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六十六章 神魔交战

    立于陈锐身后的正是邪帝向雨田。

    无须多看多言,仅凭那广布虚空如海似渊的精神力也只有向雨田能够做到。

    即便之与陈锐,或许能够做到,但也绝难做到如他这样从容。

    邪帝向雨田不愧是堪破破碎虚空之秘的老怪物,即便陈锐称道的道心种魔大法旁边也多有他的蝇头小注,而且在道心种魔的最后一篇魔仙之境,同样有向雨田在卷终处注上破碎虚空四个蝇头小字。

    这说明什么?

    这已说明向雨田在人世间的这两百年中已经臻至道心种魔大法的魔仙境界,而魔仙的境界也等同于破碎虚空。

    至于向雨田为何滞留人间,陈锐不知原因。

    但此刻论及向雨田与真正破碎虚空的差异,无非是他还未真正跳脱出人间这个樊笼,跃入一个全新的世界,展开一段前所未有的崭新篇章。

    而破碎虚空对于他而言,实非不能,而取决于愿不愿意。

    只要向雨田若想破碎,只取决于自身一个念头罢了。

    这方天地对于他而言已经没有任何门槛,只需一脚踏出,从此就是另一番天地壮阔之景。

    “好一个痴人妄语,魔帝风采,不下于我!”

    身后响起阵阵大笑之声,透出一股强大至极的自信。

    陈锐寻声望去,身后无任何人影,可在十里外的一个突出的孤崖山巅上,一道古拙人影迎风雄视初阳照射下的千里山脉,极目前方,山峦起伏,急流穿奔其间。

    他站在高山上,天姿绝世,高出众生,自有一股睥睨天下、舍我其谁的姿态,兼之他宽肩厚胛,胸部凸起的线条撑挺了他紧身贴体的黑色劲服,脸容和体型相衬俊拔,更使人感到他另有种带点邪异、与别不同的气质。

    只是一眼望去,陈锐顿感向雨田整个人犹如一团虚无缥缈的气息,看不真切,仿若在他之身前贴着一团厚厚的迷雾一样。

    他已心知,邪帝向雨田在境界之上已经高出他半线。

    这并非任何功力层面,而是两人战力相仿,也同时走到这个世界的终极,只不过向雨田稍胜陈锐一筹,已完成了由人转为仙魔层次的生命进化。

    虽说这样向雨田已达破碎虚空的魔仙之境,但也因滞留人间,欠缺破碎虚空之后的精神与心灵的终极升华。

    而欠缺的这一点,尽管对战力无多大影响,可想要彻底斩杀陈锐,也是妄想。

    到了陈锐这个境界,纵使不如向雨田一脚迈入破碎虚空,但也可说是半只脚迈入了门,要不然他也不会短短瞬息间就能解决武尊毕玄,剑圣傅采林以及步入大宗师的双龙。

    而且因为陈锐修炼道心种魔大法,又以双龙为气运炉鼎,种种之下,也能预见向雨田具体实战能力。

    他们双方无论谁想杀死对方都不容易,因为到了他们两人的境界,已非单纯的覆灭肉身就能杀死对方。

    大宗师战力超凡,可在精神层面上终未达到阳神出窍地步,所以阳神只能寄托于肉体凡胎,而血肉凡躯即便强如毕玄一般的完美体魄在强大殒灭之力也终会损伤,甚至毁灭。

    这样下来肉体一旦殒没,阳神终究会消散天地之间,而对于陈锐,向雨田这种接近破碎或达到破碎的恐怖人物而言,肉身即便毁灭,但只要精神不朽,阳神出窍,就有兵解机会,或者说是夺舍机会。

    更何况两人都修炼道心种魔大法,陈锐毫不怀疑在这两百年来,向雨田布下的顶级炉鼎不在少数。而对于他自身所言,一旦和他深入接触过,精气神给他感染过,都可成为他的夺舍对象。

    可不到万不得已,陈锐实在不愿。

    夺舍对象再怎么好,但无论根骨还是潜力,又怎能比得上自身铸炼的绝世宝体?更何况夺舍也是个严苛精细的技术活,其凶险异常,并非那么好一蹴而就。

    再者即便兵解夺舍成功,还要消弭体质记忆等等诸多风险,实在不划算。

    内心升起无数念头,但甫一生出,就立刻被陈锐斩灭,凝聚心神,保持空明圆融,无住无碍的无上心境对敌。

    此时强敌于前,任何未言胜,先虑败以及贪恋红尘的念头,不仅会让他跌出巅峰状态,更会致使他的心灵出现破绽,给予对方以可乘之隙!

    “邪帝在前,怎敢言风采二字!”

    “不过我倒是知道你为何滞留人间两百载,据我了解,前辈之友燕飞携侣破碎,当真是羡煞旁人!”

    “难道前辈害怕了?害怕未知,害怕另一个世界有人有无数人超越你?”

