃月神【六千字大章】

    战国时代,大争之世!

    无论七国当中诸子百家都有不少存在,区别只是多少而已。

    在秦国,老秦人素来只奉法令不信传言,但实行耕战国策,不可能不敬畏神秘莫测的上天。

    可即便如此,诸子百家中还从未有一家敢向阴阳家现在这样乱政,陈锐怀疑这其中必定有古怪。

    同时在天降异像当中,主少国疑的危机终于爆发了。

    主少必有强臣出,国疑必有乱象生!

    百人聚兵曰除吕,镇压易如反掌,可是却难以老秦人心中的焦虑却是难上加难。

    主少臣强,易生强臣篡位之嫌!这令世世代代老秦人怎能接受?而且这样下去政邪国乱家必亡,须知道山东六国还在虎视眈眈的指望复仇。

    可现在秦国这种局势根本不会容忍一点民变的苗头,尽管这些聚兵的秦人背后期望可能是好的,但是秦法不容情,举兵者形如谋逆。斩!

    他们的结局是注定,陈锐心知肚明。

    “走吧,同我一起。”

    咸阳正宫外,除却头上去掉高冠的吕不韦,大殿当中亦有廷尉,太中大夫、中大夫,御史丞等一班大臣。

    帝国丞相请辞,秦国各类官员闻讯而来劝阻。

    待陈锐来后,赵姬连同上次大朝会的文武官员都已经到起。

    “老臣已见痛疾,德不配位,请辞国相之职!”

    一刹那,陈锐都有些心动的感觉,可看着底下注视他的诸多官员,保持沉默。

    “文信候忠君体国,何必虚在意乱民之见。”

    御史丞站了出来,另一边中大夫又道:“国君幼弱,文信候身肩国重,又岂能因诽谤轻离?”

    打开了话匣子,底下老臣都站了出来劝服吕不韦,连武官也毫不例外,全部站了出来劝服。

    陈锐默不作声,他身旁坐于帘内的赵姬轻声道:“文信候,若欲轻离,我孤儿寡母岂非秦国罪人?”

    “天下骂名滔滔,我们怎能承受?”

    说着赵姬声音就带着哭腔,可吕不韦一脸哀痛,低头泣血嚎哭道:“民变已生,我执政根基何在?不如离去矣!”

    朝堂众多臣工都难以劝住,陈锐也只好道:“政少年即位,心志才识多有缺失,当遵父王遗诏惕厉锤炼。本王加冠亲政之前,母后与仲父共决之,烦请仲父不要陷我于不孝和抗法当中。”

    “秦王!”

    一声长喝,吕不韦激动难以自己,旋即不能自己,吐血倒在地面。

    一场朝会以意外结束,可竖日,陈锐就看到无数雪花般的奏章呈上了赵姬的案头。她那里见识这种场面,只能茫然无措,亲身随陈锐一同去吕府邸拜望。

    吕府当中,陈锐侍奉汤药,吕不韦大哭感动中泣血,不过还是决然请辞。

    赵姬自然不许,双方只好压后再谈。

    过了五日,十日,咸阳宫中奏章越来越多,帝国边防,民生,经济各类麻烦频出,令赵姬一阵烦闷。

    目前,以陈锐的境遇还真解决不了这些状况,就算没有吕不韦阻碍,底下会听他一个新君的也绝不多,说到底,他无任何威信,更无法令背书,站不住脚,现如今铁一般的事实证明秦国缺了吕不韦也证明根本玩不转。

