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六十一章 战神图录

    慈航剑典!

    虚空当中,一卷似金似铁的丝帛散发着淡淡柔和光辉,只要抬眼望去,直令人心生敬畏之感。

    “呵~不过一死物尔?”

    话音落下,空中莹莹光辉顿时崩散,丝帛也随声立时铺展开来。

    现在落入陈锐之手的战利品正是慈航静斋的镇派之宝—《慈航剑典》。

    此书名列大唐四大奇书之一,乃始祖地尼,因得翻阅《魔道随想录》之缘,从而晓得破碎虚空之秘所创,所以《慈航剑典》亦受到破碎虚空的影响。

    不过虽说《慈航剑典》剑指破碎,可慈航静斋历代以来也从未有人能够凭借此功法破碎虚空。

    凭此一点,这慈航剑典名列四大奇书就有不少水分,再加上因地尼从魔门《天魔策》中窥得破碎虚空和修炼内丹之法,而变化出道胎与死关之法,《天魔策》就要胜过《慈航剑典》。

    事实上也是如此,陈锐放眼一扫而过,直接略去慈航剑典中的前十二章以静、守、虚、无,为要诀纲领的剑法。

    而剑典中最后一章,也就是第十三章记载着一种徘徊于死亡边沿般的枯禅境界,名为死关,假若道行未够者妄自修行,会全身精血爆裂而亡。

    对于死关境界,陈锐颇有些好奇,师妃暄境界未达至大宗师境界,可一身战力纵使毕玄也不逊色多少,若非他身受和氏璧洗练,对付她还得颇费一番功夫。

    而且在师妃暄身上还流露出了一种气质。

    仙化。

    一种仿如仙神一般的气质,只需叫人看上一眼就足以顶礼膜拜。

    当然这只是站在常人视角,在陈锐看来不过是一种无比强大的魅惑力,但这种魅惑力又与阴癸派那种勾动心神欲望的魅惑截然相反。

    这种魅惑力很不主动,只是冷冷的伫立,但只要你看上一眼整个人都会像是着魔一样。

    突然,镌刻着慈航剑典的丝帛瞬时化作飞灰。

    陈锐精芒乍现,“地尼武功虽不怎样,可这其中魔门道胎之法却颇值得咀嚼。“

    “看来也是时候整合十卷《天魔策》了。”

    说起天魔策,随着陈锐即将统一天下,整合魔门,魔门中的一些奇功秘法也流到他的手中,比如阴癸派的天魔秘,天莲宗的天心莲环,真传道的剑罡同流等等属于天魔策独有奇功。

    但《天魔策》中,陈锐能看上的也不多,比如姹女大法对他而言连鸡肋都算不上,而中最令他看中的也当属《天魔策》中最高深、最至高无上的宗卷,载有达至破碎虚空方法的道心魔种大法。

    “若不出意外,道心魔种应该在魔帅赵德言手中。”

    唐开元二年,苏烈统率水陆十二支军队从夷陵出发,击破荆门、宜都二镇之兵。南梁萧铣大举十万兵马坚持两月不敌,自缚出城。

    南方见萧铣囚车押解进京城,其余下四十九州城皆望风而降。

    于此同时,慈航静斋覆灭引得天下轰动,各地佛门每时皆有奔逃者,李靖抓住机会坑杀三万僧兵,更是引得无数佛门中人惊惧。

    破除僧兵威胁后,李靖从用铁索横亘长江,以阻断水路。并筑造建月城,绵延十余里,以成犄角之势。

    同时派出奇兵断绝杜伏威粮道,不到三日,李靖以煌煌大势压下,率领两万铁骑,大破杜伏威,辅公祏,阵势未完,李靖又趁兵锋正盛之际,连夜突袭李子通。

    不到一月,李子通灭。

    至此又用了大半年时间,南方各路枭雄平定。

    唐开元三年,天下一统。

    高空的艳阳照射下,万众期待的盛大典礼终于举行。

    这一日,家家户户张灯结彩,换新衣、烧鞭炮,长安城的文武大臣,富商巨贾,有头有脸的人物全体伫立长安天街上。

    而站在长安天街上的同样有黑甲精兵盔甲鲜明地守护四方,军旗高举,随风拂舞,益显大唐军如日中天的如虹气势,天下再无能与之撷抗的一方霸主。

    盛况空前,鞭炮燃尽,漫天喝声中,主持仪式的陈锐登上城头,向长安城内的全体军民发表演词。

    “大乱之后应有大治!“

    陈锐蓦一发声,声音无须多大,却自有一股城下军民肃静的效果。

    全场鸦雀无声,落针可闻。街上群众受到周围气氛感染,更想听到陈锐的说话,而有些大胆的则直接看向城头那位恍若天人一般大唐天子。

    “隋杨之败,败于扰民废业之政,多营池观,远求异宝,劳师远征,使民不得耕耘,女不得蚕织,田荒废业,兆庶凋残。致今黄河之北,千里无烟;江淮之间,鞠为茂草。伊洛之东,鸡犬不闻,道路萧条,进退艰阻,皆因为君者见民饥寒不为之克,睹民劳苦不为之感,此苦民之君,非治民之主也。“

    “是故大治则民富,大治则国强“

    一番慷慨激昂,句句掷地有声的演讲后,皇城上空展现烟花齐放的盛景,灿烂的烟火,把后方耸立的太极殿衬托得宏伟壮观,威严而充满欢乐和生气。高竖于承天门外横贯广场八座鞭炮塔燃烧得砰燩作响、随着响声烟火冲天而起,军民呐喊欢呼声回起伏。

    开元六年正月,李靖率轻装精骑叁千人,从马邑出发,绕过定襄,直达其北面的恶阳岭,截断敌人后路,然后从容部署,夜袭定襄,一举攻破。突利败走白道,被秦叔宝拦途截击,伤亡惨重。突利退至铁山,诈作求和,被李靖将计就计,穷追猛打,突利被俘被杀。

    这足以重创突厥,令其至少五十年再无入侵机会,可李靖仍未停歇,一路杀之突厥王庭,后又长驱八百里追杀突厥各部,突厥至此已近灭亡。

    短短六年内,陈锐完成了安内攘外的千秋大业,内则励精图治,六年而天下大治。

    “开元初,户不及叁百万,绢一匹,易米一斗。至六年,斗米四五钱,外户不闭者数月,马牛被野,人行数十里不粮,民物蕃息,四夷降附者百二十万人,是岁天下断狱,死罪者二十九人,号称太平。“

    对外则武功显赫,征服四夷;内则吏治清明,民生富裕。遂出现振古而来,未之有也的开元盛世。

    皇城之内,一处幽静,清雅的花园,陈锐斜依着丰腴触感,端详手中的薄薄丝织品,叹道:“可惜不能得见战神图录。”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