    陈锐目光与之遥遥对视,仿若在虚空交锋,擦出无数闪电雷霆。

    感知到陈锐口中的挑衅之语与之全身爆发出直冲霄汉的强盛战意,向雨田也不由大笑起来。

    笑声震动九霄云气,宛若汪洋大海被一杆擎天神柱搅动,掀起如世界末日般的无穷恐怖风雨雷暴。

    蓦地。

    笑声顿止,向雨田漆黑色双瞳宛若黑洞般欲将世间万物吞噬进去,只在顷刻间,他气质大变,宛若骤然苏醒的神魔一般撑起整个天地:“好胆魄!”

    天音砸下,一股汹涌滂湃如汪洋大海的精神力裹挟着漫天风云好似箭矢一般朝陈锐刺来。

    这种玄妙令人震怖的场景,说是仙神之威也不为过。

    而陈锐面对这般场面,佁然不动,乍看有如一尊水晶雕成的神像,拥有超越了世上众生的美态,一对眼睛带起深邃的精芒,像是黑夜裹的两粒宝玉,不闪时,似乎全无生命,闪动时,精光四射,胜过天上最亮的星星。鼻粱高挺,嘴唇角分明,显示出过人的坚毅和决断。

    玄衣白肤,对比强烈。

    此刻陈锐整个人充满了一种魔异的魅力,使人心胆俱寒。

    “胆魄好不好,一试就知道!”

    语罢,陈锐终于出手了,不,终于出脚了,不过他只是上前迈出了一步,就立刻停下了所有动作。

    在这临战前的一刹那,一种至静至极的灵觉从他的脑海深处升了上来,令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安静和神妙。

    在这广袤无边的战神殿中,他首先听到了自己的呼吸声、心跳声、血脉流动的声音、地洞裹老鼠移动的声音、兔子啮齿咬合的声音。

    灵台清明晶透,四周环境内每一个声音,由呼吸的风声,以至微不可闻虫蚁爬行的响声,他均在同一时间内感到和听到。

    旋即一股庞大无匹的精神力量冲天而起,好似无坚不摧的龙卷风暴,乍看似静止不动.却潜藏了惊人的破坏力。

    战神殿中烈风愈吹愈起劲,漫天尘土飞扬。

    “轰隆隆~”

    两股无匹的精神力量骤然当中交击,仿佛两道巨大的轰天雷神之锤撞击,惊天动地中将四野漫空劲气扫荡一空。

    “痛快!痛快!痛快!”

    向雨田仰天长啸,满头灰发如瀑布般飘扬,整个人仿佛站立于世界中心,手掌日月星辰流转。

    “余十岁学拳脚,十五岁学道,二十岁入魔,六十岁种魔大成,得窥天人之道。”

    “余下百年时间内,无一可与我抗手之辈,遂红尘悟道,魔门秘法于我为狗屎,仅剩下些许拳脚之道,不知你能接否?”

    陈锐被刚才庞大的精神交锋震的后退三步,待倏然立定下来,闻得向雨田之语,又骤然间暴起惊人神采.

    “接!为何不能接?”

    陈锐战意冲霄。精气神愈发深入契合虚空,脚踏的大地立往四周延伸,直接至天之涯海之角,天地融浑为一,而他本身变成宇宙的中心。

    天、地、人无分彼我。

    “好好好,”

    见陈锐心灵臻至圆满,对外界变化感应也到无有疏忽,无有遗漏的境界,向雨田连连叫好,好似要发泄这两百年来难寻抗手的寂寞之情。

    突然。

    向雨田莫测高深地微微一笑,忽地消失得无影无踪,只余下山巅上的劲风呼啸。

    陈锐容色不变。双眸微阖,一时万念俱寂。无思无虑,唯余一灵不昧,时刻保持着圆融空明境界。

    忽地。

    狂飙的劲气由四方八面旋风般卷来。

    同时类似龙吟虎啸的异声,猛地从四周传来,初时细不可闻,仿似遥不可及,霎时间已响彻整个空间,震人耳鼓,盖过了天边的雷鸣,遮掩了呼呼的强风。

    一时天地间只有这尖锐刺耳的异声。

    这是敌人出手的先兆。

    周围十丈内的气流,急速旋转,一股股有如利刃的气锋,在这范围内急速激撞。

    陈锐若如置身风暴的中心,他不动犹可,一动所有的压力都会集中于他的身上,把他卷进急流的气旋内。

    他已全无退路。

    可向雨田究竟在何方?

    气旋愈转愈急。

    轰隆!

    一拳从天而降!

    一股无坚不摧的强大真气,从天空以盖天覆地之势,以风雷电掣的高速急撞过来。

    这一拳没有任何变化,没有任何后招,但这无声无息的一拳,却比之什么拳劲掌风更使人心生寒意。

    因为这一拳只能见到拳,却见不到施展拳头之人,向雨田。

    陈锐却怡然不惧,同样以一拳轰杀而去。

    这一拳下去,四周十丈方圆内,没有覆压任何一切事物,可唯独打向了向雨田。

    轰隆。

    双拳交击,电光突然闪烁天边。

    劲气挥洒天际,凌空之中只见两道犹如神魔一般的身影在雷暴中心不断轰击。

    长空黑云疾走,天地忽明忽暗。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