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七十四章 宴会偶遇【下】

    外面天色暗沉,细雨朦胧,大厅内却是光彩夺目,气度辉煌。

    地面上铺着厚厚的金丝皮毯,中心有一团妖艳的玫瑰荆棘,金色灯光打下来,更衬的妖娆多姿,尤其是围绕在旁盛装打扮的俊男靓女,给这宴会增添了许多艳丽氛围。

    大厅中,不少宾客已提前到场。

    当陈锐与安锦和等人再一众人马簇拥而来时,顿时成为了全场的焦点,令不少人驻足盼望。

    “陈老师,您尽管放心,有我们三个老头子出马,您的事情保准能成功。”安锦和低声地在陈锐身边说道。

    “安老客气了,有你们我自然无需担忧什么?”

    “不知道陈老师对宴会可还满意,为此我们可是请到了不少大人物到场,另外这里有几位人物,对您颇有兴趣,或许您也会有兴趣与他认识认识。”

    “安老费心了,你请的人我自然有兴趣见上一面,若还有事,你就先忙忙吧,我也正好体会下宴会的气氛。”陈锐平静道。

    “那我失陪了,安晴好好陪你师父玩一玩。”安锦和吩咐道。

    “刘封,你也和安老商谈下具体的事宜。”

    “是!”刘封恭敬回道。

    刘封原先本就是刘氏集团高管,后独立创业,自身打下了不弱的基业,可以说在生意经营方面是把好手。陈锐将种魔堂谋求官方化发展的事宜交给他是再适合不过了。

    刘封跟着安锦和等人告辞离开,陈锐则与安晴,徐娇两人坐在大厅中一处不显眼的角落。

    虽位置不显眼,可仍有不少目光投过来,不时还有侍应生送来种种酒水和食物。

    陈锐随意喝了一点,便闭目养神。

    他能被刘封,徐娇,安晴三人背后的势力邀请来参加宴会,目的就是其各自背后势力想对种魔堂参一股,或是说对于种魔堂的潜力寄予厚望。

    试想一下,目前灵气巨变,全球各大财团耗费天大的人力,财力不就是渴望破解人类觉醒的变异秘密吗?而现在陈锐却掌握令人觉醒的独家手段,这将会何等的令人觊觎。

    安锦和等人也是这觊觎中的一部分,只不过手段更加怀柔罢了。

    对此,陈锐并无任何担忧,因为除却自身武力手段外,种魔堂一旦获得官方许可,拥有招生资格及充裕资金支持,其裂变速度之快,纵使传销也比不上,到那时或许就要轮到他们恐惧了。

    不过宴会中赵秀的到来倒是颇令他深感意外。

    两人杏格强势,在那一场电话中就宣告两人结盟失败,而究其缘由,终是陈锐实力蜕变太快。

    若说未穿越大唐之前,陈锐对赵秀那类似念动力的异能颇有忌惮,双方开战成败五五的话,在大唐之后,陈锐对上赵秀就有十足把握。

    时间渐渐推移,宴会慢慢暖和起来,大厅中的权贵富豪越来越多,男男女女伴随着乐声在中央广场跳起舞来。

    安晴双目微亮,想邀请陈锐跳一支舞却被拒绝。

    “安大小姐就不要指望我陈兄来跳舞了,他这人天生冷酷无情。”

    赵秀西装革履的从中心过来,轻捻着酒杯,灯光落下,浑身上下散发着中杏的独特魅力。

    安晴微皱眉头:“赵大小姐貌似很了解?”

    “陈兄可是攀上高枝了,难怪枉顾你我两人间联盟。”赵秀眼神都没朝着安晴回一个,只是冷冷举着酒杯对着陈锐。

    “放肆,这可不是赵家,容不得你赵秀对我老师无礼?”

    安晴横眉冷斥道。

    “老师?”赵秀惊疑不定。

    “怎么”安晴被陈锐抬手制止,却见他道:“联盟?无非一口头协定,脆弱的很,当初你算计我在先,这联盟早就名存实亡!”

    赵秀居高临下地上下打量安然自若的陈锐,余光还往安晴,徐娇两人身上飘去,不一会后,冷面上突然展现一抹笑容:“陈兄说得对,是我误会了。”

    “在此就以酒向陈兄赔罪!”赵秀将高脚杯中些许红酒一口饮下。

    赵秀看着陈锐依然安坐且毫无表示的举动并无生气,只是轻轻摇晃着已无红酒的空高脚杯笑道:“今日没有想到陈兄也会来此,不过想必安锦和,刘利,徐郜三个老骨头不知道你和姓赵的有恩怨。”

    “呵呵,要不然也不会请”

    赵秀轻摇摇头,随后大步向大厅中央的刘封,安锦和等人走去。

    安晴,徐娇两人听完赵秀话后,皱起眉头有些不明所以,在她们眼中,赵秀不就是姓赵吗?

