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五十九章 高铸京观

    陈锐站立于靠左向南一处的雪堆旁,从他的视角望去,梵清惠清淡素净的玉容一如那远山外的雪景,不泄一尘。

    听完他的讽刺,梵清慧停下扫雪的扫把,露出一丝微不可察的伤感神色,

    “陛下是否怪我们这些出家人尘心未尽呢?“

    “我们实在另有苦衷,自始祖地尼创斋以来,立下修练剑典者必须入世修行三年的法规,我们便被卷入尘世波鹗云诡的人事中,难以自拔。有人以为我们意图操控国家兴替,这只是一个误会。“

    “陛下有什么不满的话,尽管说出来,不用因我是妃暄的师傅诸多避忌,我们可算是一家人嘛。“

    陈锐笑了。

    “一家人?”

    婠婠听得目瞪口呆,任她想破小脑袋,也没想过陈锐竟与慈航静斋的梵清慧是一家人!

    “我倒是想要听一听,梵斋主怎么和我家相公成了一家人?”

    婠婠咬重‘我家’两个字,像只护食而张牙舞爪的小猫咪。

    梵清惠玉容止水不波的道“当初可是陛下说自己喜欢师妃暄的,难道陛下忘记了?“

    婠婠蓦然回首紧盯着陈锐,横眉冷对,别有一番风情。

    陈锐轻轻刮了一下婠婠的晶莹琼鼻,转而冲着梵清慧淡淡说道:“忘记了,从未记得我有说过喜欢师妃暄。”

    梵清惠又露出微不可察的苦涩神色,一闪即逝,轻轻道:“是我们孟浪了。听妃喧所言,陛下对她全力支持李世民而并不谅解?”

    陈锐摇摇头:“没有什么谅解不谅解的,成王败寇,就是这么简单!”

    “若是今日站在斋主面前的是李世民,斋主恐怕就是另一番言论了,慈航静斋欲多次与我作对,就必须承担后果,这不是你梵清慧仅凭三言两语就能改变。”

    梵清慧渐渐低垂下头颅:“阿弥陀佛。”

    不知道何时,师妃暄淡淡立于院外,就像是风雪中的一树寒梅,不染纤尘,无爱无恨,无悲无喜,一出场就掀起整个江湖波澜。

    “死关!”

    突然,婠婠看着师妃暄惊声大叫。

    比自己更了解你的可能就是你的对手,说的就是师妃暄,婠婠这俩天生宿命之敌。

    作为魔门阴癸派圣女,她对慈航静斋的了解不比自家阴癸派少多少,一见到师妃暄周身流露出的气质,她就蓦然想起了《慈航剑典》的最高境界。

    死关!

    一种比剑心通明境界更为恐怖的境界。

    慈航剑典中记载着一种徘徊于死亡边沿般的枯禅坐,名为死关,假若道行未够者妄自修行,会全身精血爆裂而亡。

    而一旦迈入死关之境,那就别有洞天,说是大宗师也不为过。

    梵清慧听着婠婠的惊诧声,有些黯然道:“陛下可满意否?”

    “以身饲魔,还是度化?”

    “大宗师,可真舍得拿出手~”

    陈锐心中暗想,流露出古怪的笑容。

    “哈哈”

    婠婠看着梵清慧,扑出银铃一样的笑声,十分动听,随即摇摇陈锐手臂,“相公何不收了师妃暄妹子,坐享齐人之福,这样的美梦,天下男人恐怕都会羡慕死。”

    陈锐丝毫不管婠婠的揶揄吗,淡淡的摇头。

    见状,梵清慧柔声道:“今日特邀陛下来,特意奉上慈航剑典一观。”

    陈锐依旧摇头,梵清慧只好道:“陛下先后覆灭静念禅寺,又斩杀佛门圣者,已伤佛门,今次佛门组建五万僧兵与杜伏威江淮军结盟也是慑于陛下天威所致。若陛下得饶人处且饶人,联盟自会解散,届时杜伏威江淮军也将向陛下俯首称臣,如何?”