    第三次,赵姬连同陈锐再度劝阻,这次言辞不仅更加温和,更下令灭杀了那举兵除吕的百位老秦人。

    猩红一片,这般,吕不韦终于出山,不言请辞。

    至此朝堂之上,又恢复了往日的和谐,各部积压的奏章得以处理,秦国也拉开了车轱辘,缓缓向前推进。

    吕不韦再度展现出色的理政能力令人叹服,同时宗室朝臣对于嬴政三次复请丞相,侍奉汤药的行为大为赞赏,看似君臣相得,一切都是美好如初。

    可朝堂上不乏有识之士,却暗感心惊肉跳。

    新君少年即位,在老秦王薨时一番对策之老辣令人折服,也足以证明其强悍秉杏与卓绝见识却大非少年所当有。

    如此强势聪慧的秦王,在近乎揭开矛盾极点处,却被统领国政的摄政大臣强压头颅,有苦难言,这岂非是在两人关系间埋下一颗裂痕火种。

    现在不爆发,那迟早会爆发出比这更恐怖百倍结果,甚至下一次爆发就是生死存亡,秦国转折点。

    主少臣强的矛盾暂时压下,却不会消亡,只会积累更大的能量,陈锐深知这一点。

    因为历代当中这种例子数不胜数,汉朝霍光中兴汉统,废立天子,被汉宣帝刘洵熬死后,身后灭门,张居正中兴明朝,被万历熬死,身后同样灭门,鳌拜遇到康麻子,九族尽没。

    君权与臣权属于相辅相争状态,君强则臣弱,臣强则君黯,主少臣强,可时间渐起君王成长,冲突就会愈演愈烈。

    陈锐知道这一点,执掌秦国国政的丞相吕不韦比他更明白这一点。

    “好生可恨,吕不韦竟敢威逼君上!”

    蒙恬与陈锐对立跪坐,手捻黑子脸色却愤愤不平。

    “何须生气,仲父以退为进颇有兵家之风,你我需好好好好学着。”陈锐嘴角挂着淡淡笑容,看不出一点年少逆反的样子。

    蒙恬微微一愣,气结稍微降了些,看着栏外暗沉夜色,复又道,“王翦难道见局势变化而弃约?怎还不来?”

    “为将者,视军令如山,王翦大才,非是趋炎附势小人。”

    陈锐与蒙恬又下了两三手,终于远处赵高提着灯笼引着一名伟岸英挺男子走来,他步子沉稳有力,不徐不缓,待近身接着朦胧月光一看,男子面容若老农,予人纯朴自然感觉。

    还未等王翦开口,蒙恬便跳了起来:“政哥!这位将军是王翦,我大秦目下最强先锋大将!连我祖父都交口称赞。”

    陈锐凝视这位貌似老农的将军,爽朗一笑,敦厚的王翦局促得无所适从了,摸着脑袋也笑了笑后欲躬身一拜。

    一只手稳健的扶住拜倒的身子,陈锐从一旁拿出一碗酒举到他的面前:“这里没秦王,只有嬴政!”

    王翦一愣,点点头,代替蒙恬位置与陈锐一边下棋,一边饮酒。

    月上中天,四野静谧,气氛极佳,三人包括一旁的赵高都是年轻人,此刻都毫无拘束,谈兴正浓。

    五碗酒一过,立时见王翦英雄本色,谈及兵道,纵横捭阖,激昂飞越,言及政势,话语简约却是句句切中要害,大非寻常赳赳武士可比。

    “目下王上局势困顿,我知将军大才,可有解决方略?”

    蒙恬当即向王翦跪拜伏地,言辞激动中略带愤恨无奈。

    王翦骤闻蒙恬请求,一时间停住举着着嘴边送的酒碗,样子颇有些局促。

    蒙恬看在眼中,勃然一怒,站起身来喝道,“将军何故作此状?要是畏惧吕不韦大势,算我眼瞎,请回吧!”

    这从小玩到大的小弟还真收错,懂得故意帮我试探陈锐细细看在眼中,心里不禁给他点了赞。

    “蒙弟看错将军了,若是我大秦国最勇猛将军会惧何人,绝难成就如今高位,更不会不会来此!”

    听到陈锐的解围之语,王翦心中一暖,站起身来,向蒙恬长身一躬,又对陈锐长躬,“非是因为畏惧吕相威势,而是骤闻蒙兄请求,仓促间实难想到什么解决方略。”

    怎么听怎么像敷衍蒙恬不由眉头大皱,怀疑起王翦的心思来。

    换做常人恐怕陈锐也会如蒙恬想法一样,但对面的是王翦,与白起齐名的战国四大名将之一,以稳健多谋的打法夷平六国。

    “谋定而后动,我能等,下完这盘棋如何?”

    “诺!”王翦躬身一拜,又气定神闲和陈锐下棋。

    在陈锐看来,王翦棋艺高超,初时不显山不露水,中段乍现峥嵘,收官之时煌煌大势盖压而下,直教人叹为观止,不愧是战国四大名将。

    “是我输了。”待过了三个刻漏滴水时间,陈锐主动投棋认输,洒然一笑,“将军可有所谋?”

    王翦仍未说话,仿佛在细细思索,陈锐也未说话,沉默以待,只有一旁蒙恬急不可耐的样子。

    “朝野流言虽多,然终抵不得真才二字。大势所趋,秦王非公子莫属也!”王翦声音平静,沉稳异常。

    “废话!”蒙恬长身而起:“我政哥现在已经是秦王。”

    “止!”陈锐挥手一喝,看向王翦露出精芒:“详听将军高论!”

