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七十九章 惊艳手段

    毫光电射裂空!

    只是人前一闪瞬间,那道盛烈清光就倏然停止。

    赫然呈现在许多人眼前的却是一根约莫二十厘米的莲花金针,金莲十分漂亮华美,花瓣中还镌刻着栩栩如生的的脉络纹理,但此种种却难掩饰藏在花心处的锐利针尖。

    如此高速之下,若这刺中

    众人只是稍一打量在灯光下闪烁锋芒的针尖,心中就忍不住战栗。

    安晴徐娇三人看着停止的暗器,心口也顿时大松了口气。

    他们现在的一切都是由自己的老师而来,经过了这次战斗,这种情况会更加明显。

    尽管现在他们已经被老师陈锐种下禁制,可一旦他丧命,他们自身在种魔堂的消耗的心血白费不说,事后被齐云仙派追责,恐怕又要沦为家族“赔礼”。

    不知不觉间,三人心态发生巨变。

    “不知死活!”

    陈锐神情漠然,微摇摇头,只见身后那根莲花金针骤然寸寸蹦碎,化为齑粉簌簌飘空。

    “你”

    赵秀嘴角嗤笑,但口中还未将话说完,双目就蓦地暴突,脸皮颤抖,仿佛经历了什么莫大恐惧一样。

    嘭~

    赵秀尸体轰然倒地。

    她死了。

    在陈锐眼中只是对她颇有欣赏,可这并不是给予她纵容造次的机会。

    而且她的价值还未远远达到不可或缺的地步,事实上,世间也没有谁是不可或缺的,机会只有一个,没能把握,死也就死了。

    陈锐转身离去。

    神色淡然,目光冷厉,好似随手将路边篦草拔出一般。

    这种视人命如草芥的目光,唯有于乱世当中,那种从尸山血海中超脱出来的不世枭将才会拥有。

    场上都是太平盛世中富商官员,只一望去,就如同鹌鹑骤遇下山猛虎一般,纷纷后退,瑟瑟发抖。

    即便安晴等身为陈锐的学生,此时也大感生畏,不敢言语。

    而如李修,目光闪烁,心中狂吼:“看不了我,看不见我……”

    “李修。”

    一淡淡声音响起。

    命运好似格外光顾这位年轻人,但此时他宁愿不要这份‘照顾’

    “阁下仙神手段,李修深感佩服。”李修心神一震,嘴角扯出极为难看的笑容,倒像是哭泣似的。

    陈锐不答。

    死寂的气氛笼罩全场,李修自感一股无言压力铺下,体内阴冷从骨髓末梢延伸至心脏,直至填充整个脑子,令他不由浑身战栗,哆哆嗦嗦,“可纵使阁下武功不凡,但我齐云仙派也非你能招惹的。”

    “尤其是我师尊不仅武力远胜与你,仙派掌门之位也是即将在握,若你能放过我,你与我们的恩怨未必不能一笔勾销,而我回去也会为你多多美言。”

    似是察觉陈锐没有言语,李修说话也越有底气,一副弱硬皆施的言辞张口就来。

    “说完了。”陈锐平淡道了一声。

    “你想怎样?”李修暗感不妙,喊道:“无论是我师尊,还是仙派皆非你能招惹,你最好放我回去”

    “聒噪。”

    一记劲喝出口,李修立觉天旋地转,日月混黑无光,他的所有知觉,触觉,视觉等等感官顷刻被无穷黑暗笼罩。

    那感觉仿佛身处万丈黑海当中,无穷黑水死死密压盖下,又以更快的速度朝更深黑暗处坠落。

    “啊~”

    一声痛叫,李修的感知终于的见天日。

    只是此时他的右臂已被齐齐斩下,看那伤口,锋利齐整,像是锋利兵刃快速斩击而成。

    可现在一片死寂,鸦雀无声,所有人见李修地面的发丝都是目瞪口呆,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滴血洞穿世间星辰,丝发斩尽万般神魔。

    这本是神话中的场面,现在场上所有人却看到了实景。

    刚才所有人都瞧见,李修莫名愣立无神之际,一发丝轻易斩破了他贴身战甲的应激杏保护光罩与其本身坚硬强悍材质。

    这战甲光罩十分难以击破,而且内部材质纵使刚才安晴奋力用剑也未斩破,以至于非得安晴,徐娇,刘封三人同时联手方能对抗李修。

    现在一根发丝就轻斩断了李修一臂,虽比不上神话当中那样可怕,可这样真实感却令在座每一位感到恐惧,又有点激动。

    神话终究是神话,可现在却有人能将其变为现实。

    陈锐的形象越发高深莫测起来。

    “知道为何留你一时杏命吗?”陈锐负手而立,语气平淡无波,“给赵擎空留个话,若想颐养天年,闭门不出为好,若想求死,大可到东海来,我成全他。”

    此言一出,立刻在场下掀起一阵波澜,不过待想起这种神魔样的手段,绝对是赵擎空,甚至是齐云仙派的大敌。

    李修怨毒的离去后,陈锐又环视全场。

    所有人噤若寒蝉,纵然有心头巴结的墙头草,可一看向那道修长身影,也顿时畏首不前。

    “恐惧已根植在心了。”

    刚才一切手段都是陈锐有意施为,尤其是发丝斩人。

    这种手段乍看上去颇为恐怖惊艳,但实际上在陈锐同一级高手眼中却不值一提,属于花哨手段。

    原本那种丝发斩尽万般神魔属于神通道法,为规则压制,而那种乃是陈锐现在从未涉及到的境界。

    刚才效果,无非是他从赵秀念力中得到灵感,利用庞大精神力加速发丝斩击而成。

    可饶是那样,以他的精神力也大感吃不消。

    其原因,或许精神力根本没有念力那种神效,或是他无任何御物驱物法门。

    “仙道何途?”陈锐暗自呢喃一声。

    见陈锐陷入失神状态,众人也不知所措,有的颤抖更甚,好似下一刻就要被宣判命运结果。

    终于,陈锐恢复清明,淡淡道:“现在摆在你们面前有一个选择。”

    “臣服!”

    场下所有人心头一愣,虽不敢言语,可四处盼望的目光却有体现。

    按理来说,羽附陈锐这样的强者,对于他们而言本是件求之不得的事情,可陈锐已经和齐云仙派结下生死恩怨,结果未明前,他们又怎么会轻易投靠。

    “既然如此。”

    “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