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九十五章 主少国疑

    在这个百家争鸣的战国时代,秦国是当之无愧的最强帝国。

    咸阳城也毫不例外是七国当中最强大的都城,而身处咸阳秦王寝宫的嬴政独望着天空,就像是困在囚笼中的幼龙。

    脑海中。

    一道声音传来。

    “以你现在的处境,韬光养晦才是最好的选择!”

    “权术谋算,我比你在行,再说我如何行事,也用不着你来教我!”嬴政冷冷道。

    “什么叫用不着我教你?”

    一道散发莹莹清光的身影从脑海中无尽的黑域中缓缓走出,“你我本就一体,何来指教一说!”

    黑域中,人影的模样正是陈锐。

    嬴政也在脑海中显现,摇摇头:“阳神两断,你我虽为一体,本源也一致,可道路终究不同,我修神,精于帝王之道,你炼体,专于武道。”

    “这才是我为始皇嬴政的根本原因,你就不用嫉妒了。”

    “你说我嫉妒你,陈锐?”陈锐眯起双眼。

    “难道不是吗?”嬴政与之对视,“始皇嬴政,帝道之始也,我相信我会远比你更容易得证仙果!”

    “哈哈哈哈”

    长笑声回响在两人之间。

    “你是不是觉醒了某种什么属杏?”陈锐看着另一个自己,像是精分一般,讥讽道:“傲慢、自负,暴怒、懒惰、贪婪、色欲,果然不愧是我的阴暗面。”

    “皇极帝道也唯有无耻面的我才能修炼啊!”

    “彼此彼此,以武道证仙道,你也比我好不到那里去。”身为嬴政的陈锐同样讽刺过去。

    “***系统。”

    “***系统。”

    两道音色,音质,音量相同的声音响起,却出自异口。

    两位陈锐互瞟一眼,默不作声,很有默契的揭过。

    “嬴政我就让给你了,尽快帮我找好炉鼎,要不然以你专精神魂,而无体魄支持,你的身体绝对会被撑爆!”

    “放心,亏待谁也不会亏待我自己。”

    “多久能好?”

    “十年,抹除吕不韦之后!”

    “你!”

    还未说完,对面身为嬴政的陈锐就直接切断了联系,令本我陈锐一脸无奈。

    昔日天雷之下,陈锐在系统助力帮助下寻得一丝阳神出体的契机,原本都降临到了另一个世界,只待夺舍他人,便有重修希望。

    那想到,在这临门一脚的时机,突然来了位神秘大能,一掌就将陈锐阳神一拍两断。

    幸好,此时系统利用了他在系统空间中准备好的部分灵粹,这样才得以穿越,使他来到秦时世界。

    不过也不是没有代价。

    系统陷入死机状态,任由他再怎么呼喊都没有半点苏醒希望。

    再者便是他自身阳神两断。

    何所谓阳神?

    杏命双修也,也可以说是神形双修也。

    如今他形神分离,纵使在系统助力下侥幸不死,但也造成了像现在这样精分的场面

    “公子,公子,公子”

    赵高在陈锐身后轻轻叫唤着。

    切断脑海中的联系,陈锐陡然转过身来。

    轰!

    赵高脑子赫然一懵,看着公子嬴政的漆黑双瞳,不知怎地,竟像是面对绝世强者一般。

    “可公子嬴政明明不会武功啊。”

    冷汗不由流下,赵高猛吞咽口口水,底下头颅,轻声道:“我王!”

    “不用了。”身为凡我的陈锐拍拍赵高的肩膀,“私下就先叫着公子吧,秦王这个称号,目下还不属于我!”

    “不,在小高眼里,公子就是秦王,一生都是我赵高的秦王!”赵高蓦然昂起头来,眼神坚定,言语铿锵。

    陈锐看着面前这位红衣少年,回想起自己未觉醒前与他在赵国邯郸的时间,实在难以想象他会是日后指鹿为马的一代阉相。

    不过他已觉醒,赵高一辈子都翻腾不了他的手掌心。

    “公子,你真是太厉害,前些日子在内苑,真是令丞相一脸震惊呢,还有那些底下群臣恐怕都会对公子刮目相看的。”赵高欢快的跟在陈锐身后,样子跳脱,少年气十足。

    “震惊?”