    梵清慧不愧是作为掌教的人物,一番话软硬兼施,既提醒陈锐不要做得太过,避免鱼死网破,也给出好处,一旦放弃对佛门的攻势,不仅杜伏威俯首,甚至师妃暄,慈航剑典也会送上。

    “天下万民正饱受战火屠戮,希望陛下不要因一时之愤,而导致神州生灵涂炭,也希望陛下能为世间受苦的百姓作点贡献。”

    梵清慧继续说着。

    “当陛下放下屠刀之时,就是大功德之日,此刻天下百姓的幸福和平,就在您的手上。”

    说完,梵清慧凄然作揖合十拜道,看的婠婠心中也一阵心痛,随即猛清醒反应过来,冷哼一声,杀机向其倾泻。

    陈锐不语,盯着梵清慧仍是摇头。

    “你们还敢对我使用仙化魅惑之术,呵呵,看来教训还不够,不妨直说,你说的那些代价都不够。”

    “不够?”梵清慧皱起眉头,“陛下还需如何?”

    “慈航静斋勉勉强请算是够了。”

    梵清慧双手合十,低垂头颅,“度魔不成,那只好降魔了!”

    话落间,平地响起一声惊雷。

    色空剑终于出鞘。

    电光激闪,剑气漫空。

    师妃暄的色空剑化作满天光影把陈锐笼罩其中。

    她却像翩翩起舞的仙子在剑光中若隐若现,似被淡云轻盖的明月森寒的剑气则连远在三丈外的婠婠也感觉得到其飘摇往来之势有若狂风刮起的旋雪。

    陈锐心神感应早已覆盖慈航静斋,但仍想不到这看来温柔娇婉、动人抚媚的美女那只欺霜赛雪的纤手能使出这么有如疾雨狂风般的可怕剑法。

    若说之前的师妃暄剑法已迈入顶峰,现在的她已是绝巅,四顾之下恐怕也唯有高丽剑圣傅采林能与之相比。

    在这紧关头,剑气横空,只要一个封挡不往师妃暄的剑气,就足以侵入体内撕裂经脉。

    可陈锐并未着急,身旁的婠婠却有些急了,天魔双刃飘向师妃暄长剑却被梵清慧拦了下来。

    面对这一剑,陈锐的身体像变成一道影子在剑影中迅疾闪移进退。左手撮指成刀状贯满真劲以普通人肉眼看不清楚的刀法准确无误的寻上师妃暄色空剑的剑身处。

    “铮!”

    凌空骤发的金铁之音顿时将周遭十数堆雪堆掀的漫天都是。

    雪花飞舞,在神奇玄奥的招式、飘逸如仙的身法下师妃暄每剑都能洞悉先机彻底瓦解了陈锐的反攻,堪称神妙无双。

    突破死关的师妃暄的剑法绝无成规,但每击出一剑都是针对对方的弱点,每一剑都有千锤百练之功巧夺天地之造化。

    看似简单的一剑实包含无比玄奥的心法和剑理。似缓似快既在度上使人难以把握;而剑锋震颤像灵蛇的舌头般予人随时可改变攻击方向的感觉。

    最厉害是她剑锋出的剑气有若泻地的水银般无隙不入教人防不胜防。

    反观陈锐,在剑光之下,身影仿佛凝滞非常,宛若陷入泥沼一般。

    长剑轻吟。师妃暄冷叱一声,凌空剑光剑势一变再变,那幻化出的万千寒星,骤然啸聚而起,凝聚一点无匹剑芒,穿空而来。

    尖锐的啸音,裂空而鸣。

    这一剑生出就立时封锁住了陈锐所有退路,剑光须臾间直刺他的咽喉。

    “嘭!”

    陈锐整个身形如同气球炸裂一般,此时却不见师妃暄有任何喜色,反而反手一剑刺向后方:“不死印法也再难挡我!”

    “是吗?”

    陈锐袖袍一展,神芒毕露,只是听到铮的一声,师妃暄凌厉剑势顿时崩溃。

    师妃暄连退三步,举剑横于胸前,冷芒闪现,突然空中连响起呼啸声,不多时,陈锐又被十几位铮亮的光头包围,男女皆有,兵器各样。

    这些人中,陈锐在情报中认识的唯有禅宗,华严宗,天台中,三论宗四大宗门的首脑。

    “来的正好,我刚才还怕慈航静斋的人头不足以筑起京观呢。”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