    “我王可知,秦自孝公之后,几次少主即位?”王翦并未直接回答,反而提出问题。

    “两次。当年昭襄王十五岁即位,今年政十三岁即位。”陈锐轻声回道。

    他心中知道在秦国历史上,除却始皇,同样是少年继位的秦昭襄王最为雄才霸烈,相有范雎远交近攻,将有白起,压得六国不得一丝喘息之气。

    “两次少主即位,大势可有不同?”王翦再问道。

    “大同小异。”

    “我王自思,同为少主,王与昭襄王孰难?”

    陈锐目光骤然一闪坦然答道:“昭襄王难,难多矣!”

    “何以见得?”王翦循序渐进,慢慢引导。

    “彼时,一难老祖宣太后与穰侯魏冉当政,二难昭襄王终能潜忍四十二年。”

    “昭襄王不亲政而潜忍四十二年,个中因由却是何在?”

    陈锐做好学生模样,长身一拜:“愿闻将军教诲!”

    不就是活的够久吗少年蒙恬在一旁暗自揣测,但显然知道不会这么简单。

    “唯有八字!不离中枢,事事与闻!”

    见少年秦王凝神沉思,王翦从容接道:“寻常少主,但不亲政便信马由缰而去,或声色犬马日见堕落,或自甘事外远离中枢。”

    “他们那些人无非怀一个心思,相信摄政之母后权臣届时必能还政于己也!殊不知,公器最吞私情。纵为父子母子,主动让出公器者,至今未有!遑若权臣?”

    陈锐很是明白这一点,权力之毒,斑斑历史尽是鲜血,甚至这一刻他都发散到诸葛亮最后若是北伐未死,会不会篡权。

    须知诸葛亮曾对同为托孤大臣的李严道:“今讨贼未效,知己未答,而方宠齐、晋,坐自贵大,非其义也。若灭魏斩睿,帝还故居,与诸子并升,虽十命可受,况于九邪!””

    九邪,九锡,天子专用礼器。

    王翦双目闪烁,似在深思:“纵是***英断如宣太后者,摄政至昭襄王五十七岁而不归其政,母子情理何堪?若是寻常君王,谁个挺得四十二年?”

    宣后芈八子却是当得起***英断,而秦昭襄王除了功绩大,年龄也是秦国历代君主中最能熬得陈锐心中暗思。

    “可恰这恰是昭襄王少年过人之处,不颓唐,不回避,不轻忽秦王名分,虽不亲政却守定王城中枢。但凡国事,只要太后强相魏冉与之会商,便坦陈主见;但凡入宫朝臣或外邦使节,只要撞到面前,秦王便参与会议申明己见,决不作壁上观:一应国家大典礼仪,凡当以秦王名分主持者,决不假手他人”

    “凡此等等,宣太后与四贵权臣也终是无法置昭襄王于全然不顾,便渐渐有了‘王与闻而不决’,又渐渐有了‘王与闻而共决!”

    一口气终于说完,身边蒙恬满是震惊,双眼在老农般的王翦身上上下打量。

    陈锐也眼前一亮,难怪王翦立下覆灭六国的不世功勋仍能善终,而且家族声威不堕,儿子,孙子皆是名将。

    王翦看着眼前英挺少年略有所思的样子,颇为欣慰,身边却响起另一道突兀声音,“就算如此,难不成政哥还要熬个二十年,甚至四十年?”

    王翦依旧沉稳道:“亲政在时势。时不同,势不同,方略不同。”

    “目下当如何?”蒙恬替陈锐问出问题。

    “主少国疑,唯结权臣以度艰危。”

    “三年之后如何?”

    “依势而行,量力而行!”

    “十年之后如何?”

    “依势而行,势在必得,量力而行,力足可进!”

    “二十年如何,四十年又当如何?”

    “遥遥之期,我不知也。”

    “蒙恬也为难将军了。”陈锐挥手制止,朗声一笑起身离座对着王翦拜道:将军乃我师也!嬴政谨受教!”

    王翦稍显慌张,连忙拜倒相扶:“何敢当王上如此大礼也!”

    嬴政又肃然扶住了王翦道:“将军雄正就实,不务虚妄,嬴政自当以师礼事之,何愧之有诱!”

    少年蒙恬素有急智,听到陈锐之言,走过来大笑道:“拜师好啊,王翦大哥大才不凡,收下秦王又如何?要不也把给收下?”

