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九十六章 葵花少年

    冬至这日,秦王嬴异人的葬礼在寒冷的晚霞中收号了。

    这次葬礼浩大,由丞相吕不韦奉特诏总领国葬事务,兼署太史令、太庙令、驷车庶长、内史、太祝、行人等相关六府。

    与此同时,国丧期间,咸阳城立即实行战时管制,所有城门早开暮关,取缔夜间开城与城内夜市;上将军蒙骜亲自率领五万步骑集中驻扎晋阳,一场谋反兵灾以高效率被轻易消弭。

    这些都被解决后,新君登基仪式按照计划派上。

    咸阳宫正殿举行了隆重的新君即位大典。

    身为少年太子嬴政即位称王,成为自秦孝公之后的第六代第七任秦王。

    大典上正式宣示了老秦王嬴异人的遗诏,对一众包括吕不韦在内的群臣进行了封赏;而作为嬴政生身母亲的赵姬也第一次走进王宫正殿,这座七国当中最豪华的宫殿,接受了太后尊号,也接受了举朝大臣的三拜贺礼;

    垂帘听政,正式开始。

    陈锐少年模样,高居王宫中最至高无上的宝座,但活脱脱就像是泥塑菩萨一般。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在这个世界中,以他目前的状况,的确谈不上什么实力,手中权柄更是没有半点。

    这里还不得不再提一提吕不韦此人。

    纵使以陈锐严苛的超现代目光来看,此人也确实称得上是顶级人才,因为无论是权谋之道,还是富国之策,亦或是卓绝的战略眼光都是超凡脱俗。

    世人只看到那个奇货可居绝世商贾,却很少见到《吕氏春秋》背后的吕不韦,目前陈锐需要承认一点,朝堂上吕不韦提出的富国方针都是行之有效和十分及时的。

    因为以目前秦国的状况来看,它就像是一个得了重病的巨人,简直可以说是糟糕。

    秦国一度在秦昭襄公手中称霸七国,远交近攻,鞭挞天下,其晚年虽未经历强君暮政之危,但错杀战神白起,又实施诸多昏聩政策,导致秦国遭到了诸侯国的联合打压,把战果一一丢弃,还由于连年征战,民生已然凋敝到了极点。

    在这种情况之下,嬴政祖父秦孝文王继位,但仅仅三天就随秦昭襄公而去。

    两位国君薨亡,自然是铺张浪费,这也导致秦国民生更是雪上加霜。

    这时候嬴政父亲嬴异人继位,可其才能平庸,且短短三年同样薨亡,可以想象此时秦国民生经济是何种状况。

    战争是需要经济支撑的,历史上日后嬴政能快速覆灭六国,绝对离不开吕不韦这近十年的富国强民之功。

    看着朝堂上侃侃而谈,一副公心为国样子的吕不韦。

    陈锐相信他是有政治抱负的,至少目前如此。

    可权力是毒,它即能令父子相杀,兄弟相残,也能令人昏聩,沉迷而不自知。

    这一点,对于大权独揽吕不韦不例外,赵姬也不例外,历史已经证明,若要亲政,必须抹掉这两个障碍。

    “散朝!”

    少年红衣赵高长喝一声,结束了这一个月,三个月,甚至半年才会举行一次的大朝会。

    在秦国,若无像大胜,大败,外交等这样的特殊时间,大朝会只会在祭祀,节日中举行。

    “驭车,去蒙恬那!”

    “好嘞!”

    赵高笑了笑,麻利的上车,轻轻一提缰绳,双马轺车便辚辚飞出了王城。

    冬至过后,塞门般的骇人暴雪纷纷扬扬收刹,现如今东去官道上的积雪早已经清得干净,来往行人身着燕赵之地皮货保暖。

    窗外,雪景飞速掠过,可马车却平稳不像话,令坐在软垫上的陈锐感受不到任何颠簸。

    “小高,你御马功夫也不差啊!”

    “那是当然,论御马我可不输给谁?”赵高举止跳脱,很是得意。

    “是吗?可御马御的再好也终究是是个御马的,你跟在我身边就像一辈子御马吗?”

    “小高人没什么才能,这些年跟在公子身边也学不会什么史书律法,只有御马还勉强过的去,只有公子不嫌弃,小高希望一辈子能给公子御马驾车。”

    “能当个中车府令,小高就心满意足了。”

    “权倾天下的中车府令吗?”

    陈锐心中一笑。

    赵高自幼年就在赵国邯郸就伴随他左右,他也并不如他自己所说庸碌不堪,相反,可以说极为出众。

    论文采,他的文学造诣极高,书法一途上,一手秦隶除了丞相吕不韦外,大概无人能出其右了。而且在法学上,能背下秦国复杂刑律狱法,可谓堪称精通法律的专才,年轻一辈中,陈锐还没有见过能胜过他的。

    论武功,陈锐虽未见识这个世界巅峰战力,但是相同的年纪能胜过赵高的恐怕难寻。

    这样一个出色的太监在幼年嬴政身边,已经令他不知不觉间习惯,这不得不说是件极为可怕的事情。

    这无论是背后策划之人,亦或是对于年纪轻轻的赵高而言

    灯下黑!

    放在已经觉醒的陈锐眼中,这种种事情都透着反常。

    马车飞驰,窗外渭水南岸万里冰封的场面当真是令人震撼。

    “小高,雪地荒野之中,若有六国暗刺以你的武功能护卫我安全吗?”

    马车内,暖意融融,陈锐看着窗外雪景漫不经心说道。

    “若有六国暗刺欲行不轨,需得小高身上跨过去。”赵高脸色被寒风刮红,手里紧握缰绳,目光坚定。

    陈锐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许久,马车似乎安静下来。

    “那你一身武功从何而来,能否告诉我?”陈锐淡淡道。

    “公子~”赵高脸色微变。

    “还有你的身世,家世,现在能否告诉我?”

    赵高嘴角扯出难看的笑容,似乎欲言又止。

    “还有你是不是仲父吕不韦安排在我身边的秘谍,你能否告诉我?”

    赵高双目陡然闪过一丝几乎难以察觉的讶色。

    怀疑赵高为吕不韦安插,并非陈锐无的放矢。

    须知道,嬴异人与吕不韦在邯郸酒肆相遇才有了后面的奇货可居,但后面却因秦国攻赵,嬴异人匆忙未带赵姬与已经出生的嬴政。

    ‘孤儿寡母’在赵国能安全无虞的活下去,其中缺不了吕不韦的助力,甚至嬴政还有贴身幼仆,怎么看也只有吕不韦有实力做到。

    “公子~”赵高苦涩道。

    不知为何,这一瞬间,他真正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气场威压,这是从他面前嬴政身上身上散发出来的。

    那种压抑到死,令人窒息的感觉,就仿佛有人掐着他脖子,轻轻一按就能掌控他的生死,比以往的丞相更恐怖,比那些他历经的绝世高手更可怕。

    “呼!呼!呼!”

    赵高大口大口呼吸,浑身被冷汗浸透。

    面对这种死亡感觉,他真是一刻也不想多待下去。

    “上面的问题我不会再问了,我也没有兴趣知道!”

    陈锐笑了笑,不以为意地轻轻拍了拍赵高的肩膀,另一只手将一本表皮写着秦隶书《葵花》的竹简递过去。

    “目下,我能给你的不多,但未来绝不会少!机会只有一个,我喜欢会把握机会的人!”

    “下车吧!”

    “就在蒙府门口候着,希望我出来的时候,你还站在这里。”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