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八十章 风波骤起

    齐云仙派某不知名处。

    此处依山傍水,瀑布飞流,微润的水汽萦绕亭台水榭,直有一股缥缈仙境的感觉。

    蓦地。

    一声突兀响起。

    “陈锐?”

    瀑布飞流下的一座古色亭中,一人背板挺直傲立座中,一手负后,另一手温柔地轻捻举棋的黑子,神情悠闲自在,浑身却散发着邪异莫名的慑人气势,仿佛是暗中统治世间的主宰,忽然现身人间。

    他看上去约莫四十好几,身形伟岸,体魄完美,古铜色的皮肤闪烁着眩目的光泽,双臂奇异特长,好似铺展开来能环抱整个天地一样,满头银丝白发,根根若玉色钢筋泛起冷酷金属光泽。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高挺笔直的鼻粱上嵌着一对充满妖异魅力、冷峻而又无情眼睛,只看-眼足可令人毕生难忘,心存惊悸。

    “你仔细说给我听。“

    伟岸男子身旁的李修,低垂脑袋,却难以遮掩双目中庸毒的怒火。

    在一番添油加醋之下,赵擎空双目晦暗不定,冷光闪烁,随之而起亭中水汽骤然发出轰隆闷响,似是有恐怖雷霆蕴藏其中。

    “好手段,好武力,好气魄。”

    赵擎空连道三声好,亭外波流连起三道音爆余波。

    “倒是没想到草莽间也有龙蛇隐现,除了国内及全球榜上面的高手,大长老在世上又多了一大敌手。”

    棋局对面,一位正装中年连连笑语。

    “哼,勉强够格。”

    “师尊,那陈锐先斩杀小师弟,又出言不逊,更是先后侮辱您及仙派,此等凶魔不除,难保他日后做下天理难容的事情。”

    “你怎么看?”赵擎空将手中棋子下了出去。

    “缓!”

    “缓?”

    “不错,门派当中正值投选掌门,多事之秋也,此时长老不宜有其他动作,如何获取掌门之位才是第一要务,也是唯一要务!”

    “那是否可派其他人?”赵擎空沉吟道。

    中年略摇摇头:“听你徒弟之言,此子战力非凡,非长老同级不可降服,若强遣无疑送菜,也消耗我方资源。”

    “那何时可除?”

    “成为掌门之后,长老第一要务便是除杀此人。”

    “新晋掌门,必换气象,必施新政,此子可杀鸡骇猴,以振威势。”

    “李凡气运之子,收徒乃我宗门大计,此人误我宗门谋划,后又辱掌门及宗门,他日举全派之力,焉能不被除?也可试一试底下谁不服号令,一并去除。”

    赵擎空双目一亮,可这却违背了李修心中的计量,大喊道:“师尊,此人战力崛起之快,世所罕见”

    可未等李修说完,他脸色就蓦然骤边,满是惊恐慌张,“师尊救我,救”

    嘭!

    身体轰然倒地。

    “陈锐!”

    一道厉呼,赵擎空棋局之上轰然爆裂成齑粉,瀑布下的碧波寒潭也骤然爆发无数个长龙接天的水柱

    陈锐离开安家宴会,外界已经疯狂了。

    十几辆警车开向安家别墅,门外还有一群闻风而来的嗜血媒体。

    “东海市五大富豪神秘死亡,本台持续为您跟踪报道”

    “谁让他们来的,他们怎么得知我们的事故线报?“张岩对着属下怒骂一句。

    “走。”

    看着场上一片狼藉,还有地面的尸体,张岩怒容浮现,攥紧拳头。

    “晓玲,还有没有救活的可能?”

    一位身着白衣的靓丽女子走到张岩身前,摇摇头:“这六位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

    张岩微微沉默,刚一接到线报,整个局里都惊动了起来,值班的也立即出动,甚至连他这位在家睡着了的也立马从被子爬了出来。

    可赶到这里,死亡消息令他及所有人心都沉重了下去。

    死了六位。

    而且各个是东海身价不菲的富豪。

    这已经是很大的重案了,案件影响力也会极其恐怖。

    “晓玲,尸体有什么线索。”

    听着张岩立时沙哑的声音,那名叫做晓玲的女法医心中不由一疼,但是她只能摇头:“尸体上面没有任何线索,而且”

    “而且什么?”张岩问道。

    “而且他们死的极为诡异恐怖。”

    张岩心中一沉,却见晓玲拉着他手来到一具尸体旁:“除了那边两具看出来任何线索的尸体外,这具吴敏行,东海本地豪商你看他身上没有半点伤口痕迹,只有瞳孔针缩,面部肌肉却异常绷紧,这是受害人极为恐惧才会产生的。”

    “这位王同,同样是检查不出半点伤痕。面部舒张,嘴角带笑,只有于极为舒适的情况下人体才会下意识产生这种表情。”

    “还有这位哀伤”

    “还有这位愤怒“

    “通过检查这四位都是在同一时间遇害,却产生喜怒哀惧四种截然不同的情绪,简直是诡异至极,恐怖至极。”

    “他们这样的反应纵使全球最厉害的心理引导大师也完全不能做到,只有魔鬼!”晓玲渐渐崩溃,一下子趴到张岩怀中痛哭起来。

    安慰晓玲过后,张岩问道:“普通心理引导大师做不到,那么”

    晓玲直接打断了张岩:“异能,武道也不可能做到,国内甚至全球最厉害控心大师之一的卫玄同也只是能做到控制两人心理,而且论精细程度也远不及这处的精妙。”

    案件一下子进入了僵局。

    张岩顿感烦闷之际,旁边助手大声道:“监控出来了。”

    张岩闻言一喜,立马拿着电脑一帧一帧仔细观看起来。

    可越看越是心惊,这场宴会无论是涉及的人数,还是每个人的身份都超出他的想象,甚至有许多他都在正规经济电视台见过。

    压下心头种种震惊情绪,张岩又深入看了下去。

    宴会开端……

    宴会冲突……

    安晴三人大战李修……

    “后面怎么没有了!”

    看着后面滋滋响的模糊画面,张岩脸色一怒,猛然一拍桌面,震的电脑都跳了几厘米。

    一众警员尴尬之际,几道身形挺拔的黑影突然闯了进来,直往赵秀尸体而去。

    为首男子一见赵秀尸体,脸色颤抖冰寒。

    “不能破坏命案现场。”

    “你们是谁,谁给你们胆子破坏命案现场。”

    张岩见之猛然爆喝。

    为首高挺男子不为所动,而他旁边的英俊青年却站出身来。

    “雷部,卫玄同!”

    一听这个名字,张岩及其身边的法医晓玲悚然一惊。

    全球最负盛名的控心大师卫玄同!

    “财部,周青鸾!”

    卫玄同身边娇媚女子面带微笑。

    “斗部,姜破甲!”

    为首男子转身抱起赵秀的身躯,面若寒霜,言语似冰,令场上一众人直感心惊胆颤,仿佛是面临一座快要爆发的火山一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