    陈锐也笑道:“蒙恬顽劣,将军收下后可要将他好好管教管教。”

    “岂敢岂敢!”

    刚才犀利稳健如名士的王翦,一遇到俗礼立马敦厚如农夫,涨红了脸,待仰头喝下一碗酒后缓缓道:“大计方略我只能想到这些,实施还需靠王上自己。”

    “足以!”陈锐躬身道谢却听到王翦又道:“王少年明事,实策尽可自思也,但有一事必须做!”

    “何事?”

    “搜寻王佐之才!”

    “搜寻王佐之才?”蒙恬眉头一皱:“方才不是说惟结权臣以度艰危么?”

    “我何时说过现在?”王翦正色肃然,“大事须得远图。以秦国朝野之势,王上亲政是迟早之事!时也,势也!若他日有变,王上亲政却周边无大才相助,那当如何?”

    “服也!”蒙恬无奈大叫道。

    “将军之言深合我心,可何时为好?”

    王翦却未说话,凝头细思起来,旁边蒙恬也静下来不敢打扰,过了片刻,王翦终于道:“七年,或许可行。”

    “秦人二十左右加冠,七年后王上已经成人,可暗中搜寻各国大才。”

    陈锐听后目色一震,悄无声息的看向王翦始皇不就是二十二加冠亲政的吗?难道是巧合?

    “今日得王师指点,政一扫”

    陈锐话音脱口,远处一道声音就渺渺传来,好似动听的歌声醉人:“传闻秦王黯弱,大权被国相一手独揽,原是不信,现在却不得不不信哩。”

    “联结大将,秦王想推翻国相吗?”

    朦胧的月色透过林木缝隙洒在亭台下,将树梢上人影染得皎洁灿烂,强调了她优美的轮廓和体态,四野的静谧和娇柔的动人女体对比强烈,形成一幅像与温柔的月色融浑为一的绝美图画。

    透过淡淡的银辉,陈锐依稀可看到那绰约的人影有着浅紫色长发,两侧各垂下一缕发束,面容有层白纱阻挡看不清晰,但绝对属于绝色,身上外罩浅蓝色短袍,背后以月状纹路装饰,内穿海蓝色广袖长裙及月白色交领中衣。

    轻易就被近身,黑冰台都是废物吗霎时,陈锐脸上闪过一丝阴霾,冷喝道:“赵高,这种事情我只希望发生一次!”

    树梢上的少女听到后:“生气了,天子一怒我还从未见过哩!”

    “诺!”

    赵高凛然跪下领命,再起身时,双目冰冷看向令自己受到怒火的罪魁祸首。

    “找死!”

    伴随一声厉喝,暗沉沉的天空乍起一道猩红光芒。

    这道红芒迅疾若电,纵使站立于树梢的少女也不由凛然一震,飞身躲避。

    可赵高怎会轻易任由他逃离,一个瞬间,他就消失原地,像是鬼魅一般,完全看不清晰。

    “大意了!”

    少女暗中吃惊这红衣少年的超绝实力,身子凌空倏然不慢地反身一击。

    “嘭!”

    空中乍起一道轰天巨响,两道人影猛然分离。

    赵高手指握着被撕碎的水蓝衣角,冰冷看向对面站立绝色少女,嘴角勾起一丝残忍弧度:“阴阳家!”

    “阴阳家,如何?”

    少女微微昂起小脑袋,有些挑衅的样子。

    “不如何,现在取你杏命。”

    话还未落下,赵高身影速度暴涨,一个瞬间就到了少女面前。

    “轰!”

    爆响间,少女快速退后,嘴角溢出丝丝鲜血,面前看似不大的少年实力竟远超她的想象。

    “强弩之末!”

    赵高微眯双眼,冷光浮现,就像看在落入网中猎物,但此刻轰的一声,他却立马转身向后杀去。

    因为此时另外一道闪电般的矫健身影向陈锐猛冲杀而去。

    公子绝对不能死,不瞬间,赵高目呲欲裂,身影速度竟再度暴涨几分,可尽管如此,也难以追上那道藏匿许久的身影。

    “不!”

    赵高心中大吼,但天空一道黄芒乍现,一柄长剑轰然自王翦手中脱手,重击在那道身影之上,将其击飞吐血出去。

    “月神,快走!”

    倒地蒙面的少女冲着刚才被赵高打伤少女喊道。

    而那名叫做月神绝色少女看了一眼她,犹豫下便立刻飞身出去。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