    “怕是忌惮吧!”

    “至于,群臣呵呵。”

    陈锐心中暗思,作为身集阴暗的一面,他向来不惮以最坏心思揣测他人。

    而且面对吕不韦这个对手,他也做好了长期斗争的准备。

    因为以现在他的境遇,条件,实力根本难以抗衡吕不韦,甚至若想亲政,还不止吕不韦这个对手。

    首先,他自身条件是根本不可能亲政。

    这一点便是年弱!

    年弱是少年君王亲政最大阻碍之一,也导致产生了在君主制下特有的重大政治危机一——主少国疑。

    在君主制下,有两种权力现象所导致的政治危机最为严重:其一是强君暮政,其二便是主少国疑。

    自古以来,几乎所有的权力突变都发生在这两种危机时期。

    强君暮政之危,因暮年强君行踪神秘而导致阴谋风行,最易使奸邪丛生竖宦当道,终致身后乱政国力大衰。

    几乎遍数中国古代所有强势君主,无一例外地都曾经面临暮政危局,暮年清醒而能有效防止身后乱政者鲜有其人!

    纵使秦始皇也不例外,在其晚年,赵高

    主少国疑却是另一种危机——主少必弱,最易强臣崛起而生出逼宫之乱!

    毕竟强君雄主凤毛麟角不世出,举国上下,包括文武百官对少年君王普遍持质疑态度,所以需要待少年君王成人之后才能理政!

    这也是陈锐从不指望一番话就能令满朝文武打破固有观念,须知道,言语最是无力。

    更何况对于秦国这样一个极为讲究事功的国家,行动表现才是最好证明。

    第二个拦在陈锐,或是说嬴政面前面前的大山,便是已逝秦王嬴异人的遗诏。

    “未及加冠,不得亲政!政事由太后赵姬与丞相吕不韦共决也!”

    冠礼也可称为成人礼,早在部落氏族时期就有类似礼仪,表明一个人发育完备,可进行独立生存。

    进入礼乐发达的西周,成人礼便化为天下第一大礼——冠礼。

    至春秋战国时期,加冠意义更甚,尤其是对于贵族而言,这代表一个人获得了群体杏的承认,有了治人、为国效力、参加祭祀的等等权力。

    在秦国,亲政君主必须加冠。

    或许这才有了《《史记-秦始皇本纪》》中的记载:“:四月,上宿雍。己酉,王冠,带剑。”

    彼时的秦始皇二十二岁,也是他亲政的第一步。

    且加冠还不是你想加就能加的,须知道这是一个群体杏承认仪式,需要考察资质,若未有宗庙,大臣支持,强行加冠效力就会大打折扣。

    至于遗诏后面:“政事由太后与丞相吕不韦共决也!”

    这已经表示陈锐没有资格亲政,在法理上面更是站不住脚。

    当然若实力推平一切,且不说陈锐阳神两断,实力还在不在,就这种公然违抗发令的行为,在秦国简直就是愚蠢之极。

    举个例子,有个词叫自己造自己的反,这种行为已经可以叫做皇帝造国家的反。

    秦国执政根基是《商君书》,当年孝公时期,商鞅就为了变法杀的人头滚滚,不是从下,而是向着贵族阶级开刀,这般上行下效,秦国法度之严之苛才根植在每一位老秦人心中。

    现在秦王公然违抗发令,看来这秦王是不想当了。

    第三座山,便是敌我双方实力悬殊。

    目前,陈锐就有个仆役赵高,从小玩到现在的蒙恬。

    而吕不韦为丞相,礼绝百官,统摄国政,号仲父,爵位封候,食邑洛阳十万户,门下有食客三千,家僮万人,人才车载斗量。

    若想亲政,这三座山必须搬开,这也难怪雄才如始皇,也被逼得方二十余才加冠佩剑亲政!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