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两百五十八章 帝踏峰上

    “也该到了杀鸡骇猴的时候了。”

    陈锐沉吟一声,在案桌上留下简信后,只见虚空人影一闪,他便凌空纵跃而出。

    长安都城距离慈航静斋起码有两千里的距离,但以陈锐冠绝天下的轻功,不过是大半天时间而已。

    慈航静斋。

    慈航静斋坐落于江东的雨蒙山上的帝踏峰中,山路两边刻有“家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的石碑,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道木门,共有七道,名为七重门。

    最后在经过一道门上有莲花纹饰枣红色的正门,便来到了帝踏峰的山顶。

    可陈锐只是看了两眼,没有进入,随即下山来到距帝踏峰三百里外的李靖驻军营。

    当李靖见到陈锐之后有些诧异,但想起陈锐今日恐怖的武道也就释然,毕竟现在他足以晋身于江湖顶尖高手的修为也是他一手缔造。

    听着李靖的详细讲述,陈锐面无表情,淡淡道,“你是说现在寇仲在杜伏威的手下,并且独领一军,而且南方佛门还组建了三万僧兵?”

    李靖点点头,“杜伏威兵马久经历练,在战场上可为正,僧兵虽没有军事素养,但武力不俗,袭击骚扰正是拿手好戏,可为奇,正奇相合,对我军威胁甚大。”

    “加上我军多为北人,初来南方,颇有些水土不服,难以适应。”

    “嗯,正奇相合倒像是寇仲出的主意。”说着,陈锐凝视李靖:“那你有没有把握能拿下寇仲,佛门。”

    李靖不假思索道:“既然能击败他第一次,就能击败他第二次.”

    “不过对付这些势力若想要取胜,我建议稳扎稳打,所以颇需耗费时间,但我可立下军令状,一年之后,佛门联盟,杜伏威,寇仲都将不复存在。“

    陈锐应了一声,便巡查起了军营,待第二天,一封慈航静斋斋主梵清慧的手书传到了他手中。

    “得来全不费工夫~”

    “既然邀我相谈,不带点礼物怎行?”

    “李靖你把这封手书交给江淮军辅公祏,其间我会派魔门高手协助你暗杀杜伏威。”

    慈航静斋组建三万僧兵与杜伏威江淮军联盟。但这两者无论哪一方都有重大破绽。

    明眼人都能看出统一北方的陈锐已势不可挡,天下共主指日可待,而且论其彪悍武力,天下谁人可刺?

    慈航静斋同样看出李世民死后,陈锐之势再难以阻挡,可尴尬的是这位年轻的君主已先覆灭佛门圣地静念禅寺,后又击杀四大佛门圣者,与佛门已势如水火。

    此刻慈航静斋骑虎难下,必须要有作为,如若不然,南方佛门领袖之位不保。

    但现在慈航静斋手中能打的牌已经不多了,组建僧兵,与杜伏威联盟不过一时之计,强如李密,王世充也不是照样在陈锐的唐军下俯首吗?

    到时候,这些兵马剿灭了,慈航静斋怎么办?

    也会覆灭?

    既然打不过,那只有谈。

    当然在慈航静斋眼中最为理想的状态便是组建的僧兵能把陈锐给打疼,然后再优雅的现身与他坐下谈判,其间,反身买掉杜伏威结好陈锐。

    这样既给了佛门一个交代,又满足了陈锐,还保住了慈航静斋的地位。

    不过理想终究是奢望,李靖兵法足以名列天下前三,即便初来乍到吃了些许暗亏,但佛门僧兵与杜伏威组成的十万联军面对李靖也没有讨到任何好处,要不然梵清慧也不会在手书中言辞暧昧,邀陈锐前往帝踏峰一观《慈航剑典》。

    虽说这封手书没有任何握手言和的意思,但言辞暧昧闪烁,落到有心人的手中,比如辅公祏,就是个定时炸弹。

    寇仲在江淮军中立下颇多功勋,当初就是他建议杜伏威与慈航静斋僧兵联盟,如今梵清慧这封手书落在辅公祏手中,就是双方联盟破裂的象征。

    加上辅公祏乃是魔门六道之一的天莲宗传人,别人可能不知道,但是杜伏威一定有所察觉。

    若陈锐派遣魔门高手暗杀杜伏威,无须死亡,即便是重伤也足以令杜伏威与辅公祏两者关系摆到明面上,那时候江淮军内耗火拼,寇仲哪有什么军队与李靖大军作战?

    李靖心头一震,暗自抬眼望了下陈锐。

    自家这位年轻的主公虽在军略方面远不如他,可在人心权谋方面,纵使他也深感畏惧。

    “佛门尾大不掉,那就从慈航静斋开始,着令秦琼,程知节率领一万铁骑向慈航静斋方向推进,三日我要见到帝踏峰被铁骑包围。”

    李靖领命

    陈锐不语不言,缓缓沿着帝踏峰爬升,不一会就到了一道枣红的门前。

    慈航静斋山门之上,那位淡雅如洛神的师仙子并未迎接,反而在一位大石碑上,一位女子衣袂飘舞,恍若赤足精灵独舞。

    淡淡的日光穿过高山之巅云层,洒在婠婠身上像是披上了一层朦胧金纱,予人一种无与伦比的诱惑中夹佑着神圣一般的不可亵渎。

    此刻,纵使以陈锐老僧入定般的心境也荡漾起丝丝涟漪,直冒出想拥婠婠入怀的冲动。

    可在强大的抑制力下,他只是身子微动了一下。

    婠婠流露些许黯然,但下一秒就噗嗤一笑,身形化蝶飞舞,飘入了陈锐的怀中。

    “相公,好久没见婠儿了,有没有想起我?”

    “想,当然想了,每时每刻都会想,这不替你报仇来了!”

    婠婠在陈锐怀中耳鬓厮磨,流露甜蜜的笑容,处于恋爱中的女孩,永远都是最可爱的。

    “那相公还有没有忘记你我之间的约定。”

    婠婠的身子如同是一块冰,又如同一团火,贴在陈锐身上,踮起脚尖凑到咬住他的耳旁说着悄悄话。

    陈锐不语,只是凝视这少女宛若冰泉的眼眸,随即牵着婠婠的手大步迈向慈航静斋。

    一个供门人练武的大广场之后,便是慈航静斋主殿,主殿之后是建在丛林间的藏典塔,后山还有赏雨亭。

    慈航静斋的门人皆为女子,之所以说其是佛门,其实它的本身是一座尼姑庵,只不过慈航静斋中很多弟子都是带发修行,并没有严格的剃度要求。

    陈锐与婠婠行至后山,突然听到一人发声。

    推门入院,跨进庵内,院内铺雪给扫作七、八堆,院内树木积雪压枝、银霜披挂、素雅宁静。

    在其中一个像小山般的雪堆旁,一名眉清目秀乍看似没什么特别,身穿灰棉袍的女尼正手持雪铲盈盈而立,容色平静的默默瞧着他。

    婠婠好奇与她目光相触,心中涌起难以形容的奇异感觉,就像接触到一个广阔至无边无际神圣而莫可量度的心灵天地。

    她看来在三十许岁间,可是素淡的玉容却予人看尽世俗,再没有和不可能有任何事物令她动心的沧桑感世俗。

    青丝尽去的光头特别强调她睑部清楚分明如灵秀山川起伏般的清丽轮廓,使人浑忘凡俗,似若再想起院落外世俗的事物,对她是一种大不敬的行为。

    “梵斋主当面一套,背后一套,难不成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