    陈锐听出了赵秀背后的含义,她口中的‘赵’想必指的就是赵擎空,伪气运之子李凡的师尊—赵擎空。

    大厅中,赵秀与安锦和,刘封等人谈笑晏晏,觥筹交错,不一会,一位下属来到安锦和身旁耳语几句,随后安锦和一脸激动的与一众人马再度起身去到大门口。

    如同刚才一样,安锦和用接待陈锐时候一样的谦卑笑容,主动领着一位年龄与陈锐相仿的青年男子进入大厅。

    青年男子极为英俊,穿着一身笔挺的黑白玄色制服,上边绣着暗金色云龙纹,更加衬托出他的傲然缥缈。

    这种制服古朴大气,一眼看上去像是古代某个门派的统一服饰,不过完全符合现代人的时尚观念,完全没有显得老套。

    只刚一出场,全场的目光就仿佛是聚光灯一般都照射在青年男子身上。

    陈锐注意到了赵秀正与男子攀聊着,而一旁安锦和作认真侧耳倾听状,丝毫不敢打搅。

    “这人是谁?”陈锐微微颦眉。

    安晴,徐娇摇头并不知道,而站于青年男子身旁的刘封感知到陈锐目光,回身过来。

    “他叫李修,赵擎空的二弟子。”刘封脸色有些不好看。

    “李修,赵擎空?”安晴一头雾水,可出于少女的直觉她感觉这位年轻男子绝不是和她们一路人。

    “齐云仙派作为国内第一档武道势力,门下无论是高手,亦或是在世俗中培植的权阀势力都是数不胜数,而赵擎空就是齐云仙派的执法大长老,也是最有希望争夺掌门之位的人。”

    刘封给他们细细讲述了李修,赵擎空,齐云仙派之间的关系,随后又道:“李修此行目的是打着为齐云仙派招收潜力弟子而来,不知背后是否有赵擎空的授意?”

    当刘封讲完之后,安晴等人再联系赵秀所言,内心隐隐有所不安,陈锐将三人表情看在眼中,说出了他们心中猜测的畏惧:“我曾斩杀赵擎空弟子,与其结下死仇。”

    安晴,刘封心中咯噔一下,纵使种魔堂势力潜力巨大,但还是需要假以时日才能成为齐云仙派那种巨孽级势力,而且他们这位青年的老师又是否能敌过足可成为齐云仙派掌门的赵擎空呢?

    “你们在犹豫,在怀疑。”作为魔种本源宿主,陈锐对于他们心思可谓一清二楚。

    “没有,没有”安晴等人连连摆手。

    “是吗?鸡蛋总不会放在一个箩筐当中,分担风险不仅常人会做,大家族更是炉火纯青,可是我到没想到我却被摆了一道。”陈锐淡淡的笑着,脸上毫无动怒迹象,慢慢道:“我是如此,你们也是如此,在你们各自家族当中想必你们也只是继承人之一,若是我要你们倒戈相向,你们如何?”

    安晴,刘封,徐娇三人默不作声。

    “唉,枉费我的一番辛苦了。”

    陈锐微微一笑,蓦然安晴三人双眼暴突,脸色充血赤红,一幅被冲泄至沙滩中被暴晒的死鱼模样。

    “呃呃”

    安晴感觉自己就像是快要爆发的火山一样,瞬间整个人都要爆裂开来,更为可怖的是,她感到体内所有的力量正在如江河决堤般快速流失。

    “不要~”

    “嗬嗬嗬嗬“

    三人如同从河里捞起来一样,全身湿透,正垂头奋力的喘气呼吸。

    “感觉怎么样?”

    “我不会杀了你们,不过我既然能令你们觉醒,就可以让你们变为凡人,从云端掉入泥泞中的滋味恐怕你们也不想尝一尝吧。”

    三人已经察觉到那吞服下的血珠绝对有问题,可这就是代价,如今摆在他们面前的路只有走到黑。

    陈锐漫不经心地述说着,眼神看着赵秀在青年男子身旁嘀嘀咕咕耳语几句,随后只见那叫李修的男子朝他这边看过来

    嘴角丝丝冷笑一闪而逝,李修缓缓走到大厅中心。

    “我李修很高兴能够代表齐云仙派来到安家宴会中做客,也很高兴能够遇到诸位,在此我就以酒敬诸位一杯。”

    这位看似傲然的青年说话十分谦逊,仪态从容颇具有大家风范,令台下诸多富豪官员心中连连点头。

    李修信手轻叩指尖,捻起高脚杯,样子十分缥缈写意,笑道。“酒来。”

    话音落下,远处一红酒瓶骤然凌空一倾,挥洒出一道酒箭穿空而来。

    众人好奇看了过去,皆是一脸震惊。

    哗哗。

    酒箭当空落下,好似九天银河泄地,裹挟无边的强大势能,还未注入酒杯中,就有发出轰隆的瀑布巨响,震耳欲聋。

    倏然之间,落入酒杯中的酒水又起了一种奇异变化。

    红酒沿着透明的高脚杯杯壁极速旋转,化成了一个湍急的漩涡,待李修将酒杯推到嘴边时,杯中的红酒立时风息浪静。

    啪啪啪……

    掌声雷动。

    拥有一身奇异而强大的能力之人总是受欢迎的,更何况李修还如此年轻,背景如此之强。

    李修谦逊地抬手制止了掌声,清了清嗓子,笑道:“喝了酒,那就可以解决我师尊和某人的恩怨了。”

    众人闻言一惊,却见李修遥遥指去:“就是你!”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